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谁知那几苏浅吟呕心沥血所做的诗词扔到了近月亭後就一直没了下文。等了几天苏浅吟忍不住前去查看,发现她写上诗句的上好的薛涛笺已经不见踪影。心中窃喜,就安心回去等待。没想到一等十几天都没有任何消息。她哪知赵豫拉著冉玉浓去近月亭赏月是假,在皎洁月色下赏自己宝贝妙裸体是真。冉玉浓凝脂一样的肌肤,在月色浸染下更加神秘诱人,与阳光下相比又有种格外的风情。自然能引起赵豫的色心肆起,隔三差五趁著月色好拉著冉玉浓到近月亭交媾了。现在冉玉浓不在,赵豫哪还有这样的心思再去?那苏浅吟精心准备的的小笺压根没入他的眼,最後被负责打扫的仆役收走,成了御厨房里的引火纸。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赵豫最近有午休起来,去御花园走走散散步的习惯。午後天气炎热,苏浅吟算定他必定不会走宽阔无树枝蔽日的大道。专会挑些林荫小道穿行。於是选择了梅林边不远处的一处巨大合欢树下。,那树下不知是何时立起了一秋千架,苏浅吟刻意装点了一下自己,不施脂粉,著浅色广袖长衣,下著白百合万褶裙。坐在秋千上,闭上双眼,双足在地上一点,秋千回荡。苏浅吟开始放声高歌,唱的正是《子夜四时歌》: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仰头看桐树,桐花特可怜。

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渊冰厚三尺,素雪复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苏浅吟一遍又一遍的的反复吟唱著。她对自己的歌喉很有心,连她的老师也夸她声如黄莺入谷,婉转动听。不信陛下能不被吸引过来。

果然,身边不远处传来一声咳嗽。苏浅吟睁开眼睛一看,来人不是陛下和他身边的一群内侍又是何人?苏浅吟面上一阵惶恐的从秋千架上下来原地跪下,口中称:“奴婢失仪,未见到陛下驾到,请陛下恕罪。”赵豫嗯了一声说了句:“罢了!”就向她走了过来。苏浅吟暗喜,她可以相信刚刚在陛下眼中的自己是什麽样子:一个美貌绝伦,气质脱俗的少女坐在秋千上回荡嬉耍。广袖迎风飘扬,长裙在空中撒开,如同盛放的白百合。少女气质遗世独立,让人疑是谪仙临世。感觉陛下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苏浅吟开始紧张和兴奋起来。极力按捺自己的激动,努力做出一副娇弱羞涩的模样低著头。一双绣著五爪金龙的鞋子停在她身边良久。苏浅吟不敢抬头,但她猜想陛下一定是在打量她。她要准备好,待会陛下叫她抬头的时候一定要向陛下露出一个恰如其分的微笑,不能太收也不能太过。

可是陛下什麽都没有说,他只是站在苏浅吟身边停留了一会。然後说了句“起来吧”就这麽转身大步离开。一群人快速的消失了。苏浅吟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就这样就完了?陛下甚至连她的姓名都没有问就走了,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而赵豫则想的是:没想到原来在那柱合欢树下还有这样一个秋千架。这四处一片林荫,人迹罕至。正是个方便他跟玉浓宝贝欢爱的新去处。想想看,他坐在秋千上回荡,玉浓宝贝一丝不挂的跨坐在他身上,臀间媚穴努力的吞吐著他贲发的欲望,美丽的身子妖娆的在他怀里扭动,双乳在他面颊上摩蹭,饱满的朱唇吐出甜美的呻吟。间或还会附在他耳边,撒娇似的说求饶,然後他自然不会顺意,一定要恶作剧的提起腰腹,故意在他媚穴内用力一顶,然後玉浓宝贝会……啧啧!!光想想他就迫不及待了!!真希望宝贝快点回来,并顺利把孩子生下来。这样他们才能再痛痛快快的共享鱼水交欢之乐啊!!对了,还不知道那个秋千能不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不过没关系,叫福禄去负责把它修缮一番,务必确保他们能够在上面大战三千个回合都不散。

第十二章:回宫

接连的失败让苏浅吟有些气急败坏。马上就要过七夕了,过了七夕就酷暑将尽。皇後必定会回宫。到时候想要博得皇宠就更难了。必须要快,一定要想办法获得皇上青睐。可是还有什麽办法呢?投皇上所好?苏浅吟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麽。他对女人的喜好?从皇後到虞佩雯,苏浅吟也看不出个究竟,刘婉倩就不用谈了。这样说来,她根本无从下手。事到如今,只有最後博一次了。她决定使出自己最後的手段──舞蹈。可还没等到她选好日子,找好时机让自己能在御前惊豔一舞,已经传来消息,皇上翻了她的牌子。她终於可以消停一下了。

当夜一乘小软轿将仔细装点後的她她抬入正乾宫偏殿,然後有正乾殿总管福禄前来叮嘱了她几句。她慢慢等候陛下驾到。在期待和忐忑中陛下终於到来,漫不经心的坐下来。随口问了她几句话,她答了之後陛下反而没了反应。她偷偷抬头瞟了陛下一眼,却发现陛下两眼发直的盯著她直看。脸上一红,心里一喜的半低头抿嘴一笑。

而这一头赵豫望著眼前这个记不清是姓孙还是苏的美女,心思却一驰万里。这个女子穿的这件衣裳式样跟今天早上尚服局给离宫送去的那一批其中的一件真像,不知道穿在玉浓身上会是什麽效果,应该比这个女子好看吧,她太干瘦了。今天收到离宫那里的每日奏报:玉浓宝贝的害喜似乎没那麽严重了,今天比昨天的多吃了一片西瓜,就是还是没有胖多少。估计跟这盛夏也有关系。真想快点把他接回来好好照看著啊。反正过几天就要到七夕了,七夕一过,暑气将散,对他的身体应该不会有什麽影响。而刘家这次,托了刘婉倩的福,至少有段时间不敢再作怪了。而虞尚书一家对刘家已经恨之入骨,以後可以大用了。这次可算是一举两得了。而他的玉浓,这次回来了,就不能再让他走了。这些天他想他快想出毛病来了。待他回来,一定要拉著他好好温存一番以解他相思之苦。宝贝的销魂身体,甘美的乳汁,还有甜蜜的呻吟,噢噢噢,光想想就欲火焚身啊!

赵豫正心动神驰的胡思乱想著,突然看到那个孙什麽的才人偷偷瞟了他一眼,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的痴态。忙收神回来,轻咳了一声,说了一句:“过来,给朕宽衣。”苏浅吟心中有了底,忙走过来半羞涩半欢喜的为他宽衣解带。然後顺从的被赵豫带上了床,渡过了她的初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