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草色依依,清风习习,远处飘扬着几篇浅浅色泽的云朵,浩蓝的天幕下满是绿色碧野。

陈楚扶着叶千柔柔的香肩,看着她一颤一颤的睫毛,她的呼吸浓重起来,胸口起伏,面色亦是红润至极。

能听闻到她有些激烈的心跳,还有口鼻处喷出的香气鼻息,陈楚慢慢的贴近,倏地,叶千柔张开大嘴。

脸色纠结了一下,随即一个喷嚏打了过来,陈楚一抹脸,叶千柔两手划拉道:“纸巾呢,我要纸巾……”

陈楚呼出口气,没占到便宜还被喷了,找出纸巾叶千柔抓过来擦,他自己也擦脸。

这时,叶千柔电话响了起来,是唐甜甜打来的。

“喂,大小姐啊,你在哪呢?你手下保镖闫宁找你都找疯了,他只听到你们要来燕安啥的,还说去庙,打听了才知道燕安的余下屯有个庙,我们开车就要到了……”

叶千柔忙道:“知道了,我和陈楚正往下走呢……”

随即看到手机像是有个红点似的一闪一闪。

陈楚也看到了,你一闪一闪的便是红外线了,也便是跟踪仪。

我靠~!陈楚摸了摸脑门,感觉要输自己刚才要干点坏事啥的,人家能很快找到叶千柔了。

两人下山的时候,便见三辆奥迪亦然停在山下了,闫宁唐甜甜都下车了。

“叶总,你没事吧?”闫宁虽然面色严肃,但眼中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叶千柔撇撇嘴:“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唐甜甜忽然指着她手里的纸团捂着嘴偷偷笑道:“倩柔啊,你这手里的纸团是什么东西啊?”

“啊?我擦脸的……”

“擦脸?”唐甜甜面色有些古怪。

叶千柔皱眉道:“喂,你想啥呢?你不会认为我刚才和陈楚在山上那啥,然后擦脸吧?”

唐甜甜讪讪笑:“不是我认为啊,是你这么说的,咋样?陈楚活好不?”

“呷?”叶千柔脸红了,掐了她一把:“我破……我没那么饥不择食吧,再说了,就算真饥不择食我眼光也不能那么差吧,和陈楚在山上打野战?亏你想的出来……”

“啧啧啧……”唐甜甜已经摆弄手机,随即放出声音,把叶千柔那句和陈楚在山上打野战录下了,其他的却没录,叶千柔蒙圈了。

俩小妞儿闹哄哄的,不多时车开回了瀚城。

有闫宁还有唐甜甜一干手下护拥叶千柔,陈楚放心的回到台球会所。

正在路上,电话响了起来。

陈楚见到号码,不禁一阵心跳,激动不已。

竟然是龙九打来的,陈楚接通之后,电话那端传来龙九异常磁性的声音:“陈楚!你死哪去了?我让你在dl等我,你人呢?”

“呃……师傅,我回瀚城了,处理点事儿。”陈楚笑着,汗有点下来了,整个人也有点不自然,不知怎的,一听见龙九的声音,他心跳得便很快,人也变得有些木讷。

“处理点儿事儿?处理完了没有?”龙九亦是冷哼。

“完了,完了,师傅我这就去dl找你~!”

“嗯……”龙九点点头,随即叹了一声道:“你快回来吧,另外也让叶千柔回来,他父亲叶文轩被无量师太请去喝茶了,名义上是协商他们叶家的婚事,实际上就是在逼婚了,这个老太婆,那么大的岁数了,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咳咳……”陈楚呼出口气,听叶文轩的意思,便是那无量师太很牛逼,但牛逼到何种程度还是不知。

不禁问龙九道:“师傅,那无量师太很厉害吗?和师傅你比如何?”

龙九呼出口气,冷冷道:“没比过,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是属于江湖,师傅我也想闯荡江湖的,不过有些事情被羁绊了……”

陈楚心里嘿嘿笑,暗想你就说你没闯荡过不就完了么,还被事情羁绊了,可见龙九在无量师太面前就是个生瓜蛋子,小丫头片子。

龙九咳咳两声道:“不过嘛,你师傅我虽然未闯荡江湖,但江湖也并非传言中的那样高深可怕,哼……无量师太毕竟老了,拳怕少壮,咱们也并非不是敌手的,嗯,你领着叶千柔回来吧,我在这呢,给你们撑腰……”

陈楚擦了擦汗,呼出口气,论功夫他是不如龙九的,十个或许也不是龙九对手,但是论暗器,还有练气手段,他也能给自己加分。

‘无量师太……’陈楚呼出口气,暗想既然要回dl,今夜要努力升级到练气第五重感知境界才行,那对付传说中的无量师太便又多了一丝的希望。

“九师傅,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耽搁一天,第二天便去dl。”

龙九点了点头,随即啪的挂了电话。

陈楚咧咧嘴,暗想这龙九哪点都好,就是太冷漠了,不过……若不是这么冷漠,他也不能这么喜欢。

回到场子。

季扬正坐在二楼的拐角处,冲陈楚举了举手里的啤酒。

陈楚笑了笑,上了二楼,坐在他对面。

“楚兄弟,有件事我和你说一下,是关于我妹妹季小桃的,我想让她会春城上学,不过这丫头不听话……呵呵……”

陈楚眼中动了动,摸了摸鼻子道:“扬子,你当然是为了她好,可能现在不理解,时间久了就会想通的。”他说着沉默了一下,左手慢慢扭动右手中指的玉扳指,笑了一下道:“我也打算回dl了……”

“哦?”季扬一愣,动了动眉头道:“楚兄弟打算什么时候走?”

