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尼玛珍莎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消息一传出去,整个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

农村就有这个好处,没事闲的,一有事儿大伙都去围观。

板凳,瓜子,茶叶水儿。

跐溜跐溜的喝着,坐着小木头板凳,这个得劲儿。

陈楚也让众人闪开一条路,随后在前面走着,后面的王小眼抱着两只鸭子一瘸一点的跟着,后面是刘海燕跟王晓燕,还有一杆村民。

而外面也围着不少的村里人了。

都想看着这个热闹。

直接来到了厂房门前,陈楚让众人散开两边,然后冲王小眼道:“王大叔,现在你把鸭子松开吧,放在地上。”

“哎。”王小眼答应一声,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说什么。

随即把两只鸭子放在了地上。

那两只鸭子叫的欢快,刚落到地上,就嘎嘎嘎的叫着迈开八字步往前走了。

众人在旁边看着,这两只鸭子有一只引着路,另外一只在跟着。

慢慢的一拐一拐的走出人群,随后往前快步走着。

几十人在后面跟着,随后人也越聚越多,厂子里的女工也出来看热闹了。

两只鸭子拐呀拐的,最后朝着刘海燕家的方向走去,王小眼的脸都绿了,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

上百人屏住呼吸的看着,最后两只鸭子终于一拐一拐的进了刘海燕家的大门。

王小眼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村民哈哈哈笑了,人群里孙五第一个带头起哄:“哎呦!王小眼偷人家刘海燕家的大鸭子喽!”

闫三也跟着喊:“小偷儿王小眼喂……”

这俩货就是村里的混混,一般人不敢惹,说打就落的,王小眼自然也不敢惹了。

要是别人他早就上去用头撞人,然后讹人了,但一看是孙五和闫三这俩货,便不动了,这要是上去,自己非得挨揍不可。

尤其是闫三那个亡命徒,以前就是一个抢劫犯,下手没轻没重的,自己这把老骨头还不得被打死啊。

不过王小眼气不过。

看着陈楚,又看着刘海燕那开心的样子。

不禁脸色通红,手指点指着两人道:“你们……你们串通一气,你们……你们有一腿!昨天我就看你从陈楚什么悍马车上下来的,昨天下大雨,你在人家车里呆了一个半小时,肯定啥事儿都办了吧!你们在一起搞破鞋!”

“哗……”

这下事儿大了。

很多人议论,刘海燕受不住,脸红了:“王小眼,你埋汰人,昨天埋汰你闺女王小眼和陈楚在办公室里苟且,今天又往我刘海燕脑袋上抠屎盆子,你……你这么大的岁数了,一点嘴上不积德,怪不得你儿媳妇和你儿子离婚了,你家去年三间大瓦房也都烧的一干二净,你的腿半年前还一瘸一拐的,看来都是老天对你的报应,活该……”

“你……你……刘海燕你……我和你拼……”

“拼什么拼?回家干活去!”张才分开人群,瞪了一眼王小眼。

毕竟人家是村长,这个村也没有村书记,或者说这个村书记和村长都是人家张才一个人。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权利亦是不小。

“这……这……唉……”王小眼叹了口气。

随后狠狠瞪了陈楚一眼,拉着闺女王晓燕道:“走,和爹回家。”

王晓燕看了看陈楚,又看了看她爹。

摇头道:“我不回去,我回家干啥啊?一会儿还得去场子干活呢。”

“干活?你还去人家场子干活?你没看这些人都合起伙来欺负你爹吗?你不帮着你爹,你和他们一伙儿?你给我回家,回家……”王小眼说着拉着闺女往家走。

王晓燕看了看陈楚。

陈楚也没办法,人家的家务事,自己怎么管。

再说,自己还有一堆事儿没处理呢。

村里人看着父女两人的背影不禁一阵阵的摇头,王晓燕是个好姑娘,长相,人品,十里八村的都挑不出一个来。

但是她这个爹……唉,真是太让人厌恶了。

众人都谈论着王小眼。

陈楚摆摆手:“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其实是个误会,是有人偷了刘海燕家的鸭子,卖道了市里,然后王大叔碰巧买到了,就是这么回事,现在解决了,散了散了……”

这算是给王小眼一个台阶下了,陈楚也是为了王晓燕好了。

陈楚回到场子,见场子里差不多都去看热闹去了,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影子在干活。

