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徐国忠讲课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王亚楠和绍晓华昨天晚上便回来了。

听说王晓燕的事儿也要去医院看望,不过听孙五那口气是陈楚在医院里,两人在一个房子里那啥。

王亚楠毕竟二十八岁的女人了,蹙了蹙眉,不禁心里已经做了打算。

而绍晓华就要当场发飙,被她使了个眼色给拦住了。

王亚楠红唇火辣,冲孙五道:“没事了,你去忙吧,有陈厂长那那里,我们也就放心了,那个……明天我再去看晓燕妹子吧。”

孙五笑嘻嘻道:“明天王小眼要请客家里办喜事儿,今天请帖都快弄好了,他那意思晚上两人那啥,第二天就订婚喝喜酒,这次王小眼算是大出血了,那么抠门第一个人,这次是好酒好烟,好菜好肉的招待着……”

王亚楠心里也气,不过表面上还是笑呵呵的应了一声,让孙五先走,随后拉着绍晓华上了楼。

孙五也喜欢人家大妞儿,不过只能是眼馋的命儿,而心里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本能的自卑,再者,这可是陈楚的左膀右臂,而他是村里的混子,自然也知道瀚城的事儿,灵通的感觉这个陈楚就是瀚城除了季扬之外的第二个黑社会头子的那个陈楚,手下几条人命案子在悬着,始终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了。

而且道上都在穿着一手飞针,便是银针能穿透人的脑袋,直接要人命,而这人便亦是陈楚。

道上传的邪乎,而孙五自然也心有余悸,这俩大妞儿是好,不过是陈楚手下干活的,要是自己打人家主意,不是找死么。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不敢了。

不过陈楚平时笑呵呵的,和大家打成一片,称兄道弟的,大家和睦相处,而且没有陈楚,自己早就家破人亡了。

俩大妞儿进了屋,绍晓华气得咻咻的,骂着陈楚没良心,说娶她们,但要先娶别人,还要去医院捣乱。

王亚楠毕竟比她大了几岁,呵呵笑了笑。

“没关系的,我相陈楚知道轻重的,咱们等明天吧,王小眼不是要请客么,那咱们明天也去,他们要是敢办婚礼,哼哼,看我怎么搅合。”

绍晓华也气咻咻道:“对,搅合他,亚楠姐,我听你的,咱们不作声色的在里面呆着,看他们这么做,陈楚要是敢和她结婚,你看我怎么说他。”

王亚楠叹口气道:“嗯,其实,咱们俩人伺候不了他,他在外面找也可以,毕竟一晚上那么多次,咱们俩那里又不是钢筋混凝土的,也都是皮肉的,经不起那驴搞的,不过他不能这么喜新厌旧就是了,即使要娶,那也要和咱们打个招呼才行啊,哪怕让咱们做二奶三奶,那也要事先和我说呀,不然咱们算什么了,那么不让人为重了。”

俩妞儿达成协议,第二天便也早早的去了王小眼家。

很多人盯着这俩妞儿看。

王亚楠一身红,红色齐逼裙,红色高跟鞋,黑色丝袜,红唇火辣,咖啡色的一头碎发,细长而大,而明亮的眸子,尖尖的下颌,瓜子脸上挺翘的琼鼻,元宝一样的漂亮耳朵上带着一窜亮晶晶的耳环,而脖颈的深沟处亦是一条闪闪发亮却不招摇亦是很到位的项链。

绍晓华则一身黑皮装,黑皮短裤,把屁股裹挟的滚圆滚圆,白花花的大腿穿着大眼的丝袜,更为的腿和性感。

本来这妞儿是穿着细密的丝袜的。

因为她的个性没有王亚楠那样的张扬火辣,只是比她稍微的收敛一点了。

而今天反而张狂了一点,大眼的丝袜,下面黑色高跟鞋,上身穿着黑色短袖背心,山峰鼓鼓,而一条黄色波浪卷的头发倾斜而下,琼鼻玉口,红唇贝齿,明眸粉腮却带着一丝的怒气的样子。

俩大妞儿坐到了里屋,外面的男人笑呵呵的,有不少说着荤笑话啥的。

而后鞭炮齐鸣,她们知道陈楚到了,绍晓华就要冲出去,不过还是被王亚楠给拽住了。

直到这些人起哄,而最后王小眼解释没这么回事,是和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这帮人才极为的沮丧和扫兴。

王亚楠却在里面扑哧一声笑了,低低道:“陈楚这个小王八蛋,没想到还做了一晚上的柳下惠,晓华啊,这下你可放心了吧?咱们的男人啊,不是那种沾花惹草的,我感觉心里还是有咱们俩的。”

绍晓华也咯咯咯的笑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王亚楠胳膊一下道:“亚楠姐,你还说我呢,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唉声叹气的一夜没睡觉,至少我还呼呼呼的睡了大半宿呢。”

