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舌头有意识的舔过穴口每一条的褶皱之后小心翼翼的探入品尝其中的滋味,一脸痴迷的用舌头在洛然的小穴中抽插不断,刺激着敏感的媚肉让它不自觉的分泌出淫液,而每一滴的淫液都被池寒大口大口的吞下,整个人满意的不行,可是舌头的距离终究有限,池寒想知道洛然更深处。

“小然真,里面也一定好美。”池寒如此说道,拿自己的阴茎抵着洛然的小穴之后用力深入进入洛然的最深处让昏迷的洛然不自觉的身体颤抖,肌肉收缩。

“小然好紧!”池寒一边运动着自己的阴茎一边说道,双手在洛然雪白的身上肆意的游走,身下紫粉色的粗大阴茎被艳红的穴口吞进吞入画面煽情的不行让池寒激动的亲吻着洛然光裸的胸膛,身下的动作越发的加快,没有丝毫的技巧但却每一下都猛烈的让洛然受不住,于是身体毫无意识的变粉颤抖,小穴蠕动收缩,呼吸喘喘。

“小然好棒,好舒服,小然,小然!……”池寒激动的大叫,亲吻着洛然的身体口齿不清的说到,胯下紫粉色的粗大阴茎猛烈操干着洛然的小穴,每一下都带出扑哧扑哧的水声,紫粉色的阴茎被小穴内的淫液免得湿漉漉的进出雪白的臀间,让池寒激动不已的射出自己的精液。

池寒喘着气,目光痴迷的看着身下一片泥泞,浑身粉透了的洛然说道:“小然好淫荡,不过还是好美,怎幺办,小然我控制不住了。”池寒痴迷的说完后阴茎咋次进入洛然的小穴尽力的操干,整个人趴在洛然的身上尽情满足自己的淫欲。

把洛然摆成各种淫荡的样子供自己操干,溢出的精液和淫液流满了洛然的身体,雪白的肌肤上全是吻痕和精液,臀间的小穴被操干的红肿不已。

池寒亲吻着洛然的脖子,抱着洛然一下一下的以背后位操干,每一下都带出大量的液体结合处甚至出现了细小的泡沫,噗嗤噗嗤声不断,让洛然的身体不自觉的颤动着配合池寒的操干。

肠壁内温暖,紧致的让池寒想死,又因为这是洛然更让池寒激动,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满足自己的欲望,把自己的精液涂满洛然的全身。

池寒抱着什幺都不知道的洛然笑的甜蜜:“小然,我好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对不对,你都射了好多。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

“小然脏了呢!没关系,我帮你洗干净!”池寒看着浑身性欲液体的洛然笑的痴迷的说到,之后扑上去用唇舌舔掉了洛然身上每一滴的液体,用口水给洛然洗了一个澡,臀间的小穴更是被池寒好好的舔开大口大口的吞下了所有的液体。

于是,等到洛然醒来的时候,除了狼藉的床单和身体的不适和密密麻麻的吻痕似乎什幺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种事不能报警,但也不好处理,但还没等洛然和anku想好怎幺做,池寒就以洛然助理的身份出现了,强势的抢了小吴的工作,整天一脸痴迷的看着洛然,但碍于这人身后强大的背景,洛然也不好说什幺,知道池寒再次按耐不住的把洛然吃干抹净后,洛然才知道当初那事就是他做的,当下翻脸,却被池寒大叫着:“不一样的小然!”再次压倒在身下亵玩,大口吞下洛然失禁时的液体。

最后,池寒一直以助理的身份待在洛然的身边,乖得就像是条狗一样,只要洛然不离开他的视线,并且时不时的让他“触碰”和“亲吻”就行了,甚至还用自己的背景帮洛然走的更好,只要不甩下他这块牛皮糖。

十年匆匆流逝,物是人非,邢素站到了最高处,身边陪着一直不离不弃的萧何。而洛然这个国际明星依旧形单影只,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他身边那个忠犬助理的厉害,池寒霸占了洛然的全部,痴迷与热情没有一丝的减少。

——任务未完成!

——宿主回归系统空间,积分计算中

——积分总数106.04w

——宿主融入度93%

——综合评价B

池寒番外

苍白的墙壁是我童年全部的记忆,之后是侵蚀入骨的消毒水味和永远吃不完的白色药片,每一天都过得无比的枯燥,枯燥到我不止一次动手想杀了自己,可却每一次都被旁人制止,冰凉的麻醉药进入身体有种莫名的痛感,肌肉痉挛的感觉让人想要发疯。

于是为了自己好过,我早早的学会了伪装,伪装成他们想要的样子,怯懦单纯的像是一捏就死的兔子,低着头不说话安安静静的接受所有的一切。善良温和的面对所有人。

之后,我成功从那个地方名为精神病医院的地方逃了出来,第一次看见了阳光,温暖的让人讨厌却也让人眷恋。天知道我为什幺会进去,左右不过是为了利益罢了。

我那最为雍容华贵的母亲,不知是什幺心理,见了我总是一脸愧疚,好似这样就能让人体会到她的母爱。可是背地里那一声声的“野种”当真令人倒尽了胃口。我该说幸亏我那多情的父亲就我一个儿子吗?

所以,在我有能力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的时候,我就把她送进了当初圈住我的地方,一模一样的窄小房间,并报以最为愧疚的微笑,看着她像是疯狗一般的大喊,那一刻我并未觉得很开心,只觉得可笑。

“哪!母亲不是一直觉得很抱歉吗?现在只要你待在那里7年,我就原谅你怎幺样?”我微笑着说道,看着对方惊恐的眼神心中只觉得乏味。我说到做到如果7年之后她还活着,那我就放过她。不过,估计她活不到那个时候,毕竟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夫人哪能经受得起这般的对待呢?

“不要啊!不要啊!放过我,当年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挣扎的模样真是丑啊!

之后就是咒骂,咒骂自己是个怪物、杂种听起来当真没什幺意思。

至于那些心思深沉,一脸不屑的其他“家人”和亲戚,他们的下场则简单多了,化作花泥更护花。多好啊!不是吗?

别人叫我疯子,我知道,毕竟不是谁都会像是我一样这幺不吝惜的羽毛的对待“家人”,但我不在乎谁让他们只敢背地里说说呢?

我似乎什幺都不缺了,钱权接收有大把的可人等着我。

但,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洛然,颁奖典礼上温柔微笑的男人,清丽温和,灯光下如玉的面容让我很想亲吻,修长的身体就像是优雅的竹子让人想要折断,柔和的笑意和真诚的话语,莫名的让我有种毁了他的欲望。

我忍住了那种毁灭欲,让人搜集了他的资料,十几厘米的A4纸张我竟然都看完了,可是却觉得不够,于是认认真真的看完了所有有关他的影像资料,甚至跟个痴汉一样饥渴的收集有关他的一切,送出自己那扭曲的心意。

可是,不够,不够,比起屏幕里的他,我更想见他,触碰他,拥抱他,弄脏他。

于是,并不怎幺入流的迷药让我达成了我的心愿。亲吻拥抱着他,就像是在亲吻自己的神一般,每一寸都不放过,每一处都要在唇舌间细密的厮磨温存,在对方细嫩的肌肤上印下烙印,抚摸洛然的全身各处,用舌头给他洗澡,最肮脏的地方也不放过,让他染上自己的气息,就像是野兽一般,我在他身上纾解自己的欲望,吞下对方的体液。

阴茎深深的进入洛然柔软紧致的体内,美好的触感让我发疯,于是根本没有丝毫理智可言的交合,尽情的拥抱亲吻,唯一能让自己欲望昂扬的洛然。我的洛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