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冉昊天呆呆的听完,拉著沈翠儿愣了一会。赵氏已经按捺不住了。忍不住脱口而出:“娘娘糊涂,我们这样的人家怎麽能娶个无盐女进门。传出去还不成了个笑话。别说昊天在外面抬不起头来,您也失了脸面啊。”她还想再说,却被冉玉浓制住说:“行了,姨娘别说了。本宫还不需要靠昊天的婚事来撑脸面。昊天,你只需要告诉本宫,你是不是还愿意娶沈小姐?”

冉昊天却像没听到似的,痴痴的望著沈翠儿泪眼婆娑,憔悴的面容,望了又望,眼里有著遮不住的疼惜。他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抚弄著沈翠儿被白布包裹的半边脸。轻轻的问:“痛不痛?”沈翠儿眼中噙著泪花,抽噎的看著他,却还是强笑出来摇摇头说:“不疼了!”冉昊天望著她的微笑,终於抱住她,将这个还在颤抖的身体紧紧的拥在怀里,从来不肯落泪的小男子汉,终於哭了:“你怎麽这麽傻?你怎麽这麽傻?”

冉玉浓静静的看著这一对有情人紧紧的相拥而泣,没有去阻止。过了一会後,冉昊天松开手,拉著沈翠儿一起跪倒了他面前,说:“昊天恳请娘娘,将沈翠儿赐予我为妻。”冉玉浓深深的望著他,问你想好了吗?不要一时意气用事。冉昊天点点头,握紧沈翠儿的手,坚定的回答:“我喜欢翠儿,我要娶她。不管她现在是丑是,都不重要。今生今世,她活著,我就她一个妻,她死了,我也就她一个妻。除了她,我谁也不要。”冉玉浓听完,点点头,说:“好,那本宫就放心了。”

於是,当天,赐婚与二人的懿旨便下来了。婚期就定在半个月後,因为大婚过後冉昊天就要携妻启程去辽东王部下报道。冉昊天依依不舍的放开沈翠儿的手,对她说:“我先走了,这些天注意身体。还有,辽东那边天寒地冻,你要多备点御寒的衣物。”沈翠儿点点头,和他一起出了凤仪宫,站在宫道上,一直望到他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才转身回去。

当晚上,赵豫一直都没有出现在凤仪宫。冉玉浓知道他这几天都会避著自己。叹了口气,独坐在灯旁,望著灯上充作灯芯的夜明珠发呆想著心事。他的凤仪宫,其奢华,其气派,几乎要赶超赵豫的正乾宫。坤源殿甚至找不到一根蜡烛,因为怕油烟熏到他的眼睛,宫中各处照明用的全是夜明珠。他爱干净,每次行房欢爱过後都要好好的清理身体。所以特地为他修砌了个豪华的浴室,每月的为此可以花掉数十万钱。他喜欢吃甜食,所以御厨房的点心师傅就可以做出上千种花样的点心。他喜欢种花,所以後殿有个花房,里面有著奇花异草让他种著玩。喜欢骑马,御花园就会有个他专属的马厩,里面有好几匹上等良驹。他用的胭脂水粉,可与黄金等值。他的饰,必须要分门别类由至少四个贴身宫女保存管理,否则谁也说不清他到底有些什麽式样的饰品。他一件衣服上的绣样,可以是一个老练绣娘半年的成果,尽管这件衣服可能只让他穿不过三次。他每日用於保养的开销中的一项,可以是一个郡县一年的税收。

在这个森严的皇宫里,他可以生活的随心所欲,因为赵豫爱他。一想到赵豫,冉玉浓就心里一甜。没有人知道,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首饰多还是少,衣服绣样美不美丽,胭脂水粉,天知道他其实根本不喜欢往脸上涂红抹白的,也不在乎肌肤好还是不好,每天梳的发式够不够特别。毕竟,他是以男孩子身份被教养长大,骨子里都不可能对这些东西真正感兴趣。可是,他还是喜欢这一切,享受著这一切。因为,这都是赵豫为他做的。

