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施针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四章施针

叶倩柔俏脸红润。

“陈楚,这地方这么偏颇,下次我可不来了。”

“别的,正因为又是上山又是下山的不容易,才能显示心诚则灵啊……”

叶倩柔嗔怪的瞥了他一眼。

三人也不想听什么佛法,主要是韩婷婷来给

物开光。

如今目的已然达到,刚要告辞,这时,那藏龙法师冲众人躬身施礼道。

“诸位,小僧今日出关,诚感诸位施主前来听取布道,已然到了午时斋饭之时,就请诸位移步到后院,吃罢斋饭再行回返吧……”

众人纷纷躬身答谢。

陈楚小声问叶倩柔:“老总,斋饭咱还是别吃了,咱下山到饭店点一些肉菜吃罢。”

“滚……人家藏龙法师远近闻名,留下吃一顿斋饭是多少名门显贵寐都无法以求的,你还不愿意?”

“呷?老和尚的饭有啥好吃的。”

……

一行人进入后院,斋饭已经摆放齐整。

那藏龙法师走在最后,忽又朗声说道:“这位陈施主请留步,敢闻陈施主棋艺精湛,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连胜了山下轻语与妙语两位大师,小僧有个不情之请,还想领教陈施主的棋艺,不如陈施主与小僧移步禅房,边吃斋饭边对弈可否?”

众人一阵艳羡的看着陈楚。

藏龙法师竟然单独给你开小灶,这是多大的殊荣了。

陈楚挠挠头:“边吃饭边下棋对消化不好。我还是不去了。”

韩婷婷跟叶倩柔两只小手分别掐住陈楚的腰,左右两边狠狠的拧着,并咬牙切齿的低声嘀咕道。

“陈楚……你别太过分,赶紧去,如果不去我们俩弄死你……”

“呷?他一个和尚,找我去禅房单独用膳你们就不担心我吗?就不担心我被那啥了?”

两女脸刷的红了。

叶倩柔差点喷出去:“滚……人家藏龙大师乃得道高僧,陈楚你去就是给叶氏集团长脸呢,快点去,回来我给你加工资,不然你的工资一分别想要了。”

……

藏龙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自然,自信,自得,又像是自谦。

身上僧袍如同云衫步履,好一派云淡风轻。

他举手投足间显得是那般干干净净,人亦是清清爽爽,眉黛如画,彷如女人,高高瘦瘦洒脱出俗,要是把喉间的喉结遮掩,这真可能让人误解为女了。

“咳咳……那好吧。”

陈楚跟随藏龙走入偏殿一处禅房之内。

藏龙和尚身上一尘不染,自然的带着一种淡雅又高贵之感。

“陈施主,小僧最好琴棋禅悟,今日就和陈施主切磋切磋。”

“额……藏龙师傅,刚才我和轻语妙语两位小师傅只是险胜而已,实力一般,一般……”

藏龙轻轻一笑,款款坐到禅房内棋盘一旁。

陈楚也落座,片刻就被杀了一盘。

对方是个男人,陈楚没心思动歪心思。

一连下了几盘棋,陈楚都被人杀的乱七八糟,斋饭端了上来,陈楚吃了四大碗。

不禁啧啧称赞斋饭好吃。

藏龙呵呵一笑道:“陈施主,我们再讲讲佛法……”

陈楚不爱听什么佛法,藏龙却声音清朗,字正腔圆,说出来的道理让人不得不折服,陈楚也辩解不过。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

陈楚打个哈欠,跟藏龙告辞,出门原定大师道:“陈施主,跟随你而来的那两个女施主等候多时不见你出来已经先走一步了。”

陈楚哦了一声。

出了五重门,发现一些和尚已经在打扫庭院,这里的香客已经皆然离去了,山门也将要关闭。

陈楚两手抱头,溜溜达达的出来青岩寺,心里有些抱屈,暗想这一下午时间跟个臭和尚混过去了,不然抱着或者背着叶倩柔下山岂不美哉。

下了九百九十九级石阶,又往山下行了一阵,山间无岁月,日出快,日落亦快。

此时,一阵袅袅的悠扬琴声飘散而来。

伴随有些清凉的山风,阵阵琴弦飘入耳际,激荡心扉。

“何人弹奏的一曲好琴?”陈楚循着琴声走了百十多步,见山间一处雾霭处,竟然又些许的紫竹而生。

这竹子一般都生长的南方,而这紫竹又是稀有,肯定用不寻常的手段才会在dl这处生长形成了。

竹旁盛开着梅花,周围飘散着灿烂菊花,还有草木中幽兰而生。

伴着幽然的琴声,让人忽悠一种患得患失之感。

陈楚抬头,见前方一块陈年匾额书写‘青华庵’三个字。

随即信步而入,那琴声源头是一处白嫩巧妙的手,小手波动古筝琴弦,阵阵如同涓流淌动,触动心扉。

陈楚笑了。

“妙语小师傅,您弹的真是一手好琴……”

“你……”妙语抬起臻,见到陈楚琴声戛然而止。

“哼!”妙语轻哼一声,款款起身,两手合拢抱住古筝便要离开。

“喂,妙语小师傅,你别走啊,刚才在下多有冒昧,那个……适才听闻你的琴声,感觉你有心事想要诉说,佛曰众生平等,你既然有心事在胸,借琴音与草木说,何不把我也当成朽木枯草聊上几句?”

