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再见马猴子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柳贺狭长的大眼睛轻轻一动,长长的睫毛像是小小的蒲扇。

陈楚心里一紧,兀的感觉,罢了,不管这个女人心毒也不毒也好,坏也不坏的好。

这双眸,这种眼神,不似妖娆胜于妖娆,不似妩媚胜于妩媚。

女人……有的时候那种吸引男人的,勾引男人的气质不是装出来的,如果说是与生俱来的也不为过。

那种吸引男人的脾性,让人欲罢不得,哪怕那样的美女伤害自己再深,只要看到她的美貌,便是想恨也恨不起来,最难过的莫不是她害自己,而是美人恨恨的不理自己,最难消受美人恩,最难过于美人的疏远……

陈楚略微一怔。

柳贺美目瞪着他,咬牙切齿:“陈楚!你做!”

她说着手抚了抚腮边的短发,那短发凌风吹乱,迷蒙住她的脸与俏脸,更添滋味。

“陈楚,我问你,你和我表姐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怎么会跟了你这种人?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两人边往岸上走,岸边略陡峭,陈楚伸手要拉柳贺。

不过却被鄙视了一眼,他缩会手掌,摸摸鼻子。

脸上带着笑意道:“嗯……柳贺,我和你表姐从认识的那一天就是两情相悦的,我们之间情投意合,她是美人,我也不错。”

“呸!无耻。”柳贺弓着膝盖上了岸,喘息两口气,准备坐到姚而河那个标志的灯塔前。

陈楚却迈步往前走,到了他的奥迪车前面。

“你……”柳贺指了指他,只见他从车内取出一个坐垫,笑盈盈的过来道:“柳贺,你坐在垫子上和我说罢,女生不能着凉,不然以后对身子不好……”

“我用你管?”柳贺狠狠瞪了瞪他,杀人一样的目光,然后手接过垫子,坐在屁股下面。

手抚了抚头发,背对着陈楚。

陈楚靠着大灯塔的大理石,迎着阵阵清风:“柳贺,你为何要这么恨我,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姐夫了吧。”陈楚的言下之意便是姐夫有小姨子的半个屁股,那意思我是你姐夫,咱俩商量商量背着你姐姐来一腿,隔山差五的滚滚床单,睡两宿觉啥的。

柳贺没理解这货的意思。

“你当我姐夫?凭什么?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你和我表姐不合适,陈楚,你是什么人?相比咱们大家都清楚的很,亏我表姐还被蒙在鼓里,说你去外面做生意赚钱,你……你就是个混混。”

“我早就不是了。”陈楚摸摸鼻子,掏出手机划了划,随后递了过去。

“什么?”柳贺鄙视的看了看他递过去的手机:“陈楚!你耍什么诡计?开个奥迪车,还用杂牌手机?”

“嗯,车不是我的。”

“哼!就知道你买不起奥迪。”

陈楚呵呵一笑:“四个避孕套的破奥迪有什么稀奇的?我要买也是奔驰,这个破车是我借的,准备过几天自己买一辆玩玩。”

“呸啊!吹吧你!这风大扇死你的舌头。”柳贺接过手机,纤细白嫩的手指在上面划了一下,解开了手机锁,见上面出现一个视频。

点开见是一个搏击的视频。

柳贺冷哼一声,她不喜欢上面搏击,刚想关掉,里面出现一个画面,其中的一个人像是陈楚。

不由得看了起来,随即越来越吸引,脸上不由得阵阵红晕。

激烈的比赛,沸腾的观众,仿若让她身临其境,深陷其中……

看罢多时,柳贺呼出口气,胸口起起伏伏,似乎还沉寂在刚才热血沸腾的比赛当中,她不禁迷离的看了看眼前这个背对着他迎面吹风的人。

这个以前的小学和初中同学,难道……这个人真的是他么?重名,重姓,人也一摸一样?