“尽快吧,我和小桃姐道别一下,然后离开。”

“奥!”季扬应了一声,像是自语道:“道别还须相送,相送又生离别,人生总是聚少离多,不如意之事十有**,我看离别千里不如不送的好……”

“哈哈哈……”陈楚笑了几声,明白季扬不想让他与季小桃再有瓜葛,喝了一口啤酒,淡淡点头道:“是啊,浮名轻抛剑外,千里独行不必相送,扬子,你已经痊愈了,我也就放心走了……”

“哎,不用那么着急么,再多住几天,我刚出院你就走有些不大好,手下兄弟们也好说不好听的,再多住几天吧。”

陈楚摸了摸鼻子:“多住少住几天还是要走的,选日不如撞日了。”

“嗯?兄弟你打算今天就要走么?”

陈楚点点头。

“唉,原本想和兄弟多呆几日,楚兄弟执意要走,为兄也不多挽留,这点钱你带上。”季扬推过来一张支票,后面跟着几个.

陈楚看了看:“扬子,马猴子和尹胖子的场子你刚接,也需要钱,这二百万你收着吧,我以后要是有为难的地方再管你张口要吧,嗯……咱们兄弟暂且别过……”

季扬叹了口气,想要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

虽然要走,陈楚打算带上邵晓东一起。

旋即给他打了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

邵晓东还在他的场子,温柔乡当中左拥右抱,笑呵呵的说:“好啊,楚哥,你来吧,我这正新进了两个大妞儿,都是瀚城师院的,嫩的很,正好咱俩边谈边玩……”

陈楚呼出口气,被这小子勾的热乎难耐的。

到了他的场子,见到那两个大妞儿还真不错,十**岁,屁股挺翘挺翘的。

陈楚使了个眼色,邵晓东会意,冲两个学生妹屁股上拍了拍说:“你们先出去,一会儿叫你们的时候再进来。”

两个女生脸红了红,随即走了出去。

“晓东,这俩妞儿在哪骗的?”

邵晓东摇摇头:“楚哥,啥叫骗啊,这叫心甘情愿,她们需要钱,我需要她们的身体,这叫互求所需,逢场作戏罢了,男人么,就要活得潇洒潇洒,对了楚哥,你说要回dl?回去干嘛啊?在这要钱有钱,要女人也不少,日子多自在啊……”

陈楚摇摇头:“龙九在dl。”

“噗……”邵晓东一口啤酒全喷了出去,他在瀚城的主要原因便是因为龙九,自从见到这女生第一眼起,邵晓东的魂儿都没了,感觉让陈楚这**抢先一步拜了这大美人为师傅,而自己被龙九揍的鼻青脸肿人家还没收他……

一想到龙九,邵晓东两眼放光:“楚哥……小弟刚才想过了,人嘛!男人嘛!就应该有大志,瀚城毕竟是个小地方,这属于罐头瓶子养王八,没多大出息啊,小弟刚才想好了,愿意放弃这里的事业和你一起去dl闯荡,从此铭志,至死不渝……”

陈楚笑笑,知道这货是为了龙九,都是男人,这事儿挑破就没意思了。他拍了拍邵晓东肩膀:“嗯,这才是好兄弟呢,对了,还有件事问你,你说怎么才能把一个官拉下马,越快越好……”

邵晓东呼出口气:“楚哥,你想搞谁?”

“刘县长……现在燕安的县长,今天我去燕安碰见这**了,他还惦记柳呢!”

“靠!”邵晓东骂了一句:“这个老色鬼,楚哥,柳不是你的女人了么。这次也带着她走么?”

陈楚摇摇头:“不行的,至少现在不行,太危险了,她还是呆在瀚城比较安全,但是这个刘县长我得把他搞掉,不然他老琢磨柳,以他的官衔,想在瀚城找一个人不是大问题。”

邵晓东也点头,这**跑派出所一趟,查个人还不容易么。

“楚哥,让我想想……”邵晓东眼睛转了转去的。

陈楚呼出口气道:“实在不行,我就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陈楚笑笑,手在脖子上一横。

邵晓东忙摇头道:“楚哥,这个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别用,毕竟他是官,不管是大官小官,清官贪官,杀官影响太大,再说了,这货就是一个贪官,想搞掉他很多办法,我想一个最好的,最快的办法,毕竟咱还要赶忙去dl发展事业呢……嗯……有了。”

邵晓东眼睛转了转,笑的很淫荡。

陈楚也笑,感觉邵晓东这货的主意肯定错不了。

“楚哥,是男人就好色,色字头上一把刀,揭发他贪污需要证据,而且时间周期也太长,还要经过纪委法院啥的,太过繁琐了,也得折腾半年,这段时间刘县长要是花大价钱买通关节,估计也没啥大事儿,是官都贪污……我这个主意是用女人,把他的裸照拍下来,这玩意好啊,一上传网站微波,这刘县长跟女人光着大屁股,啧啧啧……这

多带劲儿啊,就算他花多少钱也没用了,大屁股被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了,就算上面有牛逼人物保他也不行,太

丢人现眼了,谁保他谁倒霉……”

“哈哈!”陈楚抚掌大笑:“晓东啊,好,好的狠啊!你不愧是我兄弟啊,这个主意秒的很,不过你说怎么搞的好?”

邵晓东点了根烟,抽了几口呵呵笑道:“现在当官的玩女人,都喜欢个新鲜的,那个……学生最好,这帮官啊,很多出身都不咋地,有的小学都没毕业呢,就喜欢有文化的女生,对了,刚才那两个学生妹咋样?把她们化妆一下,一人戴个眼镜,刘县长那老b见到了都得骚气横流啊,b养的脑袋都得削成尖儿往人家女生裤裆里面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