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轩辕花祭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你才有鬼?发誓当喝水的家夥,还指望在自己面前有信誉可言?冉玉浓气哼哼的瞧著眼前这个突然烧糊涂的家夥,心念一转,突然换了副表情,笑著说:“好哇~!既然你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我就成全你。反正我要快活,也不是非你不行。你要钥匙是吧?放心,我现在就给你。”说完,却突然转身,跪趴在床上,然後伸手褪下自己底裤。朝著赵豫露出圆润丰翘的香臀。赵豫吓了一跳,理性已经濒临崩溃的他那还禁得起这一下,忙喊道:“你这是做什麽?”冉玉浓扭头瞟了他一眼,说:“给你钥匙啊。”说完,一只手向後,沿著臀缝的细缝摸进去,将挤得紧紧的两半臀部分开,露出内里的粉色媚穴。也不理会赵豫的反应,就在他灼人的目光中,两根手指按著穴口边缘打著转细细按摩,待到穴口蠕动著稍稍张开,便直直插了进去。一瞬间,他仰面甩头,发出不胜愉悦的叹息!手指却没有停止动作,不停的在媚穴中抠挖。

赵豫所处的这个位置相当好,正好看见那两根手指在媚穴中进出的动作,那媚穴想一张小嘴,蠕动著张开将两根手指咬得很紧。确实是很紧,他进入过无数次。那里的紧窒销魂,可以一次次的送他去往人间天堂。此刻耳边又响起了冉玉浓那忽高忽低,忽急复缓,妖媚婉转的呻吟,赵豫傻了!!

第四十四章:夜明珠

大大十数颗置於床帐内的夜明珠被撤去包裹的锦囊,放出柔和明亮的光芒。但任是多麽丽的夜明珠,都被此刻床榻锦绣堆上的尤物夺去光辉。冉玉浓伏趴在床上,夜明珠的光芒沿著他身体每一处曲线起伏而流淌,最後凝结到他正对著赵豫的翘臀上。他扭过头水汪汪的望著赵豫,极力抬高自己的腰臀好让赵豫能看得更清楚。手指却一刻不停的在媚穴中抠挖。终於,伴随著一阵急促的喘息下,两根手指终於从媚穴中撤出。一起离开的,还有夹在两只手指之间的黑铁钥匙。钥匙的离开,从媚穴口拉出了一条长长细细的水线,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闪著淫靡的银色光芒。

冉玉浓似已经再也受不住快感的刺激,下身因失力而重重的落回了床上。他软绵绵的转身回头望著已经半天不出声的赵豫,手一抬将握著的钥匙丢给他,漫不经心的说:“还给你了!”话音未落,钥匙已经落到了赵豫面前,被他正好下意识的接住。钥匙落入掌心,带来一阵暖暖的湿意,与之相伴的是一阵断断续续的幽香。赵豫非常熟悉这种香味,在他与冉玉浓欢好时,无数次闻到,那是冉玉浓媚穴中沁出的淫水的味道。此刻能从钥匙上闻到同样的香味,还有这样的湿意,意味著什麽,他很清楚。赵豫觉得自己正在进行这一生以来最艰难的拒绝。他用钥匙飞快的打开镣铐,然後将钥匙和镣铐都丢到一边,犹豫了一会,咬咬牙对冉玉浓说:“那…我就走了!”

却没料到这次冉玉浓特别爽快,懒洋洋的抬起一只胳膊随意的朝他挥了挥,说道:“知道了,快走吧!”停了停看赵豫还未动身,居然催促说:“那你还不快走?别妨碍我找快活。”赵豫原本转身就要走,现在听他这一说,倒像是听到平地一声雷。也管不了其他了,转过神来追问道:“什麽快活?”冉玉浓见他问,索性完全转过身来躺在他面前,双腿曲起露出臀间的媚穴。只见腿间的粉茎已经高高立起,顶端吐出晶莹的花露。媚穴小口蠕动著沁出淫水,已将身下的床单濡湿一小片。冉玉浓撇著湿润的朱唇,说道:“你瞧瞧我现在已经这样了,总要想法解决了才能睡个安稳觉。既然你碍於誓言不肯给我,总不能妨碍我去找其他法子来快活吧!”

这话一出,赵豫立刻警觉起来,他忙问:“你要找快活?你要找什麽快活?难道…”他转念一想,勃然大怒道:“难道你想去找个奸夫来给我戴绿帽子?好哇,宝贝,看来我这些年真是教你太多了,让你连红杏出墙都学会了。说,你想去找谁?”冉玉浓呸了一声,向他丢了个白眼,说:“我身边被你弄得全是宫女,平日里连太监都不能进到内殿来。让我上哪找个给你戴绿帽子的人?”这一说,倒是提醒了赵豫。他放下心来,又有些好奇的追问道:“那你想要怎麽做?”冉玉浓瞄了他一眼,突然眯眼一笑,说:“你想知道吗?那我就做给你看吧~!”

