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默许了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柳贺是他的同学。

人长得漂亮,过早的亭亭玉立了,自己在学校的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也不可能不喜欢这种女的。

不过他拿下了朱娜,拿下了路小巧,拿下了很多女人,唯独没有碰触柳贺一根发丝。

不是因为她钟情救过自己命的好兄弟季扬,也不是因为没有机会下手。

而是师傅张道宗说这女人克夫,谁动谁倒霉。

但尹胖子要这个克夫的女人干什么?

陈楚琢磨着,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忽的,他想起,尹胖子手下的第一悍将,最能打的穆国良喜欢柳贺……

陈楚不禁摇头,暗想柳贺这娘们也奇了怪了,偏偏瀚城三股势力最能打的都和他有关系,不相上下的穆国良,刀夺,还有季扬都和她牵扯到了一起。

当然季扬不知为何而烦感柳贺。

而这娘们挨着谁,谁就

倒霉,季扬被砍两次是因为她,现在马猴子和刀夺说句迷的话也是因为这娘们晦气,真是男人的煞星啊。

陈楚呼出口气,暗暗告诫自己,柳贺这娘们比艾滋病都愁人,万万要忍住,别说碰了,最好以后都少见为妙,老子可惜命的狠,还没活够呢。

“嗯……”陈楚沉吟一声道:“金哥,柳贺现在在我们这?”

金星点头:“那么大的砍杀动静,那娘们药劲儿过了就醒了,穿好衣服就被咱们人给带回来了,另外,瀚城公安局的韩潇潇大队长抓了咱们七个弟兄……”

“嗯,其他的呢?”

金星笑笑:“尹胖子挺惨,被抓了十七八个,马猴子被抓的,基本上都在医院呢,没几个能动弹的。”

“嗯……金哥,给局长塞钱摆平的事儿你要办好,再不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做这个事儿,不管多少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咱们的人也赎出来,对了,扬子怎么样了?”

金星呵呵笑道:“我刚从医院过来,扬子一听你干废了马猴子,抢了兄弟迪厅,我糙,出现奇迹了,这小子已经能下床慢慢走了,真是太好了……”

金星说着兴奋的搓着大手。

“嗯……”陈楚点点头,揉着额头道:“金哥,这几天我就不去看扬子了,你和他说我准备把尹胖子也干翻了,把他的场子也抢过来,然后扫荡瀚城,争取等扬子出院,我把这份礼物送给他……”

金星烟差点掉下来:“楚兄弟,你……你不会这几天又要动手吧?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陈楚呵呵一笑:“不能不快啊,干翻了马猴子,再灭掉尹胖子,我还得回dl当我的保镖呢。”

“你……”金星愣住了:“兄弟,你不准备和兄弟们一起打天下了?还是……你不会因为当二当家的不满意吧,这次你功劳最大,如果你能拿下尹胖子,那更是奇功一件了,就算季扬也搞不定这两人的,况且你和他妹子季小桃早晚也要结婚的,你们一家人谁当这个老大还不一样?要不我现在就跟季扬说,让你当老大……”

“糙!”陈楚拍拍金星肩膀:“金哥,我真的不想混了,老大老二,就算我当一个小弟都没问题,关键是……我想换种活法,我……我要修炼呢。”

“靠!你别几把扯淡了,还修炼?你神经病吧!兄弟啊,你说你要换种活法我不反对,但你是不是……对那个dl什么叶大小姐动心了?被那狐狸精勾走魂儿了吧?”

陈楚哈哈一笑:“好吧,先领我去见柳贺,我和她谈谈。”

金星点头:“柳贺在地下室,刀夺也被抓住了,那小子被乱刀砍伤了,伤的不算太重,兄弟给他伤口消毒包扎了,现在捆着。”

陈楚嗯了一声:“消毒干嘛?还包扎?呵呵……”

两人走到地下室。

里面有些暗。

陈楚让把灯光全部打开,身后金星,朝云飞也跟着走进一个小间。

柳贺被捆在椅子上,而刀夺连人带椅子捆在柱子上。

陈楚摸了摸鼻子,忽的笑道:“哎呀,还真是郎有情妾有意的呢,刚才聊啥情话呢?咋我一进来你们就不说了?啧啧啧,咱们一起聊聊多好,交流交流……”

朝云飞搬了把椅子,陈楚坐在了两人当中。

柳贺见到陈楚,咬牙切齿:“陈楚!你放开我!要不然我让刀哥砍死你!”

“呵呵……”陈楚笑了笑,这个柳贺向来瞧不起他,从小认识到大的,青梅竹马是扯淡,但从念小学开始到初二,也是**年的童鞋友谊呢,只是他感觉是童鞋友谊,人家认为是狗屁不是罢了。

陈楚舔了舔嘴唇笑道:“柳贺,你刀哥都捆在柱子上呢,怎么砍我啊?”

柳贺冷哼道:“陈楚,有本事你把刀夺松开,让他和你单挑,你输了就放我们走,赢了……哼,你根本赢不了,你十个也不是刀哥对手。”

陈楚哈哈一笑。

这时朝云飞过去要抽柳贺嘴巴,柳贺脖子耿耿的,眼睛也瞪着鼓鼓的,丝毫不惧,那意思让朝云飞抽。

陈楚手一摆,朝云飞退后。

“柳贺啊,咱毕竟是同学,我不为难你,我可以放了你和刀夺,不过……我想问问你,如果有机会你和季扬在一起,你会怎么选择,我是认真问你这句话的,也就是,你将来想成为季扬的媳妇,还是刀夺的,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这注定你以后的幸福,可不是儿戏……”

陈楚说完手指在椅子扶手上当当当的敲击起了鼓点,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的悠闲自得。

刀夺却呼吸急促,胸口鼓鼓的:“陈楚,我刀夺……我承认是得罪过你,但是……但是你现在都已经报复了,你凭什么干扰柳贺的幸福?你凭什么打扰她的个人生活?你明知道她恨季扬,你还在这里明知故问,你是在挑唆我们……”

“妈的!”陈楚低骂一句:“我他妈问你了么?你懂不懂规矩?我是在问柳贺,你说你嘴欠不欠?”

