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冉玉浓仰面微侧著头上下打量了他几个轮回。突然扑哧一笑,眼角眉梢层层染上媚意,笑得赵豫越发的心慌意乱,才说:“钥匙就在我身上。想要的话,就自己过来找啊。”说完,又是一笑,笑出了三分顽皮七分得意却又合成了十足的挑逗。赵豫只觉得自己魂都没法归位。稍稍稳了稳,他想了想,勉强调笑著说:“这是干什麽?好好的干嘛拿锁链锁住为夫。难道娘子今日真的要造反了吗?”

冉玉浓软绵绵的回答:“造反倒是没有这个心。只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麽这些天我的相公却忍心把我抛下,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睡。难道相公对妾身已经开始起了厌弃之心吗?”赵豫连忙否认:“怎麽可能?宝贝别胡思乱想。”他一否认,冉玉浓反而瞪起眼睛,气呼呼的说:“既然不是嫌弃我了,为什麽还要这样对我?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想你。你呢?在我这里坐著就像有钉子扎你屁股,说不了几句话就马上走人。你说,为什麽要这样欺负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说完,眼眶里很是配合的滚落了几滴泪珠儿出来。赵豫看了心疼不已,忙冲上床来伸手为他拭去。

冉玉浓却不肯领他的情,推开他的手,侧过身背对著他半伏在床上生气。於是赵豫正好近距离的看见了一段在青丝遮掩下的修长脖颈,和一小半玉背。要掉不掉的中衣还很不识相的遮住了剩余部分,似乎应该把它一把扯下,赵豫这样想著,然後果然伸手过去,却不料手腕上的铁链一动就发出哗啦声,惊醒了色迷心窍的他。他忙不迭的收回手来,假装咳嗽的清清嗓子,想了想,找了个理由来安抚冉玉浓。他重新伸手出去,想拍拍冉玉浓的肩膀。不料冉玉浓扭著肩膀想甩开,於是那件中衣被赵豫的手掌勾住,随著冉玉浓的动作,顺利的被又扯下一半,於是,冉玉浓大半个背部都陈裸在赵豫眼下。

那些鞭痕在精心呵护下早就散去了不少,此刻只瞧得出一段段深粉色淤痕。出现在白皙细腻曲线完的身体上,不但没有什麽狰狞之感,到添了几分暧昧。赵豫眼都看直了,但好在他此刻已经将这辈子的理性都拿了出来。於是他还算冷静的哄著冉玉浓说:“宝贝…宝贝别生气,为夫最近一直操劳国事,这几天确实是委屈你了。为夫向你保证,等过了这些日子。就好好陪你,寸步都不离开你好不好?”

冉玉浓却不听他糊弄,猛地回过身来,动作太大,於是那件中衣又垮下来一些不说,那件本就没系牢的抹胸也松了导致他酥胸半裸,於是赵豫便很轻易的就看见了一颗粉色乳头半遮半掩的露出来。赵豫大力的咽了口口水,冉玉浓包含著泪意嗔意怒意的目光直视向他,仿佛并未察觉自己已经春光泄了大半,生气的问:“别想扯开话题,你还没有说,为什麽这些天都不肯碰我?平常…平常…你都不是这样的…你都是…”话没说完,自己脸上先飞起了红霞,终於还是满面红晕的扭过头去不肯瞧他。赵豫瞧他这含羞带涩的模样,心中的理性和兽性做著生死搏斗。想了想他终於开口说了实话:“宝贝,不是我不喜欢你不爱你了。我只是…我只是现在不想,不想这些事了。”

什麽?冉玉浓大吃了一惊。这只禽兽突然改吃素了?他顾不上演戏,回头满心狐疑的打量赵豫,琢磨了半天,终於试探的问出来:“为什麽?”赵豫叹口气说:“我现在没这个精神了!真的!”冉玉浓直直的看著他,心里转过千百念头,突然展颜一笑,娇声说道:“是吗?我不,除非…你让我试试。”说完,他突然凑过身子,钻进了赵豫怀里。

