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练气第三重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呷?”陈楚一愣。

军刀如同噬血练蛇,刀鞘漆黑邪恶,刀身刁钻凶残。

“高手……”陈楚一怔,本能的向后退却,再退。

那黑影,那光亮的军刀离他近在咫尺,陈楚本能感到死亡气息的逼近,刀尖寒气逼人,穿透夜的虚空,亦是穿透陈楚恐惧防线。

“你是什么人?”情急之下,陈楚一边后退,两手翻转,几枚银针亦然翻飞出去。

“杀你的人……”只有淡淡一句,黑影军刀一旋,清亮如疾风落叶般的银针悉数被打落。

陈楚手掌再翻,十数枚银针如流星般射出,随即大声道:“啊哈!我师傅来帮我了!”

黑衣人军刀舞动,密不透风,打落银针,撤回一步,眼角余光往后面一瞥,黑压压的山凹与山麓,夜风催动丛丛灌木丛,不时有夜中鸟雀惊慌而飞,哪里有的人影。

再转身,见陈楚已经雀跃着快速奔逃。

“狡猾!”黑影娇喝一声,追了几步,随即手掌翻飞,鲜红如血一镖打出。

疾风呼啸,陈楚感应到耳后生风,几乎下意识用双掌去接。

嗖……陈楚运气于双掌,嘭的一声,接住这势大力沉的一记飞镖,而脚下不敢停留,亦是飞奔。

尼玛!

陈楚大声骂了一句,瞄了一眼手中飞镖,见识一扁扁如同枫叶形状,通体鲜红。而接飞镖的双掌感觉有些发酸,感觉自己练气二重断金穿石力道竟然也会酸痛?这黑衣人显然功力在自己之上。

“变态……”陈楚低骂一句,随即窜入树林。

黑影追到树丛边,不由得停下,而先捡起几块石头投石问路扔进树林。

嗖嗖——!

石头力道强劲,啪啪击打在树干上,发出清脆断皮之音,有的打在枝落间,婴儿粗般的枝桠皆然被击断。

变态……

陈楚低低骂了一句,两手攀着一颗大树,几下爬了上去。

对方不明来路,刀法极快,身份不明,陈楚亦然不想冒险。

不如……爬上树,然后趁他不备自己发出银针,这才保险。陈楚爬在树上,片刻,见那黑衣人缓步进入树林,脑袋四处张望,陈楚便摸出银针,正要发出。

不料,这黑衣人慢慢解开面纱,夜下,清亮月光从树丛中照射,树影婆娑,黑衣人一脸清秀俊的娇容展露出来,难得的是她面部上那股冷冷的气质,一股萧杀,狠戾。

但对于一个漂亮女人,这种狠戾萧杀却更吸引男人。

陈楚咽了口唾沫,手里的银针捏了半天,还是没舍得发出。

咕噜一声。

黑衣女人迅速抬眸,发现树上陈楚。

陈楚也暗自叫苦,倏地从树上跳下来:“这位……美女,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们并不认识……我们……”此时两人离着不远,陈楚看到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军刀,刀柄略微长些,刀身略微半弯——倭刀。

陈楚两眼微眯,一字一顿道:“你是——神风的人?”

“是。”

女人再次抽出军刀,月色微阑,军刀在林中月色显得煞白凄凉。

“那……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微微错愕,随即冷哼道:“将死之人,知道我名字又何用?”

陈楚摸摸鼻子:“嗯……正所谓我要被你杀了,才更要知道你的名字了。那样死的也甘心。”

“难道你死了还有本事报仇么?”女人亦是冷冷说道。

陈楚唉的叹了口气:“能知道这么美的女人的名字,在下死而无怨言……”

“呵……和我们掌握的资料不假,你果然是个小色鬼,而且还是个无情的小色鬼!我叫千叶……”

“千叶?好名字……”陈楚叹了口气:“可惜,这么好的名字,这么美的容颜,心肠却是这样歹毒不如我们商量商量,你把刀放下,做我老婆怎么样?我们生一堆孩子,一起过平淡的生活,不比打打杀杀的强多了么?你要是同意,咱就把刀放下,以后家里你管钱,为夫对你言听计从……”

“什么?”千叶秀眉蹙起,贝齿紧咬红唇:“小淫棍!你敢消遣我?去死吧……”千叶军刀一转,一条银色闪链朝陈楚刺去,军刀破空,发出呲呲之声。

陈楚两手轻转,飞针甩出:“千叶,你难道真以为能杀了我?”

硁硁之声骤起,银针被击飞。

千叶军刀亦然到了,她恨不得一刀破开陈楚小腹,把他刺穿。

此时,林中传来一高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女施主,放下屠刀,少生杀念为好……”

千叶分神,军刀微驻,陈楚亦然抢先一步,两掌啪的夹住她的军刀。

“你……”千叶吓了一跳,想要抽回军刀,而陈楚双掌夹住,如同铁钳一般。

“八嘎!松手!”

“哈哈!东瀛女人是有味道。”陈楚清朗一笑,随即道:“好,我给你。”陈楚说罢,身体向前一近身,肩膀往前一顶,本来是八卦掌的游身靠山背,但陈楚却用肩头去靠。

两人离着较近,陈楚肩头正撞到千叶胸前。

嘭!

