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输了美人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斗大的太阳似乎起的也很早,把浓烈的阳光尽早的照射在有些干旱的大地上。

瀚城这地方十年九旱,冬天死冷,夏天死热,平原却也沙土居多,地下一米全是沙子。

陈楚坐在二楼台球厅的靠椅上,空调开着,旁边放着一杯清茶,他闭目养神,桌边放着基本黄碟,和一本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书。

很难想象,这两种格格不入的东西怎能集于一身,就像是吃一口辣椒拼一口咖啡一样奇怪。

季小桃穿着宽松的衣服,不管怎么搭配,她曼妙的身姿性感盎然。

像一股春风的气息,在炎热的夏季让人养眼而清爽。

上午十点,楼下咄咄的脚步声再次传来,这次脚步不禁急促,还带着嘟嘟囔囔的私语声,像是脾气不会是很好的样子。

有人来了,陈楚打消了再去摸一把季小桃挺翘屁股的冲动,在躺椅上打了个哈欠。

这时,金星已经带着七八个弟兄上来了。

见有人来,季小桃甜甜一笑,回到二楼的客房当中,男人谈事情,她大多是不在旁边。

“金哥,早。”陈楚淡淡一笑,眉毛挑了挑,在躺椅上伸了个拦腰,动也未动。

金星唉的叹了口气:“楚哥,还早那?都十点了?这一上午我来了四五次了,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啥时候咱干马猴子他们去……”

“等……”陈楚只说了一个字,闭上眼,悠哉悠哉的晃动起竹躺椅来。

“你……唉……楚哥,楚爹,你别等了,你说个准时候啊!”金星脸都抻长了。

陈楚微微笑道:“金星哥,别着急,这个……”他说着摸起桌脚的几张碟:“军旗装的,限量版啊,里面很多招式,借你看看,啥时候学会了再还我……”

“你……”金星快气晕了,这时,手下的一个小弟道:“二当家的,季哥还在医院躺着呢……”

陈楚一愣,眼睛眯缝着盯着那个小子:“你叫什么?”

“我……我叫……”

金星回头踹那小子一脚:“楚哥问你话呢!快说!”

“我叫孙健。”

“孙健啊?”陈楚笑笑,随即眼睛一翻道:“老子还他妈轮不到你教训吧?你牛逼,你来当这个二当家的啊?”

孙健忙摇手道:“楚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麻痹的,给老子打出去,往死打,不懂规矩。”

陈楚见没人动手愣了一下:“咋的?想造反啊?”

“啪!”金星甩给那小子一嘴巴:“打!”身后几人扯着孙健直接拖到楼下,打的这小子满地打滚。

金星呼出口气,见手下人都下楼了,这才轻声道:“楚兄弟,你这么做有点过了,毕竟是自家兄弟,再说他也没有别的意思。”

陈楚摇头笑呵呵的:“有可能是马猴子的内奸。”

“不能吧?”金星眨了眨眼。

陈楚抚了抚额头:“防着点好啊,这时候万不得操之过急,还有,不管这小子是不是内奸,这顿揍必须要打,是打给马猴子看的……”

金星还是不明白,陈楚只是微笑不语。

……

兄弟迪厅,群魔乱舞,在迪厅这种地方,来的不能说全不是好人,但大多是发泄的。

释放自己的另一面,强者更跋扈,弱者不跋扈,但更暴露下流。

马猴子人如其名,长得没有遭禁一点这三个字,人高高瘦瘦一米八的个子,一张长长的大驴脸,大下巴,秃脑亮,别看人长得瘦,骨架不小,一双长长的鹰眼眯缝着,透着寒光。

四十多岁的人了,混了大半辈子,除了狠戾,在黑白两道也混的极开。

此时,他在二楼的一个很显眼的位置,放着一张竹躺椅,敞着怀,旁边坐着一个穿着黑色齐b裙的女生,也就十**岁的样子,可能是瀚城师范学院或者医专啥的女生。

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脚下红色高跟鞋,长发很直,耷拉着,脸上嫩嫩的,有点婴儿肥的样子,更是可爱让人心动。

这妞儿应该被马猴子给拿下了。

这小子一双干枯蜡黄的鸡爪子一般褶皱的手在这女生白嫩嫩的大腿上摸来摸去,摸去莫来的,把这妞儿摸的也哼哼唧唧的,只是音乐声不小,她的哼哼唧唧很快被下面舞池的节奏淹没了。

马猴子旁边还放着一个精致的小巧玻璃茶几,上面放着晶莹的葡萄,大个的香蕉等水果,还有精巧的紫砂茶壶,一套茶具很精致。

这小子悠悠的品着茶水,而身后站着他自己封的四大天王。也是四大保镖。

而这里面没有刀夺,刀夺算是他手下第一悍将,和尹胖子手下的穆国良不相伯仲,当然和季扬也奇虎相当。

几十人才把季扬放倒,没杀他,马猴子也不想把事情做绝,让季扬知难而退,交出场子算了事,毕竟人家手底下也有一群不要命的兄弟,杀人不过头点地,点到为止……他算是老江湖,老混子,老油条了,自然明白话不能说死,事儿不能做绝,做人嘛,总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才行。

