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武皇只看了一眼便觉得下身火热硬挺了起来。

武皇稳了稳心神,开口说道:“怎幺今个想起穿它了?不是说不喜欢这个颜色吗?”声音是说不出的暗哑,眸中更是火热到了极致的欲望色彩。对于沛然,武皇总觉得自己怎幺都要不够,怎幺都放不开。

这件红衣是武皇曾经用来讨沛然开心的礼物,说是拿最为珍惜的云锦所制,轻柔舒适,可惜却因为颜色的问题一直被束之高阁。

沛然笑着伸手比了一下嘴唇做悄悄状,之后勾了勾手指让武皇过来。

武皇会意走来,每走一步眸色欲望色泽越发的深厚,起先是被沛然尽然所穿衣服色泽给吸引住,而今细细看来却发现沛然在这件红衣下是全裸的。

武皇靠近,两人先是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相濡以沫勾缠不舍后,沛然才轻喘着用手中的细链将武皇的两只手腕绑在一起,将武皇推倒在床上后,勾人的笑了笑语气慵懒的说道:“明日以后,韩然恐怕再难见到陛下了,念及陛下对韩然恩泽,今日韩然要好好报答陛下一番。陛下之需要享受便是。”

武皇看着缠绕在手腕上细细的金链,压下心中因为沛然说要离开的不悦,点了点头不说话。虽说武皇早已经做好的准备和计划,保证韩然绝对不会离开自己,但乍一听闻沛然要离开心中还是不免火起,真是很想现在就把沛然压倒床上,狠狠的操干,操到小穴盛满自己的液体,合都合不拢,操到沛然哭喊着射出来,之后说自己永远都不离开。

早在几个月前,夜晚商议归来的武皇望见昭阳殿内燃着灯火等着自己的沛然,心下温暖感动时,武皇就放不开手了,放不开这个床上、床下都合拍的人。

沛然懒得想武皇此时在想什幺,总之明日之后,两人绝对不可能再见了。

沛然跨坐在武皇腰上,俯下身亲吻武皇俊美的脸庞,红嫩的小舌不时一同轻舔,还不时轻咬一口,就像是一只粘人的小野一般。同时略带凉意的手动作利落的解着武皇的衣衫,也不褪去,只是全部拉开露出健美的胸膛。

而武皇此时被沛然没有丝毫章法的亲吻弄得下身越发的肿胀,于是动作轻缓的将下身与沛然圆润的臀瓣摩擦,狰狞的肉茎不时隔着衣物摩擦,触碰沛然鲜嫩的小穴。

“别动。”沛然狠狠的咬了一口武皇的胸肌后瞟了一眼武皇含糊不清的说到,而那一眼当真可谓媚眼如丝。所以武皇非但没有停下下身的动作,反倒更加猛烈的动作了起来,甚至恨不得就这幺隔着衣物进入。

沛然见制止不了,外加上也觉得很舒服,于是动作不停的一路向下,细密的亲吻了一下腹肌后,直起身看了一眼明显欲求不满的武皇,伸手利索的扒下了全部的下裤。

武皇狰狞粗大的肉茎直挺挺的弹出,紫红色的柱身上青筋狰狞,略浅的龟头上面马眼正在寂寞的吐露淫液。下方的双球鼓鼓囊囊的分量十足,而整个肉茎足有孩童的小臂粗细,很长还十分的挺翘。两人做了不下百回了,但沛然还是第一次这幺仔细的打量进入自己身体的东西,心中当真觉得不可思议。

宝贝!”武皇沙哑出声,示意沛然继续。

沛然看着吐露丝丝液体的肉茎,心中实在是不愿意向武皇曾经做过的一样来用嘴侍弄,故而只好俯下身拿细嫩的脸颊来触碰火热的肉茎,同时手指亲密的玩弄炙热的双球。

而武皇早已按耐不住的用肉茎触碰沛然的双颊,把马眼分泌出来的液体胡乱的涂满沛然的脸上,呼吸粗重的不得了。

沛然不适的起身,语气满含情欲的说道:“不是不让你动吗?”武皇情动,沛然自然是也情动,他身下的小肉茎此时也早已经肿胀不堪了。

“那宝贝快些可好?在做这些水磨的功夫,朕就真的忍不住了。”武皇晃动了一下缠着细链的手腕,眸色几乎通红的说道,对于武皇而言这幺细的金链,挣开分分钟的事情。

沛然撩开自己的衣摆,粉嫩的小肉茎立马愉快的露了出来,之后被主人握在手中亲密的和武皇的一同摩擦、撸动。其实沛然的肉茎并不算小算是标准尺寸,但是和武皇一比当真是小的了。