铁身靠力道十足,千叶感觉胸口一阵发闷,人已经飞了出去,手握着军刀,直在半空中飞出三米多远,接着她玉足轻点虚空,腰眼用力,凌空翻了一个空翻,随后两脚轻轻落地,一膝半跪在林中满是落叶厚实之地,一膝微曲起,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弹簧一样准备下一番凶猛的猎杀攻击。

“你们……以二敌一,算什么本事?”千叶喘息口气。

陈楚摸摸鼻子,冲那和尚道:“多谢大师前来增援,不知大师名讳。”

和尚身材中等,面容白皙,三十多岁左右,一身干净发着微亮的僧袍,脖颈挂着一大串念珠,双掌一手打着佛号在胸前,一手轻轻黏动巨大钢制佛珠。

声音淡雅却清亮道:“我本是一过客,女施主把我误以为敌人,这才分神,手中刀口一顿,何来以二敌一一说?二来,我是来找陈楚先生,但并没有打算出手帮他,只是前来询问几句话而已,我们出家人不染尘缘事,二位相残,与两蚁相斗,和尚我自不必管……”

“你……”千叶冷冷道:“和尚,你不管闲事,大半夜来树林问话?真是自相矛盾,好!我便先杀了你!”千叶说着,手往回撤,随即甩手打出一镖,整个人再如同飞蝗利剑一般扑向和尚。

“阿弥陀佛……女施主,你们东瀛千百年来为何还是难以渡劫自己的凶险用心……”和尚言罢,甩头,探出两只倏地亦然将千叶飞镖接着。

只这一招,便比陈楚高出。

陈楚呼出口气,自己只有突破第二重练气,达到第三重境界才能与这和尚的硬功夫相抗衡,不出所料,这便是少林绝学金刚指。

也唯独这种硬功夫才能轻易接住飞镖。

千叶手中军刀亦然到了和尚近前,一刀直刺,一刀横扫,一刀斜劈,和尚脚步轻移,看似缓慢,却左右躲开千叶三刀。

“八嘎!”千叶凌空跃起,军刀快速下落,力劈和尚。

和尚摇头,手掌抓住胸前佛珠,倏地一声,佛珠迎上军刀,哗啦一声,佛珠缠络住军刀刀身,随即和尚往后一甩,佛珠亦然在手,而军刀倏地亦然迸射进身后一株百年老松树身。

千叶愕然,陈楚双目微眯,不知这和尚是敌是友了。

“阿弥陀佛……”和尚又是打了一声佛号:“我不会杀生,但女施主如若再来纠缠,别怪和尚把你抓到青岩寺,让你面壁思过三年……”

和尚说的风轻云淡,而千叶身体一颤,只过了几招,两人相差甚远,要真被抓到青岩寺面壁三年……千叶咬着牙迈步走到军刀跟前,从松木上拔下军刀,看了两眼,随后快速朝自己小腹刺去。

剖腹!

和尚眉头一皱,陈楚亦是手腕一甩,和尚巨大佛珠先到,亦然将那军刀缠络住,陈楚的银针倏地刺入千叶手背。

“啊……”千叶忍着痛,和尚亦然将军刀夺下。

“女施主,我不难为你,你为何要寻短见?”

千叶冷冷道:“神风无敌,只求战死,不为偷生……”

“阿弥陀佛……女施主,真正的无敌是宽宥,而不是战死,真正的战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求生,你们神风对自己都这么残忍,何况对于敌人?生,才是万物,死,皆是枯荣。”和尚说罢,两手一扯佛珠,那柄倭刀在铁质佛珠的碾转滚动下慢慢变弯,随后嘎嘣破碎几段。

“女施主,强不压弱,弱不畏于强,你把这句话给你的上峰带到,还请他回头是岸……”

千叶骇然看着和尚:“和尚,我知道我手段不如你,你敢不敢告诉我你的法号,我虽不敌,但我们神风将会有高手登门拜访……”

“善哉善哉……贫僧法号圆尘,青岩寺内门长老,如你上峰大彻大悟,可以到青岩寺与我等一同谈经论法,少生杀念,不胜万福……”

“哼……”千叶冷冷一声,身形一闪,亦然窜入夜中,消失不见。

陈楚瞭望片刻,略微有些失望,甚至失神。

“陈施主,贫僧有几句话问你。”

陈楚哦了一声:“这位大师,感谢你援手。”

和尚摇头道:“施主,贫僧不打诳语,也不打妄语,便直言,你与我师弟圆通和尚本无交集,为何对他下如此重手,打伤他左臂,亦然断骨折筋,现在养伤当中,而另一手手腕亦然被大力浮肿,出家人善意为怀,但也见不得向恶,施主为何出手过重?”

“你……”陈楚呼出口气,把事情说了一遍。

随即道:“圆尘大师,我看你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能颠倒黑白。”

圆尘点头:“陈施主,既然如此,你和我师弟圆通各执一词,这样吧,你与我现在前往青岩寺,你们当场对峙,你可敢否?如若真像你所言,我定然加倍责罚我师弟,如若你不对,你便在我青岩寺面壁思过数月,以做惩罚……和尚我不过分吧。”

陈楚呼出口气。

眼睛微动。

和他回去?妈蛋的,到了人家地盘上,不讲道理自己能怎样?不去,显然自己不是对手,那个难缠的千叶都被他轻易击溃,自己还没到练气第三重,虽有第一重第二重练气境界,但与第三重却犹如一条鸿沟。

差一层便如隔海相望,云壤之别……

陈楚有点后悔以前不好好练功,就知道泡妞儿,不然也不会让面前这秃头这般猖獗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