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正直的萌乌龟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本就互相有意,这样的明示林宏自然可以完全领会,立刻在徒弟颈侧开始舔吻,时不时地用牙齿轻轻叼住那层薄薄的皮肉。流云完全任他,根本没有被人把握脆弱处的恐惧,反而觉得酥麻感从被师父玩弄的颈侧耳后的细嫩皮肤传向了全身,让他更加痴迷。

这样被全心信赖的感觉让林宏差点激动到疯狂,他没有耐心再把那些温柔手段都使出来,而是像是饥渴的旅人找到水源一般在流云身上激烈索求起来,仿佛要把身下这个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吃进腹中,再也不用担心会陷入无边无际的孤寂和绝望之中。

现在谁也没有心思去关注肉棒的颜色,只要它还是那幺粗那幺硬,能够填满饥渴的肉洞,射出火热有力的精液就够了。林宏将流云翻过身去,抬起对方挺翘的屁股就开始猛肏,坚硬的龟头可以毫不费力地撑开紧致的穴口,青筋环绕的肉棒把细嫩穴肉的每一处都摩擦到。他在流云颈后啃咬,又重重地舔舐着流云细腻白嫩的后背。他从没有这样疯狂过,把肉棒狠狠肏到深处然后抽出到只有一个龟头卡在穴口再狠狠肏回去。

这种猛烈疯狂的交缠在林宏前半生那些浪荡的岁月里从未有过,他失去了平日里的风度,像是一条发疯的狗一样占有着身下的人。流云用手揪住身下的床单,仰起脖子发出一阵阵舒爽的呻吟,用力抬起臀部去迎接师父的肏干。即便他现在算得上十分狼狈,被肏到手脚发软,身后快速进出的肉棒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擦过让他更加爽快的穴心。他清楚地知道师父在这场性事里有多粗暴,不用怀疑自己身上一定布满了师父留下的痕迹。听着师父和自己肉体撞击的激烈节奏,他可以感觉到师父对自己强烈的占有欲,心里只有对师父和自己互相喜欢连肉体也无比契合的愉悦感。

感觉到流云就算被自己肏软了腰还是会用尽全力把屁股挺起来挨肏,林宏松开把住对方精瘦腰身的大手,把流云抱在胸前,用手去玩弄那两个寂寞已久的奶头,嘴里又开始说起了荤话:“小骚货被师父的大鸡巴肏得爽不爽?喜不喜欢师父的大鸡巴肏浪逼?”

流云已经被他肏得只有哼叫的份了,哪能组织句子回答他的问题,只能哼哼唧唧地说:“啊……哦……好爽……啊……啊……喜欢……”

明明被徒弟软媚的呻吟叫得更硬了,林宏却还是装作不满意,对着穴心一阵猛肏,问道:“哪里爽?哪里喜欢?”

“啊……啊……师父……师父……啊……不要……那里……啊……师父……”穴心被猛肏流云当然发出了更淫荡的呻吟,可以林宏完全没有理会,穴心几乎被硕大的龟头撞得着了火。这下流云知道了师父的意思,努力回答起来:“啊……唔……骚心被……师父……啊……肏得好爽……师父……要肏死流云了……啊……流云喜欢师父……师父的大鸡巴……啊……射了……啊……”

达到目的的林宏心满意足,没有停下来让刚刚被肏射的徒弟喘口气,又开始往深处肏去,好在流云的身体还记得再肏下去会有更的滋味,根本不舍得吐出师父的肉棒。

第五十二章 番外 沈流云 三

师徒两人一路翻山越岭寻找药材,本应是极辛苦的。然而自从两人有了亲密关系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他们看着对方就觉得情欲翻涌,又身处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之处,自然随时随地只消动情便缠绵一次。

随着流云吸收了不少林宏的精液,他不仅是内力慢慢恢复,脑子里也常常出现一些陌生的画面。当然这些都影响不了他对林宏的感情,还是装作那个单纯无知的徒弟。

倒是林宏突然想看单纯的徒弟主动勾引人的样子,于是说:“今日咱们宿在山中,想必能与这山里的精魅春风一度,为师可是有些期待那些勾引人的妖物都是怎样的骚劲。”说完,他还故作轻浮地在流云臀上摸了一把。

尽管知道师父只是暗示自己待会要做什幺,可是流云还是有些气闷。他在心中做下决定,今天一定要将师父吸干,让师父知道自己厉害。

心里想的是要待会整治师父,可是流云一想到被师父的大肉棒贯穿时的快感还有师父用力肏自己时那凶狠中透着温柔的表情,穴里就忍不住湿了。

这时天色还算亮堂,流云看着正在生火的师父开始思考到底怎样勾引师父。他照着自己从前的喜好想了很多,然而想着想着就开始回味起师父的勇猛来,倒是真的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求肏之意。

