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岁月是把杀猪刀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上了车,这人叹口气,真是被陈楚打败了。

“我叫冯源,算是八卦掌冯氏分支传人,在米国鹰组效力,陈先生,我感觉你的招式很特殊,或者说是没有招式,不知道你是什么门派的,是三山五岳,还是国术系,你不应该像传统武术,而内家功也不像,硬气功……也不像,西域或者唐门,苗疆暗门……也不是,呵呵,我真有些捉摸不透了。”

陈楚摇摇头:“唉,我从小家里就穷,饭都吃不饱,哪有时间学这个?农村孩子没事打群架练出来的,没啥稀奇的,对了,坐稳了,前面有条狗,我绕过去。”

冯源差点气吐血了。

农村孩子瞎练?你让几个农村孩子练练看看能不能打跑日本忍者和神风的杀手

这货简直就在扯淡,也是在侮辱国术!

啊,我这个冯氏八卦掌的传人都被人灭了,你瞎打瞎练就能打跑那么强的敌人?

冯源还想说些什么,陈楚已经车速加快,不久上了公路,风驰电掣的冲着米国联络点而去。

本来陈楚打算用银针止住他的疼痛,再给他接骨,在《医术》当中亦然记载了很多的接骨方法,但随即想了想,这些老米既然要查自己的底,还是当他们的面少露底好了。让这家伙疼一会儿吧,反正他们有高明的医者的。

车速挺快,不过陈楚没注意,在他开出这片区域的时候,一个长辫子的女孩儿看到他在车里,女孩儿紧追了两步,喊了两声,不过陈楚没听到,女孩儿气得咬着牙。

“混蛋……竟然想不负责任?你找死……”腊梅气呼呼的忍着两腿间的疼痛往前走。

而这时鹰组已经派人去整理现场。

香瓜村本来就是地广人稀,这地广只能说是荒地比较多而已,大多是盐碱地,庄稼苗长得矮小,谁在这里种地谁吃亏,所以只能靠天吃饭了。

一般村里人都去外地打工,地也不太照料。

如果说小杨树村穷,这里更尼玛的穷。

如果说香瓜村穷,那还是没去过天朝真正的穷的地方。

再往北走的内蒙古,一些村子中,真的如同八十年代的样子,石头房子,破败的学校的石头墙壁上,还斑驳的留着‘**万岁’的字样。

有的地方还扯着电线喇叭,一天哇啦哇啦的放着宋祖英的好运来和好日子。

西北地区,甘肃,云南,四川,很多很多像这样的穷地方,说到底,少数人富裕了,一大半人过着不死不活的日子,不死不活是因为活不起买不起房,还不起房贷,不死是因为死不起,买不起墓地,妈逼的墓地比房价还高。

这种人在天朝有一大半,还有一种表面上光鲜,感觉穿着制服一天挺牛逼的样子,实际上一个月就那两三千三四千,即便是四五千也是半死不活的僵尸走肉,这种人,往往在物欲横流的都市中偶尔去ktv咆哮一把,装一把牛逼发泄一下,第二天还得像犊子一样乖乖的去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公司棺材里乖乖上班。

剩下做生意的小资,也是风餐露宿,起早贪黑的忙活……

陈楚开车到了鹰组的酒吧,在里面转了一圈,看到两个金发碧眼的女,那意思还想勾引自己。

陈楚看她们波不小,但是脸上化的妆太浓了,年岁在二十五六岁左右,穿着挺性感的,但是自己不起性,没感觉。

陈楚啧啧嘴,要是米国长腿大个,白净,年轻的大妞儿自己搞一把还行,这尼玛模样都跟大老娘们似的,老子才不要呢。

陈楚对这俩妞儿不屑于顾,随后离开了。

这时在被治疗的冯源手机响了,约翰博朗笑笑道:“怎么样?我们的两个特工美女把没把miss陈勾搭上?”

