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千里送13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董圆圆?’

陈楚不禁躺在床上嘿嘿淫笑了起来。

他就知道那妞儿的屁股挺圆的,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身材霸道至极。

更可贵的虽然她不是处女……唉,这年头能找到第一胎的女人就是非常幸运的了,还处女嘛呀处女?像是龙九或者柳冰冰这种家教甚严而且自我约束极高的女人能有处女。

其他的女人,那得多大的多牛逼的几率碰到一个处女啊!

长得好看就行了,下面的木耳不太黑,粉色的就行了,搞吧……

毛的时代是有不少处女的,但也不让乱搞啊,搞一个女人或许就过一辈子半辈子了,搞其他女人得冒着多么大的风险和人伦道德的谴责啊,弄不好还得批斗游街啥的,丢人现世……

现在虽然处女少了,但是一个萝卜可以随便填坑啊!这多牛掰啊!

陈楚快速的穿好衣服,洗脸,刷牙……

随后想了想,是开悍马还是昨天找人开回来的破捷达王呢?

开悍马多牛逼拉风啊!

可能把小妞儿往悍马车上一按,然后直接开搞了。

当然,得找个荒郊野外,这车是龙九送自己的,人家坦荡荡的,风挡玻璃没贴什么。

陈楚也不好意思贴,一贴那东西的基本上都明白是用来搞车震不被人家发现了。

一般市委领导啥的车都贴那东西,可见领导的生活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多情又骚气拉轰……

陈楚想了想,还是开……捷达王吧!虽然这玩意儿破,但是也能看出人心啥的。

要是这妞儿看到自己开悍马上车,看到开捷达王就不上车的话,这妞儿自己也不用理她了。

反正都上了,搞完了,要走就走吧!总之是个炮友而已。

要是上车么……那就再发展发展看看,做一个高级炮友,当然,在这种风月场合……举牌小妞儿在陈楚看来也是风月女子了。

这种女人他不太想发展成老婆,玩玩而已,何必认真。

想到这里,便出门,和马华强金星打了个招呼随后上了捷达王。

金星撇撇嘴:“华强啊,黄毛,昨天咱们抢劫太失败了……哪有让警察给咱见义勇为的奖金的?昨天楚兄弟忙了半晚上才回来,今天咱还得出去抢,多抢点钱,我给楚兄弟买个见面礼。”

黄毛咧咧嘴:“还……还抢啊……昨天不都抢过了么?”

金星一瞪眼睛:“昨天你吃饭了,今天咋还吃呢?再说了,昨天抢劫了么?那算抢劫都得被人笑话死。”

马华强咂砸嘴:“金哥,我看咱不用去抢劫啥的,你看楚哥这啥都有,你……好吧,去可以,但别带枪了。”

“靠!不带钱,你让我拿砖头去抢银行啊!赶紧吃饭,吃晚饭咱一起去……”

马华强跟黄毛一阵无语。

……

陈楚开着破捷达王忽闪忽闪的到了车站,随后停好车。

从保腚到dl的火车还没到站,陈楚就在这等着。

忽的,一只手啪的拍到他肩头。

“哎呦喂,兄弟,好巧,好巧,好巧……”这人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巧。

陈楚回头,见是上次那个矮冬瓜,当时还给自己一张名片,想起他叫隋潭,五建的负责任。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货这幅尊荣,也管理五建?当然像是个二把手,三把手的模样,那也很牛掰了。

“你这是……”陈楚看了看他问。

“哦,没事,承包了点小活儿。兄弟你这是……”矮冬瓜套近乎的笑着,他虽然长得不好看,但这个身高,这个笑容,给人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这货后面停着一辆崭新的法拉利。

陈楚淡淡一笑,上次是卡宴,这次是法拉利,这货真有钱啊,车跟衣服似的,总换啊!

“哦,等个朋友……”

“哦——?我明白了!哈哈哈!”矮冬瓜伸出手指,指了指陈楚:“上次是接你女朋友,这次是不是情人铁子?兄弟啊,厉害啊!一脚踩几条船啊!哈哈哈!”

“呃……你误会了,上次的是我的普通朋友,这次的也是。”

隋潭眼睛亮了一下,他至从上次见了龙九一面之后,整个人的魂儿就没了。

不夸张的说,他见过女,身为五建的二当家的,美女见过不少,也玩过不少,但真没有龙九那样让他如此心动的。

他玩的那些都是鸡,即便是三流的小明星,也是鸡,甩过去一沓钱,三流明星甩过去几十万,麻溜的衣服脱掉,光着屁股你咋样玩都行,撅着屁股跟高射炮似的,随便你撞……

那样的没意思,没感觉,隋潭这个矮冬瓜都疲软了。

自从见到龙九的那一刻起,他才感觉自己算是从新找回了爱情,爱情是什么?就是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有心动的感觉。

就感觉到自己心跳,口干舌燥,不会说话,或者一说话就胡言乱语,平时口若悬河,见到她的时候就半个屁字都蹦不出来。

这种才是爱情。

而且是一见钟情。

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吃不下饭,看什么都不顺眼,整个人没魂儿是的想着那个人……感觉没有她自己就一分一秒也不想活了。

这才是爱情。

隋潭感觉他的爱情来了,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是这么魂不守舍的。

无奈,联系不到人家,这货包了车站的一个工程,天天眼巴巴的看着,终于看到了陈楚这辆破捷达王,他像是看到了圣光一样过来没话找话了。

不过隋潭不像那些平常人,上来就直奔主题。

五建的二当家的,他凭的便是头脑。

“呵呵,上次听说你姓陈,叫陈楚?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楚兄弟……对了,你说上次你接的那个美女和你不是男女关系?”

