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好一会赵豫才结束这个深吻,冉玉浓早就被他捉弄得浑身发软,无力的倚在他胸前,嘴里急促的喘息,胸口更是剧烈的上下起伏,带动著坚挺的双乳也上下滑动,娇小可怜的乳头怯生生的站立著,被赵豫一口含住一颗,用牙齿轻咬厮摩。另一颗也落入他的手指中备受玩弄。

冉玉浓已经顾不上指责赵豫了,後者在他身上播下的火种已经将他全身的情欲点燃。胸口已经涨得发痛。下身也挺立起来。股间媚穴更是觉得一阵空虚,渴望有根灼热的肉杵将它填满。他扭动身体,撒娇似的将乳房往赵豫嘴里更加送进一点。赵豫却假装疑惑不解的问:“娘子,你这是要做什麽?”

冉玉浓知道赵豫的坏心思,但是现在情势又让他不得不低头。他在嘴里嘟嚷了一下,才小声的说:“吸一下。”赵豫假装没听见,问道:“你说什麽,风声太大我听不见。”冉玉浓稍稍大了点声,又说了一遍。赵豫才表示出听见的意思。却又追问:“娘子是要我吸什麽?”冉玉浓再也忍耐不了了。豁出去的喊道:“吸我的奶水。”赵豫一脸的恍然大悟,却又正色说道:“娘子这就不对了,请人帮忙是要有讲究的哦!这时候娘子应该怎麽对为夫说呢?”冉玉浓窘的快要哭出来了,自暴自弃的喊道:“相公,求相公帮妾身把乳房的奶水吸干。”说完羞得闭紧双眼,再也不敢看一眼赵豫了。

赵豫一脸得逞的贼笑。冉玉浓不知道他这样的表情有多麽勾人,每每看见都让自己心花怒放。这也是为什麽自己总是要这样逗弄他的原因。见好就收,赵豫一脸正经的说:“既然娘子都这样求为夫了。为夫也不好让娘子你失望。来”他一把把冉玉浓从躺椅上拉起,换自己躺下,除去冉玉浓下衣,让他双腿分开的跨坐在自己腰上。自己双臂枕在後脑,惬意的欣赏著由这个姿势更加媚人的冉玉浓,笑眯眯的说:“为夫懒得动,还是娘子你来喂我吧!”

冉玉浓双手扶在赵豫坚实的小腹上,不安的左右四顾。被著恼人的情欲熏成粉色的身体在春风中因羞涩而微微颤栗。哀求的看一眼赵豫,见他不为所动,只好死心。抬起双手,自己握住其中的一个乳房,俯下身,送进赵豫嘴里。赵豫张开嘴巴,将乳头含进不紧不慢的吮吸著,还坏心眼的舌头还不时轻刷过因先前的玩弄而变得红肿敏感的乳头。给冉玉浓带来了一波波让身体更加紧绷的快感,胸部的胀痛不但没有缓解,还更加难以忍受了。冉玉浓实在受不了了,哭出声来说:“相公,相公,求您再用力,再用力点吸……啊哈~~!”乳头上的受力突然加大,更多的奶水被吸出,胸前胀痛瞬间被缓解所带来的舒畅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溢出愉悦的呻吟。

释放的快感大大刺激到冉玉浓,他不在管它什麽羞耻礼节了。身体更加俯下,以图将乳房塞入赵豫嘴里更多。双手更是自己握住乳房大力揉挤,想更快的将内里蕴藏的奶水挤出来。这种自作践的行为不可思议的给他带来堕落的快感,腰部轻扭,臀部款摆,配上旁边盛放的一树桃花,好一幅春情荡漾的画景。赵豫凑过他耳边,对著耳洞呵了口气,惹得冉玉浓身子有一次颤动,手都快握不住自己的乳房了。赵豫沈沈一笑,问道:“是想要了吗?”冉玉浓急切的点头,扭著身子哀求道:“我要,我要,相公快给我,别折磨妾身了。”赵豫邪邪的说:“想要的话,就自己来吧!”

冉玉浓会意过来。伸手将赵豫的裤带解开。早已蓄势待发的肉刃立刻跳了出来。那狰狞之势看得冉玉浓口齿发干。他伸出一手努力握住炙热的肉刃,另一只手探入裙底,摸到底下光裸臀间的媚穴中,狠狠心,将一根手指刺入摸索搅动。耳边传来赵豫假装凶恶的话语:“把它舔湿,否则待会可有得苦头你吃了。”冉玉浓依言,伸出丁香舌,小心翼翼的沿著住柱身努力的舔舐。在耳边赵豫“每个角落都不可以放过哦”的声音指挥下,细细的舔过肉刃每一处,努力的将他从赵豫那学来的一切一一施展出来。时而含住肉刃刃尖,努力吞吐,时而滑入柱底两个肉囊处,将肉囊轮流含进嘴里吸啜。在他不算熟练但认真的服侍下,赵豫的肉刃越发的胀大发硬,呼吸也越来越紧。而冉玉浓已经自己把媚穴内的玉棒拿出扔到一边。赵豫沈声对冉玉浓说:“调过身去,让我看看。”冉玉浓温顺的照做。将自己丰翘的双臀,正对著赵豫。赵豫掰开紧致的臀瓣,露出内里的媚穴,见那粉色的销魂小嘴现一张一合,如同一朵盛开的粉菊,菊蕊处还缓缓渗出津液。伸进一指叩探,小嘴内里溽热潮湿,紧而不僵。知已是时候了。就放开说道:“好了,上来吧!”

