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待到开春,却不能再继续犯懒了。赵豫必须要履行他一国之君的职责,在六部的协理下打理起整个国家的事物。冉玉浓也不太轻松,後宫有品阶的妃嫔,还有朝中命妇的叩见请安都要一一周旋。然後整个後宫的日常事务也要过问。好在他手下的福禄是赵豫特特安排的能干之人,还有笉瑜等一批资深女官从旁协助。倒也是将宫中上下料理的井井有条。只是有时候在听宫人报账的时候,听到自己过节穿的一条妆花云锦裙居然花费10两金子,相比自己16岁前和师傅四处漂泊,每月开支不到一两银的窘迫状况,不得不暗暗感叹一番人生的无常。

待到三月初,按照祖制,各地的藩王都要进京面圣。冉玉浓作为皇後,也要接受他们的正妃的朝见。因去年赵豫刚刚登基,按照规矩,藩王是不可进京的。於是就取消了那年朝见。因这是他成为皇後来,第一次真正面对宗室履行自己的职责,所以也是丝毫不敢大意。早早的闭门学习相关礼仪,并命尚服局准备接受各路诸侯王王妃朝见的礼服。努力做到每一处都不可挑剔,以免闹了笑话也给赵豫和整个皇家丢了脸。

第二十一章:桃夭

赵豫这日退朝回了凤仪宫,却看到冉玉浓端坐在梳妆台旁,身边围著一群内侍。见他进来,扭头笑道:“回来了。”身边的内侍已经统统跪下请安了。赵豫笑著说:“在做什麽呢?”冉玉浓指指梳妆台说:“尚服局刚刚给我送了些胭脂水粉过来,我正在试妆呢。”桌上果然有一排汝窑小瓷盒。

赵豫走过来,弯腰从後面抱住冉玉浓,说:“朕也瞧瞧,有什麽好的颜色。”手向後摆摆示意。内侍们全都悄悄退下了。赵豫托起冉玉浓下巴,冉玉浓仰面,赵豫从上而下与他缠绵深吻,一只手更是钻进他衣襟之中,抓住一只乳房细细揉捏把玩。

待到吻毕,赵豫的气息也变粗了。一把抱起冉玉浓的身体,换自己坐到梳妆台前,将冉玉浓抱坐到自己腿上,伸手打开一盒胭脂,沾了一些出来,在冉玉浓的嘴唇上细细涂抹,然後仔细看了看,摇摇头说:“不算好,颜色太俗了。”然後伸出舌头在将他唇上胭脂舔尽。後又换了一盒,还是觉得一般,连换了三四种,终於在选中了一桃花色胭脂。赵豫扭过冉玉浓身体,让他正面对著梳妆镜,笑著说:“瞧瞧,喜欢这个颜色吗?”手已经开始在他臀上揉捏。

冉玉浓细细打量了一下,说:“这个颜色倒是很粉嫩的。”赵豫笑著说:“抹在玉浓宝贝唇上,果然更添娇媚自然。”又问道:“这盒胭脂叫什麽名堂。”冉玉浓摇摇头说:“尚服局刚才特为我调配的,还没有名字呢。”赵豫仔细瞧著冉玉浓上了粉色胭脂的嘴唇,笑著说:“倒是很像你每天早上初起来时的气色。”越看越爱,干脆再次扳过他头,两人拥吻起来。

激吻中不知不觉,冉玉浓的上身衣物已被尽数褪尽,赵豫也被扯开了衣襟,冉玉浓伸进一只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胡乱抚摸。撩起赵豫的火来,他拉起冉玉浓转身趴在梳妆台上,自己从後掀起他衣裙下摆,扯下下衣,露出他形状完的雪白臀部,伸手就探入一指,抠出玉棒後随手扔到一边,再提起肉刃一鼓作气的冲进去。冉玉浓後庭媚穴这些年饱承赵豫雨露滋润,已练就出淫荡本事。再加上整日不是含著赵豫的肉刃,就是保养用玉棒。内壁早就会因为有外物的侵入而迅速分泌出淫液润滑整个媚径。赵豫此刻冲进去,不但不觉得干涩,甚至在淫液的帮助下,进入的顺利且爽快。赵豫得意一笑,亲了亲冉玉浓的背,说道:“宝贝,练出来了~!!”冉玉浓对著镜子,羞涩抿嘴。赵豫却已经大力撞击起来,下腹拍击到冉玉浓臀上,发出“呱呱”的声音。冉玉浓双手扶在梳妆台上,也开始低低呻吟起来。赵豫越动越兴奋,力气出得越来越大。冉玉浓身体被他撞得不停向前冲,手也在梳妆台上撑不住了,只能俯在台上,双手扣住台沿。却带动著梳妆台随著赵豫的冲撞,也跟著一点点的移动著,发出沈重的吱呀声音。

