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趁著彼此劲头都火热的情况下,两人很是肆无忌惮的纵情交媾。原先还只是不分时间,现在已经到了不分场合的地步。梅园的那个秋千,赵豫果然拉著冉玉浓去试了一回。冉玉浓的反应比他预先设想的还要好。许因是真正在光天化日下的媾和,地点还是这个摇摇晃晃的秋千上。两人的情绪都是紧张而亢奋。冉玉浓的双眸因极度兴奋闪著光彩,叫声格外的甜媚,腰臀更是比以往还有柔韧有力的扭动著,带动秋千都开始小幅回荡。媚穴却收得更紧,把深埋其中的肉刃缠得都有些痛了。

那里可是赵豫的最脆弱命根子,不得大意的。赵豫伸手不轻不重的在他臀上拍了一把,调笑说:“宝贝,别这麽贪心。小心把它咬断了……要真是断了,咱俩以後可都要哭著过了!”冉玉浓娇嗔了一声,稍稍放松了一些,赵豫看准机会,扣住他纤腰,一上一下的颠起精壮的腰腿起来。骑坐在上的冉玉浓双手扣住他肩膀,叫的一个高亢悠扬,旋律婉转。一个肆意奸淫,一个纵情放荡,两人相得益彰,共赴极乐。以後这秋千便成了两人户外交媾的一个新去处。

且说这一天,正好各路诸侯王接已到京朝见。冉玉浓作为皇後,自然要好好招待他们的夫人。好在他早有准备,礼数周全,态度沈稳的受了这一群贵妇人的礼後。吩咐清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笑著听完她们的谢赏之语,再命赐座。为示亲近,便和她们聊起了天。那些贵妇人都是圆滑知事的,知道他在赵豫心中的地位,自然都是顺著他话,不露痕迹的迎合,恰到好处的奉承。倒是哄得冉玉浓开怀大笑。他一笑,底下人肯定是跟著一起笑的,坤源殿上空回旋著一阵莺声笑语。

在这群人中,冉玉浓注意到一位王妃与旁人格外不同。因冉玉浓肤白,赵豫特别喜欢看他穿深色衣物,认为包裹其中的他身体更加雪白妖娆。因此他平日的外衣多为富贵豔丽的颜色。宫外的人一向视他的穿著打扮为风向标,上行下效,自然都是以穿深色织物为时尚。今天也是如此,满室的浓墨重彩,倒是那位王妃一身浅绿配鹅黄衣裙,再加上只在云鬓间点缀的几只小翡翠簪子。倒成了最显眼的一个。端坐在位,身形婀娜嫋嫋,观之温柔安静。冉玉浓一时好奇,将她招上前来说话,原来她竟是辽东王赵崇的正妻徐氏。

一听是原偶像,大英雄的妻子,冉玉浓起了亲近之意。特命皓月搬了把椅子到自己手边,然後让徐氏坐下跟他说话。徐氏没想到会受到皇後这样的礼遇青睐,受宠若惊的坐下。其他的贵妇自然对她投去嫉妒的眼神,待到细细打量她全身朴素穿戴後,又转为几丝不屑。冉玉浓身体从凤座微倾向徐氏,温言浅语的和徐氏聊了几句家常,问了她辽东的一些风土人情。徐氏细细答了,声音柔弱入乳莺初啼。让冉玉浓又起了怜惜之意。对她更是有了好感,言语之间更带示好之意。待到领著一群贵妇游御花园时,更是命皓月扶著徐氏紧跟著自己,一路指点御花园的景致给她观赏。好在他也不是不是人情的幼童,见刚刚似乎冷落了其他贵妇。自然在言语中也会特特提点到她们,问她们可还喜欢这御花园,若喜欢,也不用拘於宫中规矩,趁著这些天在京要多进宫来走走等等。她们被点到名,自然也是一扫不虞之色,喜笑颜开的谢了恩。一群人说说笑笑的沿著太液池旁的长堤游览路上风景。

