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了凤仪宫寝殿,皓月她们围了上来一阵忙乱,换衣卸妆洗脸後,才退了下去。冉玉浓见她们出去才问赵豫:“不是说好了给苏才人进位为婕妤的吗?怎麽最後给她的却是人?”赵豫一听,哼了一声说:“怎麽,你心疼了?”冉玉浓莫名其妙答:“我心疼她什麽?只是先前你明明答应我给她个婕妤的位子,免得她以後被欺负,怎麽最後不跟我说就变卦了?”赵豫手里只顾著把玩冉玉浓的手指头发,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说:“宫里进封总是要有个由头,她无功无劳的陡然升的太高还容易引起别人嫉妒。还不如就这样一步步慢慢来。你要是想升她,以後再找机会嘛。”冉玉浓以为真,说道:“那好吧!就依你的意思,先缓个时期,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後就给她再晋一级。”赵豫听後皮笑肉不笑的说:“看来这个苏才人果然美丽,让你对她的事这麽上心啊~!”冉玉浓叹口气说:“这姑娘生的这样美丽又有一身气派,偏偏就被送到这里来。你又说她自家也没个依靠,若果她再没点立足的资本,以後日子可怎麽过呢?”在他心里,已经自发将苏浅吟看做红颜薄命一类了。

赵豫气煞,又不能说。最後气鼓鼓的干脆把他拉上床,想在床上好好教训他一顿。没想到连他肚子里的小东西也唱起了反调。赵豫只是动作稍稍大点,冉玉浓就开始脸色发白,身体蜷得像个虾米似的说疼,宝宝闹腾的厉害。赵豫无奈,只好悻悻然的胡乱亲了冉玉浓一顿了事。

而另一头,太後宫中

刘婉倩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说:“姑妈听我说,虞氏贱人那些时有多嚣张跋扈,若不是她欺人太甚,孩儿…孩儿怎麽会…”“住口!”刘太後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刘婉容忙扶著她,帮她顺气,劝道:“母後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刘太後指著刘婉倩的鼻子骂道:“我刘氏家门怎麽就生了你这麽个蠢东西?做事从来都不带脑子,胆子却比天还大?你当真以为扛著刘氏的牌子就可以保自己一世了?你知不知道虞氏一家已经跟我们势不两立了。连皇上都开始站在他们那边,这一切都是你惹得。我告诉你,你自己死了不要紧,可你不该连累我们刘氏。”刘婉倩还要说话,刘太後朝她扔过一个茶杯,吼道:“滚~!”刘婉倩又惧又恨,掩面大哭而去。

刘太後坐在位上还不断的喘著气。刘婉容坐在旁边给她捶背顺气,柔声安慰。刘太後怔怔坐著,突然哭了起来:“我们刘氏现在怎麽就尽出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啊?莫非真是气数已尽,天要亡我刘氏了?”说完心里越加悲痛,禁不住伏案痛哭起来。刘婉容在旁边柔声安慰排解道:“母後真的是急糊涂了,爷爷虽然已经去了,我父亲也还在户部当值,家中几个叔叔也位居高位。地下的几个弟弟虽还未长成,但只要好好教导,也是成器的。您何必这样杞人忧天呢?”刘太後哭著说:“你这孩子还不明白吗?你那几个叔伯如今还能在朝廷里安稳,还不是靠哀家和你爷爷的一些面子。要不然就依他们干的那些混账事,早被皇上给扒了皮。现如今你爷爷已经去了,哀家也老了,若那一天不中用了,刘家还能依靠谁?本指望婉倩能跟你一样,替哀家承担点。结果居然也是个十足的蠢货。现在哀家还能指望谁?刘家还能靠谁?”说完,又悲从心来,泣不成声。看到刘婉容也陪著一起掉泪,触动心头,抱著刘婉容哭道:“可怜的孩子,要是璟儿还活著,我们娘俩要快活多少啊?现在豫儿性子这样刚硬,日後咱们刘家要是再撞到他手上,可如何是好啊?”刘婉容闻言眼泪也滚滚下落,嘴里却还勉力劝解著。

刘太後边哭边摇头:“要是婉倩能跟你一样懂事…要是当初把你嫁给的是豫儿,现在那冉氏的位子不就是你的啦,咱们还用这麽愁?老天啊老天,你是存心要捉弄我们吗?”刘太後被失望悲伤的情绪折磨的完全失控,也就顾不上自己到底在说什麽了。刘婉容倒是微微一怔,忙阻止道:“母後,这种事情就别说了。”刘太後稍稍控制了一下情绪,收了泪水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婉倩是指望不上了,得赶快跟你父亲他们说,在咱们家再挑一个女孩子送进宫来。也别管本家分家,嫡的庶的了,只要是人机灵,看著可心就行。”刘婉容点头应了。两人又谋划了一番,夜深才散。

苏浅吟现在已经正式被册封,受了印,又搬到一处新宫室-紫藤苑,居然也成了一宫主位了。因论皇宠,除了皇後就是她了。所以正式入住这天很是受到了各方的恭贺,所收的礼物都堆了一屋。苏浅吟命手下一个办事可靠的大宫女一一点齐记录後全都收了起来。又拿了些不那麽贵重的出来并自己的体己银子,招了地下大大小小的内侍过来,训了话,并赏了银子,对於几个管事的,也赏了物事,下面人接了银子钱物,自是叩谢。平日里,苏浅吟对下温厚宽和,对外又行为大方豁达。一时之间,倒是博得上下一片赞许。

而陛下也一直都对她颇有恩宠,虽然因皇後有身孕,大部分时候还是待在凤仪宫陪皇後。但是到了晚上侍寝,却还是多数去了她这里。而她对皇後却越发恭敬,每日的例行请安她总是最早一个去,最晚一个回,穿著打扮又是最朴实无华的。平日里的嘘寒问暖更是不断,让皇後对她面上也和缓了许多。来自凤仪宫的赏赐也是源源不断。苏浅吟看著面前的一柄紫玉如

意淡淡一笑:这是对她放心了的意思吗?

赵豫:“你今天又赏了苏美人了?”

冉玉浓:“是啊!我看她总是打扮得过於素净,就要皓月找了些好料子饰,让她好好打扮一下。十七八岁的年龄,天天穿的清水寡淡的,看著就可怜。”

赵豫:“......”

冉玉浓:“你怎麽啦?”

赵豫:“哼~!”

隔天,赵豫就下了旨,让尚服局很是给苏浅吟添置了些衣服首饰。让苏浅吟很是感动,原先对赵豫存著的有所企图之心都松动了几分,变成了几缕小女儿家心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