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当天刘婉倩去向太後诉苦,太後听完原委後反过来把她狠狠的训斥了一通。後宫人消息最灵通,这件事转眼就传遍各宫各院。刘婉倩平时为人傲慢不得人心,自然不会有人喜欢。这件事彻底成为各位妃嫔的笑柄。刘婉倩恼羞成怒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几天,赵豫也不再只守著冉玉浓一个人。隔个几天的也会招些妃嫔侍寝,虽然事後会立刻离开回到皇後身边。但总比以前对她们不闻不问要好得多,於是原本都有些死心的妃嫔们又开始活泛了心思,後宫倒也热闹了很多。唯有刘婉倩,自那以後,再也没被赵豫召见过,心里气愤愤难忍,自去宫外谋划不提。

第八章:孕

冉玉浓高坐在坤源殿鸾座上,斜倚著几个软枕。脚踏上半坐著一名小宫女给他轻轻捶腿。听著底下各色或直白,或含蓄的奉承恭维,有一搭没一搭的合著她们想要讨他欢心的逗趣对白。等到以陈贤妃打头起身告退,,各宫妃嫔才一一告退散去,他长舒一口气,缓缓站起。应对各宫的例行请安著实辛苦,最烦的事每天都要这样来一次,让并不擅长应酬的冉玉浓疲於招架。但他还是努力去学会适应,既然决定堂堂正正的留在赵豫身边,那他就要努力学习如何做一个还算称职的皇後。

从鸾座上站起,冉玉浓转身入了後殿。皓月带领一群宫女们围上来给他除去外衣,换上家常衣服。再奉上一杯香茶,冉玉浓就准备去小书房看回书。突然一个内侍来报,他婶婶来探望他了。

这位婶婶,就是赵豫为他寻来的贵族身份的亲戚了。原本只是一家恰好与他同姓的没落贵族,徒具其名,内里已经沦落到举家食粥的地步。一家人生活正窘迫不已的时候,没想到天下居然掉了个大馅饼下来。从宫里来了一群人,告诉他们当今的皇後,正是十几年前不幸遭遇不测的兄长家的遗孤。接到这个消息後全家人喜出望外。於是齐齐被接进宫和皇後认了亲。随後即被当今圣上封赏。皇後死去的父亲被追了个宁国公,母亲成了一品诰命夫人。

自家也受了封赏,一步登天,成为皇亲国戚。

冉玉浓到底是不是他们那苦命的侄女,冉振保全家其实心里都没数。但是,他们都清楚。冉玉浓一定要是,否则他们不但会失去现在的一切,被打回原形,陛下必定不会放过他们。所以无论如何,他们只能认定冉玉浓“是”!而冉玉浓自小孤苦,和不善表达的师傅一起生活。对於亲情的渴望一直未曾泯灭。虽被赵豫娶进门百般娇宠,万般纵容。却还是不能弥补心里的一丝遗憾。现赵豫给他找了这样一门亲戚,虽然心里明白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渴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对这蹦出来的叔叔婶婶一家,也是非常亲和。赵豫知他心意,便下旨特许冉氏赵夫人可自有入宫探望皇後,以弥补他们思亲之苦。

冉氏一门清楚,冉玉浓现如今是他们的靠山。只有冉玉浓不倒,他们才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所以平时对冉玉浓是嘘寒问暖,十分亲热。赵夫人更是跑凤仪宫跑的勤。没事就会来坐坐陪冉玉浓说说话,谈谈市井趣事。冉玉浓自进宫以来没有再离开过,对於外面的世界还是很是记挂,自然听得津津有味,时间长了,就越来越喜欢赵夫人。对冉氏也越来越亲厚。赵豫见他喜欢,也毫不吝啬。将冉振保封了个侯爵,两个儿子年龄还小,就送到皇家书院和一群宗室子弟一起读书。赵夫人本人,则是正二品诰命夫人。全家人对天子这样的恩宠感激涕零,对於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冉玉浓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居然对他真有了些骨肉亲情。

冉氏非常关心宫内,尤其是皇後的情形。这些时听说陛下开始临幸一些秀女,虽然对皇後还是一等一的爱护亲厚,毕竟再也没有独宠她一人了。未免有些担心皇後会觉得受了委屈心里想不开。所以这一天赵氏特巴巴的赶进宫来想劝慰几句。待见到她的皇後侄女後,却发现她面色红润,气色如常,实在不像有怨怼之气的样子。知道皇後不在意那些企图夺宠的小妖精们(赵氏已经把皇後看做自家人,自然不会对她的“情敌”有好气),也就放下心来。

冉玉浓见她一进来就仔细打量自己的脸庞,觉得奇怪,笑问道:“婶子今天这是怎麽啦?盯著我看做什麽。还不快坐下。”招呼赵氏坐在自己身边,早有人端上一杯茶奉给赵氏。赵氏接了,一并说:“好几日没过来探望,实在想念娘娘。所以今天来给娘娘请安。几日不见,娘娘怎麽瞧著像比以前更加光鲜丽了,刚刚都把老身看呆了呢。”冉玉浓不好意思的说:“婶婶真是,又拿我开玩笑。”两人说笑了一阵,看今天天色很好,冉玉浓索性换了衣服,在一群内侍的前呼後拥中和赵氏一起去御花园走走。

御花园里百花开得正盛,往来游赏的宫娥也不少。沿著太液池缓缓前行。一路上遇到不少宫中妃嫔,见到皇後过来,纷纷蹲下行礼。冉玉浓不以为意,挥挥手让她们起来。沿途指点各处景致给赵氏看,两人说说笑笑兴致正高。突然一声:“冉妹妹。”冉玉浓转眼一看,原来是前皇後刘婉容,穿一身素色衣裳,站在一丛盛开的牡丹边。身後只跟了个贴身侍女。冉玉浓朝她点点头,打了声招呼:“皇嫂。”

刘婉容笑吟吟的走到冉玉浓身边,说道:“今天看御花园的牡丹开得好,正准备摘些开得盛的给母後送过去。没想到这麽巧遇到冉妹妹,既然遇到了,冉妹妹要不要和我一起走走。”冉玉浓点点头说:“当然可以。”刘婉容遂上前携了他手一起继续前行。赵氏稍稍落後一点紧跟,再其後就是冉玉浓宫中的内侍们。

两人虽为妯娌,毕竟彼此都身份特殊,所以感情并不深厚。能够聊的东西也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刘婉容在说,冉玉浓碍於人情,点头应答。而刘婉容也说不了什麽有意思的东西,左不过是什麽“今天的花开的真漂亮”“妹妹的皮肤看著真好,是怎麽保养的?”之类无油盐的话。正百无聊赖的时候,前方又来了一群人。仔细一看,中间那个不是赵豫又是哪个?他也瞧见了冉玉浓,快速走了过来,半拥著冉玉浓说:“不是说好了等我回来教你练颜体的吗?怎麽就自己跑出来闲逛了呢?”语气再亲昵自然不过。冉玉浓忙推推他,示意一下旁边还有人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