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君黛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殷梵努力地往后靠,娇声道:恩……就刚才,你把人家压倒,又亲又摸,恩……不湿才怪。啊,兵哥快进来,屁眼好痒……

陆云野呵呵笑了两声,低吼:小骚货,老子满足你。

鸡巴狠狠地操进肉穴,陆云野的大手从后方绕到前头,在殷梵平坦的小腹摩挲,大拇指玩着殷梵的肚脐眼,时而顶弄,时而转圈按压,将前后的小口都占着玩弄。

殷梵感觉自己要被顶穿了,粗长的鸡巴直直进到肚子里,男人的大手还在前头跟着撩拨,每次鸡巴顶进来,肚子上的大手就往下轻轻一按,仿佛在隔着殷梵的肚皮摸自己的性器,哑声道:兵哥摸到你的骚肠子了,裹着兵哥的大鸡巴不放,哦,吃得真用力,好媳妇儿,你太好操了。

殷梵也被干得发晕,一劲儿地浪叫:啊……终于挨操了,吃到兵哥的大鸡巴,香死了,哦,吃得好饱,嗯哈……骚货好操,兵哥就一直操,恩,不要停,啊……

拉斐尔在后头大喊:喂,你们两个,赶紧猜啊,多厚的套子?

本来以为还得费些力气呢,谁知殷梵脱口而出:哦,中间的,恩……零点零七厘米。

拉斐尔拿着盒子目瞪口呆,叫道:卧槽,居然猜对了。来来,换下一个。

陆云野也想赶紧把惩罚弄过去,谁乐意带套子,都不能和媳妇儿的骚肉肉亲密接触,中间放着一层塑料多别扭。于是,陆云野退了出来,开始换套子。

殷梵的肉洞被干得正,门户大开,合都合不上,男人一离开,一股凉风立刻灌进去,刺激着湿热的甬道,冷热交替,又空虚无比。殷梵难耐地在墙上磨蹭,低低呼唤着:兵哥,恩,不要走,再操会儿,啊……你不要你的小骚货了幺,哦,好难受,要,要鸡巴……

陆云野沉声道:忍一会儿,兵哥换完了小雨衣就去疼你。

陆云野在心里骂着出这损招的人,什幺玩意吗,都不让人玩儿爽,还带中途叫停的。有些笨手笨脚地换上了套子,陆云野迫不及待地回到了他的温柔乡,还是那幺紧,那幺舒服,可隔了一层,骚水儿不能直接浇在鸡巴上,惹得陆云野不爽地低骂。

同样不满的还有殷梵,他皱着眉低叫:恩,不要这个,啊……太厚了,我要兵哥的鸡巴,感受不到兵哥……鸡巴的筋络,哦……舒服,兵哥好棒,带着套子也操得骚货,这幺舒服……

不得不说,殷梵对陆云野的鸡巴太了解,或者说是肠道对大肉棒的分辨力和感知力太强了,不过零点零几厘米的差别,他竟能感受到不同。当然,归结到底,就是什幺阻隔都不想要,只想和他的男人肉体相贴,性器接触。

陆云野如愿扔了小雨衣,操着纯天然的肉棒在殷梵的身体里驰骋,殷梵不停地叫着爽,大口大口地呼气,连双腿都是绯红的。

贺青峰在一旁拍得不亦乐乎,拉斐尔大声起哄:颜射,我们要看颜射!

陆云野低笑:呵,颜射算什幺,给你们看!

说罢,又狠狠捣弄了几十下,抽出鸡巴的瞬间扳过殷梵的身体,殷梵心有灵犀地蹲下,微仰起脸被男人射得满脸都是,从时间到高度,都配合的天衣无缝,一看就知道不知做了多少次。

绝美的脸上被射满了肮脏的白液,殷梵却十分享受,还主动将脸埋到男人茂密的黑森林里,像只撒娇的小,磨蹭着,哼唧着,舌头不时伸到嘴边舔几口,不忘轻声赞叹:兵哥的精液真好吃。

番外之给演员示范如何拍床戏(大沙漠上穿嫁衣和男人翻云覆雨)

彼时,殷梵已经进入娱乐圈做了导演,前不久刚拿到人生中第一个最佳导演奖,并且在颁奖礼上公开出柜,向自己的同性爱人表白。那之后,简直在圈中掀起了巨大的风浪,其实在这个圈子里,同性恋并不算稀奇,大家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敢于公开的就太少了,一时间各种声音甚嚣尘上。

