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初晨的阳光温暖而舒适,毫不吝啬的洒在容然沉睡的面容之上,好似洒下了一层薄薄的碎金,让容然有些虚幻的好,昨夜鲜红的丰润唇瓣再次变为粉白,只想让陆清再次亲吻、舔舐。

陆清坐在床上满含深情的看着容然从睡中醒来,第一时间送上最为贴心的话语:“宝贝,我带你去洗漱好不好?昨晚你发了点小烧,虽然已经请人看过了,但还是浑身无力吧!”

容然不堪陆清只是打开了陆清伸过来的手,微微皱着眉强撑着起身洗漱,陆清宽大的衬衫穿在容然身上更显别样的诱惑,可眉宇之中的不近人情看的陆清难受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是自己强求了。

陆清压下心中的苦涩与愤怒,出了房门亲自去给容然端早饭和药,顺便整理一下心情,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容然可不是那种只要操的爽了就什幺都不顾的骚货,也不是那种为了金钱、权利而屈服讨好的奴才,但容然实际看得清,所以是不是也会有可能会接受自己呢?陆清心中隐隐有一丝的期待。

卫生间内,水雾弥漫,容然双眼迷茫的看着镜子里的人,觉得有些不认识,镜子的里的人眼角眉梢还带着些许的春情,衬着杏眼内的迷茫看起来明显是一副被好好疼爱过的样子,更不必说身上还带着爱欲的痕迹,脖子上斑驳着淡紫色的吻痕,锁骨处被啃咬的一大片的青紫,乳头肿大充血还是鲜艳欲滴的色泽,细白的乳肉上印着明晰的指痕……

容然闭眼任凭热水温暖自己的身体,眼角晶莹的液体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水滴。

因为昨夜以及被陆清抱着清洗过,所以容然很快的洗漱好自己,穿着里面准备好的白色浴袍走了出来,一出来便被陆清殷勤伺候着吹开了头发,端来了早饭。

容然垂着眼接受陆清的殷勤,颇有些食欲不振的吃着碗里香甜、软糯的米粥,不一会儿便觉得饱了。

“宝贝,过一会儿再吃药,你发烧了好好休息。”陆清看着容然温柔而带些讨好的说道,“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谈好不好?”眼眸之中全是温柔和深情,全然不似平日的轻佻和邪魅。

容然抬眼瞟了一眼陆清,伸手拿过一旁的平板,写道:不要叫我宝贝。

“嗯,那阿然怎幺样?”陆清笑着略带忐忑意味的说道。

容然见过陆清很多面,却从未讲过如此的他,心下不免唏嘘,甚至心中有了些荒谬的想法:如果他好好和自己说,而不是用那种手段的话,自己说不定会答应他,可随机容然就把这有些可笑的念头抛开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用。

容然没回答只是继续在平板上写道:真的放不了手?

陆清看着神色不明的容然坚定而霸道的说道:“阿然你可以骂我打我。不理睬我都没有关系,但你绝对不能离开我,决不允许。”眼眸之中全是占有与执着,看的容然心惊。

过了许久,似乎是被现实打败了容然叹了一口气在平板上写道:把容溪送去戒毒所,让乔助理来一趟。

“嗯!我会处理好的。”陆清应道,不再提之前的问题,只是动作亲昵的理了理容然耳边的发丝,感受着容然从紧绷慢慢柔软下来的身体。

陆清环着容然,语调偏执的说道:“阿然慢慢习惯我,会好的。”

会好吗?不知道,但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容然苦笑着想到,现在的他完全没能力与陆清匹敌,与其逼着陆清囚禁自己,还不如识相一点的好。

容然逼着自己习惯陆清的拥抱、亲吻和进入,习惯陆清恨不得时时刻刻搂在自己腰间的手,习惯陆清那深沉的爱意。期间还完成了获得陆家股份的支线任务,虽然只有少少的1%,但也足够看出陆清的诚意。

而陆清表示这段日子实在不要太美好,自己肖想、渴慕的人终于到了自己怀里,虽然不怎幺有好脸色,但是能得到就不错了,不奢求。每一天都能抱着对方、亲吻对方、进入对方,哪怕只是浅尝即止也足够陆清觉得性福了,有肉吃就不错了,吃饱什幺的再说。、

一切都在朝着陆清计划的方向进行,包括今天晚上容然和陆霆的见面。

可人算不如天算,陆清怎幺都没有想到就是今天的见面,让他们的生化全部的脱了轨,或许陆清的生活从见了容然第一面起就脱了轨也说不定,而现在的陆霆不过是重复陆清曾经罢了、

章节八:勾引中

陆霆的面容英俊而富有侵略性,身形高大而健美,比之陆清更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在其中,外加上为人气场强大,控制欲强,性欲旺盛,器大活好多得是情人、床伴,甚至不少还是和陆清混用的存在,谁让陆霆比起陆清也不过是大了那幺十几岁呢?

陆清是陆霆年少轻狂时的产物,但无奈陆清的母亲家世好,于是陆清便成了陆家少爷,而陆清长大后本身能力出众也就没让陆霆有心思把外面的私生子领回来,其实从本质上来说还是陆霆从来就没有重视过自己的孩子,就连陆清也不过是认为是陆家的继承人罢了。

所以在知道陆清和容然领了结婚证后,陆霆并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因为陆清给了容然陆家的股份让陆霆决定和容然见上一面。

陆清还在公司处理业务,陆霆却率先回到陆家主宅。

身着黑色定制西装的陆霆,神色的冷淡的听着管家汇报陆清的日常,心知肚明其中没什幺重要的东西,刚想让管家闭嘴就听见了一阵钢琴声,比不得专业的演奏家却也足够悦耳,细细一听是出埃及记,弹得颇为用劲。

“谁在弹?”陆霆看着管家问到,冷峻的眉眼之上带着些许的惊讶,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能有谁,还不就是陆清那个迷得不得不了的容然。

“是少夫人。”管家遵循了陆清的吩咐,如此称呼容然。

“嗯。”陆霆随口应到,之后让管家离开,自己则闲庭步般走向琴房,从门口向内望去,只一眼便觉得心里痒痒的,该说真不愧是父子吗?陆霆和陆清初见容然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琴房内的容然十指用力的弹奏着奶白色的三角钢琴,宣泄一般的敲击着琴键,激烈的音符随之流出。容然清俊而精致的面容在阳光下虚幻而美好,白色的针织衫和休闲裤贴身勾勒出容然柔韧的曲线,显得诱人而丰润。

今天容然去见了容父,结果却被说教了一番,无非是说容然不知廉耻竟然和陆少在一起,话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之后说让容然求求陆清帮忙把公司从蒋家(其实现在在陆家手中)手中拿回来,又吩咐容然让他把容溪接回家,说要好好教导,免得和容然一样不知廉耻。容然之前一直同妈妈一起待在国外,同容父并不亲近、而容父本身就不是一个有大才华的人,外强中干是他最好的写照,又加上在监狱里待了那幺多天早对容然心中不满,他也不想想风口浪尖,若是他出来恐怕还是要再进去的事。

一段琴曲结束后,容然颇为孩子气的咬了咬自己丰润的粉唇,想了想后复又笑了出来,白皙面容之上的酒窝深深凹陷,引得人好像伸手去戳一戳。于是原本心痒的陆霆手现在也觉得痒痒的,于是陆霆顺从内心的推门而入,想要伸手戳一戳容然的酒窝却发现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