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他想著想著,听到了寂静的大殿内,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准奏!摆驾太庙,众卿随行。”语气是多麽的干涸,可见龟裂的痕迹。那是谁?那是他!是他!!

於是他站起来了,听著底下人三呼万岁。那个他曾今发誓要一辈子保护的人抬起头来回望著他,一如既往清澈的双眸里没有怨气,只有欣喜。他欣喜的望著自己,眼里有著一如既往的绻慕。即使前一刻自己还亲口准许别人伤害他──他不能再看了!

起身,下了玉阶,他想走近他的爱人,却被一群面孔模糊的人阻隔了。於是他眼睁睁的望著那抹素影淹没在人群中被带出殿外。再然後,他也被一群人簇拥著出去,上了龙辇,到了太庙。那里面供著的是他们赵家皇室历代的先人们,还有先祖留下来的,专门惩治不肖子孙的打龙鞭。他们就是为了去取那条鞭子。因为,他的宝贝是皇後,是皇室的一员,是天底下最最尊贵的“女性”,只有那个打龙鞭可以惩治他。

於是,他端坐在正堂香案的左面,右边,坐著的是他的母亲──这场戏是为了她开锣的,自然要让她欣赏到高潮──看著那群人将他带上来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赵豫看到他神色非常平静安详,他甚至还对他微微笑了一笑以作安抚,好似待会被鞭打的人是赵豫自己。有个人影提著鞭子靠近了他的宝贝,赵豫认识他,却是赵豫的叔叔,年逾不惑的淮王。他是赵豫的长辈,来做执鞭人是最适合不过了。最後,几面薄薄的素色屏风将他的宝贝和淮王四面围起。赵豫知道,这也是规矩,皇後千金贵体,即使受刑,也不能被人看到狼狈模样。於是,赵豫只能望著他的宝贝透过屏风的身影了。

冉玉浓心里其实有些紧张,但他觉得自己不能给赵豫丢脸。於是,当淮王对他恭手为礼道“娘娘恕罪,本王也是照祖宗规矩办事”的时候,也只是微微颔,恬静的说道:“有劳了!”然後,淮王又有些迟疑的对他说:“请娘娘除去外衣。”冉玉浓微微一愣,想了想,还是动手除去外衫,只剩一件白色襦裙,致使香肩裸露在外。心里微微对赵豫感到抱歉,因为他知道赵豫最不喜欢他的身体被别人──尤其是男人看到。

淮王望著他线条优流畅的锁骨,细腻圆润的肩膀。心头居然也忍不住一荡。待到冉玉浓平静的对他说了句:“本宫准备好了,王爷请!”才回过神来,忙暗骂了自己一句昏头,就收敛心神,提起手中的鞭子,朝著冉玉浓的背部抽去。冉玉浓只听到一阵破空之声,然後背後挨了第一鞭,骤起一片火辣辣的剧痛。痛!!真的是太痛了,让他连呼吸都断了一拍,头皮发麻,浑身毛发几乎都要树立起来。他倒抽了一口气,一股气涌到了嘴边,却最终强忍著没有化作惨叫呼出来:不能叫出来,要是让崇光听见,他肯定会忍不住冲过来,这样就前功尽弃了。於是他强忍著背部的疼痛,扯过被丢弃到一边的外衣,塞进嘴里咬住,以免到後来还是会忍受不住大呼小叫起来。

淮王瞧著冉玉浓的背部,花瓣一样娇嫩细腻的皮肤上赫然出现一道猩红的鞭痕。心生不忍,但他也明白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忙继续挥舞著鞭子,一鞭鞭的抽下去。待到第十鞭时,冉玉浓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背部衣物已被撕裂出现血痕,甩起的鞭子上带起一串血珠。

冉玉浓痛得呼吸都要无力,头脑乱哄哄的,身体禁不住疼痛的抽搐著。鞭子仍然不断的抽向他的背部,他已经闻到了血腥味。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麽转移注意力,来忽略这剧痛,於是便开始想事情。

从今天早起开始想起,他一早起来,便穿上素服,特意披下头发,不穿鞋袜,从凤仪宫一直走向太极殿。清月她们吓坏了,哭哭啼啼的跟在後面苦劝,他也不听。所以最後他被崇光养的细嫩的脚心也被地面磨得红肿疼痛……等等,这下不止背部,连脚底都开始疼起来。

他暗叫一声糟糕!不过没多久就觉得身上的痛感似乎变得迟钝了,相对的是视线也模糊了,耳朵也聋了,听不见鞭子过来的声音,脑子里回旋著嗡嗡的嘈杂声。他想,似乎真的撑不住了呢?於是,下一刻,便两眼一翻的彻底昏死过去。

淮王见他伏在地面的身体一动不动,知道他已失去知觉。倒是一阵庆幸,觉得这样对冉玉浓而言倒还好过些。便加快速度,将剩余的几十鞭抽完。待到计数官喊了声“四十,行刑完毕!”便放下鞭子,早有人上来撤下屏风。他调整一口气,走上前对著赵豫以及刘太後行礼道:“淮王向陛下,太後复命。”他身後的冉玉浓,则悄无声息的伏趴在冰凉的地面上。

赵豫不理他,直直的望著冉玉浓,他的视力很好,所以看得见冉玉浓已经遍体鳞伤,衣不蔽体。看到了他想尽办法,小心呵护养出的美丽身体被可怕的鞭痕覆盖。玉浓嘴里还塞著自己的衣服,赵豫知道,宝贝是怕自己惨叫起来。赵豫也知道,他为什麽会怕。正是因为这麽清楚,胸口的那股子血气才更加疯狂的喷薄而出。於是,在所有人的惊呼下,他终於喷出了一股郁结於胸的心头血……

第四十一章:布局

看到赵豫突然吐血,满室皆惊。刘太後更是尖叫著喊了一声:“皇儿!!”不顾什麽端庄礼仪的起身冲了过来。赵豫却恍若无事,望著地上自己刚刚吐出的血迹,从袖中掏出一块手巾擦擦嘴角的残血後,将手巾扔到地上。这份淡定不能感染众人,刘太後拉著他连声急切的问道:“怎麽样,皇儿是哪里不舒服?现在觉得怎麽样?太医,快叫太医来。”赵豫冷漠的面对著她的关切询问,将自己的袖子从刘太後手中扯出,轻描淡写的说:“孩儿没事,太後不用担心。”却不再管她,抬腿向还俯在地面上的冉玉浓走去。待走到他身前,他蹲下身,爱怜心疼的喊著:“宝贝,宝贝!!”全然不顾还有旁人在场,更不怕别人听到他公然用“宝贝”来称呼冉玉浓会有什麽反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