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什么东西好吃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其他当官的不禁摇头苦笑,哪个领导的子女安排在自己手下都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啊。

不禁是dl的韩铁林大检查官。

也有中央的领导的子女往下面送,其名曰是让他们锻炼锻炼啥的,要他们多吃亏,多受累,多了解基层。

但谁傻啊?

谁也不敢使唤这些官二代啊,出事儿了那自己这个官肯定要一路到底,甚至直接滚家里种地得了屁的。

官场上这种潜规则太多了。

韩潇潇跑到丘陵顶端。

随后看到一群武警已经荷枪实弹的押解着下面的嫌犯。

她冲下了坡,在这些嫌犯脸上仔细的盯着看。

季扬她是认得的,却没有看到。

这时,地上躺着几具尸体。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在窃窃私语,而不远处的救护车上已经下来两个医生,两人抬着担架,那意思是往上运送尸

韩潇潇皱皱眉道:“怎么回事?季扬呢?”

她几次想抓季扬都没有得手,所以心里一直的耿耿于怀。

半年多了,她做都想手擒季扬,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瀚城的现在排名第一的黑社会头子。

以前有马猴子和尹胖子在,他只排行第三,而那两个老大都被他干掉了,当然是陈楚帮忙,准确的说亦是陈楚干掉的。

只是这货没当老大,季扬当了,现在韩潇潇不禁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陈楚这混蛋,小狗命还不错的,要是他当了这个老大现在还好不了哪去?

那个混蛋跑到dl自己老家那边了,嗯……肯定也不干什么好事儿了。

韩潇潇心里想着。

这时,一个武警道:“季扬已经死了,身重六枪。”

“什么?季扬死了?”韩潇潇不禁蹙眉。

“怎么可能呢?”她感觉有些眩晕,不为别的,她觉得应该自己抓住季扬才好啊,那样该多威风啊,在自己妹子,自己老爹面前也可以显摆显摆,看看你老姐,看看你丫头还行吧?瀚城第一的黑社会头子还是被俺逮住了。

可是他竟然死了?

我勒个去!

韩潇潇脑袋嗡了一下:“谁杀死了?”

她叫了一声,感觉这货要是死了,自己可抓谁去啊?以后还怎么在亲戚朋友面前吹牛掰啊!忽的有一种英雄寂寞的感觉。

这时,法医摘掉口罩,摇了摇头,指着一具尸体。

两个医生抬上担架,就要往车里送。

韩潇潇迈开长腿,几步追了上去,随后打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

一见那人五官坚毅,挺帅的样子,但是脸色惨白,毫无生命气息。

而身上鲜血淋漓,白衬衫已经被染红了。

落弹处有两处在要害。

季扬脸上也沾满了血迹。

韩潇潇摇摇头,随后盖上了白布。

叹息了一声,忽然觉得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瀚城第一的黑社会老大了。

虽然是黑社会,从本质上,从章程上,或者说从官场上的角度对老百姓说的话那是穷凶极恶,歹徒分子。

但是从道义,从人伦,从人性角度来说,这人虽然是黑社会,但真正伤害老百姓的坏事没做过什么,没有像别的黑社会那样抢劫老百姓,奸淫妇女,期强怕弱等等。

而实际上正相反,季扬这支黑社会帮派,第一条便是不许欺压百姓。

也便是可以抢富人,但绝对不能抢穷人的钱,谁要是违反了,便残忍的割断手筋脚筋……

韩潇潇不禁也有了一丝的敬意,最起码,这种人,从根本上说,不见得比那些脑满肠肥,整天收拾老百姓,侵占老百姓利益的狗官坏。

到底谁的坏人,韩潇潇想到了刚才那些当官们的嘴脸,不禁叹了口气,暗想这还真不好说,看从哪个角度来说了。

看着季扬的尸体被送进车内。

她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些尸体怎么处理?”

那个法医咳咳道:“还能怎么处理?这些人已经死了,而且是嫌疑人,家属联系是联系,不过如果家属不要尸体,身上的器官就摘掉送进医院,剩下的部分火化……”

“咳咳……”韩潇潇皱皱眉,感觉一阵的恶心。:“人家家属怎么能不要尸体呢?瞎说。”

法医只是笑了笑:“那个……韩警官,这件事还通知他们家属么?或者晚通知几天。”

“你什么意思?”韩潇潇瞳孔睁大,瞪着眸子道:“人已经死了,死者为大,古时候还讲究什么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人都死了,一切都没了,怎么就不能享有通知家属的权利?是不是……你们还敢卖器官?”

那法医咳咳一声,脸刷的白了,韩潇潇看着他,他不禁有些敬畏,谁都知道她的底细,没人敢惹。

“韩警官,没……没……”

“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管了,一会儿我就和局长回报,马上通知季扬家属,你们要是敢在死人身上做手脚那还是人吗?真要那样,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不信我……”她摸了摸胯间的凸起的手枪。

这法医冷汗都流出来了。

瀚城警察都知道这大妞儿最喜欢开枪,而且枪法极其不准,但只是打敌人不准,好几次子弹都朝着自己人的脑袋上飞。

不禁有些害怕,一脸讪讪的赔笑。

……

陈楚悠悠的醒来,旁边金星在磕着瓜子。

龙七闷头在抽着烟。

龙七虽然功夫不如龙九,但龙九的内家功差不多算是练气第十重的巅峰境界,但他也在练气九重左右了。

这一肘部偷袭,而在陈楚精神有些涣散的时候,距离又近,还是奏效的。

“哎呦,楚兄弟醒来了?饿了吧,我给你做点饭。”

