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占有(第三更,第四更和五更12点以后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内裤被扒掉了,凉风阵阵吹了里面去。

流淌下无助的眼泪。

平时,她走到哪里,都会接受尊重的眼神,那些眼中有敬畏,也有些狐假虎威的权势。

虚荣心满足了,内心还是旁白无力。

此时,被一个陌生大汉压着,嘴被堵住,她呜呜的发出声音:“你杀了我……”

“杀了你?是要杀的,不过这样杀你太可惜了,你不知道你有多好看,城里女人白白嫩嫩的,而且老子还没玩过头牌呢!听说你在丽人间只是陪侍,就是那种卖艺不卖身的,被一个性无能的领导选中,那个太监,只会和你逢场作戏,摸摸索索的,而不知道怎么让一个女人爽,他的权利再硬下面不硬有什么用?还是让我滋润滋润你吧……”

许梦咬牙切齿,嘴被堵住含糊不清道:“你是谁……你……唔……”她感觉一只大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眼泪不争气的断线珠子一般流淌下来。

男人哈哈大笑,准备直捣黄龙。

却冷冷的发现左手上钉着一根银针。

银针刺入半寸多深,正是虎口位置。

刚刺入之时没什么感觉,过了不到两秒钟,又麻又痛。

再抬头见阳台上坐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子,脸上同样蒙着黑布,只是蒙住了下半部的脸,上边的眼睛露出。

“你……你是谁?”

“哈哈!我是谁?我倒是想问问你,我是许姐的保镖,你是谁?”

“我……我杀了你!”男人放开绵羊一般的许梦,感觉只要一棍子就能把这小子打残,然后再好好搞这个到嘴边的肥鸭子一样的女人,老子要把她浑身舔几遍,好好的玩。

铁棍落下,陈楚不躲不避,暗中提气,已经到了练气第五重境界,在半空中手腕一翻,已经一把抓住了男人打过来势大力沉的铁棍。

嘭的一声,陈楚抓住铁棍,咬了咬牙,忽的一想:“这人得留着,不能杀,留着他,许梦才有害怕的东西,就得和自己在一起,天天搂着这么美女人的大屁股睡觉难道不好么?为嘛要和天天能跟大美女睡觉的机会作对?而放了这小子又可惜……”陈楚哼了一声。

身体近身,随后嘭的一声,一掌只用了二百多磅的力道打中男人的软肋。

二百多磅足以让软肋骨折几根。

男人感觉软肋嘎巴的响声,而后肾脏被刺的疼痛男人。

当下单膝跪地,手里的铁棍亦然扔掉。

陈楚也住手了,心想还是下手太重了,这样的重手,这男的可怎么跑啊?自己得让他跑,许梦才能有个害怕的惦念。

正想着,猛的,这男的一手从腰间拔出黑漆漆的一个东西。

陈楚呼出口气:“麻痹的手枪……”

“噗!”陈楚手腕一抖,早就准备在手心里的银针飞了出去,练气五重的力道银针直接刺穿男人的手腕。

男人手枪落地,两腿站起来朝外就跑。

陈楚皱了皱眉,追了几步,看到和货安全的跑到了别墅外面,上了一辆挡住牌照的奥迪车逃窜了。

陈楚才回来。

捡起地上的手枪,拿在手里查看一下。

是六四手枪,这枪比李坤给自己的那十把枪都要新。

枪筒乌黑,枪身没有什么磨损的痕迹。

陈楚检查了一下,感觉好险,六发子弹亦然上堂,而且已经打开了保险。

手枪也有一个保险,平时把保险都是关着的,为了避免伤了自己人。

只有开枪射击的时候才会把保险打开。

陈楚汗不禁低落下来,要是自己慢一下,这子弹出来,这玩意可不长眼睛,没准一颗子弹打中自己脑袋瓜,自己就嗝屁了。

我糙!

泡个妞儿还担着生命危险,老子容易么?色狼这年头也不好混啊……

“手枪,给我手枪?”许梦已经坐在那里,内裤还在脚踝上挂着,她脸上带着泪痕,头发散乱,脸上还挂着泪痕。

陈楚愣了愣:“许姐,你一个女的,要这东西干嘛?”

“我就是看看。”

“嗯,给你看看。”

陈楚把枪递过去,许梦看了看,然后哭的更厉害,忽然枪口对着自己:“你不是让我死么?我就死……”

勾动了几声扳机。

并没有传来枪声。

许梦再睁开,见陈楚抓着弹夹:“好险,子弹没有上膛一颗,不然许姐,你这么美的容颜就要被打成一颗烂西瓜了,啧啧啧,多可惜,小弟还想多亲亲你的脸呢。”

“你……”许梦错愕间,感觉手影一闪,手里的枪已经被夺了过去。

陈楚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慢慢抓住她的镂空内裤,把她穿到了大腿根。

“许姐,他也没把你怎么的,你干嘛要死啊,是不是为了给弟弟我守贞操?”

