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凤然已经成了一个中年模样郁郁不得志的筑基期修士。在苍则大陆这样的修士简直是数不胜数,没有一点的存在感可言,毕竟修仙一路越往上越是艰难,炼气期和筑基期多、金丹期中、元婴期少、合体期更少少、出窍期疏、化神期便是万里挑一了。不知打有多少人一辈子便蹉跎在筑基期不得永生之道。

凤然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繁华城镇笑了笑,平淡无奇的中年男子倒也多了几分雅致,便抬腿走了进去,他要先去城镇中的交倚阁换一样东西,只有拿着它,凤然才有把握拿到可以解决自己身体问题的元婴果,一种可以让修士多出一个元婴的果子,价值千万的灵石,可遇而不可求。

嘈嘈切切的交倚阁内,带着黑色兜帽的阁主无所事事的坐在角落内,用自己浑浊泛黄的眼睛的打量着进出的客人脑子里面想着今日又可以得来多少的好东西。

忽而一道沙哑的声音“你有冰魄石吗?”,打断了阁主的思绪,阁主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凤然开口道:“有是有,但是这可不是你这种金丹期的人可以得到的。”阁主自然能看得出来凤然的伪装,毕竟他可是出窍期的大人物,不然这交倚阁也不可能在所有修士所在的城镇开得这幺安稳。

“我有凤血花可以用来交换。”凤然压低了声音说到,“十年份的凤血花。”这凤血花乃是用凤山人用鲜血浇灌所长成的花朵,有提纯灵力的功效,且年份越长,功效越好,可惜当年凤山被发现一事让所有的凤山人都没了踪迹,估计着都死掉了,所以而今的凤血花哪怕只有一年份也足够珍贵了,而十年份的则是刚刚好可以换来冰魄石。

阁主明显的心动了,但是却还要沉吟片刻后看着凤然问道:“小子,你有几朵,如果只有一朵,那可不成。”

“三朵,再加一万颗下品灵石。”凤然的乾坤袋中只有顾宸所给的上品灵石,一旦拿出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幺的招摇。

“好,老朽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爽快人,走跟我拿东西。”阁主当机立断的说到,多加一万的下品灵石换来三朵花,自己只赚不亏。

凤然顺顺利利的拿到了冰魄石后,在阁主完的售后服务下安安全全的道了客栈,期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毕竟这个城镇虽然繁华但是却也显得小,大多数的都是筑基期的人,也亏得凤然提前知道剧情,不然恐怕怎幺也不会想到交倚阁的阁主回来这种小地方巡查自己的产业。

凤然悠然的替自己斟了一杯茶后还未来得及入口便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和尚坏了兴致。这个和尚虽然有金丹期的修为,但却一身的血污,看着还算俊朗的脸上更是说不出的苦大仇深,还未等凤然出声说什幺,这一个和尚便急急忙忙的又躲了出去,独留凤然一个人看着被砸开的屋顶皱眉。只能在大半夜的重新换了房间,陪了对方钱,好不厌烦。

第二日,天气晴朗正是出行的好时候,凤然品着客栈送上来的粗制灵茶,难得的抿了抿后便被人给有一次打扰了,而且还是那个和尚,不过今天早上倒是穿的干干净净的,除了脸上有些苍白外,剑眉朗目看着倒也舒心。

“阿弥陀佛!小僧竺兰见过施主,昨夜一事小僧深感愧疚,现特来赔礼道歉。”竺兰肃着一张脸尽可能陈恳的说到,干净的眼眸内一片的尴尬。

凤然扫了竺兰一样,温和的笑了笑说:“赔礼道歉就不必了,就不知道大师能否将昨夜赔偿给客栈的钱给小人呢?小人不过区区筑基期的修士,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财。实在是惭愧啊!”凤然表面说的温和可是心里却早都知道眼前这个金丹末期的和尚没什幺钱,毕竟一件毫无法阵的僧袍实在是不符合对方金丹末期的修为。

“小僧没钱,不过小僧可以打工还钱。”竺兰一脸严肃的说到,眼中全是尴尬之色,面上倒是也不怎幺看得出来。

“若是如此那便算了,就当是我结个善缘好了。”凤然笑嘻嘻的说到,中年那人的面皮看起来非常的和蔼可亲,顿时让竺兰更加的愧疚不已。

结果,就在凤然委婉的表示自己没钱不能住客栈要提早离开的时候,竺兰默默的跟在了凤然的身后。

而凤然先是装作不知道,之后意外看见了竺兰后先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温和后便三下五除二的打听清楚了对方的事,发现对方不过是某一个笑的佛修门派的弟子后便立马让原本就存在的招拢之心更甚,谈笑间便让竺兰和他订了心魔契后领着对方去了有元婴果出现的兰苑秘境,一个一百年一出现的小秘境,被大门派探索的差不多了之后才交由散修和小门派来进入。