世道起伏,混子这条路也像是明星似的,换的跟走马灯似的,几十年了,瀚城这地方不知道起来了多少牛逼的大哥,也不知道倒下去了多少。

最后只剩下他和尹胖子依然活着,自然明白这里面的生存法则——该当爷的时候要当爷,该当孙子的时候也要当孙子,该下手不讲情面,该放生也要放手隐忍……

摸着大妞儿的白嫩嫩的大腿。

楼下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急促一些。

马猴子微微睁开眼,先朝着舞池当中一个跳脱衣舞的妞儿看去,身材不错,很撩人的那种,不过他看那妞儿大腿劈开的程度,想想还是算了,黑木耳了,那劈开的熟练劲儿都比体操运动员牛逼。

带套干一把还行,但……带那玩意不是在干硅胶么?没意思,但是不带,很可能中奖……还是找找学生啥的保险系数高。

“马……马爷。”上楼那小弟在马猴子身旁三步远站定,躬身施礼。

“呼……”马猴子眯起眼,先端过紫砂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沙哑的嗓音道:“说……”

“是!”那小子又上前两步:“马爷,我监视陈楚那小子了,他根本没有动,听他们内部人说,上午金星催他好几次了,手下的一个小弟要求集合人来干咱们,让陈楚那小子一顿胖揍,说影响了他休息……”

“嗯……哈哈哈……”马猴子抚掌大笑。

身后手下人也跟着哈哈笑。

“马爷,看来您高抬陈楚那孙子了,昨天下车的时候还牛逼哄哄的领着三十多黑衣人,装的像是那么回事似的,旁边还跟着一黑一白两个大妞儿,看来也是纸糊的,根本不敢动咱……”

“就是!马爷,看来陈楚这小子退出季扬场子半年,又去dl半个来月,应该不想管季扬的事儿了,季扬那时候怕他夺权,现在这小子估计也是见季扬而不救……”

马猴子微笑点头:“话不能这么说,咱们还要防着点,咬人的狗不漏齿,这

季扬是属狼的,陈楚这小子属狗的,还

是哈巴狗,看着你的时候一脸笑眯眯的,你刚转身他调屁股就咬人,死皮赖脸的东西,最他妈不讲究了……”马猴子说着把茶碗放下,手捏了两把女人的大腿,那女生娇嗔不止。

“哈哈……马爷说的对,陈楚就他妈属狗的……”

“马爷,要不咱现在过去把陈楚也干了得了……”

马猴子鹰眼动了动:“且慢,再观察他两天,另外再查查他带回那三十个黑衣人的底细,我总觉得右眼跳,妈的,别遭了那小子的道儿……”

这时,一伙人大步走进舞池,有些客人都被推撞开,搞的有些骚乱。

这十几人当中,领头的一米八五以上身高,身强体壮,肩宽腰细,长长头发向后背着,脸色前黑,五官端正,相貌帅气且亦然有些英雄气概。

黑色风衣无风自动,似乎又猎猎之声。

身后十余个小弟挺胸昂头,不服不忿的样子。

领头那人二十**岁样子,走到通往二楼楼梯口处,手一摆,头也未回咚咚咚上楼,身后小弟会意的站在楼下等候。

马猴子咳咳两声,而旁边那个女人娇声轻轻道:“马爷,刀夺好威风啊,越来越……越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啊……”

她说着,感觉大腿内侧被马猴子狠狠掐了一把,痛的嗔叫一声,不禁低下头去,长发有几缕散落在大腿内侧。

“马爷……你干啥呀……”

“哼!”马猴子冷冷道:“臭娘们,以后把自己的破逼嘴管住了,刀夺那是我兄弟,再

胡说八道,我把你卖到国外当婊子去……”

女生点头轻声应诺。

“知道了马爷……”

这时,刀夺已经走到马猴子近前。

马猴子长身站起:“兄弟,啥事这么急迫啊,给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么?”

刀夺呼出口气,星目中闪现一丝焦灼:“马爷,我……我女朋友柳贺不见了……不知道今天来没来咱场子……”

马猴子哦了一声,扭头冲身后小弟道:“柳贺今天来了吗?”

身后有人道:“马爷,柳贺昨天早上来过,不过,不是说回家么,后来去刀哥那里了。以后就没见她……”

刀夺呼出口气:“她家我去了,没找到,手机也关机,唉……这丫头任性,我真拿她没办法,本来要我和她一起回家的,场子里的的事儿太忙,我让小弟护送她回去,谁知道她一摔门就自己走了,一天没见她消息了,我以为来马爷这里了……”

马猴子哦了一声,眉开眼笑道:“兄弟啊,你也是,二十**了,找个小媳妇就赶紧结婚被,这个女人啊,只要你上了她,她再给你生个俩孩子,当妈了,自然呢,就懂事了,就不像现在这样任性撒娇了……”

刀夺呵的笑了一声:“马爷见笑了,我……我想好好处个对象,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了,那样……那样直接上没有真爱……”

“咳咳咳……”马猴子呛得咳咳咳嗽,眼泪都笑出来了:“我……我说刀夺啊,我说你什么好啊?你……你这小子跟我十多年了,我糙,现在被一个小姑娘整的服服帖帖的?是不是晚上回去还给人家洗脚啊……”

马猴子一说,身后兄弟都笑了。

刀夺红着脸,低头憋了半天道:“呃……以后她要是能真嫁给我,我天天给她洗脚也乐意……”

“噗!”马猴子想喝口茶润润,这下全喷了出去。

“刀夺,赢了江山,败了美人,你这个没出息的货!滚滚滚!回你的老窝场子去!那小丫头就是耍性子,过个一半天自己就回去了!这

,找个小媳妇不够你心疼的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