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抓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震动传来,陈楚接起电话。

里面传来邵鸿鸿焦急的声音:“楚哥啊,不好了,刚才来了一伙儿人,把叶倩柔带走了!”

“什么?”陈楚头皮一炸,叶倩柔不说别的,那可是师傅龙九的闺蜜,要是她有个闪失,自己可死定了。

陈楚眉头一动,一把抓住沙发上的唐东翔。

一米八几的唐东翔被陈楚抓住衣领并向上一挺,唐东翔感觉喉咙像是要窒息,两脚仿若要摆脱地心引力离地了一样。

一阵目眩咳咳道:“楚兄弟,你……你这是何意?”

唐甜甜也吓了一跳:“陈楚!你要干啥?快放了我哥!你再不松手别说我不客气!”

“不客气?”陈楚冷笑道:“把我带到这里,然后你们釜底抽薪?”

“釜底抽薪?陈楚你有话说明白了!”唐甜甜眉目一立,直视着陈楚,愤怒中仿若蕴藏一丝柔情和委屈。

“叶倩柔被人抓了……”陈楚说完一把扔下唐东翔,大步而出。

“花擦!谁敢动我倩柔妹子,老子和他拼了!”唐东翔一挥手,拳馆过来二十几人。

陈楚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动,自行回到师院奶茶店。

他感觉这件事不简单,可能是叶倩柔家里的人,也可能是上次遇见的敌人。

上次叶倩柔遇袭,自己敏感的觉得有高手在场,却丝毫没有查询到踪迹。

打车回到师院,邵鸿鸿小脸也弄得全是灰。

“怎么回事?”陈楚皱眉问。

“楚哥,你们刚走就来了一伙人说要喝奶茶,我正忙活,他们直接就去抓在里面的倩柔了,我一个人也打不过那么多人,咱们是不是要报警啊……”邵鸿鸿说着摸出电话就要拨号。

“嗯……”陈楚摆摆手,忽然间,眼角撇到对面的奶茶店,见那个kt老板抱着膀子笑嘻嘻的看着热闹。

“尼玛!”陈楚有种直觉,这件事和这个kt老板有关系。

“不用报警,我来解决!”陈楚扔下一句话,大步朝着kt奶茶店而来。

那老板见到陈楚,不禁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之色。

旁边的那两个小子也是一副牛x哄哄的。

“去你妈的!”陈楚还没到近前,一脚便踹了出去,奶茶店老板肥胖的将近二百斤的身体直接射了出去,嘴上的烟也掉了,身体像是一只皮球似的咚!的一声撞击在奶茶店玻璃门上。

厚实的玻璃钢门被巨大的力道撞的粉碎。

“啊!”奶茶店老板大叫一声,惊恐的看着对面的陈楚,他感觉后背疼痛难忍,回头一瞥,肩膀和后背刺着鲜红的玻璃。

“你要干什么?”奶茶店老板惊恐的看着面前愤怒如同一头犀牛的陈楚。

“干什么?我他妈要干死你!”陈楚一脚啪的踏在他前胸,奶茶店老板想要直起身体,但发现这个不大少年的力道不是他能抗衡的。

后背紧紧贴着破碎的玻璃,尖锐的玻璃在一点点的往他身体里刺进。

“杀人啦!”奶茶店老板娘喊叫一声,扭着肥腰就要跑。

“尼玛的!”陈楚抓起旁边的一只鱼缸,顺手一甩,鱼缸连同里面的金鱼直接灌到那老板娘的后脑上,啪的一声,鱼缸四分五裂,老板娘应声而倒。

饰品店里的一个打工的女生,吓得面色如土,身体抖动如同筛糠一般。

门外那两个小子见势不好转身要逃,陈楚大喝一声:“站住!”

那两人看陈楚两眼如同野兽,迈开的腿有些哆嗦。

“麻痹的,你们两个只要往外走一步,我就杀了你们!”

两个年轻人一哆嗦,要是平时肯定会呲之以鼻,不过此时此景,见这少年出手如此狠辣,他们明显的嗅出了一丝死亡的危险。

“大,大哥,别的,我们也是打工的!”

陈楚往上抚了抚头发

双目微眯,手指点着躺在一堆碎玻璃上的奶茶店老板平静道:“老家伙,我只问你一句,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店老板不大的眼睛转了一转。

啪!

陈楚一嘴巴抽过去,他感觉半边脸像是离开了脑袋一样,整个人都像是飞了出去,疼的像是脸部一半已经裂开,顺着血水两个槽牙跟着飞了出去。

“麻痹的我问你,我店里的女人是不是被你抓走了?”