“这真的是你?”柳贺咬了咬嘴唇问。

“嗯。”陈楚挠挠头:“其实,我在小学的时候就是一个武林高手,只是咱国家不是有句话怎么说的么——,那便是大隐隐于市,所以我才……”

“吹!继续吹!陈楚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你这人就是有二不带说一的,有骆驼不说牛,十者觅之一二,遥相呼之三四……这个视频肯定是你打败了一个小小的拳手,一个一文不名的,你就这么得意了!哼!”

柳贺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视频她在视频中却知道,那个川岛一郎可不是什么不问一名的人。

陈楚的样子也逐渐的在她心上高大起来一些。

“嗯……”陈楚摸摸鼻子,并不辩解。

“小姨子,不管你怎么不理我,但我还是你姐夫的,走,姐夫开车领你兜兜风,去给你买两件衣服。”

柳贺脸红了:“呸呸呸!谁是你小姨子?你是谁姐夫?你好不要脸……”

陈楚已经走到奥迪车前,拉开车门进了去,随后推开副驾驶的门等着柳贺。

风平静吹过,柳贺低低的咬着红唇,两手在一起扭动,最后咬了咬牙,还是走紧车,不过却啪的关掉副驾驶的车门,坐到了陈楚后面。

陈楚淡淡一笑,车子启动。

开往瀚城步行街。

……

“陈楚,你有钱么?还给我买衣服?不信我要一千块钱一件的?”

陈楚摸摸鼻子:“嗯,小姨子别说要一千的,要一万的姐夫也要给你想办法买,另外再给我老婆你表姐柳冰冰买几套。”

柳贺狠狠白了白他:“陈楚!我表姐被你坑了。”

“呵呵,不至于。”陈楚摸摸鼻子道:“我现在也不是有楼有车么?而且冰冰住的那个楼我写了冰冰的名字,她要是喜欢,这辆车我也给她,以后她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给她……柳贺,我问你,一个女人有我这样的男人,难道还不够么,难道非要你表姐嫁给那个五十多岁,一米五的刘县长好吗?柳贺,人,不能看表面,表面的风光并不意味着未来的延续,比如那个刘县长,现在双规了,啥都没了,如果你表姐当初嫁给他,现在会是一个孀妇。”

陈楚说着呼出一口气:“尤其是男人,不要欺负他穷,不要欺负他没文凭,不要泯灭他的自尊与尊严,你可以骂他,可以打他,甚至可以杀了他,但是不要侮辱他,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只要这个男人不放弃他所追求的,他早晚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柳贺呼出口气,脸转到一边,闷哼不说话。

过了片刻,到了步行街,她这次扭头道:“陈楚!我和表姐并没说你坏话,我只是给她打了电话,想她了,要见她,她遮遮拦拦的让我去她那了,我看到她怀孕,她才支支吾吾的把事情告诉我,我也希望你们好好的,你们都这样了,我不可能说你不是的,你也不用给我买东西堵我的嘴。”

柳贺气咻咻的:“你这是在侮辱我。”

“呷?”陈楚笑了笑:“给你买东西是侮辱你?那好吧,你自己付钱,我收回我的侮辱。”

柳贺呼出口气:“我哪有钱?看样子你现在混的不错,有两个土鳖钱,老娘不花白不花。”

“走吧!”陈楚摸摸鼻子给柳贺拽开车门,感觉不管怎么说,她是自己小姨子了,自己深爱着冰冰,这小姨子万不能再得罪了。

再说了,以后见到师父张道宗,给这妞儿算一算命,看看能不能破解这妞儿的克夫,要是破解了,她和冰冰和睦相处,自己晚上左右搂着两个大美人……哎呀,那是何等神仙的日子,就算修炼到了神仙也不换的。