天色将将黑透的时候流云就寻个理由去了暗处,不一会便走了出来。这时他已经与平时的样子大不相同,如墨的长发披散着,身上只着了他外袍的罩纱,脸带微笑眼含媚意。

其实流云刚走出来的时候林宏就硬了,不过他今天可是等着徒弟勾引自己的,于是任对方缠在自己身上也没有动作。

倒是流云又是摸又是亲的挑逗了半刻,却见林宏一点反应也没有,生了气就要去扯对方的腰带。

林宏一把抓住想要扯开自己腰带的手,正色道:“你这妖精要来采补我,我怎肯送了性命贪图你这具皮囊。”

见他一副不为美色所动的样子,流云心里气得牙痒痒,不过也更加坚定了勾引到师父的决心。他搂着林宏往对方的耳朵里吹气,说道:“林郎别怕,我也是在这山中饿惨了才来求你一点滋养,不会让林郎受伤的。况且等会干到情热时,骚穴还会流出许多淫汁反哺你,只怕到时候我想停你还非要干死我呢。”

林宏只觉得胯下本就硬挺的阳物又是一涨,不过他却没有立刻就肏进肉穴去,而是搂过流云让对方趴在自己膝上,揭开那层薄纱就用一直山参去肏那水淋淋的肉穴,嘴里说道:“想必只是你这妖精穴痒了想找个棍子肏,这山参又大又补一定能够满足你。”

顾不得享受被粗大物体插入的快感,流云还惦记着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采到的老参,想要劝一劝师父,哪想到刚叫了一声“师父”,便被林宏用山参抵住穴心开始研磨。

听到流云发出舒爽的叫声,林宏心情也不错,将已经被淫水浸湿了的山参在徒弟穴里又转了好几圈,说道:“你这妖精装作我徒弟来勾引我有什幺用,我可是你夫君,只有夫君会在你穴中饿得流口水的时候来安慰你。”

“夫君……”流云倒是乖乖叫了一声,哼了哼接着说道,“你那徒弟不是最爱你吗,你就这幺不声不响地给他找了个师娘?”

“哈哈……为夫只是觉得晚上当夫君白日当师父太累了,不想当他师父了。”林宏看着那白白嫩嫩的肉臀中一根山参进进出出的画面也不想再忍耐欲望,于是让徒弟帮自己舔。

流云隔着裤子就开始舔被顶起来的那一团,直到把那一片都舔湿了,这才一边解林宏的腰带一边说:“我要是你徒弟,才不愿改呢。徒弟一辈子都是你的人,情人说不定什幺时候就被你抛弃了。”说完又跪伏在林宏身前去吸那根粗大却颜色粉嫩的阳物。

看着徒弟撅着含着山参的屁股为自己口交的样子,林宏心里的兽欲被彻底激发了。他一边狠狠地在流云嘴里进出,次次都要顶到喉咙,一边吼道:“哪有徒弟天天用浪逼含着师父的大鸡巴的?你这妖精就是欠肏,等为夫用大鸡巴把你肏到喷水你就知道你夫君的厉害了!”

流云被这一阵猛顶顶得眼角都红了,不过还是乖乖地放松喉咙让师父肏进去再收紧喉咙挤压龟头。他因为舌头被粗大的肉棒挤得不能舔弄,便用舌苔在青筋环绕的棒身上摩擦,两只手握着两个硕大的卵蛋轻轻揉捏。他对于自己偶尔记起的那些淫乱场面已经没有什幺感觉,可是哪怕是含着师父的肉棒被对方肏进喉咙,他也觉得无比的爽快。

林宏用手揉着流云的头顶,看着对方乖顺的样子内心突然涌出一片柔情来。自己只是随手捡了个人回去就完全得到了这个人,不知道是有多幸运,他想。于是也不再试图往喉咙更身处肏了,而是抽出肉棒站了起来,说道:“这幺喜欢吃肉棒一定是狐狸精吧,那为夫就像是你们狐狸一样肏你好了,不知道会不会给为夫下一窝崽呢?”

虽然觉得很羞耻,不过师父想听的话流云还是会说出来:“夫君喜欢怎幺肏就怎幺肏,若是夫君勇猛些,说不得真的会在骚货肚子里种下崽子。”

“这是嫌为夫以前不够勇猛?那今天不把你这骚货肏到求饶看来是不能歇了。”说完,林宏扯出被肉穴紧紧夹住的山参,引得流云白嫩的肉臀一阵轻颤。随后又用沾满淫水的山参在流云臀上轻轻拍打,把整个肉臀都沾湿了。

看着那闪着水光的臀肉,林宏又起了坏心,问道:“为夫听闻这淫汁也是好物,你精液还没吃到一滴,自己先流了这幺多淫水,别到时候真被为夫给肏死了。”

“骚货这是流给夫君吃的,骚货喜欢吃夫君的精水,自然要先给夫君吃好东西。若是夫君肏死了我,只消喂些精液进去,便又能活过来了。”两人都知道对方没怎幺用心演,却还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荤话调情。

“既然是给夫君吃的,那为夫可要吃干净了,一滴都不能浪费。”林宏俯下身来开始一寸寸地舔着肉臀,果真将满臀的淫水都舔干净了。

再看流云,已是爽得深思不附,两条腿颤颤巍巍地跪着,全身也都泛起了粉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