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切都来临了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女人就是那么回事,有权势,有钱的人,一招手要多少有多少。

没人犯得着为女人挣得头破血流的,以前有争执的,但随着发展越来越少了。

这个时代,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约炮时代。

今天你看好的这个女人,或许白天和你搞完了,晚上就和另外的男人上床继续搞。

陈楚不相这类妞儿,他只喜欢这妞儿的身体,当然,搞一晚上第二天穿上裤子也不认识,这样最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外面,女人长发披肩,其实说是换衣服,也只是在内衣外面罩着一层布而已。

总是穿三角裤头穿习惯了,她穿完整的衣服反而觉得不舒服。

身材高挑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加上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和丝袜,足以迷惑所有的男人。

陈楚开始在后面走着,感觉这妞儿的姿势有点让他激动,只不过片刻,他就拉住举牌小妞儿的胳膊往前走了。

举牌小妞儿呵呵一笑,回头看了看他:“你还挺能打的,我说话算数,你说吧,去哪?”

陈楚可没时间和她说别的,甚至是那些讨厌的让她改邪归正的狗屁话。

都改邪归正了,老子玩谁去?

“你喜欢去哪?”陈楚笑了笑。

举牌小妞儿咯咯咯笑了起来,鲜嫩的小手捂着红唇。

夜色寂寥,她换了一身黑装,前面敞开着,胸前露着白花花的皮肤。

重要地方被包裹住,下面直接耷拉着,像是黑色一步裙那样,小妞儿又把自己的发型盘了盘,乌云叠嶂。

脸上的装有些浓,带着瞳,扑簌簌的睫毛一动一动,尖尖白白的下颌微收缩,脸上的表情自然而又恬静,就像是画中的女人。

太好看了。

陈楚的爪子都痒痒了,真想马上把和大美妞儿搞上手。

“呵呵……”大妞儿笑了笑:“去宾馆,还是去迪吧,还是野战,还是去厕所……”她红唇嘟嘟嘟的说着,把陈楚说的魂儿都没了。

“去厕所?好地方,最好是去女厕所。”陈楚呼出口气,心里的想法没好意思说出来。

“咳咳……要不,我们先走走?”

“哈哈,走走?走走就走走。”女生甜甜一笑,手搭在陈楚的胳膊上,两人顺着幽静的路径往前走着。

陈楚想了一下问:“野战,宾馆这些我都知道,那个……去迪吧全是人,咱们怎么……”

“呵呵,你傻啊,迪吧不是有厕所么,我先进,你后进,厕所小点,不过咱俩人也不睡觉,搞那种事能用多大地方啊。”她说着话大眼睛瞥着陈楚。

夜色柔美,她的眼睛像是狐媚子一样的好看。

陈楚忍不住手落在她的细腰上,感觉像是被一阵阵电流击过似的。

“哎呀,你的腰真细,真柔,真……”

“想摸就摸,谁也没拦着你。”

女人说着话不动了,夜风把她的长发吹起,翩翩然的美不胜收,红唇火辣,撅着。

陈楚瞳孔无限放大,终于忍不住,两手抱着她雪白的脖子,张嘴一口咬上了她的红唇。

举牌小妞儿闭上眼睛,被陈楚狠狠的亲着,吸允着红唇,她两只长长细细的胳膊放在陈楚脖子上,身体像是一只蛇精在陈楚怀里动作着,扭动,翻转,好像被陈楚勒得有些气喘吁吁了。

陈楚亲着她的嘴唇,然后顺势往下,亲着她的雪颈,两手保住她的腰,指尖时而去摸她挺翘的小屁股。

女人发出淡淡的呻吟声,有些压抑。

“等等,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陈楚愣了一下。

“你能不能……帮我打一个人。一个男的,能就能,不能就算了,咱们继续做。”

小妞儿话都说到这了,陈楚咬咬牙:“好吧,不过,要是我打不过人家你也别怨我。”

女生摇摇头。

陈楚又开始在她脖子上亲吻着,并且把她推着定在一株树上。

女生鲜嫩的柔荑堵住他的嘴:“要不……要不我们去拳馆吧。”

“拳馆?”陈楚愣了愣。

“是啊!我当那里的模特,有一把拳馆的钥匙,我可以穿着举牌的服装,你在擂台上搞我,这样是不是更有意思?”

陈楚魂儿都享受的没了。

“有,有意思。”

女生咯咯咯一笑,拉着他,两人快速走去。

这妞儿本身两条大长腿,到了一处俱乐部,掏出钥匙打开门。

“这好像停业了。”陈楚嘀咕了一句。

“嗯,停业两个月了,我在这住。”女生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在这住?你晚上一个人不害怕?”

