第四章 贴身保镖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我勒个去!”两个小子差点一屁股从椅子上翻过去,慌忙站起身:“多谢兄弟了。”

两人冲陈楚感激的抱了抱拳,灰溜溜的跑了。

“噗!”叶倩柔差点一口咖啡喷出去。心想陈楚这小子太损了,以后生孩子都没**。她本来想不让陈楚用暴力,那就是只被打还不还手了,被这两个小子修理一顿也不错,怎能想到这货竟然说自己是神经病?

陈楚摊摊手:“我没使用暴力吧,一万块到手了。”

“滚……你才是神经病!你是精神病!”

叶倩柔剩下的咖啡也不喝了,直接离座起身。

身后的闫宁忙跟上去,陈楚摸摸鼻子大步跟在身旁。

从咖啡厅出来,叶倩柔气呼呼的走进旁边的酒吧。

叶倩柔走到一个吧台跟前,故意妖娆扭动了一下窈窕的身段,像极了一只蛇精。

一时间风情万种,饱满的上面部位和挺翘的臀部形成了一道s型的曲线。

下面的大腿饱满,小腿修长,包裹在黑色丝袜里,脚下黑色高跟鞋让双腿更为笔直修长。

……

陈楚呼出口气,这妞儿……身材原来这么好?跟女师傅龙九差不多,不禁心头滚烫,有种要流鼻血的冲动。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而在酒吧便是骚气拉轰的地方。

叶倩柔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直到一个猪头,挺着啤酒肚抓着一只皇家礼炮走了过来。

还有些醉意男人跟随在旁边。

“美女,喝一杯如何?”男人伸手掏了掏,摸出一把法拉利的车钥匙。

“美女,喝杯酒咱们去兜兜风好吗?”醉醺醺的酒气传来,叶倩柔手指飞快的拨弄手机,刚要发出短

那胖子伸手就抓去:“美女,叫人啊?呵呵,哥哥和你说会儿话有那么难么?”胖子说着手就要落在她白嫩的胳膊上,一嘴的酒气也离着她越来越近。

“你……”叶倩柔皱了皱眉。

正要拨开那只胖乎乎的手,却有人比他先到一步抓住胖子的胳膊。

“你,你谁啊?这酒吧跟咖啡厅是老子开的,你……”

“呵呵……”陈楚淡淡一笑:“老板,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么,这个女人……咳咳……她手脚有点不老实……上次她跟我抱了一下,我的手表就不见了,十多万啊……”

“啊?”胖子酒醒了一半,忙检查了一番自己的东西,随后拍拍陈楚肩膀道:“谢了兄弟。”

周围人也听见了,瞪了叶倩柔一眼,对她再没兴趣了。

“陈楚……你,你……”

“两万块了。”陈楚咳咳一声:“我没用武力,也没说你神经病,完全符合你的要求了。”

“你混蛋!你才手脚不老实哪!”叶倩柔气得两眼要喷火了。

自己何等尊贵,竟然被认以为是小偷儿?真是太丢脸了。

“叶总,咱还是回去吧,董事长刚才来电话了,要你回去。”

“哼,我一个大活人,又丢不了?”叶倩柔嘴上这么说,还是转头往回走。

“叶总,我那两万块……叶总家大业大,拔一根腿毛都比我腰粗,肯定不在乎小人那区区两万块钱了……”

“呸!你的腿毛才比腰粗哪!回去就给你钱,阎王爷不会欠你小鬼帐的!”

叶倩柔也没心情逛街了,本来想搬回一局的,没想到又是铩羽而归,让陈楚这小子占了便宜。这个臭鸭蛋的,你给老娘等着,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三人出了商厦,闫宁开车,开过了步行街,等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街道,陈楚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不好,小心有人偷袭!”

闫宁闻言忙一个急刹车停住,忽然一辆大卡车呼啸的从一个胡同口冲过,直奔奥迪车撞击过来。

闫宁不假思索忙打了个转向,奥迪车快速掉头朝原路往回开。

后面那卡车像是疯了一样冲过来,那样子不把奥迪车撞飞压扁誓不罢休。

往回开便又会到了步行街的,这发狂的卡车可能会碾压行人,闫宁又是一打方向盘,奥迪车忙往僻静胡同开去。

两车一前一后追逐起来,行至一处胡同口,陈楚忙推开车门。

“闫宁你带叶小姐先走,我去拦住他!”说着身子一飘已经窜出飞快的奥迪车。

叶倩柔有些发憷,见陈楚滚了出去,一脸焦急的看着闫宁。

“叶总放心,我闫宁就是死也要保护你周全。”

……

陈楚身子从奥迪车窜下,随后轻轻落在坚硬水泥路面上。

两眼灼灼如同鹰隼般直视着飞快碾压过来的重型卡车。

此时,他右手中指的玉扳指再次闪烁暗淡的蓝芒。

每次预感到危险之时,这玉扳指总会淡淡闪烁,彷如人的第六感应一般。

陈楚解开左臂衣袖,他这风衣袖管是带着扣子的。

随后里面出现一条长长的黑色护腕,上面排列着密密匝匝针灸用的银针。

陈楚抽出一枚银针,见那快速碾压而来的卡车离自己越来越近,倏地,整个人如同梁上燕一般,快速在胡同墙壁蹬几脚,如同飞檐走壁一样窜到墙壁一丈多高。

随后身子一翻,手腕一抖,银针冲着卡车司机飞速射去,飞速的银针刺穿风挡玻璃,准确的刺进司机的眉心。

卡车飞快而过,陈楚随即轻轻落在地面,动作潇洒敏捷如同燕子点水。

而飞驰的卡车却往前冲了二十米,轰隆一声巨响,已经狠狠的撞到一处墙壁上。

陈楚倏出口气。

看了看飞出银针的手,喟自叹道:没想到伐毛洗髓后功夫增加这么多,这便是修真超越凡人之处么?