一群花枝招展的丽人正说说笑笑间,前方出现两道身影。走在最前方的冉玉浓一看,真巧!又是刘婉容和她的贴身侍女。她看到冉玉浓和身後的一群贵妇也是一愣,又转为微笑,款款上前来对著冉玉浓打招呼道:“冉妹妹!”不料旁的一尚仪女官突然出声道:“居士错了,应是皇後娘娘!”原来先皇赵璟留下遗诏,剥夺刘婉容皇後位号,令她出家为自己诵经守灵。因刘太後心疼侄女加儿媳,便在宫中建了一道观供她修行。而她也不再是皇後,只是一个带发女尼,号“静心居士”。现她称呼冉玉浓为妹妹,自然是不和礼法的。只是先前私底下冉玉浓从没有跟她计较罢了。没想到今天因当著众多诰命王妃的面,尚仪女官不可能再容她随便,竟直接点了出来。

刘婉容面上有些尴尬,好在转得很快。马上收敛了神色。垂目执手行礼道:“拜见皇後娘娘!”冉玉浓点点头,抬手让她起身。身後一群诰命中已经有些许嗤笑声。原是因为在三四年前,刘婉容还是在她们面前高高在上的皇後,现如今按照规矩,还要给她们行礼。好在冉玉浓不忍刘婉容再次尴尬,和她随便说了几句话,便让她退下了。自己带著一群人继续向前。倒是让等著刘婉容来给自己行礼的几个王妃诰命有些失望。

到了晚宴的时候,宴开玳瑁,褥设芙蓉,在歌姬的莺歌燕语中,君臣齐欢。其中不知道是不是赵豫要整整辽东王,故意引得群臣都来向他敬酒。这样一杯杯的灌酒,辽东王就算是海量也经不起。终於宴过一半便酣然醉倒。赵豫哈哈大笑下命下人将他抬下,安置到宫中休息。徐氏担心,便告罪後也跟著一起匆匆退下。赵豫也不以为意,倒是冉玉浓心中又骂了一句小气鬼!

一阵晚风吹来,赵崇迷迷糊糊的醒了。睁眼一看,原来自己竟是在一个小山洞中。这山洞仅能容下他一人。洞口隐蔽,他探头向外一望,正对著一丛开得繁盛的牡丹。赵崇一愣,才想起来,自己被灌醉後送到宫中一处别馆。妻子徐氏服侍自己睡下後也退到别处休息。自己却在半醉半醒中,想要到处走走,居然就跳窗出来,跑到御花园来了。待来到童年经常躲藏的一个假山山洞内,又因酒意後劲,睡死过去。现在才醒过来。

赵崇些许自嘲意味的笑笑,转环顾这个小山洞,唏嘘感叹不已。小时候觉得受了委屈,受了冷落的时候,又不肯在那些势利小人面前示弱丢脸。只好躲到这个无意之中发现的山洞偷偷哭泣,这里也成了他自己的小天地。没想到,一转眼间他都这麽大了,这个天地也容不下他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无力的小雏鸟了,而是要展翅高飞的雄鹰。

感叹一番後,赵崇动身准备出去。不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和人声。他愣了愣,决定还是在洞里呆一会,待人走後再离去。寂静的晚上,声音总是特别明显,一个男声传来:“你们都下去吧!”然後随著一声“遵旨”便是一群脚步渐远的声音。赵崇暗道不好,居然是他的皇帝弟弟。更是沈下气息,怕被赵豫发现。两耳竖起,听外面的动静。

却又是一个声音,清越中带著一丝磁性:“今晚的月色真啊!”是皇後娘娘。却没有回应,只有陛下像是从鼻子里挤出的一个“嗯”声。然後又是皇後,一阵娇嗔:“真是,说好是一起来花园散散步解解酒气的。怎麽才坐下来,你又这样?”一阵窸窣衣料摩擦声後,皇帝终於出声了:“确实是解酒啊,咱们趁著这月色正好。好好动作快活一番,出出汗,不也是解酒了吗?”皇後笑斥道:“你这个不正经的!”却不闻有拒绝之意。一阵吮吸咂舌声传来,赵崇已知风月,怎不知这是在干什麽?竟听得有些脸上发烧。好一会,只听赵豫又出声了,听他语带狎昵道:“唯恐夜深花睡去,独烧高烛照红妆,现虽没有高烛,却有这大好月色。就让为夫在月下来细细赏品娘子这朵娇花如何?”惹得皇後一阵低笑,後又是一阵动作声响,然後皇後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嗯~”的一声,竟是赵崇前所未闻的甜媚动听。赵崇听得心里一动,或是酒气作祟,他竟然壮起胆来,偷偷探头向外望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