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童颜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喂,晓东么?”陈楚问了一句。

那边邵晓东嗯了一声:“楚哥是我,季扬的事儿怎么样了?”

陈楚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道:“现在警察像是封锁消息,而内部人有人见到季扬的尸体,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要封锁这个消息?”

邵晓东想了一阵。

随即道:“楚哥,我也觉得有些蹊跷,这样吧,我问问五建的隋潭,他可能比咱们了解更多。”

陈楚点头。

邵晓东想了想又道:“但不管怎么说,这次是五建的刀爷不是人,麻痹的,要打正大光明的打,整警察说有人枪战,这算尼玛的本事,糙……”

陈楚听这小子口气似乎比以前硬了很多,似乎不像是以往那个胆子有些小,打架耍心眼的邵晓东了。

“楚哥,我感觉季扬时代过去了,这个八建的刀爷这两天就会到瀚城装装牛逼的,妈的,我现在收拾一下,带着人过去。”

“嗯,好,瀚城本来就是咱们的地盘,还轮不到他们外人进来。”

陈楚也答应了一声。

感觉邵晓东都敢说这话,那自己怕个毛了。

放下了电话,陈楚随即担心起季小桃来,听说她在春城医专,应该是进行专升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季扬算是凭空消失了,如果真有不测,自己一定要干死这个刀爷,管他后抬是谁。

他不禁想去春城看看季小桃。

正这时,电话响了。

陈楚接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陈厂长,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嗯?”陈楚一愣:“什么事儿,你慢慢说。你是……你是孙姐吧?”

孙寡妇答应了一声,随后平静一下说:“今天早上的事儿,王亚楠王总和邵总布置完工作就走了,然后见王晓燕会计没来,当时也没多想什么,她们去九阳集团参加个会议,说是上面来的总公司来检查的了,而刚才厂子里传来消息,说王晓燕晕过去了,不知道是因为啥,我想,我想直接给你打电话了,感觉王会计毕竟是咱们厂子的人,再说,这丫头一心为咱厂子,把厂子当成自己家一样,陈楚啊,这件事你,你不能不管了。”

陈楚答应了一声。

想到那个清纯的女孩儿,不禁有些担心。

“孙姐,给我打电话就对了,王亚楠在开会,先不要给她打,这件事我来处理。”

陈楚放下电话,回到卧室看看韩潇潇大妞儿睡的挺熟的。

没打扰她,忙走出门,锁好。

随即上了悍马车,心里不禁想,要是把这些女人都整到一起就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分彼此,到时候都有个照应啥的,这一天东一个西一个的,太不方便了。

上了悍马车,直接赶往小杨树村。

刚到了村口,就见孙寡妇和几个人在那等他了。

陈楚停了车,忙下车问道:“人呢?怎么回事?”

孙五刘翠也在,孙五有些结巴道:“都是王小眼那个瘪犊子,把他闺女王晓燕锁在家里不让她出门,不让来厂子工作,还要给她介绍对象。”

孙寡妇忙抢过话道:“那个小子身高不到一米六那,就是家里有点臭钱,我刚听说是今天早上来的,还带来了不少的礼物啥的,王小眼就见钱眼开了,把门打开让那小子进去,没想到那小子见王晓燕漂亮,就动手动脚的,王晓燕气得喝了药了……”

陈楚一摸脑袋,直接让孙寡妇上车,孙五也要上,不过陈楚已经开车跑了。

孙五提上鞋,在后面追:“陈副村长,等等我,等我一会儿啊。”

悍马车不消几分钟到了王小眼家,陈楚下了车,见王小眼哭着。

而一个小胖子,脸上还有麻子,指着王小眼道:“多大个破事儿啊,我爹是承包工程的,你闺女真喝药死了我赔钱,开个价,多少钱?几十万?”

“几十万你麻痹……”陈楚一脚踹过去,这小子本来个就小,人还单薄,被这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出去七八米远,几乎是凌空飞起来的,直接摔到了王小眼家的猪圈上了。

嘎巴一声,陈楚这一脚余力不减,这小子撞到了一根碗口粗细的椽子上,直接椽子断裂,这小子直接摔到猪圈里,摔的鼻口窜血。

村民都吓傻了。

平时就知道陈楚不好惹,没想到一脚就把人踢成这样,一个个不禁呆若木鸡。

这时,旁边的妇女主任刘海燕忙拉着陈楚道:“兄弟,这人惹不起啊,他,他是马副区长的侄子。”

陈楚冷笑道:“海燕姐,你告诉他,他要是死了,我陈楚赔钱,一百万!妈的,这小子别说是马副区长的侄子,就是马副区长的亲爹,我也不会放过他,晓燕呢!”

