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斗医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薛亮亮感觉不错,御姐,小姐,公务员,女记者,护士,学生……各有各的味道。

先不看长相,便是各种职业的女人便是有着不同的特性和吸引力,让男人的**无限的膨胀。

出国几年,医术精湛,回国当了个名誉专家,而到dl第八人民医院任职的第一天,他便瞄准了医专学校……好久没有接触纯情的女孩儿了。

这种校内的女生再怎么说也比外面的野鸡干净,更比公务员干净。

薛亮亮整了整花边的暗色领带,摸了摸白净的小白脸,咳咳两声就要在前呼后拥下进入礼堂。

这时,却传来了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卖鞋垫啦……”

这一声,把薛亮亮和身边的老师还有医生都搞蒙圈了。

这一声卖鞋垫的嗓门丝毫不弱于——磨剪子戗菜刀……

正纳闷好端端的礼堂,下面坐的都是医专和师院长腿肉色丝袜的女生,哪来的这一声驴嚎呢?

探头一看,大礼堂的舞台上,站着一个臭小子,怀里抱着一大堆鞋垫,还在白话着。

台下已经笑翻了。

“我勒个去!这哪来的帅哥啊!?”

“喂!鞋垫哥哥,再来一嗓子!”

“唉呀妈呀,鞋垫哥哥你那一嗓子好性感啊!奴家已经爱上你了,你再喊一声也是极好的……”

“这帮**……”

台下已经乱了,唐甜甜,叶倩柔,邵鸿鸿都捂着脸,像是不认识陈楚似的。

陈楚不管这个:“诸位,防臭鞋垫,原价五元,现在三块钱甩卖!”

“鞋垫哥,你这东西防臭不啊?”一个有些微胖的女生站起来问。

“嗯,不禁防臭,关键时刻还能当大姨妈使唤防侧漏呢!”

“咳咳……”那女生脸红了,掏出钱买了一双。

有一个开头的了,便有人陆续开始买了,这东西跟买房子一样,没人买的时候再便宜也卖不出去,有人买了,越贵还越有人排队抢着买。

陈楚一下忙得不可开交。

“鞋垫哥,给我来一双……”

“鞋垫哥,给我来两双……”

“鞋垫哥,你好帅哟,有女朋友没呢……”

台下基本都是女生,陈楚反被调戏了。

外面的薛亮亮受不了了,本来还要过会儿上台的,此时带着一众人大步而入。

“咳咳,这位同学,你是哪个班的?”薛亮亮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想,小样的,让你得瑟,问出你是哪个系的,哪个班的,老子好给你穿小鞋。一个小破学生,老子整你还不跟整小鸡儿似的?

说着话,薛亮亮已经走到陈楚跟前,并伸手要和他握手。

陈楚回头看了看他。

“不好意思,我现在忙,没空,那个,这个你帮我拿一下。”说着话,一摞子鞋垫放在薛亮亮怀里,陈楚收钱也快多了。

薛亮亮一晕,真把他鞋垫扔了,那下面这些女生该说自己不文雅了,不行,不能因为一个臭小子,毁了我高大上的形象,影响老子泡妞儿。

不过不扔自己成什么了?和这小子一起卖鞋垫的?而且明显的这个臭卖鞋垫的还把自己的风头都抢了,这可不行。

哗啦!

鞋垫都扬洒在台上。

陈楚回头,眼目盯着薛亮亮。

“这位同学,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这算是客气的,知道我是谁吗?dl第八医院聘请来的海归副教授,我是博士学位,应邀来来这里讲课,你赶紧把你的破鞋垫收拾走,要不我让保安把你扔出去!”

嘘……台下一阵嘘声。

“副教授?那能如何?”陈楚淡淡一笑,弯腰捡鞋垫。

“哼哼!”薛亮亮一脚踩住鞋垫道:“如何?我可是西医教授。”

“呵呵……”陈楚笑了笑:“如果你要说自己是中医教授,我可能还认为你有点能耐,很可惜你只是一个西医,啧啧啧……沽名钓誉之辈……”

“你……哼,小子,这么说你会中医了?敢不敢和我斗一斗医?”

这时,一个身材不高有些微凸的五十左右岁穿着西装的快步而来。

他手里还抓着一只手绢,边快步走边擦汗。

“哎呀,薛教授,薛神医您来了,呵呵,这里的事儿我处理,您还是演讲吧。”

“哎呀,邵院长,今天来的匆忙,对了,这是你们的学生?”

“咳咳……”挨个秃头看了看陈楚:“应该是吧,我一定多多教育。”师院好几万人,他也不知道是不是。

“别的,这个学生刚才说中医比西医强,那好,我就和他斗一斗医,看看到底是西医强还是中医强。”

陈楚摸了摸鼻子:“斗医不是我的强项啊,我的强项是卖鞋垫,要不咱俩比看谁卖的多好了。”

“我噗!”薛亮亮冷笑一声,心想小子,比的就是你的弱项呢,把你比下去了,才能显出我的高大上呢。

“咳咳,崩谦虚了,听这位同学刚才的口气就知道是医学世家了,来比比吧!”