女生咯咯咯笑了:“你别以为我们女人真的那么娇气好不好?其实我们女生吃的苦不比你们少,比如我们这些北漂的,我大学毕业没有工作,来到北漂,我们三十多人住一间屋子,夏天多热你知道么?就一台电扇,屋子里睡的全是人,还有的时候停电,你知道去厕所都得憋着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滋味……”女生说着叹了口气,像是回忆曾经的经理。

陈楚呵呵笑道:“那这么吃苦你怎么还在这?不回家?即使你家是一个小城市,你这模样找一个像样的工作也容易啊。”

“呵呵,傻呗!”女生笑了一下:“总以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总以为自己出类拔萃,总以为只要自己一毕业大把的工作大把的票子都在等着自己,只是哈腰捡的问题了,总的来说就一个原因,便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女生说着关了门。

“走吧,去我的房间看看,你希望在床上,还是在擂台上,今天咱俩疯狂一下。”

陈楚拉住她,在她脖子上亲了好几口,甜蜜蜜的皮肤亲在嘴上,陈楚感觉比干那些三流货色都要强的多。

有的女人,哪怕是看一眼,都会让人毅力三日不倒,有的女人,即便是脱光了,也会是那般的索然无味,从此不举。

眼前的这种女人就是前者,看一眼都会几天不倒下的。

“美人,你真的好美啊。”陈楚把她抱起来,她的一只高跟鞋吧嗒掉在地上。

陈楚抱着她扑到床上。

女人峰峦叠嶂的涌动起来。

两手环着陈楚脖子:“咱俩说说话啊?”

陈楚答应了一声,亲吻着她的红唇,心想搞完了再说不也一样么?干嘛那么浪费时间。

女人张了张红唇,和他对吻了几口,舌头被陈楚吸允几次,她转过头,兀自说着话。

陈楚亲她的脖子,她的脸,她挺着,自己说自己的。

陈楚的手已经摸着她修长的大腿。

这货爽翻了,这大腿除了柳冰冰的就属她的长啊,陈楚忍不住鼻子也伸过去闻着人家大腿。

脚丫他也贪婪的闻着。

女人被弄的咯咯咯痒痒的直笑。

“京都这地方说到底还是有钱人呆着的,像我这样没钱没势的,毕业后来到这里基本上就是属于飞蛾扑火,总感觉在京都工作,对外一说很有面子,和同学,和家人亲戚朋友一提,自己在京都,他们都会很惊讶,很佩服,其实,在哪还不是一样?我只是个小角色,我当过服务员,洗过盘子,当过白领,不过那时候傻,有个老头儿要包养我,被我拒绝了,而且我还骂了他几句,可是没过几天,他就包养了我的一个同学,那女生比我还漂亮……唉,人家现在是在京都三环内有车有房了,我还是啥都没有……”

陈楚的手已经捏着她的嫩嫩的屁股,而这货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女生笑了笑:“后来我又当平面模特,那些摄影师也色的很,然后又当举牌模特,反正后来……明白了想要生活就要顺从,反正不都那么回事么,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过也要我喜欢才行,你去洗洗澡吧,我又飞不了,既然都把你带我家里来了,还不能让你玩啊。”

陈楚有些急哄哄已经把人家裤衩脱了。

“哎呀,你别闻我的脚呀,痒痒……呵呵呵……”女生咯咯咯的小,大腿摆动摆动的。

陈楚在她大腿上亲吻了几口,亲吻她的脚踝。

女生被亲的有些发情了。

不过嘴里还是嘟囔着:“别这样,你去洗澡,快去,我也不走。”

陈楚急不可耐的样子:“宝贝,别洗了,我都受不了了,你的身材太好了,你的脚长得太美了,还有你的腿,你的屁股,你哪里都好,我要马上把你吃了。”

“呵呵呵,有本事你就吃,快去洗澡,要不我和你一起洗?”陈楚呼的抱起大美妞儿。

她的裤衩已经被脱掉了,光溜溜的大腿,一步裙盖着大腿根儿。

陈楚抱着她还不住的啵啵啵亲着她的脖子她的脸蛋儿。

女生摇着臻咯咯咯的笑着:“别闹了,往侧面走。”

那里还真有个淋浴的地方。

女生摆着小脚道:“放我下来,你先洗,我后洗。”

陈楚想要两人一起洗,但眼睛转了转,和个小妞儿计较什么,自己下脱了再说。

走进淋浴池,脱掉衣服,女生背对着陈楚站在门口。

忽的,她的细腰被陈楚抱住,随后抱了进来。

“哎,别闹,别闹,别弄我身上水,我衣服还没脱呢,这种衣服有褶子……”

“那你就脱了吧!”陈楚说着,把她的外罩扒掉,露出了她meimei的后背。

带着黑色胸罩。

而后面却什么都没有了。

女人一愣,已经被陈楚抓住两手按在墙上,下一秒她感觉一切都来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