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辰时五刻:还在做保养。崇光的手法是越来越好了,舒服的眯眼直哼哼。不过不敢睁眼,听著他越来越粗的气息,可以猜到,如果睁开眼,看见的必定是只眼放绿光的饿狼。最好还是别理会。其实开始并不想让他做这件事。崇光平时已经够忙的了,有空闲就该休息一下。像是这麽想啦,可是他一听说做养护就要全身脱光被人在身上摸来摸去,就一跳三尺高的坚持要亲历其为,怎麽劝都没有用,只好由著他了。

巳时二刻:护理完成,崇光两眼发直的盯著我身体看,手上的抹胸几乎要被扯破。看起来他正在进行天人交战。最终是理智战胜兽欲,忽略在我胸前掐的几把,他最近的定力确实有所增加,没有再像以前一样不管不顾的扑上来。穿好衣服後,给了我一个漫长的湿吻。两人来到殿後空地对练了一套鸳鸯剑。他便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御书房。

午时一刻:去花房看自己种的茶花不知道怎麽样了。终於可以拿到自己被允许可以拿的最重的东西:剪刀!!

午时三刻:洗洗手,等崇光回来一起吃午饭。照例被他抱到腿上互相喂饭。喂完之後,漱口,擦嘴,然後被抱上床。或许是为了发泄上午憋急的火头,一般这个时候他格外的用力。完了都不肯拿出那东西来,耍赖要呆在里面。被折腾的没力气了,干脆就随他了!!

申时一刻:起床,见崇光不在床上,知他是去了书房批阅奏折,便去找他。交换了一吻後,坐在他身旁安静的习字。

申时三刻:被他招呼过去,扯到怀里拉开衣襟。知道他想干嘛,主动送上双乳。

申时四刻:坐在他怀里看书,尽量无视衣衫半褪的自己和还在身上游走的一只毛手。

酉时:晚膳,尽量多喂他吃了些东西。其实他每天都很辛苦,需要多补补。

酉时三刻:趴在他腿上,被清理後庭。强忍住呻吟似乎没有效果。後来来浴池的时候还是被压著做了一回。

戌时二刻:还在被压著做,他说是我太诱人了,我看是他太容易发情了。

亥时三刻:这还有完没完,我射得手脚都软了,他还在做做做!!发脾气威胁再来就七天不准碰我,终於吓退了他。得到了清净,困意立刻袭来。迷上眼睛,迷迷糊糊间有人拉开腿,顺从的张开,有人温柔的用热手巾擦拭下身,在後庭里填上两样物事。知道是他,心里一阵甜蜜,想著今天确实太累,明天在床上再好好补偿他入睡……

番外:十三年後的H

冉玉浓从温泉池站起,身上的水珠纷纷滚落,伸手在侍女的搀扶下上了岸。随著他抬腿的动作,隐藏在臀间的粉色花蕊一现一隐。正对著他,好整以暇躺在床上欣赏的赵豫眉眼也随之一跳。许是在温泉里泡的确实舒服了,冉玉浓全身放松的任由侍女们拿著浴巾围绕著他擦拭身体。待到身体擦干後,侍女们散开到一边侍立。冉玉浓赤裸身体,神色自若的迈著缓慢优雅的步伐,如同一只慵懒华贵的波斯,向大床走来。赵豫看著他走到床前,抬腿上了床,侧著身体依偎著只裹著一件浴袍的自己躺下。帐外侍立的宫女放下床帐,隔著帐帘对他们下蹲行了个礼,然後一群人迅速离开,退到门外候著。冉玉浓胳膊支在一堆靠枕上撑著头颈,瞟了一眼赵豫,嫣然一笑问:“想什麽呢?整个人都呆了?”

赵豫也笑了笑,说:“我在想,我的宝贝莫不是真是狐狸精变的吧,为什麽这麽多年,不但不见老还越来越诱人了?”伸手开始慢慢抚摸冉玉浓的身体。冉玉浓微眯著眼,像只猫一样很是受用,神情妩媚而撩人。赵豫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玉浓,我的妖精,告诉我你到底使了什麽妖法,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了这麽多年都不见醒?”

冉玉浓被逗乐了,笑著说:“果然是痴呆了,看嘴里都胡说些什麽?”又叹了口气,说:“也就是你会这样对我说了。要是换了别人……我恐怕早就被当成怪物烧死了,”他伏趴在赵豫怀里,动情的说:“崇光,你知道我有多感谢上天总算没有太薄待我,让我遇到了你。而你又这样爱著我,宠著我,护著我,给我一个家,让我这一生都不再孤苦伶仃,漂泊不定。让我总是幸福的想哭。唉,我该怎麽报答你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