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棋子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人把刀夺扯了出去。

柳贺还在哭。

陈楚呵呵笑道:“行了,我出去让人把他弄死,然后扔进姚而河喂王八,以后你就跟季扬好好过日子。”

陈楚出去,几分钟后,传来刀夺的痛骂和惨叫声,柳贺身体抖做了一团。

片刻,陈楚进来,双手沾满鲜血,手下小弟递过洁白手帕,陈楚擦擦手,沾染鲜血的手帕扔进纸篓。

随即笑眯眯道:“柳贺,好了,别哭了,咱是同学,以后你还是季扬媳妇,是我嫂子……”

柳贺觳觫的站了起来,抽泣了几声道:“我……我去看看刀哥……”

陈楚哈哈一笑道:“人都已经死了,你还看他做什么?死了很吓人滴……”

“我,我只是想去看看……”柳贺有些像行尸走肉。

陈楚领着她走了出去。

在一楼的一张铁床上,满床是血,上面铺着白布,白布下面像是罩着一个人。

柳贺身子抖索一下,呼吸急促的走到铁床跟前。

陈楚也走不过,轻哼一声,手抓起白布一角,轻轻掀开。

柳贺见一脸鲜血的刀夺,眼睛鼓鼓的,死不瞑目……

“啊!”柳贺惊吓一下,一头扑进陈楚怀里。

陈楚笑了笑,盖上白布,拍着柳贺香肩道:“柳贺,不用怕,他已经死了。”

“他……真的死了?”柳贺低语一声,随即抬头两只目盯着陈楚半晌道:“陈楚,你要说话算数,现在刀夺已经死了,季扬……季扬会要我吧?”

“放心,只要刀夺死,季扬就一定会要你。”陈楚笑笑,拍着柳贺美背道:“你先回去吧,我把尸体处理掉。”陈楚使了个眼色,小弟扶着柳贺进去。

最后只剩下了金星。

陈楚呼出口气,刷的掀开白布:“刀夺,起来吧,柳贺走了……”

“唉……”一声叹息过后,半晌,铁床动了动,满脸是血的刀夺才慢慢坐了起来,他呆呆的坐在那里,眼角噙着泪,挺大个男人竟然哭了。

金星给他点了一根烟递过去。

刀夺抽了几口,一手捂着脸,眼泪霹雳啪嚓的落下。

“啪!”陈楚狠狠抽过去一个嘴巴,刀夺的烟被打飞,脸也被扇到一边。

“没用的东西!”陈楚冷哼了一声。

刀夺苦笑道:“你打吧,你杀了我都行,现在我

都不想活了。”

陈楚撇撇嘴:“糙!看你这操行!一个女人而已,至于么?”

“陈楚!你是纯畜生!你永远不会懂得什么叫做真爱,你

就是一个冷血的毒蛇!”刀夺狠狠盯着陈楚,那样子有些颓废。

“哈哈哈!”陈楚怅然大笑:“刀夺,你也算个牛逼的人物,不过没想到你的心竟然没有一个女人狠,今天我就是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女人,什么恩爱都是虚的,只要诱惑足够,她们会毫不犹豫的离你而去。”

刀夺咬了咬牙,低头想了一阵:“嗯……我明白了……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无毒不丈夫!你连个女人都不如,你算什么东西?”

陈楚从怀里掏出一只封扔在刀夺怀里。

他慢慢打开,里面有一沓钱还有一张车票,是瀚城到dl的车票,今晚开的。

陈楚呼出口气,脚踩着铁栏杆道:“刀夺,实话告诉你,我这次回来除了干掉马猴子,还要扫平瀚城,把这里全部交给季扬,我不要一分,然后去dl,不是我不要,是因为这里太小,一个小小的瀚城而已,真的值得在这里奋斗半辈子么?要奋斗也要眼光放的长远一点,不要做井底之,想去dl么?我敢保证,你去dl,我给你的要远远多于瀚城的,甚至超过瀚城多少倍!要钱,要女人,要地位,都会有的,我会给你找一百个柳贺那样的妞儿,她什么都不是……”

陈楚手落在刀夺肩头:“别墨迹了,钱不多,不想给你太多,男人么,钱要靠自己赚,去dl打电话找龙七,他会给你安排,我相信我的眼光没错。”

陈楚说完打了个口哨,两手插兜和金星进了房间。

刀夺展开里面的信纸,上面有龙七的联系方式和电话,还有一行字——男人要么顶天立地的活着,要么窝窝囊囊的不如去死……

刀夺闭上眼,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

金星在身后道:“楚兄弟,刀夺会去dl么?”