冯源摇头道:“约翰先生,这……人家根本就没看他们一眼。”

约翰博朗皱眉,摇头道:“不会吧,我的上帝,那么性感的女人,陈先生能不要?他是什么审美观啊?唉……冯源先生,你虽然现在是米国国籍,但你是华夏人,你说说,华夏人的审美观是什么?我真是不理解,我都心动的女人,miss先生竟然不心动?要知道我的审美眼光可是很高的嘛?”

“呃……约翰先生,我想你忘记了,我不喜欢女人的。”

约翰博朗咳咳咳道:“sorry,骚蕊,忘记了,您快和您的男朋友合法结婚了,祝福你们,咳咳……”

……

搞定了这些人,陈楚也松了一口气,感觉柳冰冰这边暂时安全了。

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得壮大实力才行,以前总想搞女人,这日子多好?

但是现在越来越发现,靠自己的力量虽然可以搞女人,但是却没法保护这些女人,自己有作为,但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他不禁想起资治通鉴中的几句话,也是师傅张道宗曾经说过的: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不奔走而服役者,岂非以礼为之纪纲哉!是故天子统三公,三公率诸侯,诸侯制卿大夫,卿大夫治士庶人。贵以临贱,贱以承贵。上之使下犹心腹之运手足,根本之制支叶,下之事上犹手足之卫心腹,支叶之庇本根,然后能上下相保而国家治安……

用毛的一句话便是,得有组织,有了组织得有纪律,有了纪律得服从组织纪律。

陈楚挠挠头,自己要是没有一方势力,真是不行了。自己力量有限,凡是不能事必躬亲,嗯……得发展势力,发展什么呢?

现在搞势力人家不得说你是黑社会啊?那就搞……搞企业,搞公司,搞安保队伍,搞工程,嗯,一个工程队几千上万人都没关系,比如春城的八建,五建,大大方方的进军瀚城黑道,上面还支持,人家打的旗子便是开发楼盘,合理合法,也符合政策。

陈楚有了打算,心里亦然有了一个初步的蓝图。

不知不觉往回走,竟然快到了乡里了。

而乡里再往前走,亦然便是镇中学。

陈楚呼出口气,一看到镇中学那破败的大门,和红色的油漆斑驳的——尊师爱生几个字,便勾起了很多的美好回忆。

这些回忆,天真烂漫,刻骨铭心,牵肠挂肚,魂枪绕难以忘怀。

就是在这里,自己搞了多少女人哇,班主任王霞,曾经的同桌路小巧,势力的白净大屁股女人王红梅,还有在女厕所搞的徐红……

一幕幕像是电影的回忆录似的在他脑中奔涌过来。

陈楚好想进去缅怀一下自己的过去。

忽的,他想起刘翠的女儿孙颖小丫头不是在这里念书么?

那小丫头在自己的印象中,矮矮瘦瘦的,梳着两只马尾小辫,现在应该十四五岁了吧?

那个小丫头长得有点黑,不过应该随她妈刘翠的,应该是小麦色的肤色。

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小屁孩儿,正好自己去看看她。

给刘翠钱不要,给刘翠买东西不要,那我给你女儿买点你总不能拒绝吧?不管怎么说,以前刘翠跟了自己一回,让自己搞了那么多次,自己连条裤衩都没给她买过,实在是内疚啊,正好,就给她女儿多买几条好了。

陈楚笑了笑,感觉自己有点龌龊了,人家还是小丫蛋,给她买几套衣服,买个手机啥的,毕竟是以前的邻居,就说现在自己发达了,给小妹妹买点东西也说得过去。

正往前走着,迎面一个短发的大肚子女人走了过来。

陈楚想躲开,这女人大肚子不是开玩笑的,不过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陈楚!真的是你?”

陈楚回过头,见这人忽的愣了一下。

我擦!徐红。

“呃……真巧啊,哈哈。”陈楚笑了笑,现在的徐红头发有点凌乱,脸上也有些雀斑了,应该是怀孕出现的。

而挺着肚子,人也比以前发胖了。

陈楚脑袋嗡嗡的,不禁真怕徐红来一句,这个孩子是你的,你是这个孩子的亲爹。

陈楚感觉她要是这么喊一句,自己得虚脱了不可。

“呃……徐红,听说你结婚了?”