赵豫有多爱他,冉玉浓很清楚。那个人,恨不得将他永远捧在手心上疼惜。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也容不得别人给他委屈受。在那个人眼里,自己似乎应该什麽都不用管,只要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宠爱就够了。外面的风雨,他总是选择一个人去挡去撑。自己在他面前,就该是一只被母鸡纳入翅膀下的雏鸡,在他用翅膀撑起的天底下,怡然自得的玩乐。想到赵豫俊逸非常的脸长在一只芦花鸡上的滑稽画面,冉玉浓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陪伴的皓月好奇的问:“娘娘在笑什麽?”冉玉浓忍著笑摇摇头说:“没什麽!”想了想,又说:“去,给本宫准备一些东西。”

第二天,上朝。赵豫的龙椅还没坐热,刘家家主,吏部侍郎刘崧便出来发难。还是就是重提,这次更是拿出一封万民书,要求赵豫公开严惩皇後,给天下一个交代。赵豫厌烦的望著他,心中万分恼怒他居然这样苦苦相逼的要挟自己。面上却强忍著不动神色,说:“太後突发昏聩之症,太医已回报说不能确定是皇後言语冲撞所致。怎麽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给她定罪呢?况且皇後乃是国母,当著众人面惩治她,才是真正的有辱国体。刘爱卿为官多年怎麽会糊涂如此,连这点都想不到呢?”刘崧并不退缩,态度强硬的回到:“太後昏聩,即使不是全因皇後而起,也与她有关。不然为何这麽巧,偏偏是在皇後顶撞之後发病?皇後作为天下之母,又是陛下宠妃。更该以身作则,彰显德孝之道,给全天下人做个典范。结果她居然恃宠而骄,无礼无德,有违孝道,若不严惩,我天朝还有何纲常可言?老臣知道皇後乃陛下心爱之人,但陛下难道要为她背上不孝无德的罪名吗?”赵豫闻言暴怒,从座上站起吼道:“大胆!!!”地下群臣哗然。突然,殿外传来一个声音:“臣妾冉玉浓,特来向陛下请罪!”

君臣大惊,一齐向殿外望去。只见殿门口一抹素影正缓缓迈过门槛,步入殿中,不是冉玉浓是谁?待他走进来,人们才看清他的装扮。他未施脂粉,一身素白,批发赤足,不由得一阵喧哗。冉玉浓无视大臣们的喧哗,神色坦然的走上前,盈盈跪倒在玉阶下。赵豫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在下面跪伏的身影,问了一句:“你怎麽这样子出来了?” 冉玉浓抬起头,再次扬声说道:“臣妾冉玉浓,自知犯下大错,今日特来向陛下请罪。”赵豫脸色立刻就变了,不管这还是在朝堂之上,脱口而出道:“胡说什麽呢?还不赶快回宫呆著。来人,快送皇後回宫。”

“陛下!”冉玉浓猛地抬头望向赵豫,打断了他还为说出口的话:“臣妾自母後卧病在床以来,一直愧疚难安。说起来,事情全是因臣妾年轻气盛,不懂礼数,非要与太後理论什麽出个青红皂白而惹起。现如今,更是因为臣妾引起了朝臣非议。若是再因而连累了陛下,伤及了陛下名誉,那臣妾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今日臣妾在此向陛下奏请,请陛下下旨,处置臣妾,也给天下苍生一个交代!”看赵豫还不说话,咬咬牙又说:“求陛下成全,否则臣妾也再无颜面对您和这天下~!!”说完,人再次伏地大拜不起。

第四十章:受刑

那天的事,不管再过多久,赵豫都不会忘记。他记得前後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发展。他记得那天他的玉浓宝贝,跪倒在玉阶下请求他下旨处置自己。然後,他的心腹大臣们也跪下来恳请他下旨,还有刘家一派,还有那些中立的臣子们纷纷跪下恳求。到最後,满殿的人都跪下来求他。他坐在御座上,望著底下那个伏地的身影,望著他披泻及地的长发,望著那双他这一生一世都不愿放开的素手。一直一直望著,想著他初初被自己拥入怀中的模样。那时候他瘦瘦的,怯怯的,被自己抱著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轻颤,像只无害的幼兔。自己花了多少心血才把他养成现在这副光彩照人的模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