陈楚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刀夺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整个瀚城也就那么两个三个,就算是dl十个手指也能数的过来,杀了太可惜了,哪怕留着作为一个对手也比死了成一堆臭肉有意思……”

金星吐出口气:“兄弟,我发现了……你……”

“金哥有话直说。”

“你就是个疯子。”

“哈哈!”陈楚啪啪鼓掌:“金哥,你说对了,一会儿我还要发疯呢。走,看看柳贺那娘们去。”

柳贺在一个干净的两室一厅内。

里面背投电视,红色地毯,干净的一尘不染。

陈楚和金星走进。

“柳贺,我来和你商量件事。”

柳贺脸上微红,感觉陈楚是要和她商量季扬的事儿,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忙过去给陈楚倒水,透明水杯,半杯水刚倒好,柳贺就迫不及待的给陈楚端过去。

陈楚揉揉脑袋:“季扬现在有困难,所以,你要帮助他。”

“我?我能干什么?”柳贺狐疑的看了陈楚一眼。

“能,当然能。”陈楚笑着:“我就直说了吧,尹胖子那边要你过去,应该是穆国良要你,我打算让你跟穆国良,为了季扬,你要跟他几天。”

“你?你什么意思?”

陈楚挠挠头,脸不红不白道:“我的意思是——你跟穆国良,然后你色诱尹胖子,穆国良喜欢你,你跟尹胖子睡几宿,他们二人之间肯定会拼起来,这样我们趁虚而入,灭了尹胖子,扫荡他的场子,以后瀚城就是季扬的了,也就是你的了……”

“噗……”柳贺手里的半杯清水全都扬在陈楚脸上。

水珠翻落,陈楚像是只落汤鸡。

旁边抽着烟皱着眉头的金星心里叫了一声痛快,心想该!泼的好。

陈楚咳咳两声,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笑容不减道:“要不……换一种做法,你跟穆国良,而你只要钻进尹胖子被窝就好,光着身子钻进去,然后大喊大叫说他强奸你,你也不**,这样他们还会狗咬狗……”

“陈楚……”柳贺两眼如刀,恨不得把眼前这笑眯眯的一张脸切碎,剁烂,也不解恨。

柳贺胸口起伏不定,最后平息一阵道:“陈楚……你们男人之间的事儿,你们刀对刀,枪对枪的火拼,你……你为啥要为难我这个女人……”

“柳贺,你误会了。”陈楚亦然笑着:“我这么做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兄弟季扬和你的将来?可能我很卑鄙,但是你说我为的是自己么?我说过,拿下瀚城我就走,把这一切都给季扬,你和他成家,这里一切还不都是你们的?你既然喜欢季扬,为啥不能为他付出,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陈楚两手扶着柳贺肩头:“柳贺,你喜欢季扬对不对?季扬肯为你两次险些丢命,你就不能为他**?”

“啪……”柳贺甩手打陈楚一个嘴巴。

两眼已经泪眼婆娑。

陈楚揉揉脸:“再说了,你也不一定**的,柳贺你不要小看了自己,我相信你能行的,我先出去,你好好想一想,我们都是为了季扬,对不对?”

陈楚掏出手帕,擦了擦脸,跟金星走了出去。

柳贺觳觫的跪了下去,这一刻她显得是那么的无力和无助……

两人走了出来,金星不断的抽烟:“兄弟,你……你这件事办的太不光彩了。”

“是么?”

“你还笑?柳贺她一个小丫头能干什么啊?你让她去,她就是粉身碎骨也办不成这件事。”金星叹了口气,他虽然也讨厌柳贺,但感觉这么被己方利用,还是有些不忍。

陈楚摇头:“金哥,你不要小瞧女人,更不要小瞧这个柳贺,小卒子不起眼最后能赢得一盘棋,杀死老帅,小女人不起眼,最后能干成大事,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滚滚滚!我听不懂你这文绉绉的。”金星转过头不理他:“我就知道柳贺一个十**岁的小丫头,能干成什么事儿?你这不是让人家去死么?你……你太那个……那个了。”

“太损?太阴险?还是太无耻?”陈楚呵呵一笑。

“太混蛋。”金星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呼……金哥,成者王侯败者寇,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规矩,规矩都是胜者制定的!败者只能是寇,只能被狠狠踩在脚下!”

“我听不懂!”

陈楚呼出口气:“那……杨贵妃你知道吧?”

“知道,皇帝是媳妇么!”金星点了下头。

陈楚继道:“杨贵妃,褒姒,妲己,虞姬,西施,貂,都是女人,烽火一笑,一个女人抵得住十万雄兵,近代的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管老米要钱给钱,要枪给枪,要啥给啥……金哥,你别小瞧女人,女人也是半边天呢!没有柳贺咱不能这么快搬倒马猴子,不知道还要手下弟兄流多少血呢,你放心,我感觉不出三五天,柳贺就能搬倒尹胖子,咱们扫平瀚城混混……”

“糙,那他妈也是靠女人扫平……”金星哼出了口气。

陈楚哈哈一笑:“你瞧不起女人,有本事的别去找女人,靠你的手解决……”

“我靠!那是两回事。”金星被说的脸通红。

两个小时候,柳贺推开门,脸上泪痕消失,一脸冷漠。

“陈楚,我……我答应你,不过我怎么做。”

陈楚笑笑,手搭在柳贺肩膀,不过被人家打落了。

陈楚厚着脸皮道:“先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行的,你就是褒姒,就是西施貂蝉,就是妲己……哦不,就是女神……古有西施,今有柳贺也不弱于西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