“守你妈……”许梦骂了一句。

陈楚却笑笑张开怀抱,一把搂住许梦的身体。

许梦无助的躲在他怀里呜呜呜的痛哭流涕。

陈楚忽然觉得,当人家的小三也很可怜。

这个人,他凭着直觉,不是领导正式夫人找的,便是领导手下人。

有时候,当人家小三,抚慰人家伤痛和没有小丁丁的痛楚,知道了这么多的秘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宝贝,去我那里住吧。”

“去你那里?”许梦愣了愣。

“嗯,咱们算同居。”

许梦摇了摇头。

“要不还去车里?”

“滚……”许梦被说的脸红了。

“哎呦,多大个事儿啊,姐姐,你比我还大呢,别让小弟哄着了,擦干眼泪,小弟可救了你呀,咱俩洗个澡,然后再让我好好爽爽作为报答……”

陈楚嬉皮笑脸的,一会摸摸,一会儿碰碰。

许梦被弄的桃腮粉红,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最后头埋藏在陈楚怀里。

轻轻道:“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陈楚不客气。

先把窗子关好,他有种预感,凡是有危险来临,玉扳指总会提示。

再者,练气亦然达到第十重御气境界。

便是感官已经超越凡人多少倍,风吹草动,自己本能的就会敏感的做出反应。

再说,泡妞儿么,就应该放开胆子,胆子多大,妞儿的屁股就有多大。

所以,干吧,别犹豫。

陈楚一手托起许梦的大屁股,一手穿过她的腋下托起她的美背。

许梦的样子就像是被陈楚抱在怀中似的。

尤其屁股传来一阵阵的感觉,让她面红耳热。

“陈楚,你别这么抱着我,你会不会抱女人啊?”她娇嗔着,把臻埋在男人的胸膛。

陈楚手指按了按她结实的屁股蛋儿。

“宝贝,我这么抱你才有感觉……”

进入浴室,洗澡,按摩,捏脚,袭臀……

翻转着花样的搞。

两人不知是彼此见的汗水淋漓,还是浴室中的蒸腾的热气。

慢慢的,女人的两只细长的柔荑抵住浴室玻璃门上,留下五指印痕,白花花的躯体被人搂着,在后面冲击着。

春光无限,一浪高过一浪。

浴室,厕所,床上,地摊上。

许梦不知道被搞了多少次。

她又要了多少回。

最后终于精疲力竭,两人瘫软的睡在了大床上。

……

第二天一早,电话铃声铃铃铃的响了起来。

陈楚迷迷愣愣的去抓电话,却抓到了半球。

女人痛了一声,扒拉开他的手掌。

然后帮他拿过来电话接听,塞到他的耳边。

“死小子,别摸老娘的屁股,电话已经放在你耳边了……”许梦叫了一声,发现屁股上的爪子还没有拿开,而且还挠了挠。

不禁掐了那爪子一把。

而她的丰腴的屁股蛋儿也被啪的报复性的打了一巴掌。

“喂……”陈楚睡的晕晕乎乎的。

“老,老,老大……”

“老大?”陈楚愣了愣。

电话那端咳咳了两声:“楚哥,我是华强啊,老大,你……你跟嫂子睡觉哪?嫂子……嫂子的声儿挺甜啊……是徐红,还是……”

“咳咳……别乱说……华强啊,你们在哪了?”

马华强嘿嘿笑道:“快到dl了,差不多进展了,哎呀,dl的楼我们在火车上离着老远的看到了,盖的真高啊……看见这楼,咱们瀚城就跟那个农村似的。”

陈楚微微笑了,摸着怀里女人的绸缎一般光滑柔嫩的身子。

“嗯……好的,华强,你在车站那等着我吧,我这就去接你们,对了,这次来了几个人?”

“唉,本来是三个,我和黄毛,不过金星哥有点事还要处理,过两天来。”

陈楚皱了皱眉头:“怎么?金星也要来?他来了季扬咋办?”

“老大,你不知道,金星哥太闹心了,他在季扬那呆不下去了,听说我们要来也要跟着。”

陈楚点点头:“知道一点,金星咱们都是一群好兄弟,即使我不当这个二当家的了,扬子也应该让金星当这个二当家的啊?哪里能轮到曹云飞那牲口呢?”

马华强咧咧嘴道:“楚哥,金星哥不是为不为这个二当家的,就是几句话和季扬吵翻了,估计现在收拾东西,两三天,再不,一两天就能到dl了。”

“嗯……好吧,我现在就去接你们……”

陈楚放下了电话。

许梦已经起身了,穿上了丁字裤的内裤,这样的性感,让陈楚再次心猿意马。

“哎呀,你要死啊,别碰我的腰,不行……不让搞了,昨天差不多二十次了,你以为自己的种马啊,就算你是种马,老娘这也不是痰盂啊,你吐起来没完了呢?”

许梦甩来他。

随后快速的穿好衣服,整理好了头发。

她不用怎么整理,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化妆之类的。

她只是清水洗了把脸,把头发随意的梳理了一番,换上了淑女有些成熟的服装,服装随意,却是性感暴露,让人欲罢不能,有种想把她浑身衣服撕碎的冲动。

“宝贝……你要迷死我啊……”

许梦推开陈楚。

随后给他整理衣服和扣子,细心体贴的像是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整理完裤子又蹲下身体给他系鞋带。

陈楚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自己啥时候享受过女人这样?

原来女人不禁可以用,还可以这样关系男人?

陈楚有一种被宠爱的感觉,一时间看许梦的眼神有些不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