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八千个罗汉果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昏黄的室内仅透进几许夕阳的余光,诱人的娇吟此起彼伏,肉体啪啪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只见高大的铜镜前映着一少年,肌肤莹白温润如玉,少年眉眸含泪满盈春情欲意,完全纵溺在情爱交欢之中。少年双手牢牢抓住铜镜边缘,却还是被身后的操干撞得贴上了镜面,镜中的少年看着自己双腿大张,弯着细腰被男人从后架起,阴部一处不属于男子的器官,此时正愉悦地吞吐著男人粗壮的巨棒。

“啊……不……”历清失神看着属于自己的女穴被撑开到极致,粉嫩的穴肉层峦叠嶂,不知餍足吞咽起男人的阳具,雌穴被操得外翻出来,熟红的嫩肉挂着全是泄了不知道几次的淫水。

历清上身几乎贴在镜子上,胸前挺立的樱红不时被冰凉的镜面刺激,在浑身被欲望蒸腾时更添刺激的快意。

生完孩子过后,乳汁虽已排尽,胸前却还是保持着小山包的大小,更为敏感的乳头仅遭受着细微的刺激显然不够,历清无意识舔了舔嘴,微微摆动起腰肢迎合身后的抽插,让娇嫩的双乳压在镜面上挤出白嫩的乳肉。

“啊啊、叶哥哥……里面好痒…操深一点呀啊………”骚穴已经被干得又湿又滑,到处流水,然而叶平动作还在轻重兼并地抽插,不慌不忙在历清体内画着圈。

“呀啊……好酸啊……叶哥哥别磨了……呜呜快点好不好……”

历清泪眼朦胧,在镜子里看到叶平帅气非凡的俊颜,每次都一脸游刃有余地把自己干到出神。

宝贝,你的骚穴在干嘛呢,嗯?相公还没怎么动呢,忍不住了吗?”叶平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撩拨,时而坏心眼停下抽插,忽又一个挺刺,紫黑粗大的性器一下一下破开粉嫩的肉道,强烈的对比激得雌穴急促收缩,嫩穴含着肉棒翕动不已,腔内的骚水一股一股淋泼在体内的性器上。

“啊啊……骚穴在吃…相公的肉棒…呜呜要相公快点……啊操进骚穴里……”看着雌穴如小嘴般吞吐男人火热的阳具,嫩肉被粗热摩擦,穴腔深处开始渴望更快更猛的操干。

历清不满足这折磨人的进出,撑着镜子,直接扭动酥软的纤腰,用雌穴主动吞噬那根还未完全进入的巨棒。

“清清的这里都被操熟了。”叶平强壮的手臂扛起历清大腿弯,略有薄茧的手指强硬分开张开快到极致的淫穴,翻出更多粉红色的媚肉,吻着历清的脖子,挺起腰胯,不顾满手晶亮湿黏的淫液,就着分开大张的湿滑雌穴,硕大的肉根重重操了进去,把里面汪汪春水挤了出来,噗嗤噗嗤喷溅到镜面上。

“啊啊……好多…淫水出来、啊啊……相公的肉棒……操出好多水,呀啊——”镜子被自己弄脏,历清还盯着肉棒在肉穴任性进出,意乱情迷根本移不开眼睛,只见肉棒直干到底,硕大的囊袋卡在外面紧紧贴着阴唇,囊球上浓密的阴毛覆盖戳刺红肿外翻的嫩肉,敏感突起的阴核,随着肉棒抽插被搔刺摩擦,淫乱的花腔分泌大量淫水打湿了叶平胯下,湿漉漉的泛着淫光。过度刺激的情爱画面,看得历清吟叫着高潮了。

叶平操得湿热滑腻的骚穴一阵高潮,更是得意,他最喜历清高潮时,把雌穴掰得更开,趁穴道紧缩,猛地狂风骤雨连插几百下,后接一记重重深入,直直操开深处娇嫩的小口。

“啊啊!被操进去了……骚穴又要射了、嗯啊…好厉害…大肉棒、连着把骚穴操尿了啊啊——”高潮中的雌穴继续被猛烈地抽插,还被直接操开了宫口,穴腔内一阵软涨酸麻,痉挛过后,骤然从深处喷射出大量淫液。

叶平知他快要喷精,立马抽出肉棒,抬高历清张开的大腿,粗鲁地掰开正剧烈收缩的肉道对着铜镜,霎时一大股一大股清澈的水柱,从被分开的淫靡肉唇中激射而出,大量的淫水瞬间弄脏了身前的铜镜,还顺着镜面淅淅沥沥流下,汇聚成一大滩滴落在了地上。

叶平等的就是现在这副景,定定看着镜中怀里的爱人喷出骚水把镜子弄脏得一塌糊涂,舔着他因无上快感仰起的下巴,用更污秽的言语刺激他,欣赏他完全被欲望操控的绝顶媚态。

“嗯啊……不要看……呜呜好多骚水…镜子好脏……呜呜……”看着还在痉挛喷水不断开合的肉穴,和被大量淫水弄脏的镜子,历清羞耻得哭了出来。又看到叶平仍挺立的肉柱,脸红娇喘着用手抚慰了一番。