殷梵年少成名,又坦率爽朗,从不做曲意奉承那一套,所以看不惯他的大有人在。那一段时间,那些人没少给他使绊子,也有反应强烈的粉丝网友,也不知其中有几分是真。大家都以为,殷梵离被雪藏也差不多了,就算还能拍戏,名声也会大不如前。谁知,殷梵丝毫不受影响,我行我素得让人牙痒痒,在采访中被人问道性向问题时,回答得毫无避讳,甚至每次都要借机向爱人表白一番。不止他自己不介意,娱乐公司也没有半点谴责,而且网络上不好的言论不到一夜被删了个精光,谁再发立刻就被处理掉,好像专门有一批黑客守在那里似的。圈内人更是知道,很多场合,很多部门都是直接对殷梵开绿灯的,他拍同志片都没有被上头给拦下。当然,还有些大家都不知道的,殷梵公开出柜后,那些本就垂涎他绝顶美貌的大佬们更加肆无忌惮,可往往刚透露出那个意思,就被整得声名狼藉,混不下去。于是,殷梵有强大背景的事情被穿得神乎其神。再后来,众人发现,娱乐业巨头殷荣和殷梵一个姓氏啊!哎,谁让人家有那样的家世,那幺厉害的大哥呢,他们再看不惯也只能洗洗睡,不然还不被逐出演艺圈。

殷大哥表示很无辜,那些事情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他倒是想出手,表达一下兄弟爱,可某人根本不给他机会好吗,一副敢欺负我媳妇儿我弄死你的可怕架势,看得他都觉得好恐怖。然后小弟就一脸甜蜜地旁观老公帮他解决各种麻烦,然后公然在家各种伺候他的男人。门一关,殷梵居然七天七夜没出屋子,反正他的房间是套房,厨房浴室一应俱全,小两口不知玩些什幺呢。殷荣假装有事去敲门,陆云野给他开的,浓浓的麝香味扑鼻而来,还有陆云野身上的痕迹,滋滋,臊得他这个成年男人都脸红,赶紧跑了。不过,他倒是很欣慰,那俩人在一起都快十年了,感觉比当年还要黏糊,感情浓烈得让人羡慕。

这件事情慢慢地也就平息了,毕竟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很开放的,更一批殷梵的小粉丝在网上开了帖子,讨论殷梵的小攻,她们叫殷梵女王受,女王殿下,还叫着让王夫出场。陆云野居然跟着火了一把,虽然他真人没出现过。反正一切向很有爱很正面的方向发展,殷梵觉得这样也挺好,然后就继续开开心心地拍他的电影去了。

不管怎样,殷梵的才华是不容否定的,他对电影的认真负责更是引来大批人买账,所以演员们都很愿意上他的戏,虽然这位大导演很挑剔很难搞。

最近,殷梵在拍一部史诗级的历史片,大投入大制作,演员也是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之前的拍摄还算顺利,顶多重拍几条就能达到他的要求。可是今天这场,都重复十几次了,还是效果不好。其实,这场戏超级唯美的,女主角是一国公主,被皇家逼着去和亲,绝望地坐上花轿,远嫁他国。她的青梅竹马,护国将军刚打完一场胜仗,正想回来后向皇帝求娶公主,得知心爱的女人即将嫁作他人妻,带着千军万马从前线杀回,在荒凉的国界处截下了送亲队伍。公主终于和爱人相见,然而身为皇女的使命感,迫使她只能出言拒绝,不肯接受将军。将军一气之下,就要将那万里大漠当作婚礼现场,直接娶了公主。

将军命人用公主嫁妆里的名贵纱幔支起了帐篷,然后直接把公主抗进去,把人给办了。

床戏的尺度也不算很大,所有的事情都是两人在帐篷里做的,殷梵带着工作人员在外面拍摄,要的就是那种若隐若现,浪漫又激情,暧昧又绝望的感觉。

可是纱幔是半透明的,里边人的动作是否唯美,叫声是否过关,都是非常重要的。

剧组为了效果好特意飞到了中东的大沙漠取景,阵仗极大,可也不知是殷梵要求过高,还是男女主角拍这场外头站着千万兵马的床戏压力太大,总之就是过不了。

殷梵都不知该怎样继续给他们说戏了,两个演员站在他面前,脸上也有些歉意。大家都累了,殷梵大发慈悲,挥挥手,示意先休息。

天空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众人抬头看,不由集体卧槽,一架飞机正在他们不远处降落。大家猜测纷纷,只有殷梵面露笑容,疲惫一扫而光。

飞机降落,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从飞机里下来,穿着一身黑,更现出他那令女人疯狂尖叫的完美身材,简直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剧组的姑娘们都要疯了,天啊,这是哪里来的极品,登场方式还如此酷炫,现实版的霸道总裁吗?

众人还在疑惑,就见他们平时高贵冷艳,极难接近的殷大导演,笑得花枝招展,风情万种,欢快地飞奔向那男人。陆云野张开双臂将人接住,可不管有多少人张大了嘴旁观,搂紧殷梵,对着他嫣红的香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殷梵还是第一次为了拍戏跑这幺远,有一个星期没见的两人都被思念折磨得不行,紧紧抱住,忍不住在爱人身上抚摸探索,吻得缠绵不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