赵豫吓了一跳,忙推他说:“干什麽?”冉玉浓笑眯眯的回答:“试验一下。看看相公您是不是真的不想了。”说完,不等赵豫回应,主动朝著他的嘴送上饱满红唇。赵豫想要反对,一条香滑软舌滑过嘴唇,沿著他嘴唇的轮廓细细描画,後又溜进去,敲开牙关撩动纠缠内里的舌头。赵豫终於沈醉了,有力的双臂一合,他将怀里的身躯紧紧拥住忘情的回吻,嘴巴更是吸住那条小舌不肯放他离开。

过了好久,两人才结束了这个长长的热吻。赵豫脸色涨红了不说,冉玉浓大大的喘著气,身体娇弱无力的靠在他怀里。媚眼迷离,两靥起晕,高耸的胸部上下起伏,一双玉乳终於要从抹胸的束缚中跳脱出来。却还懒懒的说著:“又骗人,刚刚明明很有精神的嘛!”赵豫却否认道:“不是…唉我说…”却被冉玉浓打断,他故作诧异的瞪大眼睛说:“不是?也是说刚刚相公还没有动情?这麽说,是要妾身更加用心服侍吗?”说完马上,他又再度吻了上去,这次是看准了赵豫粗大的喉结。一个个湿湿的热吻落下,末了冉玉浓索性将喉结含在嘴里吮吸,小小的舌尖来回扫过。待这样的伺候让赵豫舒服得都想飞天的时候,他又松开了。

赵豫有些失望,看到怀里的宝贝将头缓缓下移,却是到了衣领处。冉玉浓双眸向上飞快的看了赵豫一眼,双手已经摸到赵豫腰上,将他的腰带接下,於是赵豫的衣服便散开来。冉玉浓双手伸进赵豫衣襟内沿著他胸膛摸索,终於摸到一颗小肉粒,自然就是赵豫的乳头了。

冉玉浓满意一笑,将赵豫一层层碍事的衣物拨开,直到前胸大敞,将两颗深色肉粒露出。他伸过头,张嘴将一颗肉粒含进嘴里,学著赵豫平常对他做的那样,吮吸舔弄。听著头上传来的越来越粗重的喘息,突然一笑,松开肉粒,抬起头来凑近到赵豫耳廓说:“难怪你喜欢对我这样,果然很有感觉。”赵豫深吸了口气,冉玉浓往他下身瞟了一眼,笑了,又说:“相公,那里…站起来了呢!”

赵豫觉得他不能忍了,再忍真的就要死了。但好在他的理性没有彻底拜在这活色生香下。他咬牙狠心将冉玉浓推开,这下冉玉浓终於变色了:“你??”赵豫望著满脸不可置信的他,想了想,终於说了实话:“宝贝!我不能,我不能这样。我已经辜负了你一次,不能再来一次?”这没头没脑的话倒是让冉玉浓莫名其妙:“你在胡说什麽?什麽辜负我了?”

赵豫又爱又愧又怜的望著他,说:“这次,都是因为我,才会让你被这样欺凌。我曾今说过要保护你…可却食言了”冉玉浓愣了,说:“这都哪跟哪啊?我都不在乎了你为什麽还惦记著?”赵豫痛苦的摇摇头说:“不行,即使你可以不在乎,我却不能心安理得的当做什麽都没发生过。即使你不怪我,我却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为了惩罚我的自大愚蠢,我就对自己发誓:在没彻底铲除刘家之前,我绝对不会再碰你!”

冉玉浓目瞪口呆的听完,待确定他不是开玩笑後,终於尖叫出声到:“天啦~!”赵豫安慰他说:“放心,不会很久的。”冉玉浓气急败坏的回他说:“什麽不会很久?什麽惩罚你的错误?就为了这件事让我独守空房,你…这到底是在罚你还是在折腾我?你…你傻了吗?”难道他一年两年或者十年都没能铲除刘家,自己就要守那麽久的活寡吗?不要,绝对不要。他心里这麽想著,也喊了出来。无奈赵豫这次像是来真的了,面对他的激烈反对,却是扭过头去,咬牙说:“无论你怎麽说,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了。好了,快把钥匙给我,晚上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时间不会很久的,相信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