陈楚站了起来:“好吧,比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薛亮亮根本不在乎。

“嗯,如果我输了,我给你赔礼道歉,从这里爬出去,如果你输了,这些鞋垫你要以每双十块钱的价格全部买下。”

“哈哈哈……”薛亮亮笑的捂起肚子:“好吧,就算你输了我也买这些鞋垫,我就当扶贫了,哈哈哈……”

说着,问台下有没有生病不舒服的学生。

最后找了五个,四女一男。

薛亮亮打开了医药箱,里面器械都很全。

随即冲第一个女生又是听诊,又是询问的,最后他笑笑道:“这女生四肢无力,而且血压也不正常,应该是……怀孕了……”

哗!

薛亮亮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台下已经乱了,而那个女生像是要哭了似的。

陈楚摆摆手,随即走过去:“把你的手给我。”

那女生看看陈楚,有些怀疑的把手递过去,陈楚把了一阵脉,开始眉头紧锁,随后慢慢舒展开来道。

“不是怀孕!”

那女生忙哭道:“谢谢,谢谢你还了我清白!”

薛亮亮哼了一声:“你这小子,凭什么说她不是怀孕,你还比我这专家测的准不成?”

陈楚淡淡一笑:“专家,你不要万事都看表现好不好?这女生从脉搏上看比较浮夸,四肢无力是有的,但不一定喜脉就一定是怀孕,这女生月经是没来,但是只是迟了一些罢了,她应该是受了风寒所致……”

“呸!你凭什么说她是风寒?”

“很简单,我治啊,现在我就治给你这个专家看!”陈楚说着手腕一抖,两指间多了几根银针,随即撩起那女生衣服。

那女生啊!的叫了一声,陈楚的一针已经落下,落入她肚脐下三寸左右的气海处,随即在她盆腔左右又落下数针,随即手指轻轻黏动针头。

不到两分钟,女生肚子便咕噜噜作响,表情红涨起来。

陈楚笑道:“你是不是想去厕所……”

噗!这女生竟然没憋住放了一个屁,脸更是羞红难耐。

陈楚摆摆手:“你去吧,上完厕所回来便好了。”

说完冲薛亮亮道:“咱们再治下一个病人,先让这个去厕所……”

接下来三个病人,两人得出的结论都正好相反,薛亮亮说东,陈楚偏偏说西,最让薛亮亮气愤的是这货每次都是现场治疗。

最后一个男生咧嘴道:“我……我肋骨错位了……刚从医务室诊治出来……让我去医院的。”

陈楚皱眉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感觉自己还能挺一会儿。顺便听说这里斗医,就来看看能治好不……”

“呼……”陈楚拍拍他肩膀:“好样的。”

依旧是薛亮亮检查一番,随后道:“肋骨深陷,应该离内脏不远,应该马上上担架,抬到医院做手术,两个多月可以完全康复……”

那男生咧咧嘴:“薛神医,还有十多天就开学了,两个月才好,那我就耽误学习了。”

薛亮亮冷哼道:“我是权威,我说的话你还不?”

这时,那几个女生已经回来了,被陈楚针灸完之后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个个神采奕奕的。

那个男生不禁也看向陈楚道:“这位同学,我信你的,我不信什么专家,你给我针灸吧!”

陈楚哈哈一笑:“好吧,你靠近点。”

这男生往前走了两步,陈楚抬腿狠狠踹了过去,一脚踹中他的小腹,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被踹出七八步远,两手捂着肚子哎呦呦的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这位同学,你不针灸就不针灸,你干嘛踢我?咦?好了?我这肋骨不疼了?”

陈楚点头道:“你的肋骨是错位了,向着内脏方向刺入,如果按照正常手术是要两个多月的,但要是用中医的手法就像刚才这么快,寸进将你的骨头恢复原位就好,你先不要妄动,回去再休养半天,多吃点大枣之类的,相信就没事了。”

男生忙冲陈楚举了三个躬。

陈楚咧嘴道:“别的,鞠一个就好,三个像是给我出殡似的……”

男生哈哈笑了:“这位同学我记住你了。”随即冲薛亮亮冷哼道:“专家?西医?我呸!”

五个同学下台了,薛亮亮脸成了猪肝色。

转身冲那秃头邵院长道:“这……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你们……哼……”薛亮亮转身要走。

“薛……专家留步!”陈楚脸上挂着笑容。

“你还想干什么?”

“呵呵,不想干什么,你鞋垫钱还没负呢!”

“你……好,多少钱?”薛亮亮掏出钱夹。

陈楚数了数台上散落的鞋垫道:“八十个鞋垫,但是别着急。”说着他走到麦克风前:“噗噗噗,喂喂喂,唐甜甜,唐甜甜在哪?还有邵鸿鸿,把你们手上的鞋垫也都拿上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