凤然和竺兰一被传送入秘境,凤然便动手除掉了自己的伪装,恢复自己金丹期的修为。对此,一路上被凤然成功洗脑的竺兰表示理解,毕竟修仙不易,这幺做也是为了自己好,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免得像自己一样被莫名其妙的人追杀,幸好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场误会。

“想什幺呢?进入了秘境可要小心些的好。”凤然微笑着说到,心中却是对于竺兰的走神深深的不满。

“嗯!小僧定会小心的。”竺兰坚定的说到,一双大手牢牢的握住手中的佛仗,挂在颈上的佛珠更是闪着金色的光芒。

凤然随口应道,并不把竺兰的话放在心上,反正他带着竺兰来也不过是做挡箭牌用的,毕竟元婴果这种东西怎幺会没人觊觎,他可不想做小儿抱金一事。

秘境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岛屿,期间以弱水为隔,皆不可过。四个岛屿皆有树林、草原和沙漠其中隐藏了无数致命的毒物和难以对付的灵兽,而元婴果便在东岛屿的赤沙地上由可比拟金丹末期修为的毒蝎看守,它也到了要成元婴的时候了。

而凤然和竺兰却也恰好在东岛屿,倒是让凤然之前准备的冰魄石有些白费了。

章节四:解决体质(h)

金丹末期的毒蝎并不好对付,所以凤然打算智取,诱敌外出后做一回梁上君子倒也不错。这诱饵自然是竺兰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是吗?

“千万小心。”凤然温和的说到,温润的眼眸之中全是关心和担忧,可是心底却已经在盘算着若是竺兰身死道销后该如何面对旁的修士,“你最好能将它拖个十息,这是防御用的法宝你小心。”

“嗯。”竺兰沉默的应道,之后看着凤然认真的说到,“若是有危险你自去便是,不必管小僧,至于这件法宝你还是好生收好,护着你自己吧!小僧自己知道应该如何防御。也望凤然可以好自珍重。”竺兰是沉默无言却又不是傻,他自然知道凤然的打算,只是他却不好拒绝,哪怕是用生命作为代价他也不好拒绝,因为凤然就像是他的心魔一般割舍不掉。

对于佛家弟子而言,所有的昳丽面貌都不过是红颜枯骨,过之既忘。所以哪怕凤然顶着一张平凡无奇的中年人面容,竺兰依旧能从对方身上发现美好,更何况一开始因为系统的原因从而获得的好感度了。每一项都让竺兰越发的仔细,仔细的从凤然的平凡的皮囊下来看他整个人。竺兰看到了凤然的悲伤,凤然的焦急,凤然的自负以及凤然的不善。是的凤然是不善的,但却又不是恶毒的,他可以很温柔的对待街边的小乞儿,也可以因为一言不合便斩杀了修士,还美名其曰对方是恶人。看得到凤然温润下的狠辣与决绝,明明可以风光霁月的活着,却妄图去勾心斗角。他博学而熟知人心,他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边上瞎了眼睛的人一样,心中清明的知道不应该乱动,可是身体却在控制不住的摩挲着渴求救赎。凤然的矛盾和神秘让竺兰不可自拔的陷了进去,让他第一次会为了别人而或喜或悲。喜悦凤然的温言,悲伤凤然温和下暗藏的狠辣。

“我会的。”凤然笑着说到,并不在意竺兰是否真的想到了,猜到了什幺,反正他只要好好的完成他的任务就好。

凤然目送竺兰去招惹毒蝎,看着暴躁的毒蝎大发雷霆的攻击竺兰,心中理智的计算着该如何妥善的采摘元婴果,他需要的是完整的元婴果,不能有丝毫的损伤。

法杖和蝎尾碰撞发出粗粝的金属撞击声,一身佛光的竺兰且打且退着,将毒蝎引到一旁露出生长着元婴果的藤蔓。

凤然见此微笑,身形如风的飞了过去,将灵力凝结成薄薄的冰覆在手上后将完整的元婴果摘下放入玉盒,之后还顺便采下了元婴果的枝叶后取出自己的飞剑,二尺一寸冰蓝色仙剑,剑锋如雪。

凤然看了一眼竺兰后,眸光平静的看着暴怒而来的毒蝎,素白的手一剑斩下,天蓝色的剑光利落的将毒蝎一分为二,且伤口上还覆着一层寒冰,就连坚实的地面都被剑光劈出巨大的口子。

“可好吗?”竺兰立在凭剑而立的凤然身边,担忧的问道,一向严肃的脸上全是关切。而他自己灰头土脸的好不难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