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古怪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那中年人眼睛滴溜溜乱转,表面是惊慌之色,心头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嗯?”陈楚眯缝眼睛问:“你就是狐狸吧……”

“我,我不是。”中年男人眼睛还在转,而且比刚才转的还要快许多。

“哈哈哈……”陈楚一阵畅朗大笑:“你不是?现在这房间就只有你我二人,你不是狐狸那便我是了?”

“你……你也不是,不,我不知道。”

陈楚往上抚了抚头:“狐狸!你是聪明人,我今天来就想要一个结果,带那个女人走,咱们相安无事,你还在师院这边当你的土皇帝,我陈楚还开我的小小奶茶店,如果今天你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我会让你像个蚂蚁一样在这里消失……dl沿海啊,我不介意把你扔海里喂王八。”

陈楚说着身子下探,飞快狠狠打出一拳:“糙尼玛的!”一拳又准又狠直接打在中年男人扁扁的鼻梁上。

噗!的一声,鼻梁塌陷,中年人满脸是血。

“哥们儿,挺能挺啊!”陈楚说着话两眼一立,手抓住中年人短短头发,往下一按,同时陈楚膝盖飞快上提,狠狠朝着他脑袋撞去。

一下,两下,中年人就已经脑袋像是万千钢针扎了一样,头晕目眩,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消失。

“行啊,嘴硬啊!妈的……”陈楚手掌一翻,一枚一阵三寸余长,静静的躺在手掌之中,像极了一条吞吐子的毒蛇。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真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我留着你也没用,这银针我刺进你太阳穴……”

陈楚说着一点点握着银针逼近中年人的脑边的太阳穴。

“麻痹……我狐狸和你拼了!”这人说着抽出一把匕,刚才他见陈楚秒倒自己四个兄弟,暗想自己也不是对手,就想忍一忍,没想到这人竟然要赶尽杀绝!

“我糙!”狐狸握着匕首狠狠朝陈楚扎去。

匕首反握最有力道,而最难防范。

眼见匕首要到陈楚近前,陈楚反手鸭嘴式电光火石间扣住狐狸手腕,接着用力反方向一扭动,手腕关节在反方向的力道下嘎巴一声已经断开了。

“啊!”狐狸痛叫一声,匕首脱落,人也单膝跪地。

“大哥,别打了,我服了,我说。这妞儿从后门走了,被一个人带走了。”

陈楚一抓狐狸脖领:“谁?”

“我……我不能说。说了他要杀了我。”

“我糙!你不说现在我让你生不如死!”陈楚一脚勾起那枚匕首,匕首凌空,陈楚一手握住,刷刷在狐狸脸上划开两道口子,血液滚滚,如同热泪流淌而下,狐狸脸的两边瞬间殷洪可怖。

陈楚抓着他的脑袋狠狠道:“狐狸,实话告诉你,老子也是混的,我不介意多杀少杀一个人,但我还没玩过活扒皮,你不说可以,我现在就把你脸皮扒掉,身上皮也一点点扒掉,你外面四个兄弟也这样,你有老婆有孩子吗?”

“兄弟……你不仗义吧?”狐狸虽然脸上血流如注,但一听到自己老婆孩子,立即不在乎了:“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祸及家人……”

“祸及家人?呵……看你说不说了,告诉你我不是人,不在乎是你还是你的家人,我问你最后一遍……”

狐狸呼出口气,慢慢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几口,鲜血已经低落在他的烟上,烟味混合着烧焦了的浓浓的鲜血的血腥飘散在昏暗的包间之中。

“兄弟,那人你惹不起,我们本来把叶大小姐抓来也没事,就是兄弟几个看她漂亮,想调戏调戏她,虽然她长得漂亮,但这社会哪有傻逼玩强奸啊,小姐遍地都是,要多漂亮的都有,惹这麻烦犯不上,我们也不是小屁孩儿的时候……”

“说主要的!老子没时间听你扯犊子。”

陈楚一把扣住狐狸喉咙。

大力的手劲儿让那个狐狸把里面的烟雾一半咽进去,一半吐出来,憋的脸庞涨红。

“好……我说,是,是唐家……”

“滚你麻痹的!”陈楚一脚踹中狐狸膻中穴,狐狸痛叫一声,一口血箭喷了出来。

“兄弟,我没骗你是唐家!”

“糙尼玛的,刚才我就和唐家老大在一起聊天!你

说唐家?”

狐狸摆手道:“别打了,抓叶小姐的是唐明辉,是唐家的老二,我们本来是抓住叶小姐,然后等你们服软再给点钱就放人,不过唐明辉喜欢师院的校花雪千寻,不过这雪千寻特别拽,唐明辉没拿下,见叶小姐漂亮,而叶小姐被抓来一个劲儿的表明自己是叶家的副总裁,我们一听就准备放人,但唐明辉一听两眼放光,说叶家是他们唐家敌对,就把叶小姐抓走了……”

陈楚抚了抚额头。

“狐狸……你犯的错误不可饶恕……”

“我……”狐狸一愣,旋即眼前一花,尖锐的匕首已经刺入他的眼中。

难以名状的疼痛让狐狸惨叫的歇斯底里,眼球爆裂,血肉模糊的裹住匕首的锋芒,狐狸两手探出如勾,不知是该拔出匕首,还是该忍受,只停顿短暂几秒,狐狸已经痛晕了过去。

……

十几分钟后。

东翔搏击俱乐部大门被一脚踹开。

陈楚两手插兜,大步而入。

一楼拳手有认识陈楚的,但见他这样拽,过来几人堵住陈楚去路。

“这位兄弟,有事说事,你别踹门啊?”

