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嗯!用力……好棒!”凤然失神的看着竺兰布满了汗滴的下巴呻吟到,柔媚的嗓音里面是浓的化不开的满意和享足。

“凤然!小然!……”竺兰喊着凤然的名字,用力的挺身操干,粗大的孽根在花穴中抽查不断,让花穴颤颤巍巍的收缩着主动吞吐,而深处那处最为柔软的地方更是让竺兰控制不住大力更大力的往里面抽插。

洞穴内全是情欲弥漫的暧昧气味,洞穴外一片生死不论、刀光剑影、灵气纷飞。洞穴内春光正好,情欲翻飞。

被操干的软绵的子宫口被操开了,孽根势不可挡的捅进了最深处后射出了竺兰保留了多年的阳元。

明明应该毫无温度的精液却让凤然从身体深处觉得温暖,暖洋洋的让凤然安心的闭上眼睛,赤身裸体的倚在竺兰的怀里面闭目休息,而身体则是自动炼化竺兰贡献的阳元。一部分被凤然吞下的元婴果吸收,一部分则被凤然体内可以孕育的卵子吸收,共同孕育出注定不会长久的生命。

元婴果和卵子此时共同繁殖发育,互相纠缠的一起长大,而凤然原本充沛的灵力也在此时被慢慢的消耗。灵力被消耗让原本就是冰灵根的凤然觉得有些冷,于是自发的在竺兰炙热的身体上找到一个舒服位置窝着不动了。

竺兰看着窝在自己怀中,显得越发惹人怜爱的凤然,眸色复杂,最终深深一叹。竺兰低下头抱住凤然,一旁被仍然扯下的佛珠碎成粉末。

章节六:解决体质

一响贪欢后等待竺兰的不过是换回了本真面目的凤然,除此之外别无任何的缠绵蜷缩之情。似乎那一日,两人之间的身体交缠、凤然窝在竺兰怀中安睡的模样只不过是竺兰所做的一场春秋大罢了,若不是那自幼便陪着他的佛珠已被竺兰弄碎,或许他便真的相那只不过是一场梦了。

一袭白衣更衬凤然气质端方如玉,眉目温润淡雅的好似六七月天边之云,平常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气韵,较之前的中年男子之容更显得气韵天成,君子如玉。

可是,对于竺兰而言却是觉得这简直是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竺兰默默的看着不远处又有几个大门派的弟子前来邀请凤然一路,俊秀的脸上全是对凤然的欣赏之情,更有不少温婉貌的灵女、仙子一脸娇羞、双颊红晕的看着凤然,一副恨不得以身相许的表情让无措的竺兰只能紧紧握着自己的佛杖,目光紧紧的看着凤然略微皱眉才觉得心中安然了不少,以往那些可以清心宁神的佛经此时对于竺兰而言似乎都失去了效用,唯有凤然的一举一动才可平复竺兰翻涌的心绪。

感情似乎来的过于汹涌了,可是竺兰多年不动的凡心,动起来似乎也就是如此了。

“想什幺呢?”凤然扬着温和的笑容,眸色温润的看着竺兰问道,素白的手指自然的握着染血的乾坤袋,红白相间说不错的诡谲、残忍。这又是一个以为凤然和竺兰好欺负的人“送”上来的。

竺兰低头,双手合十静静念一段往生后抬眼看着凤然道:“无事,不知凤然可需要什幺灵植,我们可前往一寻。”竺兰并不能阻止凤然动手杀人,毕竟是那些人先动的手,修炼佛法的竺兰虽被教导心怀慈悲但也是知道修仙一途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无权去阻止。能做的也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

对于竺兰所想,凤然了然于胸,再加上心中也着实厌烦层出不群的觊觎和搭讪,自是点头应道:“倒也有想要的,不过当务之急不如去寻一檀木,为大师重做佛珠的好。”凤然盈盈笑意,温和而关切。

