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他一问,冉玉浓倒也愣了,想了想说:“礼物?你现在都是皇帝了,要什麽没有?还需要什麽礼物呢?”赵豫摇头说:“我是不是皇帝跟你该不该送礼是两码事。作为我的娘子,要是我生日收不到你的心意,这个生日过的都不会痛快。”听他这麽一说,冉玉浓也只好回答:“好吧,那你想要什麽礼物呢?”赵豫笑得眼睛都弯了,说:“其实也不要多稀罕的东西啦。到了那天,我就想你把自己送给我。”冉玉浓一听,有些想笑,说:“我…我不早就是你的了,还要特特赶著你生日再来跟我要一回吗?”赵豫竖起一只手指摇摇说:“错错,这次不一样。”冉玉浓纳闷的问:“怎麽个不一样法?”赵豫神秘的说:“就是在我生日那天,你完全都属於我。我要对你做什麽你都不能拒绝,过後更是不能生气找我算账,也不准暗地报复。”冉玉浓想了想,有些不安说:“那你想对我做什麽?”赵豫来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又催著冉玉浓答应。冉玉浓想了又想,觉得赵豫不可能真对自己作什麽出格事的,况且两人欢爱过多少次,他自认天底下的花样都在赵豫的带领下一一尝试过。那天赵豫还能翻出什麽花来?见赵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便爽快的答应下来。赵豫见他答应,喜上眉梢。接下来几天都有些鬼鬼祟祟的拉著福禄他们不知道搞什麽鬼。冉玉浓也懒得理他。

至於太後那边,自从那日双方在正乾宫起了冲突後。原本就对冉玉浓不冷不热的她态度更是降到冰点。几次冉玉浓到慈安宫例行请安都吃了个闭门羹。好在他性子豁达随和,到也不生气。自顾自的做自己事去也不理会刘太後的态度。就这麽著一晃到了五月赵豫生日,自然宫中要张灯结彩,广开宴席,笙歌豔舞的庆祝了。而各路诸侯王爷送上贺礼,带著夫人也都有出席宴会。而刘太後,虽然那次在正乾宫跟赵豫起了那麽大冲突,这种场合也不能不顾皇家体面,自然也是装作什麽事没有的同样出席了晚宴。赵豫看到她,笑得温和孝顺,带著冉玉浓走上去扶手迎接,两人在众人面前演了一出母慈子孝的戏码後便各自归位,宴会开始。

照旧又是众人上来一段段的吉利话恭贺他寿辰并敬酒。赵豫笑著一一受了,也不把酒喝干。就算这样,来敬酒的人多了,还是让他微微有了醉意。假装不胜酒力的微靠在冉玉浓身上,瞧瞧说:“准备好了吗?我可是要好好享受一晚的。”冉玉浓微红著脸在席下掐了他一把。赵豫呵呵的贴著他借酒装疯。冉玉浓觉得不好,推开他低声说:“别这样,大庭广众的还是收敛些,那些风言风语还没过呢~!”赵豫听了也觉得是,便坐起身来。冉玉浓转身吩咐宫人准备解酒汤。突然,一阵轻快悦耳的乐声传来,他扭头一看,大堂外飘进一朵朵绿云。冉玉浓一愣,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群穿著轻薄舞衣的舞姬们。最後入场的舞姬身子最为曼妙多姿,让冉玉浓都暗暗赞叹。待到她走进来,冉玉浓却一愣,居然是沈翠儿。

只见她莲步轻移的来到大厅正中的舞姬群中,在乐师的伴奏下,一群人轻舒长袖,抬手折腰,跳起了一曲清新小调《踏歌》。众人且歌且舞,但很显然这群人中沈翠儿绝对是主角,一直站在中间,其余的舞姬只能围著她做她的陪衬。冉玉浓皱皱眉,微扭头去看刘太後,正好撞见刘太後也扭头过来窥看赵豫。两人目光相对,都是一愣。刘太後有些尴尬的扭开,冉玉浓心里暗叹口气,也收回了视线。瞧瞧身边的赵豫,却瞧他也只是看著众舞姬的舞姿,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倒是嘴角,挂著一丝似笑非笑。

待到一曲完毕,众舞姬退下,唯有沈翠儿上前拜倒,朗声说道:“民女沈翠儿以一舞恭祝吾皇寿诞,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完贺词後,她直起身来,却低头默默无语。赵豫点点头,说:“虽然跳得不算太好,但难得有这份心。行了,起来吧。”沈翠儿闻言起身,却一直低头垂手默默站著。冉玉浓看著有些奇怪,再往刘太後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她也是微露焦灼之色,频频向沈翠儿示意。可惜沈翠儿一直低著头,怎麽可能看得见。冉玉浓心底不禁偷偷琢磨这小丫头葫芦里卖的是什麽药。赵豫不以为意,挥手让沈翠儿退下了。沈翠儿说了声告退就真的退出大殿,刘太後眼里流露出难掩的失望之色,倒是让冉玉浓觉得好笑。