陈楚摸摸鼻子,想要拉柳贺,人家甩开了,讪讪一笑,迈步朝世纪购物广场走去。

瀚城的世纪购物广场不算最大,但却算是最热闹的。

无行不成市,只要热闹便能赚钱。

两人正往前走着。

忽的,柳贺被面前几个卖小狗的吸引住了。

世纪购物广场警察有卖一些稀奇东西的,这里是三四个卖小狗的小贩,那些小狗被染着各种颜色,一个个可爱至极。

柳贺不禁伸出嫩嫩白白的手掌,那小狗像是闻到的她身上的香水儿味道,也可爱的伸出小爪子放在柳贺手心。

正握着,逗着小狗玩。

旁边低低的传来一个沙哑声音的低低吆喝声。

“修鞋……有鞋坏的吗?修鞋了……钉掌……”

柳贺美目扫去,不由得吓得啊的一声退后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陈楚忙上前一把拉住她,柳贺的身子软绵绵的靠在陈楚怀里。

脸色还是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个人,吓得花容失色。

只见在世纪广场门口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修鞋的摊位,破破烂烂,肮脏不堪。

而主要是那个修鞋的人,有些太吓人了。

穿的破烂,如同乞丐,秃头,而最骇人的便是半边脸皮已经没有了,脸皮上像是刚刚凝结了的血痂,起伏不平的地方,像是还有没长好的地方,脓血往下偶尔滴答下来,几只绿豆蝇子在他身前身后嗡嗡嗡的飞转着,有时候还往他脸上的伤口叮咬过去。

而他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像是残废了,在地上艰难的挪着。

这样的人,就算有鞋坏了,也不敢靠近去修了。

这时,世纪广场的几个戴着大檐帽的保安,拎着胶皮棍子冲了出来。

上去冲这人狠狠几棍子:“糙尼玛的!你又来了!我们和你

说过多少回了!别

在这摆摊,你耳朵里塞j毛了!听不见是不是?”

那人被打的一只好手捂着头,搪塞了几下。

那保安瞅准缝隙,那棍子往里面戳:“滚滚滚……”

他正打的过瘾,身后肩膀被拍了拍。

保安回头,见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十**岁的年轻人:“咋的?哥们啥事?”

陈楚摸摸鼻子:“没啥事,是你打人的方法不对,来,我教教你!”

陈楚说完手搭在他肩膀上随后往后一甩,脚下顺势一绊,这小子直接往后滚了出去。

大檐帽已经滚没了,整个人在台阶大理石上摔的浑身痛楚。

另外几个保安咬牙冲上来。

陈楚暗暗低喝一声:“练气第一重——开碑断石,第二重断金穿石……”打几个保安而已,只提气两重便足够了。

脚下踢出几次侧踢,这几个保安赶紧手臂像是要被踢断了。

哎呀呀的退后几步,只看着陈楚再也不敢冲上来了。

陈楚摸摸鼻子,看着那个被打的修鞋人。

那人忙低头手脚不利索的收拾着自己破烂的东西。

惊慌失措的两只鹰眼不敢去看他。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那曾经不可一世的两只鹰眼,如今却也胆小如鼠了。

一浪推一辆,一代新人换旧人,曾经枭雄,如今狗熊。

“怎么,我帮了你的忙,不谢谢我么?”陈楚淡淡一笑。

“谢,谢谢大爷,不,谢谢大哥。”

陈楚上前,一脚踏在他的修鞋摊跟前。

“怎么,不做生意了?帮我擦擦鞋。”

“啊?好……”那人慌乱的艰难的半跪着,他一条腿废了,只能用这种姿势,想用脏兮兮的抹布,想了想用自己穿着的背心把陈楚的鞋擦了擦。

那人低声下气的说:“大哥,你的鞋很干净了。我怕再给你擦脏了……”

陈楚两眼望天,随后点点头。

掏出一张钱递过去:“马猴子,给你钱。”

那人残手捂着没了半边脸皮的脸:“大哥,你认错人了……我,我也不要钱,没咋给你擦,再说擦鞋就一块钱,我没有零钱找你……”

陈楚点点头。

收了钱,随后摸出钱包,掏出一沓钱放在地上:“马猴子,别紧张,我们的恩怨已经没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擦鞋,有我陈楚在,没人敢动你一根指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