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相邀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陈楚出去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见清姐轻轻的坐在酒吧的吧台里,服务生站在一旁,她自己往杯子里勾兑着酒水。

红唇微辣,细柔修长的十指玩转着晶莹的高脚杯,勾兑的酒水细细的注入。

紫色,蓝色,还有清亮的水光在朦胧的酒吧里映衬成暖色和醉色。

清姐肩臂雪白,黑色吊带裙装里面像是真空那样诱人。

“清姐刚刚睡醒么?”陈楚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她盘起的云发,而脸上也略显得倦容的凄

“唉……四十万被人骗去了,不睡觉干嘛?”清姐白了陈楚一眼,兀自品了口酒:“楚弟弟啊,你真就那么狠心?你姐姐我开这个酒吧也不容易,想赚点养老钱,你姐姐都二十六了,准备再存点就当嫁妆把自己嫁出去,你这样坑姐姐,你是要负责任的,知道么……”清姐一脸舞魅。

精致诱惑的臻还有挺翘着胸前的波澜,让陈楚一阵眼晕,好想把头埋进峰峦叠嶂的云里雾里,醉仙死。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两对大馒头是不错,但也不值四十万了。

“咳咳……清姐啊,是这样的,你看咱这个店啊,也该装修装修了,那四十万啊,我正准备装修咱这酒吧呢,算是羊毛花在羊身上……”

“呵呵……弟弟啊,你可真能唬人,你说装修?我没看你往美丽酒吧投一根钉子,钱呢?工人呢?”

“那个……我正在筹划呢,我正在画图纸呢……”这时,陈楚电话响了起来。

他忙掏出,比划道:“清姐,不巧我接个电话,抽空咱在研究……唔,对了清姐,刚才你一直在睡觉?”

清姐眉头一蹙,波光流转道:“弟弟,啥意思?姐姐不在房里睡觉,还能给你偷人咋的?要不弟弟晚上害怕黑,黑衣搬到楼上和姐姐一起睡么……”清姐说着靠近陈楚耳边,红唇几乎贴着他的耳根道:“姐姐晚上喜欢裸睡……那样对身体好,弟弟有没有这样的爱好啊?咯咯咯……”

“呃……有机会的,有机会切磋。”陈楚接起电话往外走了,暗想骚娘们,你是够诱惑,但睡一觉四十万没了,太尼玛亏了,四十万能跟个二三线的明星睡一晚了。

“弟弟……”清姐品了一口红酒娇声道:“清姐明天要去dl的巨蟹滩裸泳,你一定记得要陪姐姐一起去哦……”

咳咳……陈楚欲火腾的起来了。

呼出两口气,这才走到外面接听电话。

“喂,陈楚,这半天还不接?按照你这个速度,我找被人分尸了……赶快来接我,送我回家。”

“喂,老总啊,下午不上课了?”

“嗯,就一上午课,你快来吧,我不想在柔柔奶茶店呆着了,太忙乱了。”

陈楚回到柔柔奶茶店,见人还真不少,叶倩柔正嘟囔着小嘴儿,一脸的不高兴。

显然,这个千金大小姐,平时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的惯了的,来这里卖冷饮啥的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见到陈楚不禁气咻咻细白嫩嫩的小手指指着他道:“陈楚,我要回家!马上送我回去!我才不要卖鞋垫吃青菜了呢,我要天天搂着龙虾睡觉!”

陈楚呵呵笑了,感觉女人有的时候很小孩儿。

“陈楚啊!我不想坐你的破电动车了!太讨厌了,总是磕磕碰碰的……”叶倩柔说着脸红了一下,临来的时候那小破电动车屁股坐在后面,两人来回磕磕碰碰的,被这小子沾去不少便宜。

“呃……”陈楚点点头,一推电动车,还没电了,在柔柔奶茶店的时候忘记冲了。

不禁跑到师院的门卫处,和一个老大爷好说歹说的,然后借了一辆二八大杠自行车出来了。

叶倩柔一翻眼睛:“你……你不会让我坐这破车吧?”

陈楚挠挠头:“这玩意儿好啊,自然,环保,还能锻炼身体,陶冶情操……”

“陶冶你大爷啊!”叶倩柔咬了咬嘴唇,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她差不多没坐过这东西,便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坐过父亲骑的自行车。

想到这里不禁感觉时光过的好快,一恍惚只见,仿佛一眨眼,自己长大了,而父亲却老了。

叶倩柔没说话,走到自行车身后,随后屁股翘了翘,坐在了后面。

“坐稳了啊!”陈楚说了一句,他还真没想到叶倩柔这小妞儿能上车。

随即蹬了一脚,自行车咯吱咯吱跟怨妇哭丧似的开始启动了。

四周学生的男生一阵羡慕嫉妒恨。

唐甜甜,邵鸿鸿两个妞儿咧着嘴。

“哎呦喂,你看这楚哥是牛掰啊!骑个破二八大杠就把叶大小姐给骗走了……这……这女孩儿啥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邵鸿鸿唉,了一声:“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楚哥就是丑帅丑帅的,你看前面那抠脚大叔,哈喇子流的都能绕地球两圈还能打个蝴蝶结了……”

唐甜甜也皱眉:“哎?那不是以前这个店的修手机的那个大叔么?这店就是他兑给咱的,我勒个去,这大叔看的都直眼了,别撞电线杆子上……”

……

陈楚骑着车,这车执拗执拗的抽了车铃铛不响,剩下哪里都响,稀里哗啦的,而且老好掉车链子。

叶倩柔的肉色丝袜都被不知道从哪伸出根铁丝给刮破了。

这时,一伙小子迎面走来,看见这一幕就迈不动道了。

“哎呦喂!这么好看的大妞儿还坐自行车哪?”