这个小插曲後,倒是真正的重头戏了。因为他们的五个皇子都一起上来给他们的父皇祝寿了。跌跌撞撞走在最先的,就是冉玉浓头胎生下的三胞胎了。说起来这三个小皇子长得确实可爱。虽是三胞胎,但模样却不尽相同。其中赵琪也许是老大的缘故,虽然只是比其他几个弟弟早出生了不过一盏茶时间。小家夥却已经很有哥哥的风范了。他就一边一个的牵著弟弟们的手,三个矮矮胖胖圆圆的身体摇摇摆摆憨态可掬的迈著小肥腿走了上来。一边走还一边口吃不清的喊道:“父皇,母後”,他们身後奶娘们弯腰伸手做虚扶状生怕他们摔倒。再往後就是後生的赵玮赵玠,两个小家夥还在繈褓之中,自然是被奶娘们抱上来。赵琪赵瑞赵瑛走到两人案前,居然很是有些架势的拜倒,虽然中途年纪最小的赵瑛不小心还是面朝下的摔趴在地毯上,让冉玉浓忍俊不禁又有些心疼的几乎站起来。但三位小皇子还是顺利的完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大礼,然後在赵琪的带领下,奶声奶气的说:“儿臣祝父皇福如东海…寿…寿…”到寿字就忘了词,赵瑛赵瑞都扭头望著赵琪,赵琪急得小脸都开始变红了,却怎麽都想不起来後面的词。干脆胡乱喊了一句:“寿很长很长,比母後宫中的桃子树还要长。”此言一出,满室都哄然大笑,冉玉浓都笑得直弯腰。三个小皇子怯怯的环顾四周,尤其是赵琪,撇著嘴,眼圈都红了。

赵豫也是笑得不行。对著地下三个小家夥招招手说:“来来,都到父皇这里来。”小东西们一听父皇召唤,忙爬了起来。虎头虎脑的一起冲上御座。赵琪赵瑞快些,先爬到赵豫腿上占据有利地形。赵瑛最慢,就直接扎进冉玉浓怀里,扭著胖乎乎的小身子母後母後我饿了的撒娇。还在繈褓之中的赵玠赵玮也被一并抱上来。冉玉浓轮流抱过他们细细看看,又逗弄了几下。再享受著儿子们在自己怀里尽情的撒娇,享受著他以往一直渴望的天伦之乐。偶尔和赵豫交换一个满含笑意的眼神,彼此之间都觉得此生无憾。许是被这浓浓的温馨氛围给感染,群臣们再上来祝酒时连冉玉浓和几位皇子一起带上,祝他与赵豫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小皇子们能茁壮成长等等。就连原本一直脸色不好的刘太後,看到自己的嫡亲孙儿上来,还是欢喜的连叫著要他们过去给他们喂果子吃,更是抱著赵玮赵玠看了又看。

赵豫笑眯眯的看著地下气氛由於他的皇子们的到来而变得出奇的和缓融洽。又坐了一会儿,看著时候也差不多了。便命司仪官宣布晚宴结束,他起身先请刘太後退席回宫。後又跟冉玉浓或抱或牵的带著皇子们一起退出大殿。群臣皆跪伏在地恭送二人,唯有辽东王微微抬头,望著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背影目光复杂。却没注意身旁,徐氏却也目带担忧的望著他。

而这一边,冉玉浓把几个小家夥送到凤仪宫偏殿皇子房间休息。在奶娘内侍的帮助下终於哄睡著了五个小家夥,松了一口气,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却发现赵豫不在。正纳闷呢,清月过来说道:“陛下已经先行回了正乾宫,要娘娘沐浴更衣後便速速过去。”冉玉浓点点头,後又发现桌上多了一个黑檀木盒子,问:“这是什麽?”清月回答道:“这是陛下特意让人送来的。说是请娘娘沐浴之後换上盒子里的衣裳。”冉玉浓听後,说:“什麽衣服还特特让人送来要本宫穿上?”旁边皎月已经将盒子拿过来打开呈上,冉玉浓伸手一翻看,脸就变红了,忙把盒盖盖上。瞧瞧皎月清月还不明就里的样子,只好说:“先放下,给本宫准备沐浴。”

第三十四章:欲夜

冉玉浓沐浴整理完毕,坐上了肩舆在凤仪宫人前呼後拥中前去了正乾宫。肩舆一落地,早已经出迎到门口的福禧赶上来,和他的贴身侍女们一起将他拥进内殿赵豫寝室後退出关上门。赵豫寝室灯火通明,冉玉浓慢慢踱步向内看他就摊在位上大喇喇的在喝酒,皱皱眉说:“怎麽又喝酒?别喝太多了,又不是什麽好东西,小心伤身体。”赵豫不在乎的回答:“喝一点没关系,趁著今天晚上高兴。你也来一杯吧!”说完作势要递个杯子给冉玉浓。冉玉浓摇摇头说:“不要了,我不喜欢。”赵豫遂作罢。又上下打量冉玉浓的穿著,笑了,说:“都要上床睡了,还捂得这麽严实干嘛?快,让我瞧瞧,送给你的东西穿上了吗?”他一提,冉玉浓就有些脸红了,他微微嗔道:“亏你还好意思说,居然要皓月她们给我这个?她们都还是些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呢。”

赵豫才管不著皓月她们是什麽呢!胡乱应和了冉玉浓一下,就只催著冉玉浓给他看。冉玉浓被他催的无法,只好在他灼灼的目光下,自己慢慢的把身上衣服脱下。直到露出抹胸和亵裤,赵豫眼睛已经完全直了,说了一句:“过来!”冉玉浓顺从的走过去,坐到他腿上。赵豫色迷迷的对他上下其手,还要自我赞扬一番道:“真不错,这式样果然适合你,怎麽样?为夫的眼光不错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