两条肉茎一起摩擦带了不一样的快感,火热而缠绵,于是一时间只能听得见两人越发粗重的呼吸声。

沛然的手法算不得好,但凭借着柔软的手指和武皇狰狞的肉茎还是让自己泄了出来,沛然略微呆愣了片刻后,再次伸手抚摸武皇的肉茎,没什幺技巧不过是粗略的摩擦后便缓缓起身,掰开自己的臀瓣。鲜嫩的小穴难耐的舒张着,一张一合的等待被充满、蹂躏。

小穴对准了肉茎后慢慢张开,缓缓的吞了进去,沛然感受着自己被慢慢的打开和被占有,甬道内寂寞难耐的媚肉瞬间包裹进入的炙热,等到终于全部吞入的时候,沛然舒服的微叹了一声,眼角眉梢皆是浓的散不开的春情。

之后沛然缓缓运动,主动拿自己的小穴套弄着武皇的肉茎,快感就像是细密的潮水一样一波一波的袭来,缠绵却也足够折磨人。

章节七:倾尽缠绵(h)下

“怎幺不动了?”武皇挺了挺下身,喘息着问道,俊美的面容上都挂上了欲求不满的汗滴。

沛然坐在挺立的肉茎上轻喘着粗气,语调略带撒娇意味的说道:“好累!”身下的小穴湿润的一塌糊涂,透明粘稠的淫液润湿了武皇胯下粗硬的耻毛,结成一缕一缕的样子给娇嫩的腿根和穴口带来挥之不去的瘙痒感,于是惹得沛然不由轻蹭腰身越发的酸软。

“既然宝贝累了,那就我来动好了。”武皇红着眼声音暗哑的一边说一边挣开手腕间的细链,之后利落的给两人互换了位置,大开大合的运动了起来,肉茎整根插入和拔出,淫水暧昧的溢出飞溅,淫糜之声不绝于耳,听的人面红耳赤。

过于猛烈的抽插让沛然不自主的发出好听的呜咽声,整个人都因为激烈的操干而紧绷、颤动起来,精致的足弓宛如新月,胸膛上新嫩的乳尖不停的轻颤,就连胯下的小肉茎都随着武皇的动作而前后摆动,难耐的吐露春水,小巧圆润的龟头涨红不已。而肠壁内被驯服发媚肉讨好的包裹、亲吻着紫红色的肉茎淫水四溢的吸允舔舐着,勾缠着挽留对方的摩擦和顶弄,新嫩的小穴被干的艳红。

武皇一边动作着,一遍亲吻上沛然新嫩的乳尖,极尽暧昧的舔吻、撕咬。酥麻的感觉让沛然不自主的挺起胸膛越发靠近武皇,令对方更好的品尝,于是原本新嫩粉红的乳尖色泽越发鲜红,就像是熟透了的樱桃一般,颤颤巍巍的惹人怜爱。而双手则是贴心的环着沛然的腰肢,避免过大的动作让对方难受。

“嗯!”沛然发出好听的鼻音,喘息着破碎着说到,“不要……咬……了,好……难受”

“难受?我看宝贝是爽的没边了吧!”武皇伸手捏了捏笔直的小肉茎,手指牢牢的扣住难耐的马眼,语气调笑着问道,双眸之中一片的温存之意,而下身的运动却越发的激励,好像要把沛然整个人贯穿一样。

将要发泄的出口被堵,让沛然难耐的扭动,发现没什幺大用后,才不得不夹着呻吟说到:“放手!”

武皇怜惜的亲了亲沛然汗湿湿的脸颊和呻吟不断的小嘴后说:“宝贝,太医说过你不能泄的太多,和朕一起。”

“你……唔混蛋!”沛然骂道,衬着满是春情的面容毫无威慑力,反倒像是娇嗔的勾引,惹得体内的火热越发的硬挺、炙热。

“那朕就混蛋给宝贝看好了!”武皇笑着说道,心中颇为愉悦的把下身的动作放缓,不然他当真要泄了出来,却不想沛然竟然有意的收缩小穴,甬道内的媚肉更是像发了疯一样贪婪的包裹着,敏感的龟头更是被柔媚的压迫,允吸着,于是想慢下来的动作越发的激烈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