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另类修炼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韩潇潇红着脸,一米七五的个子的女走在街上本来就显眼。

而且她还穿着一身迷彩服,更是显得英姿飒爽的。

她把防爆钢盔拎着在手里边走边打电话。

等放下了电话,不禁觉察后面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尾随。

韩潇潇对这种事儿已经见多了,而且好坏人从眼神儿就判断的**不离十了。

遂从腰间倏地拔出手枪,冲身后人点指道:“干什么的?”

“啊?”那几个小青年只是觉得这个大妞儿好漂亮,想跟着看看她的家在哪里,然后半路聊骚,要个电话号码啥的。

而且感觉她穿了一身迷彩服,极为的性感和拉风,有个小青年怀疑她的个当兵的,这帮人一听更是肾上腺爆棚了。

这下韩潇潇发飙拔出枪,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几人傻眼了,一个小子转头就跑,其他人也跟着跑,一个家伙太着急了还摔了个跟头。

韩潇潇不禁嫣然一笑。

她以前被陈楚欺负过,没来得及掏枪,还被人家放倒压在了屁股上面。

所以至从那次之后,韩潇潇觉得自己毕竟还是个女人,所以一般的时候直接掏枪解决,她一直这样,也没人敢管她。

快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韩潇潇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儿,随即打开门,走进厨房。

果然见陈楚做了好几个菜,最后在炖着乱炖。

韩潇潇高兴的第一次亲热的从后面抱住陈楚的腰,娇媚的脸蛋儿在他的脖子上蹭了两下。

有些羞答答道:“这么多好吃的,我都喜欢吃。”

陈楚感受到后背那两只软绵绵的,圆滚滚的山峰摩擦,这货有些受不了的回头搂着她的脖颈在她的嫩嫩的脸蛋儿上啵啵啵的亲了起来,手还开始解韩潇潇的衣服扣。

韩潇潇哎呀了一声,推开他道:“不许这样……那个……晚上的……”她说话越来越低。

陈楚绕过去在她挺翘的被迷彩服包裹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两把又拍了拍。

韩潇潇的脸更红了,竟然有些小女人的羞涩。

要是她这样子被警局里的人看到都得惊得目瞪口呆,这瀚城第一的河东狮吼竟然有人给驯服了?太是奇迹了。

陈楚搂着她的后腰,随后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捏着挺翘的山峰。

韩潇潇有些滋润的嗯嗯两声。

被捏了好一阵子,她才逃出陈楚的魔抓。

随后走进客厅看电视。

“呀,陈楚,你这小王八蛋,啥时候把屋子给收拾了?还算你小子有良心了……”

“嗯,看你一天太累,所以我收拾了一下。”

韩潇潇撇撇嘴。

陈楚随即把菜都端了上来,最后端上了乱炖。

韩潇潇捏着筷子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大叫好吃。

陈楚笑了笑。

并不是自己做的菜多好吃,而是这大妞儿平时没正经吃过饭了。

这大妞儿吃饱喝足了。

随后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陈楚呼出口气,有求于人,把碗筷都收拾好了。

韩潇潇自己洗好了脚,陈楚过来帮她捏脚。

韩潇潇有些脸红道:“你……你要不以后别这样了。”

“嗯?怎么了?”陈楚问。

韩潇潇低下头沉吟一下说:“毕竟……毕竟我是女人啊,而且我还比你大好几岁呢,这要是以后咱俩结婚了,我爸知道在家里你做饭,你刷碗,不得骂死我啊?所以……以后我下班我给你做饭吃吧。”

陈楚一愣,随即笑了:“韩大警官,你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啊,这没想到了。”

“切!我本来就是心地善良,心灵手巧的嘛,只是有你在,我的特长没发挥出来,那个……今天你表现不错,嗯……”韩潇潇红着脸趴着陈楚耳朵上说:“晚上我同意给你两次。”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是蚊虫了。

陈楚呼出口气,咬着她的红唇道:“大宝贝,在后面加个怎么样?”

“啊?不行!绝对不行,我可是肉啊,容易漏的,反正不行……”

她正摇着头,咬着嘴唇。

身体忽的一轻,已经被陈楚抱了起来,随后往卧室里去。

韩潇潇两只小脚踢打踢打的挣扎,不过被陈楚吻住了红红的薄薄的小嘴儿,随后被狠狠的吸允着嘴唇和舌头。

韩潇潇身子一阵的发软,不过央求去洗澡,被陈楚拒绝了,又说天还早,要看会儿电视。

也被拒绝了,陈楚道:“搞次,要**个小时了,现在下午五点,咱俩办完事儿也得半夜十二点了,现在不抓紧时间,等完事儿的时候又到了第二天早上了,你上班又该迟到了。”

“啊……你讨厌……”韩潇潇虽然嘴里反抗着,不过心里知道已经毫无意义了。

陈楚已经自己脱光了,随后把她的衣服解开,也拔了个精光,随后两具身高差不多**裸的身体重叠在一起,并且换着各种姿势相互撞击,缠绕了起来……

韩潇潇亦是兴奋的叫声越来越大……

……

半夜十一点半,陈楚浑身汗涔涔的,而韩潇潇已经有些精神涣散了。

陈楚抱着她从浴室走了出来,在浴室又不知道搞了多少次。

总之,二十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把韩潇潇魅惑的酮体放在床上。

陈楚亦是浑身乏力,不禁也呼出口气躺在床上,看着她诱人至极的大白屁股,再也没半点**了,相反,肾都疼,脚下发飘了。

陈楚左手捏住右手中指的玉扳指,滚滚的内力进入他的体内。

这内力亦是真气了,马大河那样的天才修炼一晚上才能得到一些真气,而他得到的却不如陈楚这货这么弄的十分之一。

十几分钟后,陈楚力气恢复,抱着韩潇潇大屁股又搞了三次才罢休。

放下了韩潇潇。

这大妞儿直接像是一条八爪鱼似的手脚头发一起缠绕住陈楚的身体,而且嘴唇还贴着他的脖子亲吻。

随后轻轻道:“陈楚……我爱死你了……别离开我……”