“就是!小妹子下来,和你薛哥玩玩,薛哥开宝马驮着你拉风去……”

说话的那小子长得还算帅气,不过吊儿郎当的跟一群人,显然不是什么好货。

叶倩柔冷哼道:“姑奶奶坐宝马?开什么玩笑?法拉利老娘都坐腻歪了,就做自行车尝尝鲜……”

这群小子笑了:“哈哈哈!这小妞儿还挺狂啊,听能吹呢!你看你对象都骑个破自行车了,你还给他找面子,嗯……这样的妞儿我喜欢,下车吧,你和他不合适……”

几个小子已经把路拦住了,一个小子抓住陈楚的车把。

“喂,我们薛哥让你停车呢,你

没听见咋的?你对象不错啊……不过和你说,她不是你的菜,你自己几斤几两的还不知道么?滚……一边去……”有个小子说着还推了陈楚一把。

“呼呼……”陈楚下了二八自行车,心里暗想,这帮混混,这不是大白天的抢男霸女么?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也便是碰见了自己,要是别的老实学生,肯定要吃亏了。

陈楚掏出电话,拨打.

几个混混笑了:“哈哈!你看这个傻逼,还他妈报警呢!行啊,你报警吧,就和警察说,师范学院薛少!我糙!真不警察还敢抓薛少……”那个小子说着掏出烟来。

几个小子把陈楚跟叶倩柔围住。

中间那小子长得白净,不过两眼色迷迷的打量着叶倩柔的身子,显然便是所谓的薛少了。

陈楚拨通,里面一个女生声音冰冷道:“什么事儿?”

陈楚呼出口气:“我报案,我在师院这边遇见一伙混混,拦路调戏女生……”

里面那女的犹豫一下,随即道:“这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师院请你拨打师院派出所电话,你还有别的事儿么……”

“我……”陈楚真想,我糙你妈啊!

你们什么几把警察啊!这

dl……

“咳咳……师院派出所多少号?”

……

几个男生围着陈楚笑着:“孙子……傻逼……打通了吗?”

电话那边嘟嘟的忙音,陈楚连续打了好几遍没人接,最后有人接了,一个男的不耐烦道:“谁?”

“我报警……”陈楚把事情说了一遍。

电话里传来一个打哈欠的声音,随后拖着长音道:“行了,我们知道了……”随即啪的挂了电话。

陈楚一阵郁闷,心想你们知道了,倒是来啊!

那帮混混一根烟抽完了,警察还没到,陈楚再打过去,根本没人接听了。

呼呼……

他有些明白了,这帮孙子……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办人事……骂了隔壁的……老子报警真

是多此一举……

“傻逼!接着打电话啊?”那个叫薛少的眉开眼笑,本来有些帅气的脸因为小人得志的模样异常的欠扁。

“打,是要打!去你妈的……”陈楚一脚飞踹,正中这薛少小腹正中。

他现在的力道和这些整天游手好闲,寻花问柳的小混混,不是一个等号的。

高出太多了。

一脚过去,薛少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像风筝似的飞出去了。

被凌空踹出五米远,咣当一声撞到一处公交车的广告牌上,随后到底两手捂着肚子,痛的呲牙咧嘴,汗流浃背。

另外四个混混哎呦一声:“你

小子敢打我们薛少?你是想死啊!”几个混混说着从身后掏出双节棍,甩刀,比比划划的。

两个混混上来,陈楚飞快再次踹出两脚,砰砰两声,两个混混整齐划一,又被踹飞撞到广告牌上,落地的地方距离薛少还不远,只被踹一脚,便亦是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疼痛难忍。

另外两个小子挥舞着双节棍,比比划划。

陈楚冷笑道:“别练了,刚才我打电话报警的意思就是看看警察来不来,还真不来,所以我就放开手脚修理你们这些人渣了,以后

眼睛放亮点……”

“我糙……小子你吹xx!”两人双节棍舞动的挺欢。

陈楚强身啪啪两脚全踢躺下了。

这些混混根本没什么战斗力。

陈楚跨上自行车,冲叶倩柔使了个飞眼:“大小姐,上车吧!”

“流氓!”叶倩柔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欢喜,蹦蹦跳跳的像是只小麻雀似的坐上自行车后座,破自行车吱呀吱呀的跟哭丧似的又启动了。

躺在地上的五个混混哎呦呦的叫痛,一个混混掏出电话道:“薛少,咱……咱报警吧……”

“报警?”薛少痛的捂着肚子,吐出口血水:“报个屁!”

随即摸出电话拨了出去。

那端接听:“冠峰啊?怎么了?”

“表哥,你得给我报仇啊,刚才我被人揍了。”

“嗯?谁敢揍你?”

“表哥,真的,你赶紧来吧,那个傻逼没走多远……”

不一会,开着奔驰车的薛亮亮到了,下车先给表弟薛冠峰检查了遍伤势,见只是皮外伤。心里不禁舒了口气,要是他出事了,自己跟人家家里也没法交代了。

“冠峰,没事,皮外伤。”

“表哥,真的?”

薛亮亮呼出口气道:“你还信不着表哥么?表哥可是神医啊,对了,打你的人呢,我去追他,实在不行,咱找几个道上的人弄死他!”薛亮亮说到此时,两眼精芒毕现。

薛冠峰擦擦嘴角血水道:“表哥,你现在开车追应该能追上他。那sb不知道在哪骑个二八自行车,后面还托着个大美妞儿,离多远就能听见他车链子嘎吱嘎吱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