陈楚皱皱眉,敏感的觉察附近还应该有人伏击。

他又探手抓出三枚银针,两眼扫视四周,只是那种感应又慢慢消失了,静默的胡同中只有那卡车发出咔咔的机械裂开之声。

那种危险的预感慢慢的变淡,最后消失了。

……

陈楚回到叶家之时,房间中多了一个老者。

五十多岁的样子,穿得很考究,头发梳得干干净净的往后面背着。

见到陈楚,老者笑呵呵道。

“你就是陈楚对吧?呵呵,刚才倩柔一直在夸你,果然是少年勇武……呵呵。”

“爸,我可没夸他。”叶倩柔脸上有些红晕。

她刚才确实没夸陈楚,只是有些担心而已,催着让老爹给给警局打电话。

而见到陈楚没事,叶倩柔撇撇嘴:“关键时候,跳车逃生……”

老者摆摆手,呵呵笑道。

“陈楚啊,听说你是龙九介绍来的?龙九那丫头我叶文轩还是信得过的,别看她跟倩柔同岁,但却比她强百倍,她的眼光肯定是错不了的。”

“唔,叶伯伯过奖了,我只是龙九师傅的徒弟,没学到她本事的万分之一,惭愧惭愧。”

“陈楚,你过谦了,人嘛,有本事便是有本事,有的时候不能过于低调了。”

“叶伯伯说的是,我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太低调了,可是我怎么也改不掉。”

叶倩柔呸的一声:“不害臊,夸你几句你就喘上了。”

“呵呵,陈楚啊,去我书房吧,咱们借一步说话,别让这个丫头打扰。”

叶文轩的书房在二楼,这一层楼都将近二百米,房子多,搭配的也有情调。

进了门,叶文轩叹了口气道。

“陈楚,你很不错,不过你的师傅我想并不只是龙九一人吧?龙家是有不少绝学,我记得飞针可不是龙家的绝学吧?”

“叶老,您的意思是?”陈楚摸了摸鼻子。

“呵呵,你不用紧张,现在警察已经把现场封锁了,司机死了,一枚飞针刺中他的眉心,进入后脑而死亡,那么快速的卡车,飞针又要穿过车窗玻璃,准确的进入眉心,这已经超出常人的想象了,你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样的力道?”

陈楚挠挠头。

“叶老,你相信我不是坏人就好,我的师傅不喜欢风头,恕我不能说他是谁,我能说的只有龙九一个师傅。”

“哦?莫非你师傅是个隐士高人?唉,很多高人都不喜欢世俗的喧嚣的,就比如龙家的老爷子也是如此,好吧,我不多问了,你和龙家有关系,我自然信得过你。以后我女儿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陈楚摸了摸鼻子,心想最好你女儿这辈子都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像保护我老婆那样保护她周全的。

叶文轩想了想又说。

“这件事我也让警局当普通车祸案件处理好了,我跟他们局长是多年的老战友了,这点面子还是可以给的。”

俩人又谈了几句,陈楚走了出来。

闫宁已经在门边等着了。

“叶总找你。”

“唔,正好我还要找她呢。”

叶倩柔已经在自己的卧房了。

她的房间是个独立的大别墅中的小别墅。

这幢楼三层,而她的房间不仅大,而且在上面还有一层,她就住在上面,下面是客厅,厨房,也有客房。

叶倩柔已经换了一套休闲版的衣服,大背心,下面是睡裤,黑发飘散在肩膀,散发着阵阵迷人的发香,这妞儿应该刚刚洗过澡。

“叶总,您记性真好,而且还是主动还钱,我真好感动。”陈楚刚进屋就开始要钱。

叶倩柔呼出口气。

“陈楚,你干脆搬到钱眼里去算了,人家我叫你来就是问问你跳车后的情况,你咋又跟钱扯到一起去了?我还能差你那两万块钱吗?明天去公司就给你。”

闫宁忙道:“叶总,今天发生的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明天绝对不能去公司。”

“嗯,闫宁,你可以出去了。”

“叶总……好吧。”闫宁看了陈楚一眼,随即冷冷道:“陈楚,你的房间在叶总独立二楼的一楼,而叶总住二楼,从今天起你正式负责保护叶总的安危,也就是叶总的正式贴身保镖。”

“咳咳!我住在这里?还贴身保镖?”陈楚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是的!董事长吩咐的,这也是董事长对你的极度信任,希望你不要辜负董事长才是。”

闫宁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冷冷的跟一块木头相似。

“咦?那就是说这么大的房间就我跟叶……我们两人住呗?”

叶倩柔脸红了。

闫宁也咳咳了一阵,像是肺子都气炸了。

“怎么可能?陈楚,你少……当然不是只你们两人住在这里了?”

“那你也住这么?”陈楚问闫宁。

“当然不是,另有其人。”

“谁?”

这时,二楼的门开了,一个相貌甜美,声音也甜美的女生从门里走了出来。

光听声音陈楚就有种原始性的冲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