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鹰组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三章鹰组

“条件?什么条件?”

“你要多少钱?”邵院长也上前一步,那样子明白眼前的这小子要狮子大开口了。

陈楚摸了摸鼻子:“额……中午我还没吃饭啊,你们必须得供我饭吃,而且这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祛病如抽丝了,何况又是好多年的顽疾,所以得一段时日的,这段期间饭你们得供……”

晕……老院长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老太太也差点从轮椅上翻过去。

其他人也呼出口气,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陈楚,这小子憋了半天劲放出个瘪屁。

唐甜甜有些蒙圈,在博士楼她就想问了,现在更是闪亮的眼睛看着陈楚。

“楚哥啊,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真的能治这人的腿?”

“呃……”陈楚摸摸鼻子:“反正我在我们村还是赤脚医生了,能不能治试试呗,反正这老太太的腿已经被宣判死刑了,我就拿她练练手……”

“我破……”众人一晕。

唐甜甜咧嘴:“楚哥啊,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到底是干啥的啊?你一会儿你们村,两会儿你们村的,你在你们村到底是啥人啊?”

陈楚挠挠头。

“我在我们村是……赤脚医生啊!”

唐甜甜道:“楚哥,你这么有才窝在你们村可惜了,你上回说你们村已经有村长了,你这么有才至少也要当副村长。”

“嗯,我已经是我们村的副村长了,还经常和妇女主任刘海燕去宣传计划生育工作,经常在苞米地里碰见光着腚搞破鞋的……”

咳咳……唐甜甜感觉和这货说话就是一个错误。

陈楚把老太太放在床上,把闲杂人等屏退。

随后摸出银针,冲着老太太的脚底,脚踝等穴位簌簌的落针下去。

他嘴上油嘴滑舌的,但是落针却是一点也不含糊,手法极快,屋内只留下唐甜甜,邵院长,还有薛亮亮。

陈楚怎么落针的速度太快,三人目不暇接根本看不清楚。

不消几分钟,老太太两条腿和脚上已经落满了百十几根针。

陈楚随即动了其中一枚银针。

这老太太倏地大叫一声,而额头竟然渗满汗水,而她的大脚趾亦然跟着波动一下。

陈楚舒出口气,淡淡一笑。

而旁边的邵院长已经激动的不能自抑了。

“秀丽,你……你竟然知道痛了?”

陈楚却开始收针。

邵院长一把抓住陈楚胳膊道:“小兄弟,你说多少钱?你别收针,秀丽这双腿已经废了,刚才她竟然知道痛了,可见你是有办法的,不管多少钱只要能让她重新站起来就好……”

“呵呵……”陈楚擦了擦额头汗珠,刚才看似不经意的飞针,但陈楚已经感觉有些疲累了。

“老院长,你从医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欲速则不达对吧?这需要慢慢的调制,好了,我还有事得先走了,对了,饭我没时间吃,你给我打包带走吧!”

陈楚推门而出,这时唐东翔的脚也包好了,其实没多大事儿。

邵院长忙让人把饭菜打包好,递给了陈楚。

随即问道:“这位高人,我知道您要走肯定有重要的事儿,我能不能斗胆问一句。或许我还能尽一些绵薄之力……”

陈楚挠挠头,随即从包里掏出一沓鞋垫道:“你看,这么多货,我得赶着卖出去,不然我不赔死了么……”

“卖,卖鞋垫啊?”

邵院长差点晕过去。

“邵院长,你买鞋垫不?”

“买……买……”在邵院长一脸震惊中,陈楚以十块钱一双的价格卖了他十双鞋垫,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随后拉着唐甜甜扬长而去。

留下一脸瞠目结舌的邵院长。

“院长,这人神经病吧!”薛亮亮狠狠瞪着离去的陈楚。

邵院长叹息一声:“高人都是如此,二十年前,我也是偶遇一个高人,那时候我还是个小赤脚医生,是他指点了我一些皮毛,我才有今天,《大荒西经》我也只听那高人说过一段,没想到世间还真有这等医学……”

薛亮亮转身离开,到走廊漆黑的尽头,却掏出电话播出一串数字。

过了好久才冷冷的用英文讲起话来。

……

“哈哈!甜甜啊,你快看,发达啦,发达啦!”

在师院内一处石桌前,陈楚指着盒饭里的大虾哈哈大笑。

在小树林里的两对鸳鸯被吓得爬起来跑到别处,去别的地方野战去了。

唐甜甜揉了揉额头。

“楚哥啊,至于吗?不就是龙虾没?你管那老院长多要点钱,够你吃一个月龙虾的,真是的,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咳咳……有龙虾吃就不错了,我这人不贪。你尝尝?”

“我不吃!你一个人吃吧你!你个没出息的……”

这时,唐甜甜电话响了。

“喂,大哥,啥事儿?”

