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赵豫手上当然也有一批心腹,他们也苦苦相劝,希望赵豫能够顺应民意,将冉玉浓处以宫法。赵豫当然不可能同意,并逼著他们另想其他办法解决事端。他们拿不出有效的方案来时又会惹得赵豫大动肝火。於是,御书房里经常可见一个个大臣灰头土面的出来。

当然,朝上的事,赵豫是不会让冉玉浓知道的。每日面对他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涎皮打脸,仿佛什麽事都没有发生。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闹得这麽大,冉玉浓怎麽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那日,看著赵豫匆匆上了龙辇离开去了御书房,他站在凤仪宫门口低头沈思了一会,转身对身旁的福禧说了句:“摆驾,去御书房。”

待近了御书房他也不进去,甚至阻止了旁人进去通报赵豫。而是坐在离了御书房有些距离的一个凉亭里满怀心思的等待。过了半柱香功夫,一直眺望著御书房方向的小东子回话道:“出来了出来了,娘娘。是左散骑柳大人。”冉玉浓听了,对小东子说:“去,快去请了他过来说话。”小东子领命而去,不多一会柳大人便匆匆赶来,一见面,先忙著下拜。冉玉浓摆摆手,让小东子拦住,并命赐座。看著柳大人坐下了,他直截了当的开头道:“本宫也不绕圈子了,柳大人一向聪明绝顶,应该知道本宫请大人过来的原因。敢问大人你到底有什麽法子能解这次危急?”

柳大人沈吟了一回,心一横,干脆豁出去的咬咬牙说:“娘娘冰雪聪明,应当知道有句俗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要解这事不难,难的是陛下舍不舍的问题!”说完他偷偷望了冉玉浓一眼,却见冉玉浓听完他的话後怔怔的望著远方出神。他轻轻喊了声娘娘,冉玉浓才回过神来的看著他,说了声“辛苦了”便让他下去了。

待到晚上赵豫回到凤仪宫,又嬉皮笑脸的蹭上来抱住冉玉浓说:“今天事情多,忙到了现在。宝贝有没有乖乖想我啊?”冉玉浓却将他推开,看著他若无其事的笑容,心里一阵难受,说道:“你还想瞒我到什麽时候?”此言一出,赵豫故作出来的笑容就再也挂不住了,他脸一沈,问:“是谁这麽多嘴的?”

冉玉浓直直的望向他,一言不发。赵豫缓了缓脸色。强笑道“又不是什麽大事,有什麽值得拿出来讲的?知道了也只是影响心情。你放心,大臣上喜欢小题大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朝中没什麽大事,他们都闲的发慌,等过些时候这件事就会淡了。”冉玉浓叹口气说:“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哄我?”赵豫还在嘴硬道:“我哪有哄你?”冉玉浓深深地望著他,说道:“崇光,一起这麽多年了。你是什麽性子我不明白吗?这件事要不是闹得凶,你为什麽不敢找我陪你批阅奏折了?难道不是怕我看到排山而来的弹劾奏折?为什麽天天召集你的心腹大臣到御书房议事,不到天黑绝对回不来?为什麽要背著我对宫里下了严令,谁敢在我面前多嘴,无论是谁都先拖出去打死?你做的这麽明显,我怎麽可能会感觉不到?”

赵豫脸色有些发白,犹自强笑说:“我的玉浓宝贝越来越聪明了,看来为夫以後要更加小心行事才行。”顿了顿又说“这次的事,本来没什麽的。主要是刘家那帮人闹得凶。你知道,最近我一直在底下调查他们侵吞赈灾拨款的事情。估计被他们收到了风声,想借此机会闹得我心神不宁,自顾不暇就管不了那麽多了。你放心,以你相公的能力支付他们这帮狗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冉玉浓静静的望著他问:“那你准备怎麽平息这次的风波呢?”赵豫笑著说:“就实行拖字诀诶,拖著拖著不就完了?”冉玉浓摇头说:“那拖得越久,你我的这个“不孝”罪名,是不是就越发坐实了?整个大宋的百姓们,就会真的相,他们的帝後都是无德之辈,让你失去民心。让後世史官为你添上一笔骂名?”

