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规矩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唐明辉两手下沉,他身体有些瘦弱,貌似女生,说话亦是阴阳怪气,但手中两把匕,寒光乍现,锋芒光闪,一双女人妩媚的丹凤眼杀气顿现。

这双眼睛让陈楚联想到了朋友邵晓东,也是同样的一双目丹凤眼,但一个是狡猾多段,一个是心狠手辣。

这个唐明辉和他哥哥唐东翔截然不同,从这杀气顿现的细长眸子中可见一斑。

陈楚摸了摸鼻子,不禁手掌翻动,一枚银针落入掌中。

“唐明辉,我奉劝你一句,还是把叶小姐放了,咱们相安无事。”

“呵……陈楚对吧,刚才你那骨气哪去了?还要把我们唐家在dl除名?今天我告诉你,你来我这了,你就别想回去了,叶倩柔我不会放,你,我也要弄死。”唐明辉说着,两手往前一送,身子如同离玄之箭倏地冲到陈楚近前,两臂一转,双刀在虚空划出两道光影,至下而上朝陈楚杀来。

这两匕分挂陈楚两肋,而向上划陈楚脖颈咽喉等处。

陈楚眉头紧皱,身体斜刺后退,唐明辉刀快,陈楚退的也快,刷的一声,两人又相距几米,陈楚忽的感觉软肋清凉,手一碰,见肋部衣服亦然被划开一个口子,险些伤到皮肤。

“陈楚,你死定了。”唐明辉一招未果,细眉一皱,挥舞双臂再次跃起朝陈楚狠狠落下。

“妈的!”陈楚低骂一句,这次遇到高手了。陈楚暗自咬牙,手腕翻转,银针便要迎着唐明辉匕首甩出。

这时,门口娇喝一声:“唐明辉!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众人一愣,只见大门口站着一个女警,披散开长发,手中握着一只手枪。

“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婷婷啊……”唐明辉收了匕首,眼眸却瞥向妹子唐甜甜:“甜甜啊,婷婷是你请来的吧?”

唐甜甜呼出口气:“二哥,你这是何苦了,倩柔也是我的朋友……”

“什么朋友?”唐明辉尖声喝道:“抢了我们唐家几个亿的生意,这算朋友?甜甜,你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大哥糊涂,你也糊涂,胳膊肘竟然还往外拐……”

“二哥,我……”唐甜甜低着头,贝齿咬着红唇,秀美紧蹙一起,不禁有些纠结。

韩婷婷冷哼道:“唐明辉,你给我老实点!我总是找不到你犯罪证据,你每次都侥幸逃脱,你们这些混子,今天还有什么说的?持刀伤人,绑架勒索!唐明辉,你就等着在监狱里过后半生吧!别动,我过去铐你!”

韩婷婷说着从后腰处掏出手铐。

“什么?婷婷,咱们两家可是至交啊,你忘了,小时候二哥经常给你抓蚂蚱玩呢!你这小妮子咋能抓我?”唐明辉脸上笑眯眯的,眉头还冲韩婷婷挑了挑。

“我呸!唐明辉,几百年前的事儿了,你还往外搬?每次我抓你,你都这么说,这次不管用了。”

“咳咳……婷婷,那我问你,你抓我有什么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持刀行凶?凭什么说我绑架勒索?”

“凭……”韩婷婷不禁看向陈楚。

唐明辉呵呵笑道:“我刚才是在和陈楚兄弟切磋武艺而已……”他说着不禁迈步走到陈楚身边。

胳膊搂着陈楚脖子,脸上笑眯眯的,一脸亲近的样子:“婷婷,你看我们像是在打架吗?我也不是在行凶啊?”

韩婷婷哼了一声,朝前走了两步,站在陈楚面前道:“陈楚,你说,是不是唐明辉刚才用匕首扎你了?”

陈楚淡然一笑,嗅着韩婷婷身上的香味儿,不禁摇头。

“没有,我刚才和唐兄确实在切磋武艺而已,根本没有斗殴一说。”

韩婷婷急了:“陈楚!你傻啊?你不用怕他,他刚才用刀刺你我都看见了,你只要指正他,我就可以抓他,老娘我今天要大义灭亲,你不会是怕他报复你吧?陈楚你真胆小,真没用,我一个女人都不怕报复,你怕?”

“呼呼……”陈楚揉揉额头:“大小姐,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你真的和你姐姐一样天真,以为什么事儿都可以用法律解决,但是我告诉你,刚才他没有刺我,我们在闹着玩,开玩笑,你懂吗?这就是我要指正的。”

“你……”韩婷婷手枪刷的转向陈楚,顶着陈楚额头银牙紧咬道:“陈楚!你不说实话!你认识不认识这是什么?”

