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白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一尺半场的刀子刺入他的小腹,白刀子进去,血液流淌出来,邵晓东一只手沾满猩红的鲜血,不急不缓的另外一只手掏出一把六四手枪。

“你……你……”何胖子想说什么,但一点机会也没有。

邵晓东一句话也没说冲着他脑门砰砰开了两枪,随即冲前面这些人砰砰的开枪射击。

身后的十几个手下都掏出手枪,亦是一言不发砰砰的射击,像是麻木的木桩,只扬着手,不慌不忙的像是在屠宰牲畜。

六四手枪声音不大,但啪啪啪的枪声连成一片,还是引起了下面人的注意。

下面何胖子的手下冲上楼,被砰砰两颗子弹打过来,一个个吓得退缩了回去。

枪声停止,随即稀里哗啦换弹夹的声音发出。

换弹夹的动作不快,一切稳稳的平静的进行着。

邵晓东换完弹夹,白皙修长的手掌再次端起手枪,一个个的给这些人补枪。

“不……别杀我……”

邵晓东看了看,见是刚才那个小平头,骂他最欢的那个。

这时,邵晓东手下小弟道:“晓东哥,不如把他带回去慢慢折磨死。”

邵晓东哼了一声,手指一扣扳机,嘭的一声,子弹穿透那人脑袋。

“记住,不要给你的敌人喘息的机会,杀了他一切就结束了,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是,是,老大。”

邵晓东不紧不慢的走到何胖子跟前,看着他死不瞑目的双眼,摇摇头,亦是面无表情道:“何胖子,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规矩是人定的,什么义子为先,那是老黄历了,你不能适应时代变化,死了,一点也不冤啊。”

邵晓东随即带人撤了出来,大摇大摆的除了ktv门,上了车,扬长而去。

随即在车上拨通庞国雄的电话:“庞局长,何胖子已经搞定了。”

电话那端一个雄厚的声音哈哈笑道:“哎呀,晓东啊,不错,你真的不错,当初我没看错你,心狠手辣,心狠手辣,哈哈……不过啊,下次杀的人尽量少点,我已经给你瞒报人数了,就说黑社会火拼,死了三人,两人的,但是这样也不行啊,上面还是追究啊。”

“庞局长,这个没办法啊,对方那么多人,而且手里也有枪,我不先下手为强,可能就办不成这事儿了。”

庞局长叹了口气:“唉,也对,你先下手为强,只是尽量少杀人吧,对了,明天这个场子就是你的,这些事我让人出面搞定,那个……听说高义要到盐城了,干完了这票,你消停一阵吧,高义在沈城平黑可挺狠啊,几个老大都被他送进局子了,咱们盐城最近这十多起案子已经引起了省里的注意,高义过不多久就要来了。”

“高义?”邵晓东皱皱眉。

庞局长道:“咱们尽量不要招惹他,沈城黑道大哥够凶的了,也是斗不过他的,听说他要走一圈,最后到盐城,随后从盐城再去春城,好像还要去瀚城几天,这小子不太好惹。”

邵晓东点点头,车子已经开动了。

而在邵晓东离开后的十几分钟,庞国雄带着警察冲了进来。一阵严密的进行勘察,采集血液样本,采集脚印。

忙活了进行了快三个小时了,然后才开始宣布追击凶手。

为啥不一开始就追击?当然要给人留下逃跑的时间嘛。

邵晓东人的是望着西去的,而庞国雄的警车是往东追的,南辕北辙。

邵晓东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老巢,站在二楼破陋的窗口处往外看着。

街道上传来一阵阵的警笛嘶鸣。

邵晓东吐出一口烟雾,忽然想笑。

有意思,这个世界的事儿真是

有意思。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不大,有些阴暗,那个女人在给她收拾被褥。

她胳膊上的刺青一跳一跳的,很性感。

“老大,床铺好了。”

邵晓东点点头,坐到了床沿上,脱掉鞋,双目看了看这个女人:“你出去吧。”

“你……”女生想说什么,不过还是咬着嘴唇慢慢的退了出去。

邵晓东明白,这女人对自己有意思。

但是现在他都不明白自己像是在做什么,几乎是像是在做一样了,现在的这个杀人如麻的自己像是活在游戏当中,这难道是真的自己么?