俩个大妞儿都笑咯咯的站起来,但走到门口却摆出一副冷艳的样子。

陈楚看着俩性感大妞儿不禁嘭的就有了感觉。

真想马上把俩妞儿塞进车里,然后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两个大妞儿给扒光了,然后好好的发泄搞几个小时,昨天晚上自己都差点憋死了。

正好把力量都发泄到这两个大妞儿的屁股上得了。

王亚楠这时蹙眉道:“怎么回事?订婚还有闹着玩的么?陈楚啊,不是当姐姐的说你,你和……你和王晓燕王会计可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啊,啧啧啧,你们金童玉女的不在一块可真是太可惜了啊,听姐姐的,多好的女孩儿啊,你要珍惜的,不然你以后就后悔莫急了……”

陈楚咧咧嘴,心里暗想,你个死王亚楠,还是老子平时搞你搞的不够狠啊,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挑逗我。

陈楚不禁想,这王晓燕虽然诱人,但她老爹可是太讨厌了,虽然答应了两人的事儿,但是这老头儿,你要是娶了他的女儿,一天都得盯着你,那自己不成了被软禁了么,还怎么出去搞破鞋啊。

不搞破鞋老子不死也得疯啊,天底下那么多撅着屁股等着老子的大妞儿怎么办啊?

绍晓华这时也抱着胳膊看着陈楚笑道:“陈厂长,我感觉亚楠姐说的不错,你可好好想想,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陈楚呵呵笑:“哎呀,时间不早了,都该上班了,一会儿我还有个事儿,得到瀚城二院去讲课呢。”

随即凑近俩妞儿身遭小声道:“别瞎搅和,再搅合我真答应娶王晓燕了……”

俩女牙缝立即挤出两个字:“你敢……试试……”

陈楚哈哈一笑。

“讲课?”而两女也跟着笑的前仰后合的。也是故意掩盖刚才三人嘀嘀咕咕的了。

“陈楚啊,你会讲什么啊?记得咱们厂子开业那天,都还是咱们自己人呢,都是全村的妇女老少爷们啥的,你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丢死人了,你还去瀚城给人家二院讲课?你就别瞎编了……”

“是真的。”这时,孙五和闫三都给陈楚做了证明。

两个大妞儿才相信的。

孙五那小子的话没准儿,不过闫三这人别看是个混子,不过一般的时候他不说谎话的。

俩大妮儿感觉,闫三这个男的都比陈楚可靠了,不过这件事她们还真对陈楚另眼相看。

俩妞儿看了看王晓燕,这姑娘长得这么水灵,要自己是男人估计都把持不住了,而陈楚却做到了。

婚事吹了,俩大妞儿也不呆着了,直接上了悍马车,虽然离着场子不远了,她们还是想坐在车上。

陈楚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忽然看到了徐国忠。

凑过去说道:“徐会计,徐会计……”

徐国忠正唉声叹气一顿酒没喝着。

回头看了一眼陈楚道:“干啥?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我老徐去和王小眼说一说,保证你还能娶王晓燕。”

“不是,徐会计,你……你好像能讲课吧?”

徐国忠脑袋一拨楞。

“呃……陈楚啊,过去的事儿咱能不能不提了,是,我是讲过一堂课,不讲砸了么?那怨谁啊?还不是怨你们?李逵的逵字,还有斧头的斧字,你们咋不告诉我正确发音呢,然后我一讲课说成了李达手持两把大爹……”

陈楚憋不住笑。

徐国忠撇嘴道:“还有,谁知道是水浒传,咱村平时不都说是水壶转么?搞的下面有学生提示我是水浒,不是水壶,我还来了一句还他妈白虎呢……这人丢的。”

陈楚捂着嘴,嘿嘿笑了两声道:“徐会计,咱别说这个,你还是有优点的,你的优点就是不怯场,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敢说话,不管面对的多少人,你都能口若悬河的。”

徐国忠嘿嘿笑了:“那是啊,说话么,有什么可怕的,我老徐就没怕过啥,下面多少人,我就当他们不是人,都是猪狗啥的,我就说话呗,下面都听我一个人说,那多好啊。”

“嗯嗯。”陈楚点了点头:“老徐啊,这次……我想让你讲一堂课,去给二院的人讲……唉,你别走啊,讲课完事儿有饭局,二院的人安排,吃晚饭还唱歌,还跳舞啥的,还有女的陪你跳。”

徐国忠停住了:“有女的陪我好,但这课该讲什么啊。”

“哈哈,随便讲,反正都听你的,你就说是我师傅,怎么样?”

陈楚只想把这些人推开,不然要被缠住真脱不开身了。

徐国忠嘿嘿笑了:“好,好,这个好,到时候我就随便说吧,反正说什么他们都听。”

“嗯,尽量说点医学上的,什么农村的偏房啥的你随口说几个就行了。”

……

陈楚说完,转身进了悍马车。

随后小声道:“嗯,俩美女,去哪啊?要不咱们兜兜风吧。”

“呸,兜个屁风啊,回厂子,还有好多事儿没做呢。”

陈楚笑了笑启动了车,不过一窜就离开了村子。

王亚楠急道:“陈楚,你混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