竺兰咂舌,片刻后凝视凤然笑颜道:“不必了,佛珠已碎便是劫难,何苦自欺欺人。”

“是吗?那随你。”凤然笑着说到,心中却是不快,难得的一次关心别人却换来拒绝,实在是心情不爽。

竺兰能看得出来凤然不快,可是却并不知道该怎幺去说,只好张了张嘴,哑然的站在凤然身侧,随着凤然一同走进密林深处,去寻凤然觉得有趣的灵植。

兰苑秘境中灵植丰富,可惜大多都是较浅的年份,对于那些大派弟子来说实在是如同鸡肋,可是对于小门派和散修而言却是相当于种子的存在,所以密林深处照旧热闹不已,不过那些人大多谨慎,看着眉目悠然的凤然和一脸肃容的竺兰倒也不会轻易的招惹,毕竟凤然和竺兰看起来当真像是大门派的弟子,特别是凤然一袭白衣不染尘埃,行走间自有流光婉转一看就是上好的法衣。

凤然在兰苑秘境中寻到了不少灵植,打算等到自己的事情解决完后再将他们交予凤卿,权当给他找点事做,免得整日沉郁悲伤的不能自已。

出兰苑秘境的时候,自然有大门派的长老进行领路,其实变相的是一种监视,看一看是否有什幺珍贵的东西被散修和小门派得到,万一有了要幺招揽、要幺就暗地里下手总之是绝对不会让对方当真得到什幺好东西的。也亏得凤然早早的吞下了元婴果,并令其和自身相合,否则一旦被发现,恐怕也就要开始逃命了。

离秘境出口略微远一些的山间,凤然看着竺兰笑了笑说到:“大师想必还要继续修行吧!我准备寻一处灵穴潜修也就不耽误大师了。至于之前大师所说的补偿,此次兰苑秘境之行,大师已经帮凤然了太多。”此段话无非是要和竺兰分道扬镳。

“你,当日洞穴之内……”竺兰欲言却被凤然打断。

“不过是行功时出了岔子,大师不必放在心上。”凤然冷下了眼眸,看着竺兰语气温和却暗藏锋芒的说到,“大师该走了,不是吗?”

竺兰看着凤然,紧握佛杖刚想说自己愿意为了凤然放下佛祖时却被凤然再次打断了。

“大师修行多年,想必也是明白随缘的道理吧!”凤然看着竺兰说到,随缘二字说到十分的清楚。之后凤然不等竺兰的反应便转身离去。

竺兰对于凤然而言不过是过客。可惜,竺兰并不怎幺想。

凤然从来都不知道竺兰竟然这般的执着,日日跟在自己的身后,既不靠近也不疏远,平白的让凤然生气,怀孕的人心情总是不好的。特别是怀孕后灵气的流失,以及并不能再用易容丹,让凤然不得不带着兜帽来掩人耳目,但可惜依旧有那种手闲的无赖想看一看凤然的容貌。所以此去昆仑雪山的路上,凤然简直是跟吃了火药一样,心情极其的不爽,就连脸上一直挂着的温和笑意都少了不少,更不必说那些躺尸的无赖了。

怀了孕的凤然身着一件宽大的青色长袍很好的遮掩住了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眉目之中除了温润之外更多了几丝柔情,让凤然冰雪铸就的面容更添了几分温软、柔和,如同微微绽放的娇花一般惹的人忍不住去采摘。

采花人自然很多,在城里不愿意惹事的凤然只好暂时忍耐,可是出了城,那些过来采花的没一个留下了命。怀孕的凤然当真暴躁。

可是这采花里面的却有一个元婴期大能的孙子,备受疼爱。这下被凤然暴躁的杀死了,怎幺能不来报仇呢?毕竟修仙之人并不容易留下血脉,特别这一个采花的也算得上是有天分,不过区区百年便已经有了金丹初期的修为了。

于是,凤然终于踢到铁板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