陈楚眼睫毛都是空的,亦然明白这个矮冬瓜的意思,在者,谁见了龙九能不动心?不动心的那还是男人么?就自己这个大色狼都愿意做龙九身边的一只小绵羊呢。被人揍都感觉很爽……

“咳咳,算是一个朋友吧,不过她走了。”

“哦!”隋潭脸上露出些许的失望之色。不过马上就堆满笑意道:“呵呵,兄弟,相逢不如偶遇,我们兄弟人海茫茫还有缘再见便是奇迹了,哥哥今天请你喝酒。”

陈楚点点头:“我在等人啊,下次吧。”

“唉,那就一块来嘛!都是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啊,再者,兄弟你给我一个感觉,便是……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虽然你年纪不大,但是你有那股气势,为兄不才,在五建混了个二把手,在dl不敢说了,你在春城一提五建隋潭,一般人都知道哥哥的名号,我看楚兄弟是个人才啊!怎么样?如果事业……一般的话,可以考虑考虑进五建,我给兄弟你点小活儿干,比如那些没人愿意干的外墙涂料……保证兄弟你一年赚这个数……”

隋潭这个矮冬瓜说着伸出五根短短的手指。

陈楚暗想,五万块钱?

随即呵呵笑了笑。

隋潭小眼睛眨了眨:“兄弟,不用你干活,我给你一伙人,你指挥就行,下面也有工头,你指挥的就是工头,就冲他们喊,能不能

干好了?不能干好妈逼的滚犊子!你一天喊一遍就行!”

陈楚笑了,也伸出五根手指道:“这个是多少?五万?五十万?”

隋潭也笑,拍着陈楚肩膀:“兄弟,这个是五百万!”

“呼呼……”陈楚大喘了一口气。

“隋哥,你不是逗我吧,能赚那么多?”

隋潭哈哈一笑:“兄弟,这还是小钱呢!兄弟你要是有本事的话,我可以给你两个楼号,一年不弄个千万的没啥意思。”

陈楚不禁皱了皱眉。

他知道房地产赚钱,但没想到能这么赚钱,一点小小的工程真的能赚这么多么?

陈楚摇摇头:“隋哥,我不,你就看dl,咱拿dl来说,一平楼房都一万多了,地皮也贵,能赚那么多么!”

隋潭眨眨眼:“兄弟啊,我和你说一句话,你不要和外人讲,这话只能烂在肚子里。”

陈楚点点头。

隋潭笑笑道:“我就不说dl的行情了,瀚城,你老家知道不?我就说说瀚城的楼价。”

陈楚点头,现在瀚城房价也飞涨,他倒是想听听。

隋潭道:“这东西第一手承包的永远不是干活的人,有的时候第二手,第三手都不是真正施工的,第一手的一般都是市领导,他转手赚一笔,然后往下承包,下面的也转手赚一笔,再往下,你算算,这成本不就高了么?成本高了怎么办?房价只能提啊!你看啊!以瀚城现在的楼价四千块一平方算,给了拆迁户的,给了倒了好几手领导的缝子……你说能赚多少钱?”

陈楚叹道:“应该没多少钱了吧?”

“错了兄弟!把这些缝子钱都去掉!再去掉地皮,施工人员的工资,建材的成本费,还有各处的打点,五险一金……总之全去掉,成本价折合一平米为一千六百块钱……然后开盘卖四千一平,当然,门市就更高了,车库,地下车位都可以卖的……”

“我糙!”陈楚骂了一句:“倒手这么多,还能赚一半的钱?”

隋潭哈哈一笑:“是啊,要不是赚这么多,谁包工程啊?哈哈哈哈……”

陈楚揉揉脑袋,他做也没料到,这里面的水分竟然这么大。

隋潭遂道:“你算算,在农村自己家现在盖一排房子需要多少钱?十几万吧?十几万能建筑一百多平的房子,而建楼需要的材料多,所以价格便宜,很多油水,实际上要比在自己家农村盖房子还要廉价的,所以兄弟你要是嫌赚钱慢,就过来和哥哥混,保证你一年五百万跟玩似的……”

陈楚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时,车进站了。

不久,一个高挑的大妞儿拖着皮箱径直朝着陈楚走来。

这妞儿穿着很短的齐逼裙,滚圆的屁股一晃一晃的。

长发披肩,五官俊秀中带着阵阵的妖气,像极了吃人不吐骨头的白骨精。

脸上化着妆,蛮腰纤细,高跟鞋疙瘩疙瘩的。

她脸上带着一种兴奋希冀的混合情绪。

当看到一辆卡宴与一样捷达王相距不远时,她眼里带着一点点的犹豫,转瞬便甜甜笑着站在陈楚跟前。

樱桃红唇微微开启道:“楚哥,想我了吧……”

甜丝丝的声音让人骨头恨不得酥麻了。

隋潭看了这妞儿一眼,尤其那齐逼裙短的,白花花的大腿让人把持不住。

呼……

隋潭暗地里咬牙,这个该死的穷小子,开个破捷达王,怎么妞儿都这么漂亮?好白菜都

让这头猪给供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