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找不到北

久石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有的时候,同样的一个女人,化个妆,换个衣服啥的就认不出了,当然,这也是属于那种会臭的女人,化妆的技术格外的高明。

有的女人化了妆还不如不化了,越整越难看。

何洁是属于那种很会臭美的女人,不过更有臭美的气质和臭美的本钱。

她以前总是穿冷色调,那种衣服和京城的这种天气一样,灰了吧唧的,阴测测的,全是老雾霾。

一天看这雾霾谁心情也不能好起来。

如果中央把都建在烟雨江南这样的地方,一出门,有山有水有树林儿啥的,一天天的都是晴天,心情好,也自然愿意工作。

工作的质量也就上来了。

下面的当官的也就不感觉工作的烦躁,多欣赏欣赏景色的时间,少贪污钱的时间了。

何洁今天换了一套洁白的衣服,衣服很新潮。

像是‘燕瘪古’那种衣服,也就是很像蝙蝠的翅膀,一走路大袖子一呼呼哒哒的。

风一吹,就跟那八卦仙衣似的,如果印上八卦或者韩国旗的图案,就是道袍了。

这衣服雪白,下面露着同样雪白的大腿,就跟一个雪白的大妞儿,光着屁股围着一条白色的毛毯出来似的。

露着柔嫩的肩膀和胳膊。

何洁像是带了美瞳,眼睛更大了,黑白分明的,眉毛画了,头发往后面梳着,露着白净的性感的额头,蓬松的秀发飞扬起来,很是性感,有种像是鸡尾巴的那种发型,独具匠心,如同鸡立鸭群。

这大妞儿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想干。

天朝首都的体育栏目记者,也算是天子脚下的工作了。

当初首都建在这里,估计也是上届皇帝老儿太招摇,说这里有什么龙脉。

其实屁龙脉,雾霾和乌鸦倒是多得是了。

不过,大把大把性感的大妞儿和有钱人往这里钻。

认为在这里买几万块的高房价和吸几口雾霾和大麻差不多同样过瘾。

反正都是有钱骚的,动物拉屎他们都喝,说是屎咖啡。

陈楚暗想:老子明天也拉一泡屎,标价一亿,也没准有人买去品尝。

这社会只要是另类的,就有大批的傻逼人云亦云的去跟风了。

“呵呵……何……何小姐,你好。”陈楚伸出手去握。

何洁看这货嬉皮笑脸的就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过去和唐建辉嘻嘻哈哈的说话,人家俩人有亲有近的。

陈楚撇撇嘴,这尼玛何洁,是不是不正常啊,这么大的一个女人了,怎么和那个死变态有说有笑啊。

这时候,这货电话响了。

见是邵晓东的电话忙接了,很怕瀚城发生什么事儿。

“喂,晓东怎么了?”

“哦,楚哥,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我这划拉个妞儿,你要不要?保证好看,好像不是处了,你要的话我让给你,不要我可就要密西了……嘿嘿……”

陈楚撇撇嘴,邵晓东这货泡妞儿有手段,自己自认为不错,那是没遇到邵晓东,不然和他走在一块,妞儿都让他泡了,就没自己啥事儿了。

“呃……晓东啊,你那个……”陈楚咳咳两声,走到一旁去说话。

何洁小声嘀咕了一句:“建辉,他怎么一天鬼鬼祟祟的啊?打个电话也跟小偷儿似的,像是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至于么?”

唐建辉哼了一声:“你以为他一天都干好事儿么?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和你说啊,你尽量少跟这种人说话,他能把你给带坏了。”

“扑哧……”何洁笑了笑:“不能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被他带坏了?我才不呢,不然……我试试去……”

唐建辉忙拉了她一把,没让她动弹。

“咳咳,这回没事了,我和你说晓东,那个妞儿漂亮啊?能不能先给我留着,我得过几天能回到韩城呢。”

“过几天?楚哥你现在哪呢?”

“呃……在京城。”

“你跑那干什么?”

“呃……参加搏击比试。”

“搏击比赛?哈哈哈……”邵晓东笑道:“楚哥,咱好歹也是混的,你缺钱咋的?我给你二三十万,不至于干那个啊。”

“咳咳……还不是龙九喜欢搏击。咳咳咳……”陈楚说完忙剧烈咳嗽起来,想改口也来不及了。

他知道邵晓东虽然色,但是见到龙九那一刻起这货的魂儿都没了。

陈楚也是,见到龙九整个人也都木。

“龙九在京城?”邵晓东叫了一声。

“没,没在。”

“不行,我得去京城,你啥时候比赛,我去给你加油。”邵晓东说着已经往外走了。

“呃,后天比赛,龙九真的不在京城,你如果来这里,瀚城怎么办啊?”