“踹门怎么了?去你麻痹的……”陈楚毫无征兆一脚踹中那人小腹,那人被踹后退四五步,要是普通混混早就倒了。

这人趔趄了几下,站住了。

“兄弟们,上!”

三个搏击学员同时动手,陈楚也如发怒猎豹一般扑去。

脚下一滑,躲过前面两人,而后身形绕到他们身后,正是八卦掌中的游身掌法。

啪啪两掌挥舞而出,正打中那两人后脑识海。

搏击中后脑是严谨击打的,但越是不让打的地方越是要害。

那两人已经摇摇欲坠了。

“陈楚!你住手!”二楼之上,唐甜甜慌忙跑了下来:“陈楚,你干什么一进来就打人?叶倩柔又不是我大哥抓的。”唐甜甜咬着红唇。

两眼弯弯如同秋水般,不禁想起和陈楚刚认识的情景,两人在火车上,陈楚帮着她抓小偷儿,随后自己又揶揄欺负他,一直到昨天,她认识的陈楚还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男孩儿。一副逆来顺受小受的样子。

她不止一次想,要是以后有个这样的男人让自己欺负也不错,一天也开开心心的。

但现在陈楚却性情大变,难道他以前都是装的?这才是他真正的性格?老爸说过,男人是一副面具,只有真正碰触到他们逆鳞的时候,他们脸上的面具才会撕毁。

“陈楚,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陈楚哼了一声,指着唐甜甜:“你说的对,叶倩柔不是你大哥唐东翔抓的,但却是你二哥唐明辉抓的!我告诉你唐甜甜!别以为你们唐家在dl像是可以为所欲为,今天叶倩柔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让你们唐家在dl彻底消失,dl从此没有你们唐家两个字……”

“呵呵……好大的口气!”话音刚落,二楼一个拐角处,一身白色西装,头上戴着白色小帽的男子踱步而出。

男子面容俊俏,睫毛长长,短发朝后,稍稍可以从帽檐下看到一双如同女人的眸子,五官俊俏亦是如同女人。

而那声音亦是磁性颤然,这男子红唇微动,细长的手指缓缓伸出指着陈楚,说话间腰肢微扭,那腰肢像是比女人的还要纤细。

“陈楚对吧?我听大哥说过你,你有什么本事还要唐家在dl除名?我唐明辉今天就站在这,有本事你来动动我,我告诉你,叶倩柔不在我手上,就算在我手上也不关你的事,你回去告诉叶家老爷子,三天内,股票全抛,他女儿安然无恙……”

股票全抛?

陈楚不懂得金融,但是也知道,那边股票全抛,这片全买,也就是说叶氏集团被他们收购了。

“哼……如果不呢!”陈楚淡淡笑了笑,手不经意的摸向了袖管。

“哼?陈楚!你算个神马东西啊?”唐明辉俊俏的面容扭曲道:“我只让你去给叶家的叶文轩说他女儿在我手上!他叶文轩不抛售股票也行,三天后,我唐明辉就是他叶家的女婿了!实话说了,到时候叶家的财产也是我的,那老头子糊涂,辛辛苦苦一辈子,创下好几十亿的叶家产业就要拱手献给好吃懒做大手大脚败家的叶氏宗族,还不如给我唐明辉,我会把叶家做的更大……”

“哼……就凭你?”陈楚干脆两手抱肩膀,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像是小有兴致的看着他的独白。

打架忌讳心浮气躁,况且人家唐家显然是有所准备,而且对方还这么多人。

陈楚摸摸鼻子,心想这么多人,

怎么打啊?

“我怎么了?”唐明辉双目仇视的盯着陈楚。

“没怎么。”陈楚挠挠头:“就凭你这个阴阳人?”

“你……陈楚,你说谁

是阴阳人?我糙尼玛!”

“呵呵!阴阳人骂我?”陈楚哈哈笑了:“唐明辉,我实话告诉你,你不是喜欢雪千寻吗?老子昨天就和你喜欢的妞儿雪千寻开房了,雪千寻说了,你是阴阳人,她不喜欢,她就喜欢我这样的纯男人……”

“呀!陈楚,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未曾年的小屁孩儿!你才是阴阳人!!!”

唐明辉说着身子一展,两臂腾起,身子直接从二楼跃下,俱乐部顶层很高,二楼到一楼至少也要六七米。

而唐明辉这一跃,两臂齐伸之时,两手腕子一动,两把明晃晃的匕首像是螳螂的手刀一般,锋芒探出。

陈楚两眼微眯,后脚退后一步,一掌探出,牙齿咬住嘴唇,舌尖顶住牙堂,感觉这唐明辉,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这功夫亦是颇有古怪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