抽插了两柱香时间,赵豫一声低吼,便在冉玉浓体内泄了出来。俯在冉玉浓背上休息了一会後,他懒懒的站起,拉起瘫软的玉浓,也不拿出自己的肉刃,就将他身体反过身来。却见冉玉浓胸前已是一片狼藉。双乳因被压在桌面上摩擦,都已经红了大片。奶水也被挤得流了出来,冉玉浓胸前,梳妆台上全都是。赵豫暗道一声可惜,将冉玉浓抱在腿上坐好。随手扯过梳妆台上的一打手巾,细细为他胸前擦拭,

冉玉浓依偎著在他怀里,挺起胸膛好让他擦拭的更方便些。嘴里却问道:“那些诸侯王们还有几天到?”赵豫边为他温柔擦拭胸前,边回答:“再过三天,就是祖制的朝见开始时间,我的几个兄弟到时候都会来,其他的一些赵家宗室亲王什麽的,估计那两天都会到。”说完看看冉玉浓,知道他心思,安慰道:“为什麽大不了的,到时候你只需要跟平常应付母後陈贤妃那样做就行了。要有不懂的,还有福禄笉瑜他们在旁边看著呢,不会出事的。”冉玉浓闷闷的说:“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担心,你看,我本来又不是什麽大家出身,跟她们那些真正的金枝玉叶相比,简直就是粗鄙之极。要是到时候闹了笑话,让你在他们丈夫面前丢了脸。可怎麽办呢?”

赵豫笑了,说:“我的娘子今天怎麽这麽谦虚?在为夫看来,娘子才是真正的风华绝代,风度不凡。要不然怎麽能把为夫迷得神魂颠倒?娘子的魅力如此之大,连为夫这天下至尊都被你征服,从此死心塌地的拜在你脚下,难道还会怕那区区几个藩妃诰命吗?”冉玉浓被他逗笑了,说:“又拿我寻开心来了~!”心里却轻松了不少,便在赵豫嘴上亲了亲。赵豫满意的受了,手也揉上了他的双乳,嘴里却叫著:“让为夫看看,刚刚蹭到哪了?破皮了没有?”手指却不客气的捏住一颗乳头大力揉捏起来。冉玉浓任自己的双乳被他玩弄,嘴里却说:“不过以後那些什麽我很美,很风华绝代的话就别说了。要是让外人听见,还不知道笑话我们什麽呢?就算是让福禄皓月她们听到了都不好。”

赵豫却开始纳闷了:“为什麽要笑话我们?”冉玉浓在他喉结上咬了一小口,说:“我是什麽样他们又不是没见过。你天天把我夸得跟天仙下凡似的,让别人听见还不笑话我们没有自知之明自吹自擂马不知脸长啊。”赵豫却开始较真了:“我说的句句是实话,就算被他们听见又怎麽样,你本来就是这样嘛。”冉玉浓解释说:“你这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别人怎麽可能也跟你一样。”赵豫不服气,和冉玉浓像小孩子一样斗起无聊的嘴来。你来我往的几句後,赵豫急了,干脆说:“我不说了,你是不是我说的那麽好,你自己来看吧。”说完,居然把冉玉浓身上最後的一点衣物扒掉,也将自己还埋在他身体累的肉刃拔出,先前留在里面的精水合著冉玉浓的淫液一起流了出来。赵豫不管,一把抱起冉玉浓,走到梳妆台旁边的一人多高的穿衣镜旁边才放下,立刻,平滑的铜镜将赤身裸体的冉玉浓身影清晰的映照了出来,甚至连从他臀间流出,缓缓淌过修长的双腿的浊液也一清二楚。赵豫从後环住冉玉浓,双手更是握住他双乳的说:“你到底有多美,今天我要让你自己看清楚……”

第二十二章:铜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