正是刘翠了。

陈楚呼出口气,想去说点什么,这时厂子里的人陆陆续续进来了,也包括孙五。

他想说什么也不好张口了,刘翠只低着头干活,像是没看见他似的。

陈楚随即上了办公室,和王亚楠邵小华俩大妞儿说去一趟瀚城,随即开着悍马车走了。

陈楚说是到瀚城,就是个幌子,路是奔着瀚城的方向走的,不过快到瀚城的时候拐了个玩儿便直接朝着县城的方向去了。

想去看看柳冰冰,同时,杰克也说在柳冰冰对门安排了保护她的人,而且在小区门口也安排了暗哨。

他是想去看看了。

刚到小区柳冰冰住宅楼的楼下,陈楚就看到一个华夏人在他前面转悠。

陈楚笑了笑。

那华夏人只是冷眼看着他。

陈楚摸出电话,给杰克打过去,嘀咕了几句。

杰克笑了笑,放下电话。

不一会儿,陈楚看那个华夏人手机响了,他接通脸上慢慢缓和了下来,冲陈楚微微一笑,随后离去。

陈楚看他走过的步伐,不禁微微皱眉。

这人是一个内家功的高手。

他现在已经到了练气后天中级的境界,虽然自己是练气,传统武学是修炼内功,但是修炼这东西有着异曲同工之效。

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

比如艺术方面,医术方面也是。

艺术方面,很多画家同时也是雕塑家,也是音乐家。还是书法家。

其实书法家和画家最为相近,因为画了一幅好画,题词的字写的歪歪扭扭的,那这幅画画的再好也废了。

因为只要在一个领域达到一定的境界,便会触类旁通。

在医术方面也大体一样,兽医,其实也能给人看病。

比如给母猪接产,给人接产也照样可以,只是人比较事儿多娇惯一些罢了。

陈楚敏感的觉得这人是高手,同时看他走路很轻,几乎是落地无声。

走路轻松的人一般是练过的,越轻则越有可能是高手。

一般人走路都是稀里哗啦的,脚后跟咚咚咚的落地。

而练过的大多是前脚掌落地,因为每天总要跳跳窜窜的,习惯性的前脚掌落地,那样起到缓冲作用,不至于受伤。

没有武术家蹦起来脚后跟落地的,那是二百五的武术家。

陈楚点了点头。

随后没有上楼,而是摸出电话,给那个他差点删除号码,也本来想一辈子都不会打过去电话的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嘟了几声,那边一个熟悉的操着不算流利汉语的老外笑道:“亲爱的陈,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这老外还能说笑话。

陈楚摇摇头:“约翰博朗先生,谢谢你保护的家人……和……和家人。”

约翰博朗哈哈笑了笑:“亲爱的陈,我说过的,我们是朋友,我也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的,而且我越是想和你结交,越是了解你,越是感觉你的强大和有趣,你是怎么做到的?在我了解,半年前你还是一个一名不文的一米六不到的半大小子,怎么半年后你就成长的这么快?我不是说身高,你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身高从一米六跳到了一米七六很多,也很正常,我是说你的手段,柳……真漂亮,她怀孕了,就更了,还有你的女人王总和邵总,也好漂亮,亲爱的陈,我第一个佩服宙斯,第二个就佩服你……”

陈楚呵呵笑道:“你难道不佩服上帝么?”

“哦……天啊。”约翰博朗无语道:“亲爱的陈,上帝那是我们的神,不能佩服,陈先生,在瀚城你完全可以放心,即便是现在瀚城乱,但是再乱我可以保证,我们鹰组在那里的势力,完全可以保护你的家人,任何谁都干涉不了,实在有问题,我们可以让国际刑警出面。”

陈楚呼出口气。

正所谓财大气粗,便是有钱人说话也有底气。

这要是一个国家强大人家国民说话都有底气。

你看这老米,一天到晚

想干谁就干谁,都不带打招呼的。

米国的护照上面大意是这个样子的:大意是你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不管走到哪里,都要记住,有国家做你的坚强的后盾。

尼玛!天朝的护照的话正好相反。

大意是:你是天朝的公民,到人家国家要遵纪守法,不要惹乱子,不要给国家丢脸……

无语……

陈楚微微笑道:“约翰博朗先生,我有些不明白,我们只见过几次,你为什么要帮助我。”

“嗯……我说了,我们是朋友,而且我是善意的,我在华夏国呆了很久,很喜欢华夏国的一句话,便是急时抱佛脚,便是平时不与人来往,关键时候求人帮忙,肯定会被拒绝,华夏人还说以心换心,大概就是这个交朋友的意思,亲爱的陈,我想和你交朋友,所以我现在就要帮助你,华夏国叫做要想取之必先予之……”

“哈哈哈。”陈楚笑了笑。

不过心里想,老米还研究的挺透彻,不过这个社会已经不再是义子为先的社会了。

华夏国已经变成了利字为先了。

但是人家老外往往研究被华夏人抛弃了的东西,那些传统的东西很多人被老外发扬,是不是有一天,真正的文明在国人身上找不到,而要去外人身上发现?

陈楚不管这些,现在老米帮自己是好事,至于他们的目的……等以后强大了,不再需要他们了,再一脚把他们踹的远远的。

两人交流了一阵。

约翰博朗又道:“对了,柳的邻居是一对米国夫妇,也是我们鹰组的人,他们现在相处的不错,那是一对假夫妇,我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了,他们看到了你得到照片。”

陈楚无语了,这尼玛的老米整的跟地下党似的,是不是都跟潜伏学的啊。

随即挂了电话。

陈楚上了楼,柳冰冰住的是顶层。

只是为了安全考虑才住这么高。

而且孕妇不能总呆着,适当的运动运动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

上下楼走的慢点,多运动运动是好事了。

到了楼顶的时候,陈楚刚找出钥匙开柳冰冰的门。

对面门先开了一下,果然是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外国妇女,她身后站着一个有些秃顶的却一脸和善的男人。

两人都像是做文职方面工作的人,一点都看不出是杀手的迹象。

陈楚点头,这咬人的狗不漏齿,这两人肯定亦是米国的高手了。

他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对自己有利便可以。

双方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那个男人大方的伸出受到:“威尔森华伦……”

“陈楚……”两人握了一下手。

而那个女人则大方的和陈楚拥抱了一下,老米女人身上的味儿不错。

那女人笑笑道:“我叫尼玛……”

陈楚咳咳道:“尼玛,欢迎你。”

陈楚随即想到,约翰博朗手下还有个大妞儿一米八的身高的米国性感大妞儿。

好像叫什么珍莎的,我靠,一个尼玛,一个珍莎,你妈真傻。

陈楚差点笑出声。

随即和两人挥手,开了门,走了进去。

看到柳冰冰正躺在沙发上吃葡萄。差不多六个月了,她的肚子还显得不是很大。

身材还是那样的诱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