冉玉浓依言扶住赵豫的肉刃,将自己的媚穴穴口对准刃尖,深吸一口气後,缓缓的坐了下来。肉刃普一顶开媚穴小口,就被热情的缠住。小穴迫不及待的蠕动著想要含入更多,而被顶入带来的快感,让淫乱的内壁迅速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润湿了两人的交合之处,更加为肉刃的进入打开方便之门。冉玉浓被由内壁徐徐升起,越来越激烈的快感刺激的软了腰身,上身再无力气支撑。身上一软,就那样突然坐了下来。才吞如一半的肉刃顺势被一口全吞了下去。瞬间,完全交合的酥麻快感传到两人的体内,激发了两人的全部欲望。赵豫顶了一下腰,催促道:“快点动啊!”冉玉浓不顾羞耻,扭动著纤腰放肆起来,媚穴紧紧的咬住肉刃缠吸,体内的某处小凸点因他身体的扭动而无数次被肉刃刮过。灭顶的快感袭过脑海,冉玉浓更加狂乱的扭摆起来,在赵豫的粗喘中,他向後扬起头颅,露出纤细修长的脖颈,放浪的呻吟著:“嗯啊~~~啊好~~~啊~~嗯啊~~~~”间或弯下腰去,将乳房再次送入赵豫口中,让赵豫将内里的奶水吸掉。

两人的体温越升越高,激情正浓。冉玉浓的体力却不支,摆胯的幅度和力度也慢慢变小,转为细细的捻动。赵豫不耐,突然起身扶住冉玉浓的腰,就著两人还处在交合中的下体,将冉玉浓按进躺椅,大力提起他的双腿在半空分开。挺起腰身就猛烈抽插起来。冉玉浓被这有些粗暴疯狂的抽插刺激得扬声浪叫,双眸已经迷乱,嘴里不知羞耻的喊出:“好棒啊哦…..对….就是那里…啊…..再用力些嗯啊……再深一些嗯哪…… 啊哈啊~~~~!!”腿间挺立的粉茎更是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自己射了一回。

抽插了半炷香时间,赵豫的肉刃还是没有消退的迹象,依然在冉玉浓股间大力的抽干著。冉玉浓却已经承受不住这样激昂的快感连连射过三次了。原先撩人心扉的高声浪叫,也变成了小的嘤咛抽泣之声。连声哀求赵豫快点让他解脱。赵豫置之不理,将他翻过身,被对著自己从後面再次插入。姿势的改变使得媚穴被进入抽干的角度也发生变化。新的角度给冉玉浓带来新的快感。那肉刃又换个方向对小凸点进行摩擦,惹得冉玉浓扣紧椅背,又是一阵抽泣似的呻吟。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就在冉玉浓怀疑自己快要被这样活活干死的时候,赵豫突然一声低吼,埋在他体内的肉刃一阵战栗,一股浓液涌出,冲刷著他的已充血而更加敏感的内壁。带动著冉玉浓也出了最後一次稀薄的精水。因出精瞬时的乏力,两人双双倒在椅上一会儿时间没有动弹。冉玉浓稍稍缓过一点劲来,伸手试探性的推推他,本想从他身下挣开,却惊恐的发现,还深埋在体内刚刚消退的肉刃居然又开始挺硬起来。冉玉浓急得大叫:“你还有完没完!!”赵豫抬头阴阴一笑:“干你这件事,我永远没完!!”说完按住急於挣扎逃命的冉玉浓,提起他的腰摆成跪式,再度大力抽干了起来。身畔的桃树巍然不动的耸立著,粉色桃花缓缓飘落到还在抵死缠绵的两具赤裸的身体上。又被骤起的春风卷走,只送蓝天。陪它们直上云霄的,只有一声声放荡又甜蜜的喘息与呻吟……

第六章:殿选

四月十四,正是殿选的日子。四更不到,所有的秀女们都起来梳头上妆换衣。宫女内侍们匆匆忙忙的给各房端盆送水,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一阵兵荒马乱之後。三十六名待选秀女终於修饰整齐,由贵祥带领著前往昭容殿等待帝後的点选。因时间尚早,帝後未到,一干人只能站在殿外等候。连站了一个多时辰,这些身娇体弱的少女们哪受得住,尽管极力勉持,也免不了腿部酸软乏力,娇躯微微颤抖。连贵祥都有些耐不住了,悄悄叫过身边一个小太监,对他说:“快去禀告陛下皇後,秀女们已在昭容殿恭候圣驾。”小太监诺声而去。

这时候的赵豫呢,正忙著给冉玉浓做保养呢。对於这样可以痛痛快快大亲冉玉浓芳泽的事情,赵豫是从来都不愿假手他人的。而且冉玉浓身份特殊,不论是让宫女还是太监来触碰他赤裸的身体,都会让赵豫很不爽。於是,日理万机的宋英帝,每日工作的一部分,就是给自家老婆做全身按摩,然後给他不落下一寸肌肤的涂上十数层容保养用的霜膏粉露泥。而两人──尤其是赵豫──又正处在血气方刚的年龄,经常抹著抹著就来感觉了,口干舌燥了。最後干脆就抱在一起绣帐一拉嗯嗯哎哎起来。当然,按摩还是要继续的,不过赵豫用上的是自己身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