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冉玉浓皱著眉说:“你怎麽也不跟我说一声?昊天他才十六岁。东疆天寒地冻的,行军作战又不比小儿打架?他能受得了吗?”赵豫摇摇头说:“你也过於担心了些。昊天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我原本就担心,冉氏一家不能指望。现他不愿享受荣华,自愿出去磨练那是好事。而且,若他能成大器,日後必能为我所大用。成为我大宋的栋梁之才。这样你我都有面子,这样两全其的事情为什麽不能做呢?”冉玉浓还要说话,赵豫已经一把抓住他下体粉茎,捏了一下。

赵豫调笑著,说:“这个时候,娘子你不用想别人,只要想著和为夫一起快活就好。”冉玉浓轻轻捶了他一下,觉得下身有些不对劲了。问:“你做什麽呢?”赵豫貌似感叹的说:“为夫正想摸摸娘子身上的销魂窟呢!”说完,四指已经全部塞进了冉玉浓下身。冉玉浓觉得有些不自在,扭动了一下腰,正要说话。赵豫吱声道:“嘘~!别说话,让我好好摸摸。”说完,将手指抽出了点,再塞进去居然又加上了麽指。眨眼间,他的整个手掌被冉玉浓下身媚穴吞了大半。冉玉浓睁大眼睛看著赵豫,赵豫笑著亲亲他的朱唇,说:“今天我们换个花样试试。”

说完地下的手又开始动了起来,沿著因刚刚的欢爱而湿热的内壁慢慢摸索,手指的搅动刺激得敏感淫乱的肠壁沁出更多的淫水,被搅动得发出“吱哧”的声音。在著光线昏暗静寂的房间显得格外清晰,听得冉玉浓羞红了脸埋在赵豫怀里。赵豫的手指後终於找到那神秘的小凸点,用力一按。冉玉浓的身体立刻被针刺到似的,弹了起来。嘴里更是“啊~”的一声,腿间的粉茎也开始站立。

赵豫见他得了兴,更加有了心。将他按入怀中,哄著他放松身体。手却已经合成锥子状,慢慢的推了进去。推到手掌最宽的地方时,媚穴小口似乎张到了极限,让手掌卡在原处。冉玉浓身体更是紧张的绷住,嘴里已经开始因耐不过似撑裂的痛感,开始含泪呜鸣起来。赵豫忙伸出另一只手,沿著花褶都被撑平的媚穴小口细细按摩,试图安抚小穴放松。许是因他的手也是熟客,让小小媚穴也想卖个面子。原本僵硬的穴口终於慢慢放软了下来,赵豫乘势一把冲了进去。与此同时,冉玉浓尖叫了一声,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下身不敢动,之能推著赵豫说:“不行,好疼,你快出去。”

赵豫将他的泪水亲掉,柔声安慰说:“宝贝乖,忍一下就好。一会就会舒服了。”已经全部埋入冉玉浓身体的手掌却还继续前伸,直到硬硬的指关节顶住了那小凸点不放才停下来。这一下给了冉玉浓极大的痛苦,却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从未尝试的疯狂行为带给他新鲜的快感,足以盖过内壁几乎被撑裂的痛苦。等了一会,赵豫附耳过来问:“可以了吗?”冉玉浓诚实的点点头,身体里的手掌突然开始原地反复转动起来,五根硬硬的指关节轮流狠狠擦过那小凸点,激起冉玉浓一波波无力反应的强大快感,他终於忍不住开始放声呻吟“啊~~啊哈~~舒服啊~~恩啊~~”双腿更是颤抖著夹紧了赵豫的腰,臀部也舒服的摇晃起来。

赵豫的手掌这时候又变了花样,屈指成拳,开始在他媚径中抽插,每次手腕抽出,都会带出一些散发幽香的淫液。冉玉浓不住的放声浪叫,更是在赵豫怀里激烈扭动著腰身。直到最後终於高潮出精,在一阵痉挛後才停了下来。赵豫也抽出了叨扰良久的手臂。拿到眼前一看,晶亮的淫水沾了一手,散发出淡淡幽香。赵豫一笑,扶正冉玉浓的腰臀,将自己早已蓄势待发的肉刃刺了进去,一路畅通无阻。内里早就搅得一塌糊涂,待见到这个最大熟客进来,却也是呆了一呆才反应著过来围拢收紧。冉玉浓轻轻摇摆著腰身,低低呻吟著配合赵豫的律动,挺起双乳迎接赵豫的吮吸揉捏,两人再次陷入交媾的快感之中……

