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风雨欲来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很多地方都是面子工程的。

瀚城这地方也是如此,房子改完了没几年就扒掉,然后再盖,路也是修完了再修,城市扩建,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

改来改去再改回来。

就像是一个小孩儿一边拉屎在一边沙堆上挖坑撒尿和泥。

挖完了坑再填上,然后再挖再填坑。

到最后弄自己一手的尿,和一手大便。

留给下一任的领导擦屁股,下一任领导也不傻逼,人家也继续挖新坑,反正到最后,留下一大堆乱糟糟的乱尾工程。

劳民伤财,反正都是国家的钱,花呗。

但是仔细想,对于这样一个国富而民穷的国家,归根结底还是苦在了老百姓的身上了。

当官的还是照样一天胡吃海塞的挺着**的肚子一副的牛逼闪电。

……

陈楚的悍马车停靠在车站。

本来这地方交通就乱。

根本不让停车的,但是车站附近的警察交警啥的一看是悍马。

整个瀚城总共就有两辆悍马车,一个是市长的儿子,一个是市委书记的衙内;而又多出了一辆悍马车。

这帮警察不知道是哪个爹的。

根本没人敢过来管,一个个顾左右而言其他。

“哎呦,今天天儿不错哈……”

“嗯……你老婆生了吗?”

“对了,你小姨子怎么样了?了还没找对象哪?”

“喂,王队长孩子满月了,你准备随多少?一百块钱拿不出手啊,一千块咱又支撑不起,大家伙商量商量都出五百得了,谁也别装牛逼多掏……”

这帮警察议论纷纷,眼角都往陈楚的悍马车上瞅,只是各自打着哈哈,心照不宣了。

社会就这样。

很多不平的事儿变得习以为常。

陈楚听觉现在很好,附近十米范围内的细小声音都能够听的很清楚的,而这些人的议论在二十米内完全可以听到。

而又听到他们在议论x、美卖淫的事儿。

陈楚不禁笑了,暗想:这算个屁啊!哪个女星屁股底下是干净的?全是泥巴,可能很多当红的明星还没有人家x美、美屁股干净呢。

当婊子偏偏立牌坊的时代,往往那些最纯洁的,可能是最龌龊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鸣笛声。

随后裤衩衩的来了一声。

证明火车到站了。

陈楚推开悍马车,走了下来。

这些警察看他愣了愣,又在议论这人是谁。

忽然,一个警察虚了一声道:“我糙!陈楚!我见过他,这人不是瀚城黑色会的二头目么?干掉了马猴子和尹胖子,瀚城除了季扬就是他了,现在季扬倒了,听说陈楚去dl了,这货啥时候回来了?我糙!开悍马回来的?看来混的不错啊……”

另一个警察皱了皱眉道:“不会吧?陈楚这么年轻?我以为他怎么也是二十七八啊?像是十七八岁似的小孩儿。”

另一个警察推了推大檐帽,这货长得跟国民党反动派似的,不用化妆直接能上镜了。

呲着牙,一推帽子,大檐帽更歪了:“就是,我还以为陈楚怎么也是五大三粗啊,没想到长得挺小清新的……”

第一个警察又虚了一声:“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你看他小清新,下手狠着呢,我听说最近马副区长的死,还有他手下七八个人被杀人分尸,就因为是得罪了陈楚,但是没证据,马副区长又是死在情妇家里,上面就把这件案子不了了之了,但是内部都传马副区长的侄子得罪了陈楚的姘头,所以他侄子被打伤了,马副区长也被整死了……”

这些人议论纷纷,但明显的看着陈楚带着敬畏的眼神。

陈楚不禁冷哼一声,这些警察,平时看老百姓的时候一个个眼高过顶,牛逼的都不行了。

为何看自己一个混社会的这么给面子?