赵豫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低下头,揉了揉眉心,有些烦躁的说:“他们说就让他们说吧,我难道还在乎这个?人死後尘归尘,土归土,一切虚名还有什麽意义?”冉玉浓却突然落泪了,他凄然的望著赵豫说:“可现在我们都还活著,而我,怎麽能忍受你的名誉因为我而被诋毁玷污,让你背著这样的罪名被後世人指责唾骂。眼睁睁的看著自己成为那帮乱臣贼子攻击你的靶子却无所作为?”赵豫愣了,抬头望著冉玉浓,警觉的问:“你要做什麽?”冉玉浓却突然跪倒在他面前,上身俯在他膝盖上,仰头恳切的对他说:“把我交出去吧,崇光。一切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有我来解决是最好不过了。”

赵豫大惊,吼了一句:“胡说什麽呢?”就要拉他起来,冉玉浓不从,手抓住他的衣摆,苦苦哀求道:“这是最好的办法,算我求你,崇光。就让我为你做点事吧。”声音因为激动而变调,双眸更是通红。赵豫脸色僵硬如铁,咬著牙就是不肯松口。冉玉浓也不肯放弃,跪伏在地上不肯起来。赵豫也急了,猛地站起身来吼道:“你怎麽这麽糊涂?那些小人就是想要拿你做法来伤我气我。你要是这样一去,会被他们怎麽摆弄?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我怎麽办?要我怎麽办,啊~?”说著说著,他也眼一酸,强忍著没让泪水脱眶而出。冉玉浓跪著立起上身摇摇头说:“不会的,我毕竟是皇後,皇子们的母亲。他们还不敢至於真的对我下死手的。我问过笉瑜她们了,这样的过错顶多就受点皮肉之苦。不会有什麽大碍的……”话还未说完,赵豫就大吼了一声“那也不行!!”抬腿就走,冉玉浓急的在背後唤他。他走到门口,顿了顿说:“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你只要安心过日子就好。外面的事,不用操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冉玉浓呆呆的跪在原地不动,清月她们忙冲进来想要扶他起来。他瘫软无力任由皓月清月扶起劝慰,心里却不知在想些什麽。

与此同时,慈宁宫中,太後额上缠一抹额靠在床头。刘婉容坐在床沿,手持一碗药,用小汤匙一勺勺的将药汁细心的喂进她嘴里。在她身後,沈翠儿低著头沈默的为刘太後捶著腿。刘婉容一边喂药,一边低低的为刘太後说著朝廷的最新状况:“现在那些御史们几乎都上了折子了,整个帝都都是议论纷纷,都说陛下不孝无德呢。照这样看,陛下撑不了多久就会把皇後交出来了。我父亲说,一定要为母後好好的出一口气。“刘太後满意的点点头,然後冷哼一声说:“冉氏这个贱妇,以为仗著有崇光这个逆子撑腰哀家就拿她没办法了?这一次,哀家就要好好教教她,给她个教训。别以为会两下狐媚功夫就能翻了天了。”说著望了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沈翠儿,转又温言道:“翠儿,这下你可放心了吧,有姨娘在,必保你一幅大好前程。以後入了宫,有哀家支持你,那冉氏绝对不敢再为难你了。”刘婉容在旁附和著笑说:“还不快谢谢母後。”

沈翠儿沈默了一会,突然起身跪在了地上,先对著刘太後连磕了三个响头。“砰砰”三下过後,待她再抬起头来,光洁的额上已经见了血了。刘太後大惊,说:“你这孩子也太过於礼数了吧!”忙要刘婉容扶她起来。沈翠儿却出声说道:“翠儿恳求姨妈高抬贵手,放过翠儿予冉昊天公子吧!”

刘太後闻言大怒,出声斥道:“你这孩子失心疯了,胡说什麽?”沈翠儿却毫不畏惧,稳声道:“翠儿与冉公子早已两情相悦,私底下也已互许终身。今生今生,翠儿已是非冉公子不嫁的。求姨妈可怜,莫要再阻难我们,将翠儿强塞给陛下。”说完又伏地大拜。刘太後气的浑身发抖,吼道:“这麽说,你们居然早有私情了。好啊好啊,居然还瞒著哀家。亏你还是个大家闺秀,竟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沈翠儿摇头说:“姨妈误会,我与冉公子发於情,止於礼。从未有任何不逾矩的举动。我们只是彼此情投意合,这并不是丢人的事。只求太後莫要拆散我们。”刘太後怒极反笑,说道:“这麽说,到还是哀家这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婆要棒打鸳鸯了?”

沈翠儿摇头否认道:“翠儿从不敢这样想。翠儿只是想告诉姨妈。我感谢您对我的前程用心良苦。可翠儿不想进宫,也不想要什麽无上荣宠。翠儿只是想求得一良人相伴,相扶到老。求姨妈成全。”刘太後反问道:“良人?你好大的口气,难道皇帝作为这天下之主还算不得你的良人吗?”沈翠儿落泪回答:“姨妈,难道您真的看不到吗?陛下从来都不是翠儿的良人,他是属於皇後娘娘的。他满心满眼的都只有皇後娘娘,就像翠儿和冉公子心里只有彼此一样。翠儿明白,这天下有万千女子,可他只会要皇後娘娘。既然如此,您何苦让翠儿硬挤进去惹人嫌呢?”刘太後怔怔的把她这一番话听完,一时间却也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刘婉容终於出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