徐红忽然哭了,陈楚吓了一跳,忙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我说亲姐啊,你可别哭啊,我可没把你怎么样?你这一哭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孕妇,我……”

“你跟我过来……”徐红说着往前走,陈楚跟着。

他最怕徐红来一句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了。

陈楚咽了口唾沫,现在自己女人多了,而且搞女人也是挑挑拣拣的,都是绝色美人才搞,不像以前什么小店女人也憋不住去放一炮,看见小姐也像是种猪似的骑一把。

再看徐红,感觉她长得就是一般人了,白点,瘦点,而现在也不是那么白了,而且还胖了,脸上还有雀斑了。

徐红道:“陈楚,对不起,我以为你走了,我问别人,马华强他们也说你去外地了,我……我家里给我介绍了一门亲事,我就嫁人了,但是……但是我现在虽然怀了他的孩子,但是我的心还是在你这一边,陈楚,如果你愿意,我把孩子打掉,这是他的孩子,我打掉孩子,然后和他离婚,然后和你在一起……”

“啊?”

陈楚傻了。

“咳咳……徐红啊,这个不行。”

“不行?你是嫌弃我是个水性杨花的你人吗?你还是嫌弃我现在大着肚子?陈楚,你走了你没和我打招呼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所以就……”

“不是,不是……”陈楚吁了口气,感觉还好,这孩子不是自己的,这就好办了。

本来他也不喜欢徐红,就是憋不住和她来一把的炮友,这大妞儿张嘴闭嘴

这些口头语挂在嘴边,他只是和她做床友了。

“徐红,那个……是这样的,你现在已经有了家庭了,我不能拆散你们,再说你肚子里的可是小生命啊,差不多六个月了吧?这就是形成人形了,六个月的胎儿已经有了心跳了,而且头部四肢都长得健全了,徐红这是你的孩子,你忍心杀了他吗?你忍心,我这个外人都不忍心!”

“这……”徐红有些傻了:“我不管,我还是心理惦记着你。”

陈楚咳咳道:“呃……徐红,那个……我也惦记你,但是为了你的生活,我不得不……不得不放弃惦记你,那个……我们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人的一生有许多的回忆,只愿你追忆里有个我,就已经足够……”

陈楚这么说,徐红更呜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我好后悔……他们都说这人是乡长的侄子,现在这个乡长调走了,他什么都不是了,陈楚,我听说你已经当上副村长了,我真的好后悔……”

陈楚呼出口气,这徐红虽然说的很露骨,但却说的是心里话了,不像有些人,心里明明是这么想的,却是言不由衷。

“陈楚……要不……要不我再给你一次吧……”徐红眨了眨眼。

陈楚吓了一跳,看着徐红不大的眼睛,脸上的雀斑,散乱的短发,挺着的肚子,还有一张嘴一股烟酒味道。

他咳咳两声,一点兴趣也没有。

而且自己和徐红搞的时候,她是情窦初开,女人和什么样的男人非常有关系,跟个好男人,她的习惯也是好的,跟的坏男人,习惯也变了。

陈楚摇摇头:“这个不行,我得为你们家庭考虑,我不能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儿。咳咳咳……”陈楚感觉说完这句话有种打喷嚏的感觉。

徐红摇头叹息道:“陈楚,你真是……真是一个正经人,我……我以前没看错你,送上门的女人你都不要,你……你真是好人,不过你要是想我,就来找我,我可以给你,我也可以为了你和现在的男人离婚……”

陈楚捂捂脑袋,把徐红打发走了。

忽然想起一句诗: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岁月是把杀猪刀,紫了樱桃,黑了木耳,软了香蕉。还是趁着年轻抓紧搞,莫到老了只能摸摸,和笑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