朝云飞大步过去,对着刀夺劈头开脸扇了两个耳光,刀夺被抽的脸朝两侧摆了两次,嘴角肿了,鲜血流出,轻轻吐了一口,不理打他的朝云飞,只紧紧的盯着陈楚,双目冒火。

柳贺看着刀夺被打,心扭成一团,不过还是咬着红唇道:“季扬……季扬他不会喜欢我的……”

“谁说的!”陈楚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柳贺,季扬第一次被捅,差点丢了命,那一刀可是为了你挨的,你还说他不喜欢你?他只是害羞,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他和我说过好几次喜欢你,但是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和你传话,再说你也讨厌我,看见我恨不得让我滚的远远的,所以这个误会一直存在了……”

身后的金星被烟呛得咳咳直咳嗽。

他和季扬走的最近,最了解季扬的脾性,根本不喜欢柳贺这种女人,但他不知道陈楚为何这样胡说八道。

陈楚一挥手,手下小弟把柳贺的绳子解开。

柳贺脸红道:“季扬……真的喜欢我?”她说着眼里像是还有泪水要流出。

“陈楚他在胡说!”刀夺刚说了一句,朝云飞对准他的肚子狠狠揍了两拳,打的他苦水都吐出来了,禁不住的直咳嗽。

柳贺哭声响起:“可是,可是我后来跟了穆国良,又跟刀夺,还让刀夺杀季扬,季扬还被砍了二十多刀。”

陈楚笑了,走到柳贺跟前,扶着她颤抖的双肩,两眼执着道:“柳贺,你这么做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女人难啊,我们都理解你,再说,由爱生恨,你是喜欢季扬才恨他的,不对么?”

柳贺闻言更是悲声不绝,扶着陈楚肩膀痛哭起来。

陈楚咧嘴,老子新换的衬衫,这下毁了。

陈楚拍拍她肩膀,发现这妞儿嗓子都哭哑了,同学那些年,何止和自己这么近面过。

“柳贺,别哭了,你虽然和穆国良,又和刀夺,但你不还是一样为了季扬没有**么?”其实**没**陈楚也不知道。

这时,柳贺抬起头看着陈楚郑重的点头:“嗯,我保证我是处女,我……我可以去医院验……”

“呵呵……我们都相信你。”陈楚笑了笑:“即使你不是,季扬也不会怪你。”

“不,我是。”

“嗯,是就更好了,唉……你和季扬这叫好事多磨,以后会幸福的,不过柳贺刀夺怎么办?你要是和季扬好,这个刀夺得处理掉了……”

柳贺心一沉,看了看面色痛苦的刀夺,刀夺不是被揍的痛,而是心痛,他感觉自己的所有都可以为柳贺付出,只要她高兴就好,但听到柳贺喜欢的不是他,而是季扬,他心已经死了,这种万念俱灰的痛远比被折磨死去还痛苦,他甚至情愿被杀,只要柳贺心在他这里,他便很甘心。

“刀哥……”柳贺低头,吧嗒吧嗒眼泪流下:“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我不是骗你,我真的,那时候感觉孤单,我感觉伤心,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大哥,我对你就像是哥哥的感情……”

陈楚摆摆手:“柳贺,你和季扬在一起,这个刀夺肯定会横刀夺爱干扰你们,他巴不得要杀了季扬把你抢回去,所以这个人不能留。”

刀夺咬牙切齿:“陈楚!你这条狗!你他妈说对了,有本事你就杀了大爷啊,告诉你,我要是有一口气,就把你砍死,把季扬把你们这群王八蛋都统统砍死,砍成碎末……柳贺,我不能没有你……”

陈楚咧咧嘴:“哎呦,牙都酸倒了,人家根本不喜欢你呢,废了他……”

“陈楚,你不能废了刀夺,不然我恨你,我……”柳贺咬着嘴唇,一脸焦急之色。

陈楚皱眉道:“柳贺,我给你两条路,一条是跟着季扬,季扬肯定喜欢你,他亲口和我,还有金星说的。”陈楚说着一拉金星,还冲他眨眼。

金星咧嘴唉了一声,不情愿撒谎,但红着脸道:“是,季扬说喜欢你。”

陈楚利用完了,一把推开金星,又拉着柳贺手道:“听见了吧,金星从来不说谎话的,你只要跟季扬好,你就是兄弟们的大嫂,也是我陈楚的大嫂,过段时间季扬出院了,再过两年你们就结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多好,但是……是男人都小心眼,你说不把刀夺弄了,季扬难免怀疑你们那啥……对吧,为了证明你的清白,废了刀夺,就证明你们没关系了,当然,我也不为难你,还有一条路。”

陈楚咳咳两声道:“就是你和刀夺走,我马上放了你们,另外再给你准备五十万,你们远走高飞,以后别来瀚城,过你们的逍遥日子去,五十万不多,做点小买卖,夫唱妇随的,也挺好,你自己选,我陈楚做到仁至义尽,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一,二,三……”

柳贺哭的面脸是泪。

陈楚笑道:“是不是选季扬?如果选季扬,你就点一下头就可以,剩下的事儿交给兄弟们处理。”

柳贺低着头,两手拂面,泪水从指缝间滑落。

陈楚一摆手:“行了,默许了,动手废了刀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