刘海燕忙道:“在里屋呢,等救护车呢,小袁大夫已经给她洗胃了,不过喝的农药好像挺多,现在王晓燕脸色都铁青了,要不赶紧送到大医院估计这条命要抱住了,哎呀,这孩子也是性格太烈了,这马仁贵就抓住她的手不放,摸了她一下脸蛋儿,她就喝药了。”

陈楚皱眉进了屋子。

见王晓燕平躺在炕上,还是那两只可爱的小辫子,修长的腿上穿着自己做的布鞋,而衣领处的一枚扣子像是掉了。

王晓燕衣服裤子没破,脸色铁青,而在眼角还有泪痕。显然是受到欺负了。

陈楚看到这里不禁扭回头狠狠瞪着跟在身后的王小眼,这老头儿现在偶有些傻了。

“你……你……”陈楚指了指王小眼,恨恨道:“王……你给我记着,晓燕要是有事儿,我……”他想说弄死王小眼,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直接抱起炕上的王晓燕快步走出门。

众人纷纷让路,有些人家理不是没有车,但是都不懂得这些,只等救护车来,况且很多人也怕摊上事儿。

这个王小眼喜欢钱,见钱眼开,竟然把自己的这么好的闺女介绍给马副区长的侄子,谁不知道马副区长承包区里的工程,然后用他侄子的名头。

他们叔侄二人分钱。

盖的楼啥的都尼玛是豆腐渣工程都不如的,建完了楼没见几天,墙皮就都剥落,墙体都有裂痕了。

老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告状?去哪告状?

整个区里的干部谁不给马副区长的面子,去省里?开着四轮车刚走到一半就被马副区长的人给劫回来了。

这货在地方就是明着当官,暗地里就是一霸,跟他妈黄世仁似的。

陈楚把王晓燕抱到了悍马车内。

看着她那原本白嫩如玉一样的柔嫩脸蛋儿,此时铁青泛黑,不由一阵心疼。

趁人没留意,他抽出银针,刺向王晓燕的乳根等穴位,控制毒素流进心脏。

随后开着悍马车直奔瀚城医院。

县城医院那点医术根本就白扯。

而陈楚控制了王晓燕的心脏经脉,控制了毒素的流经,她亦然没有性命之虞,这时候再进行洗胃,随后打上血清等药物,再利用银针将毒素逼出就可以了。

但他不想过于表露太多,并且不把王晓燕送到医院也不对,这村里人该如何看待自己啊!

见到陈楚开车走了。

村里人随即自发的开着四轮车的,或者开着家里的二手车的,也要去医院看看,有人也把马副区长的侄子马仁贵扶了起来,这小子肋骨断了几根,一站起身又倒下了。

王小眼此时老泪横流,被老婆狠狠抽了几个大嘴巴子,众人忙解劝。

王小眼也哭着抽了自己几个嘴巴。

想起女儿在医院途中,也上了一个村里人的二手车,跟着村民赶往瀚城医院。

……

悍马车到医院停下,陈楚抱着王晓燕直奔病房。

有个小护士道:“挂号……”

陈楚喝道:“干净救人,老子他妈不差钱!”随即甩出一沓钱砸过去。

那护士捡起钱来,愣了愣,气得直跺脚,随后还是跟了上来,帮着陈楚找到了位置,接着找医生忙活着抢救。

一个小时候,王小眼和村民也赶到了。只是王小眼只惭愧的躲在最后抹着眼泪。

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女医生随即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摘掉口罩道:“还好,送来的即使,对了……她胸口的那几枚银针是怎么回事?”

陈楚呼出口气:“我刺的。”

“你?你怎么乱刺穴位?”

陈楚皱眉:“谁说乱刺,我刺的穴位可以控制她的毒素流进心脏……”

“哦?”女医生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陈楚。”

女医生两眼放出一股精光,随后呵呵笑着,一把抓住陈楚的手,两手握住不放道:“哎呀,你就是那个神医陈楚啊!我看过你的报道,现在很多医学专家都把你给吹神了,没想到你真的就是咱们瀚城人,而且我还有幸见到你……”

陈楚咳咳两声:“我……我是叫陈楚,我,我是会点针灸。”

“呵呵,什么会点啊,你这个大神医,我只是简单的给她处理了一些,洗洗胃之类的小活儿,你的那几针,不仅控制了她毒素内入,而且封堵了经脉,毒素经过洗胃已经清空了。”

这女医生笑着,随后在一边翻出一本杂志。指着上面的一篇报道说:“你看看,这是dl著名的军区医学专家教授郑建军老先生的文章,他可算是名符其实的医学泰斗了,他在里面撰写文章都在夸奖你的针灸神乎其神,尤其是拿手的什么回血百针……哎呀,实在是太荣幸了,京城的谭教授都被惊动了,就找你人呢,没想到今天你在我们小小的瀚城二院出现了,我可把你逮住了……”

陈楚咧咧嘴,感觉这娘们就跟癫痫病复发似的,一会儿得进去看看,这疯疯癫癫的怎么给晓燕洗的胃。

这时,旁边递过来一沓钱。

陈楚一愣,见是一个大眼睛毛茸茸的小护士。

这小护士长得……咳咳,童颜**啊,就像是从卡通动画片里走出来的那种清纯可爱的小妹子似的。

陈楚咳咳道:“你……你多大?”

小护士脸红了一下,不过也释然了,很多人见她的第一眼都觉得十五六岁的样子。

“人,人家都二十一了……”她说完烧的脸蛋儿更红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