陈楚拍了拍她的大屁股。

呵呵笑了。

忽然想起一个词儿叫做日久生情,这可真

是哲理啊,自己和韩潇潇就是这样日久生情的,看现在多依依不舍。

男人女人,房事的能力也是关键决定以后婚姻坚固不坚固的大事儿啊。

搂着韩潇潇的玉体一阵。

陈楚随后冲了个澡,回来抱着她问:“听所季扬死了?”

韩潇潇已经被搞的浑浑噩噩的。

点了点头道:“嗯……我见到他尸体了,不过……”

陈楚皱皱眉道:“不过什么?”

“嗯……我也不知道,局里的人也都说他死了,他的尸体很多人都看到了,身重六枪,不过在太平间他的尸体不见了,说是直接火化,我搞不明白,让人家家人看看尸体有什么呢?而这直接火化,却是生不见死不见尸的,我感觉啊,这里面好像有事儿。”

陈楚控制了一下情绪。

捏着玉扳指忍耐了一下。

亲了亲韩潇潇的玉体,随后在关键部位摸索着。

“宝贝,你问问你爸,哦不,问问咱爸,季扬的尸体在哪,我想看看。”

韩潇潇回过身:“干嘛啊?别摸了,你看他干啥?陈楚我告诉你啊,你最近少嘚瑟,听说高义要回来了呢,他是在沈城,春城,然后瀚城走一圈的,现在瀚城没季扬了,我不想你再出现,不然……不然我会抓你,我才不管你是谁呢。”

陈楚笑了,直接骑上了韩潇潇的大屁股开搞。

把这妞儿搞的最后投降了。

气喘吁吁的又被搞了三次,韩潇潇简直要崩溃了:“好了,好了,我受刑不过,我明天给你问问我爸爸,哎呀,别给我加刑了,人家民女都招供了……”

陈楚笑呵呵的把韩潇潇搂进怀里,在她小嘴儿上狠狠亲了亲。

而韩潇潇这次直接被弄的虚脱了,在陈楚怀里呼呼的睡了,就像是一只贪睡的小母猪,随便摸,随便碰了。

……

第二天一早,韩潇潇感觉浑身酸痛,嚷着不去上班了,要请假。

陈楚给她拨通了电话。

韩潇潇懒洋洋的拨了出去。

那边接通后,韩潇潇喂了一声:“那个……是周局长吗?嗯,我是韩潇潇,周局长,和您请个假,今天我不舒服,想休息一下,什么?给我放半个月的假?周局长,我只休息一天啊?什么?给我时间找男朋友?我不要,我就请假一天,不行,七天也不行,现在局里那么缺人,那么多的案子要破……好吧,三天就三天,成交。”

韩潇潇白了陈楚一眼:“都是你,不是你的话我能请假吗?这什么破局长啊,我请一天假,他非要给我放半个月,给我放一年假期多好啊?贪官。”

陈楚上了车,抱着她光溜溜的身体,韩潇潇摸起内裤要穿。

瞥了眼陈楚:“干嘛啊?放心,不就是问季扬的事儿么,其实你不说我也想问问我爸的,这么做不符合流程。”

韩潇潇穿好了内衣内裤,披着被单,然后走到隔壁,怕陈楚摸摸索索的被老爹发现什么端倪。

要知道老爹可是破了一辈子案子的,鼻子非常的灵敏的,要是让他嗅到自己的宝贝大女人现在正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同居,非得气得从dl长出翅膀飞到瀚城把她给抓回去关起来不可。

她感觉自己现在和陈楚建立的这个小窝挺甜蜜的,两人平时个忙个的,然后想念的时候就到一起疯狂一夜两夜的,等疯狂够了,自己再工作,感觉这样的日子不错。

……

电话打了半天。

随后韩潇潇走了回来,一屁股坐进陈楚怀里,手也挽着他的脖子。

陈楚顺手占着便宜,亲着她的身体。

韩潇潇推了几下,陈楚问道:“怎么样?”

“嗯,不好说,我老爹很鸡贼的,我怎么问他都不说,墨迹到最后,他才答应帮着查查,我又把事情经过和他说了,我老爹讲一般人是不敢这么做的,而且这案子也不小了,更不能那样了,而就这么不见尸体的火化,他觉得不可能,而且查了一下案宗,发展这件事内部网络写着绝密的字样。”

“绝密?”陈楚皱了皱眉。

“是啊!”韩潇潇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绝密的,要是非看,我爸差不多能看,但是要担责任的,不过,我爸也判断季扬没那么容易死的。”

陈楚点点头,他心里也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

看着怀里的美人,陈楚又压倒搞了两次。

韩潇潇气急败坏的,第三次死活不让上了。

陈楚穿好衣服,给大妞儿盖好床单,大妞儿昏昏睡了。

他走到外面,给邵晓东打去电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