妈的,看来人软弱就被欺负,只要你够强,这些警察甚至一些官都得绕着你走了。

陈楚感觉挺爽。

大大咧咧的往前走着。

车站的出口处涌出杂七杂八的乘客,不多时,一个一米八身高,穿着一身黑色韩装的美丽男人走了出来。

说美丽男人,便是这男人长得太帅气,竟然有些女人的妖娆。

很像韩国棒子的那些帅气的欧巴了。

他在前面走,很多小妞儿不禁在四周暗送秋波。

而陈楚发现,邵晓东这王八蛋染了黄头发,齐腮的黄发经风一吹,发丝飘飘,旁边的小妞儿一个个的手捂着胸口,一副看呆了的模样。

就像是满眼睛里全是小星星啥的。

邵晓东不用说话,一个动作,这些妞儿就被迷惑的样子像是春潮泛滥。

而韩装显得修身,而身材更显得修长挺拔,下面是黑皮夏天那种的凉爽皮鞋,紧身韩装内,是白色的个性十足的白色衬衫,领口两粒扣子开着。

露出雪白的肌肤和一些肌肉。

邵晓东肩宽腰细大长腿,背后背着个黑色包包,黑色韩装衣袖摆动,露出里面白色衬衫的袖口,而这货装出一脸的沉寂忧郁色,就像是韩剧里面的小王子

陈楚呼出口气。

还以为见到邵晓东自己和他吹吹牛逼,把自己干了瀚城二院小护士陆小曼的事儿添油加醋的吹一吹。

不过看人家一下车这气场,一群小姑娘围着瞅,逼养的都快撞电线杆子上了。

陈楚就一阵的郁闷。

自己的泡妞儿境界顶多达到了半机械化,人家邵晓东都已经达到卫星化了。

属于那种人即使剑,剑即使人,人剑合一的那种境界。

陈楚哼了一声,这个贱人,泡妞儿已经超越了语言,肢体,手段,砸钱这种俗套的境界。

已经开始玩起偶像派了。

“咳咳……”陈楚咳嗽了一声。

邵晓东已经走到跟前,哈哈一笑道:“楚哥,最近可好?”他说着话,身后已经跟上来四个人,一女三男。

那个女的穿着军用的迷彩背心,而白色的细细的胳膊显露出来,头发微微长一点,往后面梳拢着,露出了半个额头,很拽的,很让人气性的打扮。

而另外三个人,也不是很魁梧,身材略瘦,年龄都不超过二十岁的样子,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就像是小屁孩儿,社会上的小混混啥的。

陈楚也没怎么太重视。

感觉这四个人,自己分分钟就可以全部放倒了。

而邵晓东这次说是来对付刀爷的,而且领人来对付,真要是领这样的人,估计真打起来,三个不顶一个,主要是太瘦了,而且用眼睛一扫就没有战斗力。

邵晓东也是没啥战斗力的人,以前打架他都在后面指挥,等人家冲他来了,这货掉头就跑,大长腿跑的也快,一般人还真跑不过,追不上这货了。

不然这小白脸得让人揍飞了。

邵晓东眉开眼笑道:“哎呦楚哥,啥时候混上悍马车了?牛逼啊……哈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大陈楚。”

这些人点头也跟着叫了一声楚哥。

陈楚呵呵笑道:“哎呀,这车也不是我的,是龙九送我的……咳咳……”他说完发现邵晓东脸色变成酱茄子了,忙知道说错话了。

邵晓东阅女无数,但对龙九却是愿打愿挨,和龙九套近乎被揍的鼻青脸肿,胳膊都打断两次,不过骨头接上了又跟人家赖皮赖脸,一点恨意都没有,还发誓情愿被龙九打一辈子打死了都不后悔。

陈楚以前也曾经发过同样的毒誓,当然被揍的比邵晓东都惨,不过看到龙九的容颜,又贱兮兮的跟哈巴狗似的讨好,对美女一点也恨不起来。

“咳咳……”邵晓东低低道:“咱不都说好了么,我姐给你了,你别和我争龙九了……”

“呃……”陈楚挠挠头:“我是她徒弟,这悍马车是她给徒弟的,唉,你别多想,我不喜欢龙九的。咳咳……”

陈楚说完自己都感觉这话太假。

几人上了车。

陈楚这才问道:“晓东,今天咱们要给刀爷个下马威,但得了解他的情报了,这个怎么办好?”

“呵呵……这个好办。”邵晓东点了一根烟呵呵笑道:“虽然在京城,我那些小姐都折在里面了,但是我在瀚城倒腾小姐这么多年了,还是有些没跟我去的,来之前我已经了解好了,那些小姐已经帮我打探了准确的时间,刀爷是下午五点多差不多到瀚城,这家伙是坐火车来,因为他手下也要带家伙来,所以他为了避嫌,也是为了低调形势,下榻在瀚城宾馆,这老家伙把宾馆包了,糙,真有钱,大约带五十个打手来,加上早些来到瀚城的那些打手,差不多一百五十人,农民工一千多人,不算了,都是废物……”

陈楚哈哈笑了。

随即叹了口气,心想还尼玛是邵晓东,没有这货自己就是两眼一抹黑,屁都不明白。

“对了,咱们去哪?”

邵晓东想了想:“去我以前的一个窝点吧,我撤走瀚城的时候因为太匆忙了,虽然在卖房子,但有几处没卖出去。”

陈楚点点头,在他的指点下,不一会儿到了一处居民区。

邵晓东道:“楚哥,你这悍马车有些太显眼了,最好放在别的地方,不然一看见你这车都知道你在这里了。”

陈楚应了一声,随即把悍马车放在一个小区的地下车库,随后打车来到邵晓东的据点。

而邵晓东这时据点不远已经停靠了几辆面包车,陈楚进入房中之时,呛得咳咳直咳嗽。

邵晓东的这处地方有一百多平,是一楼,而且还带地下室。

而这些人聚集亦是在地下室了。

八十多平的地下室内闪烁着白炽的灯光。

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邵晓东坐在椅子上抽着烟,而左右已经站着两排十八个人。

而桌子上扔着两个帆布的口袋,口袋敞开,里面装着的全是手枪和子弹。

陈楚不禁呼出口气。

邵晓东熟练的往里面压着子弹,而手枪有些都是分解的,其余人有的也忙着组装分解后的手枪。

邵晓东随即朝陈楚扔过来一把。

陈楚接住后发现这枪是崭新的。

虽然是手枪,不过显然没怎么用过,他忙看旁边的枪号,只见枪号已经被打磨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