“呼呼……韩婷婷大警官,这是什么?我真不认识。”陈楚笑了,手一把抓住枪管,呵呵笑道:“韩婷婷大警官,我认识了,这东西好黑,好粗,好长,好硬啊……哈哈哈……”

“陈楚……老娘我枪毙了你!你……哼……”韩婷婷羞愤难当,俏脸酡红。

“哈哈哈!”唐明辉这时摊摊手道:“婷婷,他说的你可都听见了?我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再说了,我本来就是东翔武馆的二东家,东翔拳馆性质就是搏击啊,不管是现代搏击,还是关在铁笼里残忍的mma,还有咱华夏的武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双方对练都是正常啊?不禁对练正常,受伤也正常,我唐明辉练武,练武十八年了,比武无数,受伤也不计其数,这有什么稀罕的……”

“你……”韩婷婷冷哼道:“别以为他不指控你,我就不抓你了,叶倩柔是你抓的吧?把人交出来!”

“呷?”唐明辉摊摊手,呵呵笑了:“婷婷啊,你当警察也好几年了,怎么和你姐姐韩潇潇一个样子啊,潇潇也抓我,而每次都没有什么证据?你们当警察的就喜欢意淫和想象,我问你,你亲眼看见我抓叶倩柔了么?还是其他人亲眼看见了?”

“哼!”韩婷婷冷声道:“有人举报你了。”

“那就是别人说的对吧?你并没亲眼所见。”唐明辉耸耸肩膀:“那要是有人说我当米国总统你也啊?就算我自己说我是米国总统你信么?”

“你……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婷婷,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得有证据算,我再告诉你,我是合法的公民,你再往我头上扣帽子,我就告你诽谤……”

“你……你……”

唐明辉呼出口气,摊摊手道:“婷婷,没事儿就请你离开吧,干什么?还不想走?是不是还要搜查?你向来都是胡乱枪指人,乱扣帽子,接着就是搜查人家这三部曲,不过现在我告诉你,没有收查令别想首查我这里……”

韩婷婷眼睛气得鼓鼓的。

“算了婷婷,没别的事儿你就走吧,放心,叶倩柔那么漂亮,那么有钱,谁都舍不得伤害她的……”

“唐明辉!你给我走着瞧!哼……还有你!陈楚……”

韩婷婷气咻咻的拎着枪走出门去。

唐明辉转脸看向唐甜甜道:“妹子,你可真是我妹子,拜托你下次别再给这个神经病韩婷婷打电话了好不好?那娘们就是个一根筋,就是愣头青,说不准真会开枪的,把二哥打死了你真开心了么?”

“二哥……”唐甜甜咬着嘴唇:“你还是把倩柔姐放了吧,有事儿好说。”

“哼……”唐明辉哼了一声,松开陈楚,随后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像是十分厌恶的看着手帕:“哎呀,真是脏死了,这手帕得好好洗洗了。”

“嗯……”陈楚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在肩膀上擦了又擦,然后扔在地上。

“妈的!好险,差点传染上禽流感……”

“噗……”唐甜甜忍不住笑了一声。

唐明辉气得小脸瞬间白了,瞪了一眼自己妹妹,又瞪着陈楚:“小子,你走运啊!你小命我饶你一天。不过,你还算识时务。”

“呼……唐明辉,我想你是误会了,刚才我没指正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我只是不想让个女人在前面碍手碍脚的,还有,我希望我们的事儿我们自己解决,说吧,我陈楚没钱,更不可能去告诉叶家让他们抛售股票,我今天就想带叶倩柔走,你画一条路吧……”

陈楚脸上淡淡洋溢着微笑,手指轻轻黏动右手中指玉扳指,云淡风轻,轻喜轻怒。

唐明辉张了张口,呵呵笑了:“陈楚,你再和我讲条件?好啊,我唐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按照江湖规矩来,各自请高手比试如何?”

“你的意思是……”陈楚摸摸鼻子:“我请人,你请人双方对打?”

“对极!不过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输了滚,我输了叶倩柔交给你。”

陈楚揉揉额头,双眼微眯:“唐明辉,我希望你说话算话,这三天时间你不要搞小动作。”

“陈楚,你放心吧,这三天你去找朋友,倩柔姐交给我你总放心了吧?”唐甜甜迈出一步,看着两人。

“妹妹,你……”唐明辉呵呵一笑:“你总给二哥捣乱,好,陈楚,你敢么?”

“嗯,就这么定了。”陈楚说罢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蓦然回头道:“对了,唐明辉,刚才……我不是怕你,而是想和你好好的打一场,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我警告你,别以为在dl很牛就真的牛了,这个世界很大很大,dl很小很小,虽然我陈楚现在不是很强,即使我拼不过你,但你惹到我了,我至少会溅你一身血……”

“陈楚……”唐明辉两手用力,如勾般握紧成拳。

陈楚哈哈大笑离去。

唐东翔见陈楚走远,这才红着脸走了出来。

唐明辉道:“大哥,马上召集人手,这小子可能不简单,三天以后除了我们当家高手之外,也要请来外援朋友,那个龙七……马上联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