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孟浪冒失的行为让冉昊天自己都涨红了脸,他窘的都不敢正眼看人了。沈翠儿愣住了,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位俊朗清爽的少年,微低了头,回答道:“民女名叫沈翠儿。”冉昊天听她回答了,心里感到莫大的欢喜,默默在心里念了几遍沈翠儿之後,他抬头对著沈翠儿笑了:“我记得你,陛下寿辰晚宴上,你有出来献舞。”五月的阳光下,少年的笑容清透干净,让沈翠儿一阵目眩。但他的话,却让沈翠儿很快的清醒过来。她微微点头,说了句:“是,难得公子还记得民女。”冉昊天有些羞涩又急切的说:“我记得,那天,你跳的很好,唱的也好。还有…还有…”他还要继续说下去,小东子已经带著人追上来了,看到两人眼前站著的沈翠儿,再细细观察了两人面上神色。暗暗皱了下眉。敷衍式的对著沈翠儿施了个礼,就笑著对著冉昊天说:“两位公子好快啊,让小的追得腿都快跑断了。皇後娘娘有事找大公子呢。请快跟奴才来。”说完不由分说,就和几个小太监拥著两兄弟往回走。冉昊天身不由己的被他们带走,他心有不甘,扭头对仍立在原处的沈翠儿喊道:“那个…我叫冉昊天,你一定要记住啊!”他还想说什麽,却被小东子连声催促,一群人乱哄哄的径直走了。留下沈翠儿仍呆在原地,轻轻念了一声:“冉昊天!”却径自发起了呆来。

却说这边冉昊天冉擎天被小东子拉回凤仪宫,冉擎天被留在外面,冉昊天自己踏入内堂,徐氏跟冉玉浓正在里面等他。他有些闷闷的向两人行了礼,问道:“娘娘和母亲这麽急著唤我过来,有什麽事吗?”冉玉浓笑著说:“嗯,有个事确实要跟你商量一下,你先坐下。”

冉昊天有些纳闷,依言挨著徐氏在下坐下。冉玉浓看他坐定,便说:“刚刚你母亲跟本宫提了,想赶著你离京去东疆之前给你选一门好亲事。现在就跟你商量一下,看你是想先成了亲再走,还是先定著日後再回来完婚?”冉昊天有了吃惊,愣了半晌才说:“好端端的,怎麽突然要给我说起这事了?”徐氏笑著说:“这有什麽奇怪的?好男儿自当成家立业。你现如今都长大了,想要自己去闯一番事业了那是很好。只是还是要先把终身大事定了才更能让跟你父亲放心。你看,是先成亲再走好呢,还是选个好姑娘定了再说?”冉昊天涨红了脸,半天不吭气。冉玉浓只当他是不好意思,便笑著圆场说:“婶娘今天既然跟本宫提了昊天的婚事,应该心里有了儿媳妇的人选。干嘛说说呢?”徐氏笑著说:“说来说去到忘了。”於是便数了几个名字出来,冉玉浓一听,都是京中几个颇有名声的闺秀。待徐氏说完了,便问冉昊天:“怎麽样,有没有中意的?”冉昊天却半天不吭气,被问急了,才说:“连面都没见过,还谈什麽中意不中意?”

冉玉浓和徐氏都是一愣,徐氏说道:“京中的大家闺秀都是养在深闺里的金枝玉叶,当然不会那麽容易让你一个外人看到。放心,有为娘为你把关,难道你害怕取个贾南风回来吗?”冉昊天就不又不说话了,徐氏也不管他,劲头十足的跟冉玉浓谈论京城各家的闺秀。望著谈笑风生的两人,冉昊天默然不语,心里却一直想著那个灿若玫瑰的少女,沈翠儿…翠儿!!