“咳咳……”唐东翔有些脸红道:“妹子,你在哪呢?刚才一下车我就看你跟陈楚那小子钻小树林里去了,你快点出来,挺大个姑娘跟一个男人钻小树林,以后还能嫁出去么……”

“我破……”

唐甜甜想要反驳大哥几句,想想也是啊,自己和陈楚不清不楚的,钻小树林……要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了,咋钻都行,现在可不行。

忙红着脸走了出来。

唐东翔看见妹子出来了,忙上前,从兜里掏出一条东西递过去。

“大哥啥啊?”唐甜甜问。

唐东翔红着脸道:“没啥,是……是杜蕾斯,也就是避孕套……你俩要是那啥的时候千万记得要戴上,老哥是为你好……哎呦!”

唐东翔脚又被妹子狠狠剁了一脚,眼泪都快掉落下来了。

唐东翔揉了一阵脚道:“妹子,我感觉陈楚这小子是个高人。”

“嗯?什么意思?”

“妹子,咱老爸曾经说过,乐善好施,行侠仗义被称为大侠,对人大恩,取之点滴,亦是大侠,我感觉这小子不是傻逼,就肯定是大侠了。”

“咳咳……”唐甜甜咬了咬红唇:“哥,我和你回家一趟……”

……

陈楚吃完饭,拎着几双鞋垫,悠悠的往前走着。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见是一个陌生号,陈楚皱眉接起。

“喂,请问是陈楚,陈先生么……”里面有个很不熟练的老外用中文说。

“嗯?我是,你是哪位?”

“呃……陈先生,久仰了,你可以叫我约翰格朗,我有个中文名字叫鹰,我喜欢鹰……”老外顿了顿道:“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陈楚摸摸鼻子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谈什么交易。”

“朋友,你会喜欢的,你叫陈楚?家在瀚城,大杨树乡,大杨树村的?哦,你还有个女朋友非常漂亮,名字叫柳对么?”

陈楚停住,拳头攥紧又松开。

声音平静道:“你在哪?说说什么交易?”

“呵呵……”约翰格朗笑道:“朋友,不要生气,我没有恶意,我在dl中街‘千面人’酒吧等你,朋友,我真的想和你成为朋友的……”

陈楚挂断电话。

随即连续拨出几个长途,得到肯定答复后,终于输了口气。

最后一个长途声音深沉道:“晓东,家里面的事都交给你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希望你照顾好一切……”

陈楚挂断电话,打了辆出租车直奔dl中街千面人酒吧。

这酒吧位于中街略微偏颇的位置。

给人感觉这样的位置生意并不能红火。

大白天,外面挂着打烊的牌子,不过还是陆续的有黄种人,白种人和黑人进进出出。

陈楚付了出租车钱。

随后大步走到门边,手推开木门,大步而入。

倏地,两个白种人服务生迎面而来,变容冷漠惨白,像是电影中吸血鬼一般。

一人操着不算流利的中文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会所,我从来没见过你。”

另一个白人探出手掌道:“请出示你的会员证件。”

“我是来找约翰格朗的。”陈楚表情亦是淡然。

两人摇头:“我们这没有这个人。”

“好吧,我找鹰。”

两人对视一眼,冲陈楚歪歪头。

三人鱼贯进入大厅,灯光昏暗,在各个角落坐着慢慢品酒的人。

推开了一个包间,里面坐着一个相貌英俊的白人。

见到陈楚哈哈一笑,站起身,伸开手臂道:“陈楚?你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

陈楚摆摆手:“有事就赶快说,我很忙。”

“很忙是什么意思?去卖鞋垫吗?”约翰格朗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冲那两个服务生使了个颜色。

两人点点头,转身离开并带上了门。

老外已经启开了一瓶红酒,浅浅的倒了两杯,一杯给陈楚推过去,一杯自己品尝了一口。

“呷,陈先生,您尝尝这个,年的拉菲……”老外脸带着笑容,很是亲近。

陈楚呼出口气,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了看红酒。

随即哼了一声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哈哈!陈先生,我个人非常敬重您,想和您交朋友,我知道你赶时间去卖鞋垫,生意很忙,所以才揭露了你的底,出此下策,我是米国人,我叫鹰,鹰很聪明,飞的很高,眼睛看的很远,所以我知道你的一切,但是我们成了朋友,我不会伤害我的朋友和我朋友的家人……”

“你在威胁我?”陈楚直起身子,手指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轻轻的敲着。

“哦,不敢,陈先生,我只是敬佩,一个普通人,是因何在短短的两年内风生水起,因何文武兼修,从一个人人欺负学校里的窝囊废,到人人敬畏,女如云的未来霸主,我只想知道这里面的原因。”老外皱了皱眉头,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呵呵……”陈楚笑了笑,忽的,约翰博朗手心一转,多了一把手枪,直指着陈楚眉心,他深蓝的瞳孔慢慢放大:“陈先生,我没有恶意,你为什么想要杀我?我说的是你手上的银针?”

“哈哈哈……”陈楚怅然大笑。

“约翰博朗先生,哦不,鹰,难道你想试试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银针快么?”

“都很快……”约翰博朗摇摇头:“我们不要做这种尝试,即使你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里,第二天,你的朋友,你的亲人,都会在世界上消失。我想陈先生没有听过我们鹰组,但听过华夏国的龙组,不是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