陈楚稳定了下情绪,叹了口气,左手捏住了右手的玉扳指。

平静了一下道。

“龙七哥,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呃……几个小时吧。”

“哦。”陈楚点点头,随后下床穿鞋。

金星和龙七都站了起来。

龙七叹道:“我打听过了,他们说季扬死了,但是我感觉他没那么容易死。这么多年了,他都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所以楚兄弟你不必太在意,过几天我再好好打听打听。”

金星脸也沉着。

陈楚皱皱眉,手捏了几把玉扳指,平息了下来。

玉扳指中冷冷的凉气让他一阵的清醒。

他觉得,即便季扬死了,自己看到尸体才算。

不禁站了起来道:“嗯,你说的也是,龙七哥,我先回去了。”

龙七有些担心,不过陈楚的枪已经被收走了。

这货摸摸腰间,见没了手枪,也苦笑一下。

随后走出房门。

已经是下午了,天色有些阴沉。

陈楚回忆中想起和季扬结识,打架,以及他帮自己砍人。

一幕幕回想起来。

他没有像以往那样伤心的淌眼泪,而是皱着眉头,忍着,把这股悲痛压抑在心里。

半年的成长,让他明白,只要在这条道上混的,即便是自己,不被砍死,也要进去。

或者被利用。

马猴子,尹胖子,邵晓东,就算季扬死了,也是一种归宿。

下午天,虽然有些阴霾,但毕竟是八月天气。

陈楚忽然觉得,夏天虽好,阳光灿烂,但灿烂的日子过去,便是立秋了。

这边天气四季分明,立秋的萧杀,以及冬天的严酷,丝毫的不会留有情面的。

有一句话叫做秋后算账……或许自己也有那一天吧。

陈楚看见了自己的悍马车,随后拉开车门,上了车,漫无目的的开了一阵子,脑中思绪翻腾,最后竟然在韩潇潇处不远的小区。

陈楚愣了愣,忽的想起,这大妞儿在警局可是老大了。

而且人家老爹也牛掰。

季扬死活,问问她就知道了。

陈楚怀着一丝希望,把车开到小区他俩租的那个一楼。

破烂的小区,差不多是棚户区了,其实这棚户区就是改一个名字,和他挺相近的名字——贫民区。

这地方停了个悍马,自然很让人驻足观看。

陈楚下了车,几个打扮漂亮的女孩儿,穿着短裙,露着大腿,见到他不禁脸红的抛着媚眼。

毕竟是从悍马车上走下来的男人,这些平时穿着高跟鞋,头仰视着走路,感觉自己高高再上的大妞儿们,又自封为女神,又什么扬言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装逼言论。

其实,尼玛的往她身上甩一沓钱,这帮**直接把裤子脱了让随便干。

碰见开跑车的,一个个的也能把高跟鞋跑飞了的去追。

管他宝马车上坐的是高富帅,还是大叔,大爷呢。

反正有钱就行,越是装牛掰的,其实越不见得多牛掰。

要是平时,陈楚对于这种媚眼可能勾搭勾搭,撩闲几句,然后领出去,找个旅店啥的搞一把,然后拍拍她们的大白腚说再见。

对于这种女人,尤其是这种方式投怀送抱的,不能太看重情义。

因为这种女人很没情意,今天和你邂逅睡觉,同样的邂逅,也可以在其他男人身上重演。

陈楚直接甩上了车门,掏出钥匙扭开锁头,走进了屋子。

两个大妞儿见没勾搭凯子成功。

不禁冷哼了一声。

晃着短裙里的小屁股走了。

一个道:“装什么犊子,开个破悍马就牛逼了?你看他住的破楼吧,估计这悍马也是借别人的。”

另一个女孩儿也道:“对呗,开的起悍马的,能住这样的破房子么?穷人还装有钱人,不用他得瑟,等他把人家的车给刮花了的,我感觉啊,这穷鬼就是一个别人的司机……”

两个女孩儿咯咯咯笑着走了。

而陈楚进了屋子,看着屋子这个乱。

到处是方便面包装袋。

真是又气又有些心疼,韩潇潇这丫头就不能自己做点饭吃么,方便面那是破坏身体的东西,常吃身体都搞坏了。

再说了,一个女人,哪有这样大大咧咧的。

不过想到一会儿要有求于人,这货把屋子收拾干净了,想了想去了附近的菜市场买了鸡鸭鱼肉,回来嘁哩喀喳的做饭。

做饭的间隙,陈楚摸出电话给韩潇潇拨了过去:“嗯,潇潇大宝贝,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给你做饭哪!”

韩潇潇气咻咻道:“现在,马上,就回去,气死我了,我什么都不干,给我一个三等功,还要让我上台讲话,我真想把周局长掐死算了,什么狗屁官,老娘我才无功不受禄哪!三等功老娘没要,现在就回去,我要吃好多好吃的才能解气。”

陈楚笑了笑:“那你把我吃了吧。”

韩潇潇撇嘴道:“你?你有什么好吃的?”

“嗯,你忘了,咱们俩在床上的时候,你说我那东西好吃啊。”

“啊……”韩潇潇差点一头撞电线杆子上,脸刷的红了:“陈楚,你真无耻……”她气咻咻的挂了电话。

不过想到陈楚回来了,两人一会儿在床上那个样子,那个姿势的互相那个,她不禁脸红了,如同一朵娇媚的云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