“你能听懂我的琴音?”妙语回眸。

“嗯,似懂非懂,不过见到青华庵前有梅兰秋菊,想必高雅中又有尘世的苛求,要不你再弹奏一曲,我猜一猜。”

妙语毕竟也就十**岁,虽然是小尼姑,但是也是小女生,女生免不了好奇。

“好,你想听什么,我弹奏一曲你听听看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陈楚挠头嘿嘿笑。

妙语已经坐下来,两手抚琴准备弹了。

陈楚想了一下说:“那个……请小师傅给我弹奏一曲凤求凰吧……经典啊?啊,你瞪眼睛干啥?不弹凤求凰,谈谈十八摸也行啊……”

“淫贼!话无好话,屁是臭屁!”妙语气咻咻站起身。

“呷?妙语小师傅,屁本来就是臭的,难道妙语小师傅放出来的是香屁不成?那我想闻闻。”

“你……师妹!拿家伙出来,今天我们跟这个淫贼拼了!你这淫贼竟然跑到尼姑庵调戏与我……好大的胆子……”

青华庵里面的轻语也出来了,手里擎着一把宝剑。

“喂,开个玩笑而已,还动上刀了?告诉你啊,再打我,那我就还手了。”

“淫贼,我不仅打你,我还要杀了你!”

陈楚摸了摸鼻子:“好吧,我就用一只手,只用一招——龙抓手。”

两三分钟后,轻语妙语两人山峰被各抓了一把,两个小尼姑傻了,站立不动。

陈楚傻了:“你俩咋不躲啊?”

“不躲你就真敢抓啊?”两个小尼姑委屈的喊了一句。

陈楚转身跑了。

俩小尼姑气呼呼的眼泪差点淌下来。

“轻语,明天和我下山,我要杀了这个淫贼。”

“师姐,师傅不让我们下山你忘了吗?除非我们还俗……”

“哼!只要能杀了这个淫贼,还俗有何不可……”不过妙语说道这里还是忍不住哭了。

……

叶倩柔已经回到家中,陈楚回来的时候,她正敲击着光亮的茶几。

看着陈楚笑道:“陈大保镖回来了?辛苦了。”随后喜滋滋的冲闫小柔眨了眨眼睛。

闫小柔有些犹豫,随后叹了口气走出去后端着咖啡壶走了进来。

“唔……陈楚啊,今天在青岩寺幸亏你了,我那闺蜜

信物才能得到藏龙法师的开光,那个……这是我闺蜜送来的好东西,屎咖啡,很贵的呢,你尝尝。”

“咳咳……猫屎咖啡?”陈楚皱了皱眉。

叶倩柔小手捂住呵呵笑:“你尝尝再说,我也喝一杯。”说着给闫小柔使了个眼色。

闫小柔低头倒了两杯,叶倩柔拿起一杯咖啡,陈楚呵呵笑道:“老总啊,咱俩撞一下杯吧!”说着白瓷咖啡杯轻轻的撞了一下叶倩柔的杯子。

“切,有病。”这妞儿一口喝干,随后看着陈楚喝完,忽然咯咯咯笑个不停。

“小柔啊,老总是不是有毛病啊?咋这么笑呢?”

“呀哈哈哈!陈楚啊,你上当了,刚才杯子里我放了泻药,你等着上厕所吧!哈哈哈……”叶倩柔笑着捂住肚子,手舞足蹈的。

“嗨!老总啊,常言说好汉架不住三泡稀,况且我陈楚还不是好汉,不得拉死啊。”

“哈哈!活该!老娘我终于找回了一局了……”

过了片刻,叶倩柔见陈楚还好端端的坐着,而自己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她不禁疑惑的看着闫小柔。

“叶总,不好了,杯子让人换了。”闫小柔拿起两只杯子指了指上面做的记号。

叶倩柔忽的想到刚才陈楚和她撞了撞杯,脸瞬间成了猪肝色,陈楚却吃吃的憋不住的笑。

“陈楚,你被解雇了!”

“老总,您先去厕所吧,等你解决完了那事儿再出来解雇我……”

“你做梦!解雇你?没那么便宜,我有合同在,你不能违约。”叶倩柔忙跑向厕所。

稀里哗啦的上吐下泻。

出来的时候人都显得有些憔悴了。

陈楚叹了口气,伸手道:“老总,把手给我。”

“干啥?”

“给你治病啊?我给你把把脉先。”

“你还会治病?”叶倩柔疑惑,却还是把手递过去。

陈楚搭在她脉搏上停留了一阵,随后在叶倩柔和闫小柔惊讶地道目光中把手腕卷起,抽出银针倏地刺进了她白嫩胳膊上的穴位。

随后银针轻轻的黏动起来。

一股暖流缓缓流淌。

叶倩柔肚子咕噜噜几声叫,竟然不痛了。

陈楚随即收了银针。

“老总啊,我是懂的医术的,你刚才那杯子略微发黄,我便知道肯定是巴豆提炼而成的泻药,这种泻药狠毒啊,吃多了容易拉死人的。”

“那你还给我喝?”叶倩柔显得有些委屈。

“呷?是你自己喝的好不?反正我懂得一些医术,你喝进去我就施针给你治疗啊,反正你也死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