那日两人在知音阁享受了一场畅快淋漓的欢爱。却不料没几日宫里就开始了奇怪的流言,内容就是有关於冉玉浓的。说他惑乱宫廷,还说他性情淫乱不知羞耻,经常对陛下施展狐媚手段,两人常常在光天化日下媾和。宫人们经常绘声绘色的细细描述他跟赵豫媾和的每一个过程和细节,说得倒像是他们亲眼见过似的。渐渐地,甚至开始传言,冉玉浓原是千年妖狐,专门靠迷惑男人,吸取精气而生。陛下就是被他给蛊惑了,才会置後宫佳丽於不顾的。流言越传越广,最後甚至传到朝臣和太後耳里。

赵豫和冉玉浓自然也有所耳闻。但是赵豫不以为意,冉玉浓却有些紧张。这一日赵豫又在正乾宫批阅奏折时拉他入怀嬉闹。冉玉浓不无忧虑的说:“最近宫里闹得这麽凶,你看我们是不是该收敛点?”赵豫嗤之以鼻,说:“有什麽大不了的,那些无聊小人要聚在一起碎嘴,就让他们去。不过是一群下作人眼红我们恩爱罢了,宫里这种事常有。你要是不喜欢,我明天就要福禧去彻查,把那些带头的人统统惩治一番。谅他们不敢再造次。”冉玉浓听了,稍稍放下心来。便坐在赵豫怀里,任他把自己上身衣物拔下露出双乳大力揉捏吮吸。自己闭著眼享受的轻哼起来。

两人正享受著,突然殿外一阵喧哗。砰的一声,紧闭的殿门被大力推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殿内两人衣冠不整的纠缠在一起,尤其是冉玉浓,半裸著身体坐在赵豫怀里。大怒,吼了一句:“下流东西,还不给哀家下来?”两人一看,居然是刘太後。

第三十二章:暗涌

赵豫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冉玉浓面向自己搂进怀中,迅速的拉起他衣服掩住上身春光。冉玉浓又惊又怒,只能窝在他怀里不动了。刘太後见他居然还敢往赵豫的怀里钻,更是火冒三丈,厉声对身後的亲随喊道:“你们还愣著干什麽,去给哀家把这个淫妇拉下来。”那些内侍们都不敢动,而有几位太後的亲信嬷嬷仗著自己资格老,在宫中颇有几分积威,平日里都是倚老卖老惯了的。这次自然也少不了想借著太後挫挫皇後的锐气,出出风头。听到太後吩咐,立刻有几名从门外进来,进来也不向两人行礼,径直走过来,其中一人皮笑肉不笑的对冉玉浓说了声:“娘娘莫怪,老身们也是奉命行事。”说完,几个嬷嬷围上两人,竟真的伸手想去拉冉玉浓。

眼看他们就要对冉玉浓无礼。赵豫大怒,对著门外喊了一声:“福禄!!”话音刚落,福禄马上从刘太後身後钻出,匆匆小跑进了殿内。赵豫指著那几个嬷嬷喝道:“马上把这几个婆子给拉出去乱棍打死!!”话一出口,满室皆惊。那群嬷嬷吓得一抖不说,刘太後也变了脸色:“皇上居然要惩治哀家身边的人?”赵豫冷笑:“这群老婆子,狗胆包天,在朕的面前都敢如此无礼。今日若不好好惩戒,以儆效尤。以後这宫中恐怕人人都敢欺凌到主子头上去了。”太後闻言大怒:“这群嬷嬷是哀家的人,动皇後也是哀家下的令。怎麽,皇儿是觉得哀家指使下人欺凌你的心肝了吗?”赵豫不理,对著福禄吼道:“愣著干什麽,难道要朕亲自拉这帮老狗出去吗?还不快动手?”

福禄一咬牙,往外一招手,马上涌进一群年轻太监进来,不由分说就架住已经抖得像个鹌鹑样的几个嬷嬷,竟真是押著她们往外去了。刘太後又惊又怒,一挥手拦住他们去路,喝道:“哀家看你们谁敢动她们!”赵豫不理,对急忙冲进来的皓月清月她们喊道:“过来给娘娘整理一下。千金之体怎麽能让这帮下作人看到?”清月她们点头,十数个宫女围成圈遮住外面人的视线。清月皓月忙接过冉玉浓,上上下下的为他整理衣物。待整理完毕後,赵豫拉过冉玉浓,亲亲他脸颊,低声说道:“你先回避一下,这里我来处理。”冉玉浓点点头,在侍女的簇拥下,退到殿後,从侧门出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