“嗯嗯……啊啊淫水射完了……相公进来嘛……里面好湿好滑想要伺候叶哥哥……”

雌穴射完了阴精,正是敏感得不行,历清双腿被放了下来,双腿一软无法好好站立,只能勉强倚在镜上。

历清手绕到身下握着男人粗壮的阳具上下撸动,主动扶着肉棒贴紧自己肉缝内上下摩擦。眼角被欲望逼出泪水,雌穴深处开始泛酸,麻痒的淫肉蠕动不已,被操熟的大阴唇动情地含着穴外的大龟头啃咬起来,浑身上下都在叫嚣叶平快来满足他。

“啊啊……好烫好粗……在吃龟头……嗯啊……相公快进来……”

“清清,为夫还没怎么操呢,清清太敏感一直在喷水。”叶平吻着历清的脸颊,欣赏完美景,身下巨棒更是炙热硬挺,然而叶平此时拒绝进入美妙的雌穴,任由性器被历清蹭弄。

他手掌略过历清被丝带禁锢射出的挺翘肉棒,来到下面贪吃他肉棒的泥泞小嘴,手指在会阴打圈按摩,就是不碰那条诱人的肉缝。

“嗯啊……进来嘛……叶哥哥呜呜…相公…想要相公的大肉棒操进来……好想要……呜呜……”

叶平另一只手横在历清胸前,抓起一边乳肉揉馒头似的来回搓揉。

“清清想要什么,自己拿啊,相公正忙着呢。”

历清迟迟未被填满,空虚的雌穴仅仅含着美味肉棒的前端已是不够,听叶平一说知他又想看自己淫乱的模样,眼眸含泪呜咽着拖起肉根下的两颗肉蛋,一边讨好搓揉着,一边直接放空腰肢,用雌穴一点一点吞进叶平的性器,不一下子就吃到根部。

“啊啊……肉棒操得好深,好舒服……呀啊……相公的肉棒在骚穴里洗澡……嗯啊好大…撑得骚穴好满………”

历清的阴部紧紧吻着叶平巨大的囊袋,操控细腰抬起落下,次次都吐出快到龟头部分又马上重重吞吃到根部,淫水不断流出来被打磨成一圈圈白色的泡沫,把两人下体弄湿的一塌糊涂。

叶平看他欢快吞吃起肉棒,突然反客为主重重地一顶,花道深处的小口被狠狠摩擦,又愉悦地浇灌出一股热液。

“呼……宝贝里面真是又紧又滑,舒服死相公了。”揉着历清的奶子,粗壮的指节强行拉扯被撑到极致的雌穴,露出层层粉色的嫩肉。用指甲抠挖完全勃起的阴蒂,毫无意外感受到里面又收缩着涌出一股淫水。

“啊啊……穴被操开了,呀啊…好舒服……顶到了啊啊、相公好猛……”历清满脸通红地看着自己被顶弄,嘴里的呻吟被撞得破碎,镜中肤白貌美的少年泪眼迷蒙意乱情迷,脑里只剩追逐无尽的快感,身在欲海不可自拔,只懂得收缩淫乱的肉穴,迎合著男人有力的抽送。

“嗯啊啊…唔慢一点……”

叶平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打桩一样从下操干着骚得发河的花穴,耸动健壮的腰肢,龟头勇猛地破入肉道,如蛇般咬住深处小口不放,缠缚上来的媚肉如千万条在舔食他肉棒的舌头,不断引导刃具去操干娇嫩的宫口。

“宝贝,为夫又要操到你子宫了。这次给为夫生个女儿可好?”

“好、啊啊…子宫好酸…要相公的阳精射满进来……嗯唔…清清准备好受精了…啊啊要给相公怀宝宝了……”历清激得腹腔一阵酸麻,宫口娇羞地打开,深深吻着正不断操干的龟头,配合花腔内阵阵淫水冲刷着肉棒,满心亟待那根巨龙直捣进入,射出浓精。

叶平不再忍耐,抬起历清一条长腿,把历清侧着摆在铜镜前,即从背后狂风骤雨般在花穴内疯狂抽插,指甲还不忘戳弄敏感肿大的花核,最终顶入娇嫩的宫口,痛痛快快射出一炮又一炮,灌满了整个花壶,烫得历清又哭着丢了一次。

“呜呜嗯…相公射好多…不要拔出去……啊啊好多精液……给相公看……骚穴又被烫潮吹了、哈啊——”历清眼看又要高潮,体内的肉棒迅速撤出,带出一大波粘腻白稠的汤汤水水,被操得合不拢的粉色肉道在两人眼前剧烈蠕动,突然一道清澈的水柱又激射了出来,此时叶平解开历清肉棒上的丝带,让两处同时喷射,精液混合花液在空中射出几尺远,空气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