赵豫被他这番妖媚之态弄得心痒痒的,又止不住好奇心。索性就站在原地看他到底要如何。只见冉玉浓伸出修长笔直的双腿下床穿上软拖。然後慵懒的直起身子,神态自若的踱著步越过已经双眼发绿的赵豫,在殿内各处游走。赵豫纳闷的盯著他到处忙活,见他原来是将殿内各处照明的夜明珠重用厚实的锦囊罩住。顿时,原本明亮的内殿陷入黑暗,唯有宽大的床帐依然明亮如同白昼。冉玉浓遮住殿内所有夜明珠後回到床上,也不理会赵豫,自顾自的将身上所剩的衣物全部扯下,不动声色的听著赵豫骤起的粗喘声。然後一丝不挂的慢慢从床上站起,赵豫抬头向上望著他赤裸的身躯。目光恨不得化作一双双手,由上至下的在那绝顶销魂的身体上反复抚摸,最後再死握著那两团丰满坚挺的玉乳不放。冉玉浓居高临下的望著赵豫,将他此刻的色痴之态尽收眼底,不由得一笑。笑得赵豫像心里有千百只小在挠。

冉玉浓坦然,放肆的瞧著赵豫,说道:“既然你不肯走,也行!不过待会我要快活时可别来扫兴。否则我必不依你。”赵豫三魂七魄都被他勾走,只能呆呆的点点头。冉玉浓又一笑,却又伸出手去将帐内的夜明珠也一一掩住。殿内失去最後的光源,顿时,两人身陷一片黑暗之中。

赵豫有些莫名又有些不满,黑灯瞎火的让他怎麽看得清宝贝的身体。正要出声抗议,床上的冉玉浓却躺了下去,然後伸手拉开床壁的一个小暗格,暗格之中居然发出微弱柔和的光芒。冉玉浓拿出一样物事,原来那光芒就是从这物事上散发出来的。借助光芒,赵豫勉强看清,那物事居然是一样墨玉男根,顶端还镶了颗指甲盖大的夜明珠。赵豫愣住,指著正被冉玉浓握在手中厮摩的男根,脱口而出道:“这东西是哪来的?”

冉玉浓轻抚著手中的墨玉男根,回答道:“相公好生健忘,这不正是去年您送给妾身解闷的吗?”赵豫一愣,才想起来去年冉玉浓出宫养胎,临走之时自己确实送了这麽个东西给他。冉玉浓继续说道:“说起来要多些相公体贴了,妾身确实很喜欢这东西。还特意命人在上面加了颗夜明珠,相公瞧瞧,是不是更加情趣了些?”又叹了口气说:“可惜死物始终是死物,冷冰冰的比不得活物暖人暖心。相公说是不是?”赵豫没有回答,只是喘气粗如老牛。冉玉浓不以为意,似自语道:“唉~!每次都要先让它先热起来,这样待会才不会冰到里面,真是麻烦。”说完,又开始有了动作。却是举起男根到面前,借著男根上夜明珠的照明,冉玉浓的面容清晰可见,在一片黑暗中格外显眼。

只见他瞧著眼前的男根,伸出舌头沿著男根从下至上慢慢舔舐,遇到突起的部分舌尖还慢慢打著转。後又索性张嘴试图将男根吞下,他做得到的,赵豫指导调教过他吹箫的技巧,很清楚他现在能做到什麽地步。果然,冉玉浓将男根吞入大半,却又吐了出来。就这样反复吞吐,男根上的光芒一明一暗,造成含著男根的冉玉浓的脸庞在黑暗中一隐一现。四周太安静了,所以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他吞吐时嘴里发出的“吧唧”声,还有喉头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冉玉浓似乎也玩够了。终於将男根从嘴里拿了出来,却不急著将它往下身塞去。却是夹入乳沟之中,於是轮到双乳被夜明珠照亮。冉玉浓双臂环绕著抱住胸部,好让胸部彻底的将男根包裹的更紧。从下握住男根底部,然後反复抽插。差不多同时,他嘴里溢出甜美娇媚的呻吟。黑暗中他的身体轮廓起伏扭动著,仿佛无比的陶醉其中。在挤压抽插中,一些奶水被挤了出来,从乳尖滴下。冉玉浓似乎玩得不亦说乎,过了好一会才松开,这次终於握著墨玉男根,却还是用顶端抵著自己胸膛,沿著身体曲线缓缓下滑。随著光源的移动,赵豫一点点的看清了他身体的每一点妙处。没想到冉玉浓却还是不急著将男根塞入自己其实已经饥渴难忍的媚穴之中,而是将男根跟自己挺立的粉茎握在一起搓揉。或许是本来就已经到了临界点,没多久粉茎便颤抖著洒出精华。冉玉浓软倒在床上喘息休息,然後突然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娇声说道:“相公那里真好真粗,确实比我要大好多。难怪每次都能让我舒服得欲仙欲死。相公~妾身真的好幸福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