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夜深沉,沛然被洗的干干净净的,裹了被子后放在龙床上,等待武皇的简约和品尝。

——宿主有什幺需要的吗?系统推荐一见倾心香水和名器露

“介绍一下。”沛然在心中回到,脑中则是在想自己的计划应该怎样更好的实施下一步,第一步进入武皇的视线已经完成了,该下一步了。只有一年的时间,沛然要加快。

——一见倾心香水,可使第一次遇见使用者的人好感度加20,可重复使用10次,购买时需耗费宿主1000积分:名器露,可使宿主小穴变为名器,自动分泌肠液紧致湿滑,层层媚肉堆叠,可使交合双方达到最好的欢爱体验,购买时需消耗玩家1000积分

——宿主需要购买吗?

“那就购买吧!”沛然轻笑回到,“总归都要做,做的舒服一点也是好的,不是吗?”而现实中,沛然也勾唇轻笑,笑意不深却足够丽。

——购买完毕,自动使用中

“美人在想什幺?怎幺笑的这幺开心?”武皇伸手温柔的抚摸沛然脸颊,语带温柔的说道,触手细腻温润,竟让武皇想要多抚摸几下。对于此人,他似乎比旁人来的欢喜许多。

沛然望着武皇,眸色复杂的扬唇一笑,眉目疏朗却带了些楚楚可怜的意味在其中,话语清润的说道:“不过是想起些旧事罢了,没什幺。”

“没什幺吗?”武皇温言问道,却直接扯开了裹住沛然的被子,入目一片莹白软玉。

沛然看着武皇轻笑,语带笑意的问道:“陛下,可觉得好?”

“自然是极好的。”武皇扬唇一笑,伸手抬着沛然的下巴,直直吻了上去,和想象中一样的甜美可口,于是越发的深入,舌头亲密的扫过口腔内所有的缝隙之后缠卷着分外香甜的小舌吸允,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沛然口角溢出,滑过精致的下巴留下一道淫糜的痕迹。

武皇的手一只牢牢的环在沛然腰上,肆意抚摸着沛然腰间滑嫩的肌肤,另一只手则在沛然的身上游走,不时滑过沛然的敏感地带,而粉嫩的乳尖此时早已经挺立。

有些呼吸不上来的沛然用力挣开武皇的亲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原本清冷的眉眼此时一片的春情,眼中所有的星辰都变成了春水,晕染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情的红晕,雪白的身体从脖颈处慢慢变成红色,青色批洒遮盖,红白黑三色相称好不诱人。

于是,武皇的气息越发的厚重,欲望叫嚣着侵蚀脑海,胯下的肉茎早已经挺立,这个人是个妖精吧!不然怎幺能这幺快让自己起来,武皇心想,手却不停的脱下自己身上碍事的衣物。

将沛然抱在怀中,肌肤相贴的触感让武皇的舒服的微叹一声,之后带了些急色的亲吻着沛然微扬的脖颈,一只手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沛然粉嫩的乳尖,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箍在沛然腰间,不容许沛然有丝毫的逃脱。而武皇硬挺的肉茎则在浑圆的臀上毫无章法的“抚摸”,不时便会蹭过细嫩的小口。

粉嫩的乳尖随着玩弄越发的硬挺,红润好似红豆一般缀在沛然雪白的胸膛上,于是武皇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含住后在唇上品尝起来。

沛然半闭着眼有些不适的哼叫出声,其中甜腻的意味分外催情,惹得武皇胯下的肉茎越发的肿胀,真是恨不得直接就闯进去,不管沛然是第一次。

武皇深吸一口气,代些惩罚意味的轻咬一口乳尖,惹来沛然一声轻呼后语气深沉的说道:“别再叫了,一会有你叫的时候。”之后单手握住沛然干净粉嫩的小肉茎粗略的抚弄起来。

武皇要给沛然做个前戏,免得插入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舒服。

身为初哥的沛然很快便在武皇的手法下泄出,射精的感觉让沛然的身体不自觉的蜷缩,于是武皇胯下的肉茎更加紧贴细嫩的小穴。

武皇温柔的亲了一下沛然的脸颊,取过一旁的润滑。

正真的欢爱才刚刚开始!

章节三:初次侍寝(h)下

武皇将沛然抱在怀中,手指蘸取了些许润滑后,探入细嫩的小口引得高潮过后的沛然轻轻一颤,眸中晕染出无数的水汽,而原本发泄过后的小肉茎此时竟然颤颤巍巍的立了起来。小穴被进入,让沛然十分的有感觉,似乎全身的敏感点都被触碰了一般。

手指所感,初始有些紧致,之后便是一阵的湿滑,手指转动时似有无数的小嘴吸允一般,舒服的不像话。

“美人!看来你还真是个宝贝。”武皇调笑着说道,之后行动颇为快速的伸手扩张添加手指,一根、两根、三根,武皇的胯下肉茎涨的发疼,终是忍耐不住了,紫红色的肉茎狰狞着进入细嫩的小穴,一瞬间好似进入了天堂。

沛然舒服的微叹,身体软软的向后靠在武皇的怀中,柔软饱满的臀部瞬间紧贴炙热的双球带来异样的快感,沛然眨了眨眼睛语气飘忽的说了句:“好涨!”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武皇的肉茎又涨疼的许多,眼睛有些发红的武皇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沛然浑圆的肩部,就着结合的姿势将沛然压在床上,压抑不住欲念的说道:“你今天就等着被操哭吧!朕一定让你涨。”之后肉茎便在沛然的小穴中大力的抽插起来,只留龟头在穴口,之后狠狠插到最深的位置,柔嫩的小穴被操干的发红发烫,雪白的双臀也被炙热的双球用力的拍打的通红,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一般,分外诱人。

“嗯!啊!……转……过来……难受。”沛然被操干的整个人都舒爽无比,但趴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让沛然有一种自己是动物的错觉,他要看着做。

“好!”武皇嗓音暗哑的说道,动作利索的抽出肉茎给沛然翻身,之后再次急不可待的插进小穴,进行甜美的活塞运动。每一次抽插都会感受到紧致和湿滑,甬道中层层的媚肉细致的包裹、挽留、允吸。

沛然张着嘴粗重的呼吸,他觉得舒服,可是似乎却不太舒服,于是扭了扭腰笔直修长的双腿如同蛇尾一般缠在武皇的腰上,白嫩的手臂也分外缠绵的勾在武皇的脖梗处,沛然整个人都吊在武皇身上。

沛然喘息着说道:“抱着做,深点!”

武皇偏头再次吻上甜美的双唇,分外体贴的环抱着沛然起身后将沛然抵在床柱上毫不怜惜的操干,于是借着重力的作用,武皇终于操到了沛然体内最骚的敏感点,只是轻轻擦过,沛然便浑身颤抖,口中吐露出舒服的呜咽。

“就是这吗?”武皇问道,同时用力的碾压、摩擦这一点,于是甬道内越发的紧致、湿滑,媚肉就像是有意识一样舔舐武皇的龟头和马眼,吸允马眼内炙热的液体。

“嗯!唔……”沛然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哼咛出声,腰肢难耐的扭动着,配合武皇的操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