“兄弟……没,没有……”

“好!”陈楚忽然笑了,抄起旁边的拖布往里面一拐,拖布杆子断裂,剩下一半的木头直接插入他的大腿。

“啊!”奶茶店老板发出像杀猪一样的嚎叫,疼的上本身条件反射的坐直,后背上还插着四五块玻璃。

“说!不说下次就捅你的肚子!”陈楚咆哮一声。

店老板受不住了,旁边两个混混吓得差点尿裤子。

“李哥……说吧……”

“我……我说,小兄弟,我们开始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那,那女人被狐狸抓去了……”

“狐狸谁?”陈楚咬了咬牙。

“师院这片的大哥,我们做买卖的每个月都得孝敬他……”

“是吗?”陈楚喝道:“给狐狸打电话,我要去见见他……”陈楚说着,另只脚一猜踩这胖子受伤的大腿。

“啊……”奶茶店老板两眼一翻,终于挺不住昏了过去。

陈楚转头冲那两个混混冷冷道:“你们知道狐狸的电话吧?”

“知、知道。哦,不知道……”两个混混已经没了先前的嚣张,规矩的就差跪舔了。

陈楚冷哼道:“人啊!总是把事情做到绝,才肯说实话,你们是不是也要我做绝?那我就成全你们!”

“大,大哥,我们知道……”

“哼……”陈楚上前抓住一个小子的黄头发,那小子呲牙咧嘴的,眼泪疼的都流下来了。

陈楚随后指着另一个混混道:“小比,这交给你了,等这个胖子醒过来告诉他,马上搬家滚犊子,在师院这一片只能允许有一个奶茶店,那就是柔柔饮吧,多一家都是找死!”

“啊?”那混混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点头。

陈楚扯着手里混子的头发像是拖死狗似的往前走。

大街上本来人流如织,一见打架,还如此血腥,全都鸟兽散,不用说报警。

两个警察就在几百米以外,见到打架,直接开着警车走了。

嘴里不屑的说:“黑色会的狗咬狗,死一个少一个……”

……

“大哥,就在前面,如舞厅,狐狸哥就在里面,这就是他的厂子。”

“啪!”如梦舞厅的大门被撞开,随后一个混混跌跌撞撞的滚到地上。

屋内一片漆黑。

在边角落中,坐着四五个染指头发的混混打扑克。

“你猜,刚才老大弄的那个妞儿爽没爽?”

“我靠!那还用问啊,要是我裤子找脱了!”

“切!不能那么快吧!那么漂亮还有气质的妞儿,不得多**一会儿啊!那爽的才有意思。”

“要我说啊,老大这件事做的有点过,毕竟咱们就去抓人,把那女的给咔嚓了,好像有点不道义……”

“不道义你个姥姥!有妞不上,那才叫混帐!老大这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我擦,你他妈谁啊!”

……

四个混混手里的扑克扔了,下意识的伸手从沙发后面掏出片刀棒球棒。

陈楚眯缝眼,禁不住点头,这伙人有两下子,一般混混反应没有这么快,而这几人,马上手里就抓着家伙了。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狐狸!”

“我糙!狐狸也是你叫的么!找死!”没有多余的废话,两个混混挥刀就砍过来,取陈楚两边肩膀。

混混打架也是极有分寸的,虽然是砍人,但从来不往要害上砍,这刀要是砍中脑袋,很可能一刀毙命了。

而刀一般往肩膀后背上招呼,而尖刀只捅大腿,往别的地方都有致命危险。

“螳臂挡车……”陈楚看着刀离着自己眼前近了才躲避,躲早了对手便容易变招。

只在千钧一瞬间,陈楚的身子一斜,侧身闪过一混混片刀,另一手快速插入另一混混腋下,随即手臂一扭,小臂往上一扣。

那混混半边膀子已经被卸掉刀口落下。

陈楚脚尖一提将要落地刀柄,那刀如同离玄之箭一般直刺另一混混大腿。

噗嗤一声,刀劲威猛,深可及骨。

那混混眼见一刀贯穿大腿,刀身穿透一段还在微微轻颤,歌厅大门被撞开露出的罅隙光耀照射进来,反射在刀片之上,生辉耀眼。

那两个手握棒球棒的混混愣了一下,左右奔陈楚脑袋狠狠砸去。

陈楚一咬嘴唇,暗想这混混这次动了狠心,今天要是碰到普通百姓,这一棒子下去不把人打死也要打成残废。

往前垫步,一记快如流星般的弹踢,那混混还没反应过来,棒球棒已经离手而飞,陈楚快速栖身抓住另外一混混手腕,另手单手探入那人腋下,直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那混混甩出七八米远。

随即又是一记侧踢,踢向另个混混胸口。

脚风如刀,那混混像是被千斤犀牛撞翻一样,被踢的一个翻滚出去,身体摔在茶几上,玻璃茶几粉碎。

陈楚又冲上去补了几脚,四个混混不到一分钟时间,趴在地上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陈楚见一处包房门半开半掩,冲过去一脚踹开,里面一个中年人眼睛滴溜溜乱转。

“兄弟,哦不,大哥,你要找的女人不在我这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