冉玉浓身世设定

浓小受身上流著的血来自於一个数百年前就被宣告灭绝神秘种族:青丘族。传说中青丘族是九尾妖狐和人类的後代。或许真是因带了妖狐的血统,青丘族人无论男女,个个都生得丽动人,且青年期极长,衰老缓慢。其中,更有佼佼者被称为“狐媚”。“狐媚”数量极其稀少,几十年都很难诞生一位。因此被视为是青丘的圣子。同时具有两性的生育能力。少年期时与一般男孩无甚区别,但是到了生育期身体就会发生变化。双乳会快速发育长出乳房,而能自主泌乳则是他们内里的女性生育器官发育成熟的标志。他们是天生的内媚,在房中术上极有天赋,是最顶级的床上尤物。同时他们在与男性行房事时双乳会迅速分泌大量乳汁,这些乳汁对与他们行房的男人来说含有催情作用,更能对他们耗损的精元之气做出补充。因为狐媚尝到情欲滋味後,会越来越欲壑难填,需要靠大量频繁的交合才能得到弥补,对他们的伴侣来说,“狐媚”的乳汁可以是最好的补肾壮阳妙药。於此同时“狐媚”也具备极强的自愈能力,帮助自己能够适应任何形式的交媾。

青丘族人以美丽驰名,美丽也带给了他们巨大的灾难。因垂涎美色,无数的族人被外界的侵入者掠走,或被卖入风月场所,或成为达官贵人的娈宠,只能在暴力蹂躏下痛苦呻吟。其中的“狐媚”更成了权贵们对外炫耀的资本。因他们确实罕见,被掠走的狐媚最终的归宿大多是被送进皇宫,成为当时天子的禁脔。

在这样持续了几百年的悲惨耻辱历史後,青丘族终於灭族。因他们与不是同族的人交媾,即使怀孕生子也罕见能产下带有本族特征的孩子。虽也有无数族人诞下婴孩,还是无济於事。青丘,终於只能成了一个传说,而“狐媚”,则是传说中最引人遐想的一段。

写到这大家就可以看出来,我们的玉浓小受,就是个极罕见的“狐媚”啊~~~!!!!被赵大禽兽误打误撞的吃下了并牢牢困在身边,真是便宜他了~~!!!

第三十六章:发难

“这麽说,徐氏是想给昊天结一门显贵亲事了?”赵豫慢悠悠的问道,却得不到身前冉玉浓的回应,便拍拍他的侧腰,说:“宝贝,专心点。我在跟你说话呢。”好半天,冉玉浓才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你嗯…你这样嗯..要我嗯啊…怎麽专心?”赵豫笑眯眯的明知故问:“我怎麽样了?”手却扣紧了冉玉浓纤腰,从他背後进行著缓慢而有力的冲撞动作。冉玉浓咬著牙极力忍耐,手中握著的毛笔几乎被他捏断,上半身衣著整齐,下身却一丝不挂,裙子被撩起,露出雪白圆润的翘臀和一双修长健美的长腿,腿间的粉茎被赵豫一只手绕到前方掐住肆意玩弄,一只耳垂更是被含在他嘴里舔弄吮吸。

“啊~!”的一声惊叫,冉玉浓承受不住赵豫对体内凸点的一记狠狠的攻击,身体一软就要向前软倒。好在及时用胳膊肘撑住桌面,才不至於出了大洋相。趴在桌上急促喘息著,手掌失了力气,毛笔就滑倒在纸上,才写了一半的纸张就此花了。始作俑者还在他背後奋力冲刺著,粗喘呼出的滚烫气息喷到他敏感的脖颈上,痒痒的。

冉玉浓不由得扭摆起腰臀迎合赵豫的冲刺,但嘴里还喊道:“不要…停…我好久没练字了啊哈~等我把啊~把字写完嗯啊~”赵豫哪里肯听,下身的冲刺越来越猛烈。冉玉浓没法,只有尽量撅起臀部迎合,头颅向後仰起,发出一声声急促甜美的呻吟。腿间粉茎抽搐著,射了一回,浊白溅到了桌上。胸部涨得发硬,急需要纾解,却又被裹胸束住。他难耐的扯著前襟,想要将双乳从禁锢中解救出来。胸前的衣物被扯开,两团雪白双乳像幼兔样从衣襟中跳了出来。正在这时候,身後赵豫一声低吼,冉玉浓已经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暖流冲进媚径之中。媚径被刺激,连带著身体也打了个激灵。他轻声惊叫了一下,赵豫已经压在他背後不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