邵晓东摇头道:“楚哥,我在这里也没用啊。人家刀爷根本不理咱,搞人家工程去了,咱能怎么样?就散瀚城的场子全给咱了,咱也守不住,就这点人,再说,现在混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拎着把刀,领着几个人挨条街的收保护费,现在你去个试试?都得让人说神经病,一个电话警察就来了,现在收保护费不现实,当然也有收的,但咱不能那么干,在瀚城根本没有根基,人家刀爷工程下来就能赚几千万,也没时间和咱斗,而且咱这么蹲着,算是不攻自破,人家耗时间咱都受不了了,我也准备撤了。”

陈楚点了点头,知道邵晓东这货是肯定要来京城了,一听龙九两个字,这货眼睛就冒蓝光了。

自己越说龙九不在,他越是不信了。

果然,五个小时候,邵晓东开着车飞似的到了。

这五个小时陈楚过的可是够郁闷的。

唐建辉领着何洁逛商场看衣服,陈楚打着哈欠像是个跟班似的,何洁这妞儿也有钱,也能墨迹时间,买衣服试来试去,走来走去的,陈楚感觉自己都要走出大泡来了,人家还没事。

陈楚就奇怪唐建辉这个变态,真不愧是娘娘腔,也一样能逛商场,而且京城的白天也变态的热,这货还是一身西装白衬衫,还扎着领带,热不热啊。

咧咧嘴,陈楚要打呼噜的时候,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又堆在了他跟前。

而这时候邵晓东的电话也响了。

“楚哥,你在哪呢?”

“京城的龙江大厦……”陈楚有些疲惫的打个哈欠,感觉自己失算了,要找知道一个美女加上一个变态能逛五个小时街,自己不如去美丽人间找两个大白屁股妞儿搞个十次八次当做修炼了。

而且啪啪啪的冲击美女的大白屁股,不比在这像是个二傻子似的看来来往往商场的人好的多?

今天够傻逼的了。

“哎呀,总算买的差不多了,建辉啊,你看看我这双高跟鞋好看不?”

“嗯,还行,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啊,发过‘米特来’的,我感觉你的那身连衣裙买的实惠,大特价,才两万五,这要是平时贵着呢……呃……这双鞋也便宜,才一万八……”

“咳咳……”陈楚撇撇嘴,心想这个败家娘们,一双鞋一万八?一条裙子两万五还便宜?这要是谁家趁个金山也得被败家光了。

这时,一个黄头发,一米八左右身高,韩国欧巴那样的小白脸快步而来。

他一身黑色韩装,脸上带着淡淡的迷人的浅浅笑容,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大男孩儿,也像是棒子那种偶像剧里的花样王子。

他呼呼的走过,商场好多长腿的大妞儿都瞩目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就像看着性趣用品一样的着迷,而流出了口水,女人是水做的真不假……

邵晓东已经快步走到陈楚跟前,左右张望了一下:“嘿嘿,楚哥龙九……龙九师傅真不在啊。嘿嘿,嘿嘿……”

“呃。”陈楚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

邵晓东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我这次主要是来给你加油的,龙九师傅在不在都没啥关系。”

陈楚摆摆手,那意思懒得听他解释了。

邵晓东回头看了看唐建辉,忽的笑了笑,想说什么忍住了,又看看何洁,感觉不错。

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邵晓东,咱们好像见过的。”

“嗯。”何洁对这种男人似乎很不感冒,或者,她作为京城的体育记者,见过的肌肉发达和不发的的帅哥太多了,已经有了免疫力了,只是轻声嗯了一下。

邵晓东伸出的手丝毫不感觉尴尬,就那么伸着,又道:“其实,其实我很喜欢文学,尤其是对国外的文学,还有国内的古典文学非常的喜欢,也曾经想深入的研究一下,比如《红楼》里面的‘幽静通幽’处,每每看到京城很多园林的美丽景色,都会想到这个词,真是妙手偶得,又是自然通达……”

何洁打了个哈欠有些不屑道:“邵晓东,你不是上次在京倒腾小姐被抓的那个么?”

“呃……这个……其实是一个行为艺术,我特别喜欢艺术,行为,意识,思想,放纵,都是一种行为艺术。”

陈楚忍着笑,感觉邵晓东这货不要脸都无敌了,但这个套路要是对付普通的小妞儿加上他这帅气的偶像派模样,估计能上手,但是对何洁这老油条肯定不感冒了,况且旁边还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唐建辉这个变态。

“呵呵……”何洁笑了笑:“你是不是对很多女孩儿都这么说啊?说的怪流利的,可见你很懂的女孩儿的心理,知道她们爱幻想,爱听什么。”

“其实,我只对你这样的女孩儿感兴趣,因为你与众不同,在人海茫茫里,你是最特殊的。”

“呵……”何洁虽然冷呵一声,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甜蜜,毕竟这人是在夸她,女孩儿最受不了人夸。

其实男的也受不住,被人几句话夸奖就能找不到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