他把自己关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因为有些时候梦境中就会有好些他杀掉的人出现要杀他索命。

邵晓东枕头底下藏着手枪,每每惊醒,手心里冒着冷汗。

但是他要活着,只能去杀人,按照庞国雄的要求去杀人。

他感觉庞国雄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自己的一举一动庞国雄都知道。

真正的黑道大哥不是盐城的三兄弟,也不是老牌的沙六爷,而是这个公安局长庞国雄,这个笑眯眯的胖子,才是最可怕的。

……

陈楚从王亚楠和绍晓华两个大妞儿光溜溜的身子上下来了。

后背一层汗珠,两个大妞儿的玉体上也是汗涔涔的。

陈楚实在没力气了,两个大妞儿他不偏不向每个人搞了八次。

一整个晚上,陈楚有些虚脱了。

肾藏精乃精血之源,这货把这点宝贝精华都奉献给人家了,自己自然空了。

感觉大腿都发软。

两个大妞儿迷迷糊糊的,昨天被折腾了一整个晚上,胳膊腿都有些懒得动弹。

早上的阳光微微的投过纱幔,照射进三人的大床上,昨天一整夜的酣战,把床上弄的乱八七糟的。

俩大妞儿撅着屁股忍受着冲撞的时候,纤纤玉手和长长的指甲把床单都撕得稀碎。

昨夜的大战俩大妞儿完败,两女屁股红红的。

全是陈楚的手印。

早上醒来,王亚楠红唇张成了一个o字形,红唇蠕动,随后她细白细白的胳膊支撑起来。

开始去厕所洗脸刷牙。

而且还光着屁股去的。

陈楚看了看床上的绍晓华,看着她光着的大屁股极具诱惑,但自己实在没力气了。

不禁手捏了一把右手中指的玉扳指,快速的清凉之气进入身体。

陈楚呼出口气,仿佛吐出了一口浊气。

头脑浑浑噩噩的,不多时,像是充电似的,身体竟然又恢复了盈盈满载的真气。

这货撇撇嘴笑了,仿佛又发现了玉扳指的一个好处,这东西不禁能作弊修炼,而且真气消耗光了,还可以补充。

正常人——除非是极其特殊的人,房事的时候能搞几十次,世界几率是次。

但正常人也就三两次完事儿了,陈楚搞了十六次已经算是强悍一族了。

这次恢复了体力,抬起邵小华的一条丰润细白的大腿,直接又搞上了。

邵小华浑浑噩噩的,光着身子被冲击的忽悠忽悠的,呻吟出声。

这次十来分钟,陈楚就结束战斗。

看着如厕完毕的卫生间内的王亚楠在洗手,这货光着屁股跑过去,扶住王亚楠的细嫩的双肩从后面开搞了。

王亚楠不禁嗯嗯出声,随即叫道:“该死的,你没玩了么?一大早上的想搞死我啊……”

搞了王亚楠半个小时,陈楚又一次的达到巅峰松开了王亚楠。

感觉舒服至极。

王亚楠擦干净的下面。

不由得去穿衣服,免不了又被陈楚摸摸抓抓。

她手拍了拍还在睡觉的绍晓华的屁股道:“妹子,要不……要不咱俩容陈楚再找一个小老婆吧,不然咱姐妹两个估计活不到三十了,就得被这驴搞死。”

绍晓华浑浑噩噩的,点了点臻,有气无力的道:“亚楠姐,你不是说想这头驴么,我把他送给你了,我不要了,我只想睡觉,哪能这样啊?一晚上了,也不让人家睡几分钟,干嘛啊?我只想睡觉,你要给他找小老婆我同意,我不吃醋,只要让我好好睡一晚上就好了,我不吃醋……”

王亚楠也没办法了。

给自己男人找小老婆哪个女人也不愿意的。

但这驴那方面太强了,她现在浑身骨头都酸痛不已,而刚才她的手不经意的轻轻一碰陈楚下面,马上他那里就又来了反应了。

王亚楠退开陈楚亲吻她的红唇道:“该死的,你去找小姐吧,我给你钱,我给你钱让你找小姐发泄好吧?求你了,你要搞死我啊……”

王亚楠实在没办法了,穿好了衣服差点又被陈楚扒掉了。

“可恶,陈楚,你就是驴头太子下凡,就……就知道搞那种事,烦人……”

王亚楠没办法,穿好了的衣服,一步裙又被人扒掉了,两手扶着挡着窗帘的窗台,又被搞了一次才自由了。

……

陈楚一阵兴奋。

每次捏住玉扳指恢复力气的时候,一切就像是崭新的,生命也像是崭新的一样。

重新恢复力气,陈楚感觉还能搞王亚楠和邵小华这俩妞儿一人八次,甚至九次,不过这俩妞儿已经跑了一个。

看见陈楚摸自己屁股,绍晓华已经极其不耐烦,就要破口骂人的把白花花的身子围着一个棉被钻到床底下去了,不一会儿床下传来这大妞儿的呼噜声。

陈楚撇撇嘴:“切,什么女人啊,不让自己男人搞,不合格。”笑着摸摸邵小华的性感小脚。

无奈的穿好衣服,随即开着车到了瀚城。

他想到韩潇潇这大妮儿了,搞一搞她,昨天白天去柳冰冰那转了一圈,发现她肚子稍微有些突出了,陈楚更不敢搞了,但那天使的模样,看着就冲动,无奈还是离远些吧,东西买全了,钱给人家留好,虽然柳冰冰不要,但该给还是要给的。

陈楚直接说,这钱不是给老婆的,而是给孩子买好吃的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